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二章 基友无处不在(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龙绝天突破后,已知错过会见首长时间,立马就让镇东山备车,随后龙绝天、镇东山以及刘凡一行三人坐着车子来到了“中南海”别苑,这里是华夏国核心领导居住之地,仅核心政治局委员等副国级别以上领导及其家属才有资格在这里居住,由此可见这其中的保安级别是何等之高。

    这一路行来,光是检查人员就是好几波了,而且这里里外外,明哨暗哨更是多不胜数,还有不少武者与异能高手驻防,其中实力最强的居然还是一个双S级别的异能者,这估计就是华夏现在最为强大的异能者了吧,不过这是龙绝天还没有突破前的事情了,现在龙绝天才是镇组之宝。

    这一行三人一路上顺顺当当地便来到了位于别苑内的二号院子,早在车上龙绝天就已经将明天的任务给他讲了,就是充当明天出行的二号首长的保镖头子,随行人员都得听他调遣,当然二号首长除外,人家那是保护的目标。

    镇东山停下车后,三人一同下车,随后步行走进二号院子,这时虽已很晚,但屋内却还是灯火通明,从窗户还隐约可以见到屋内人影涌动。

    “叮咚……叮咚……”这时龙绝天上门摁了摁门铃,随后便见一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开门出来,一见来人是龙绝天,于是连忙热情地说道道:“哟!龙首长好,您老怎么亲自来了,刚才首长还提起您,还让我去看看您那头的安保人员安排得怎么样了呢,来来来,快请进,快请进……首长正等您呢!”

    “怎滴啊?瞧你小子这口气,好像我今儿个是来错了啊!”龙绝天一听来人的话,顿时裂开着嘴,似有意又似无意的调侃一句,这可不像往曰里严肃无比的他,估计可能是今天突破神级境界,心情格外的好。

    “呃……”中年人也让龙绝天这一口地道的京味给虎着了,愣了半晌这才急忙回答道:“瞧您老这话说的,我有那胆啊,您就别磕碜我这后辈晚生了吧。”说罢,中年人偷偷向一边的镇东山瞥了一目,好似在询问他是什么情况,而镇东山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中年人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倒是刘凡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的,感觉挺好玩的。

    龙绝天那能没看到中年人跟镇东山使眼色啊,不过他现在心情好得不了,于是又打趣道:“嗬,瞧你小子那怂样,真不知你是不是你杨大炮的种,想当年我跟你老子一起扛枪打小鬼子的时侯,别提多威风了,这老话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可没想到他一个大老粗居然也能生出你这么个文弱书生来,还真是稀罕耶!”

    “呵……呵,龙叔,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啊,您跟我家老爷子的那点陈年旧事,就别提了哦,咱们还是快办正事吧,这首长还在里头等着呢!”中年男子有些招架不住,连忙转移话题,顺便还将二号首长都给搬出来了,不过还真别说,龙绝天一提到正事,立马就恢复了往曰的严肃。

    “你怎么不早说呀!赶紧麻溜地让道,一会儿我跟老温说叨说叨两句。”这时龙绝天脸色一板起来,抬手就跟赶苍蝇似地冲中年男子摆了摆手,还真是说变脸就变脸,果然不愧是政治家呀。

    “我……”中年男子心里那个憋屈啊,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玩变脸了呢,不过憋屈归憋屈,他这身子还是往边上让了让,谁让龙绝天是首长又是自己的长辈,虽然这长辈做事有点不地道,可终归是长辈不是,若是他敢顶一句,这若是被他家里那个火爆脾气的老爷子知道了非抽自己一顿不可,不过有一个人却“不可原谅”,那就是此时正在一旁幸灾乐祸的镇东山,只因为他刚才给中年人报了假信息,当然这是中年人自认为的。

    刚才中年男子给镇东山使眼色就是想探听一下龙绝天此时的心情如此,而镇东山也点了头,那就说明了龙绝天心情不错,所以当时他才暗松了口气,可结果却是龙绝天说变脸就变脸,自己不好过,他自然也不能让镇东山好过,这两人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来着,最多也就只是玩闹几下而已。

    于是等到龙绝天进了屋,中年男子却将镇东山给拦住了,随后佯装面色不善地冲龙绝天问道:“好啊你小子,居然给我假情报,让我白白挨了龙叔一顿喷,这也就罢了,最可气的时你这家伙还在一边幸灾乐祸的,你安得啥心啊你,还好哥们呢,我今天要是不给我说出来一二三来,老子跟你没完。”

    “扑哧……哈哈……”镇东山正想说话来着,可一见好哥们气急败坏的样子,就忍不住地笑了起来,随后更是肆无忌惮地捧腹大笑起来,不过接着眼见自己的好哥们面色不善,便将满腔笑意收了回来,憋着脸回答道:“咱是好哥们吧,我怎么能够给假情报呢,你没见开始的时侯我师傅还跟你逗乐子吗?那说明当时他的心情特别的好,而且我还告诉你,就在刚才,老爷子刚刚突破,他能不高兴嘛,你要是顺着他的意吧,兴许也就过去了,谁知道你小子脑袋不开窍,居然在这个时侯将温首长抬出来说事,你说你这不是找抽吗?哦!现在你憋屈了,就来怪我了,那我憋屈了谁来安慰我呀!”

