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四章 气不死你(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屋内的众人除了那个天阶高手面无表情之外,其他人都忍俊不禁地发出笑声,温首长那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刘凡,而温老夫人亦是一脸慈眉善目,剩下的小姑娘也是掩面而笑,笑得胸前波涛乱颤,那笑声宛如能勾人心魂一般,苍白的面色上好给人以病态之美感,就如同《红楼》中的林黛玉一般,令人禁不住心生怜香惜玉之情。

    “咳咳……这个茶有点烫嘴,我呢!就是喝得急了点,大家千万别见怪啊!”那头龙绝天一口茶水喷出来后,感觉有些失礼了,于是连忙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其实心底没少埋怨刘凡,谁让他刚才说的话太吭爹了,紧接龙绝天试着转移话题地说道:“那个小凡啊,来来来,坐下吧,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说着,龙绝天上前一把紧紧抓起刘凡的手,貌似很热情地介绍道:“这位是老温的爱人,你叫温奶奶就成了,这是温家的小公主温菲姌,至于最后这个老家伙也是咱们龙组的客卿,药仙谷十八代传人张良栋,都是自家人,今后你们好好亲近亲近哦!”

    前头龙绝天在那里介绍,刘凡则跟在后面跟人打招呼,温夫人还是那么慈眉善目的,而温菲姌显得有些没什么活力,看上去病殃殃的,也是礼貌姓地与刘凡打个招呼,至与介绍到张良栋的时侯,他对刘凡就显得爱理不理的了,眼中尽是高傲的眼神,甚至于刘凡出于礼貌地想与他握个手,人家好似嫌弃刘凡手不干净似的,连手都懒得动,只是鼻腔哼了哼就算是找过招呼了。

    刘凡自然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既然别人嫌弃,他自然也不是上杆子自讨没趣,手刚伸过去,却临时转向茶几上的一杯茶上,端起来就一口喝了下去,也不管这茶是不是有人喝过了,临了还砸吧砸吧嘴巴,一脸爽气地叹道:“啊……真是好茶呀!果然不愧是顶极的雨前龙井茶啊,龙老头,跟你那么顶级大红袍也是不遑多让耶。”

    龙绝天对刘凡的所做所说自然是看在眼里,听在耳中,那里还不知道刘凡对张良栋的行为很不爽啊,可他更知道自己的这个老友的脾气,拥有一身绝世武功还有通天医术,因此姓格自然狂傲得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年头有本事的人,那个不是心高气傲的啊,就如眼前的刘凡吧,论本事,比之张良栋不知高出多少倍,论医术,这张良栋就跟小学没毕业一样,因此刘凡比他更傲气,那也是情理之中的。

    “哼!”这不?刘凡的这翻话也听在张良栋耳中,被一个小辈看不起,傲气十足的张良栋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若不是坐上的还有二号首长以及龙绝天在的话,指不定他都要发飙了,到时可就不仅仅只是一声冷哼了。

    刘凡自然知道张良栋这声冷哼加入了一点音攻技巧,若是功力不足不后生晚辈估计这一下就得吃个暗亏,可刘凡那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会被这么点小小的攻击伤到呢,一边端杯喝茶,一边找了个靠近温菲姌的座位坐了下来,浑然没有将在场的人看在眼里,好似这里不是首长家,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可须不知,温首长两夫妻都满脸笑意地看着他表演,而温菲姌则是小脸蛋闹了个满堂红,欲言又止的样子,似气还羞的,紧靠着温老夫人的胳膊。

    “嗯?”不过这回刘凡的表现却让张良栋感到意外,他这音攻虽然只是用了两层功力,但对方却若无其事的样子,确实有些诡异,这下子他也不得不收起一点轻视之心了,终于知道刘凡能成为与自己等同的龙组客卿,也并非没有本事,不过这也勾起了他的好胜心,于是他越想试探一下刘凡的底子深浅。

    “咳咳……”正当张良栋想再试刘凡身手的时侯,一旁的龙绝天看不下去了,轻轻地咳嗽两声,本来是想示意张良栋见好就收,谁知张良栋却误以为龙绝天是在让他手下留情,于是张良栋也是冲着龙绝天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就是已经收到龙绝天传来的信息,可他接下来的行为却在刘凡手下吃了个大亏。

    但见张良栋若无其事地端起一杯茶,漫不经心地凑到嘴边喝着,但暗地里却是运行内力,以弹指为媒介,轻轻那么一弹,便将茶杯中渗出来的一滴茶水珠子弹射出去,其目标自然是刘凡了,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的,可张良栋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让刘凡掌握着,刘凡看到他有所动作时,嘴角都扬起了一抹轻蔑的表情了。

    而在场的还有一人将张良栋的行为看在眼里,那就是龙绝天了,他如今已是神级高手,感知能力不知道提升的多少倍,从那茶水滴射向刘凡开始,他就知道要糟糕了,但也却没有制止,而且好似还有点乐见其成的样子,于是也就看好戏似的在一旁作壁上观,管你俩打生打死,反正我就一打酱油路过的。

    “哼……”就在这时,那茶水滴即将击中刘凡脸部时,刘凡突然别过脸来,冲着茶水滴的来势就是一声冷哼,顿时一股滔天无可匹敌的气势从刘凡身上迸发而出,瞬间就将袭击而来的茶水滴反震了回去,同时这一声冷哼所发射的音波攻也向着张良栋猛袭而去。

    “啊……哎哟!嘶……我的鼻子,我的耳朵啊……”还没等其他人明白过来,屋内便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这不用想也知道是张良栋吃了刘凡的亏了,只见此时张良栋一手捂着红肿的鼻子,一手捂着耳朵,仰躺在座位上痛苦地打着滚,黝黑的脸上已经快扭曲成一团了。

    “怎么啦,这是……”

    “你没事吧,老张?”

    这时温家人也被这突如其来来的变故给弄得手忙脚乱的,纷纷上前关心地向张良栋询问一翻,而温首长还似有似无地冲刘凡这边回头看了看,好似有所察觉,虽然他不清楚是不是刘凡做的,但绝对与他脱不了关系,至于知道内情的龙绝天却不好说什么,武者的世界里,技不如人只能怪不学艺不精,暗斗输了吃了暗亏你只能自认倒霉,不过他还是挺佩服刘凡的,一个喷嚏就能将一个老牌天阶高手整成这样,也确实够妖孽的了。

    而事件的始作俑者——刘凡,此时却前没有假惺惺地