    “行了行了,你就别扯淡了,咦?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中年男子刚摆摆手正说着话,可突然又感觉到镇东山话里有什么吸引着自己,于是又诧异地说道:“你刚才说龙叔突破了,真的假的啊!那岂不是……成就神级了?哇呜!我嘞个天老爷啊,难道今年流行高手玩突破?这几百年不出现的神级高手,一出现就是两个,跟赶集似的。”

    “嗯?”镇东山闻言禁不住眉头一皱,正想着对方话里的意思,突然眼前一亮,急切地反问道:“该不会是你们家的老太爷也突破了吧,哇!这也太巧合了吧,这下子你们老杨家可就威风了啊。”

    “嘘……嘘……我说你小子说话别那么大声行不行,低调,低调懂不?”杨初同一听镇东山那破铜锣声地直吼吼地,连忙在嘴边竖起一根食指,示意其禁声,随即一手勾住镇东山的脖子,俨然一对好基友的样子,接着跟做贼似地悄悄说道:“见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才跟你说这事的,你可别跟大嗓门儿似的到处瞎嚷嚷,这也就是昨天的事,而且我家老子前段时间从沪海回来,这病根也祛了,而且还突破了先天境界,说是遇见了什么高人帮他医治的,你说这是不是好事成双呀,嘿嘿!”

    “高人?有多高啊,找机会你得给我接受认识认识,若是真有那么神奇,那么……嘿嘿,你懂滴!”此时镇东山冲着杨初同歼笑一声,接着两人又是眉来眼去的,直看得身后的刘凡不由自住地将步伐往边上挪了挪了,好似生怕被别人误会与两人认识似的,其实这也不能够怪刘凡会这么想,原因只能是出在眼前这对好基友太过激情奔放了,当面自己的面就这样勾搭成歼了。

    不过因为刘凡这么一个动作却引起了杨初同地注意,只见他扭过头来,上下不住地打量着刘凡,看得刘凡心底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还能为这杨同学基情转移,看上自个了呢,是以刘凡似有似无地将目光挪往外处,就是不与杨初同的眼神碰撞,不过刘凡的这一翻表现倒是让杨初同误以为刘凡那是在害羞,或者是被自己的官威给震摄到了,再怎说他也是总理办公室主任,副部级大员,官威浩大也是情理之中的嘛,因此对于刘凡这样的一个小轻年来说,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再正常不过了,如果刘凡此时知道杨初同此时心里是这样的想法,会不会有苦笑不得的感觉呢。

    “嘿……大山头,这小青年谁啊,怎么带到这里来了,是你们龙组的成员吧,你该不会是让他来保护首长吧,你是在开玩笑对不对?”这时杨初同拍了拍镇东山地肩膀,很是顺意地询问道,不过从他的话中可以看出他很怀疑刘凡的能力,还真别说,就刘凡这副小白脸的样子欺骗姓很大,给个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奶油小生,若不了解他的人,还真看不出他是个绝世高手。

    镇东山闻言顿时包汗啊,心底都为自己好哥们默哀几秒,紧接着悄悄地附在杨初同的耳边说道:“兄弟啊,你这话要是当着我师傅的面说的话,直不定你又得挨他的骂了,我说你小子这张嘴怎么就那么欠呐,你丫的就一自个找抽型。”耳语一阵后,镇东山又向杨初同朗声介绍道:“咳咳……我来向你隆重地介绍一下你面前的这位吧,这位就是我们龙组的镇组之宝,超越神级存在的绝世高手,刘凡刘中将,话说,以你的级别还真不够人家高,因此对于你刚才的不礼貌,我由衷地为你表示哀悼,兄弟,你好自为之吧。”

    “嘎……”镇东山的话刚说完,杨初同却傻眼了,想说话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因此话也就嘎然而止,同时他也被打击到了,一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年轻人居然官职比自己还要高一截,那他这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十几年都混到狗身上去了,所以一时间只能呆若木鸡地瞪大着双眼,看着对面从容不迫的刘凡。

    (终于赶在12点前将二更送上了,真是累死我了,求给力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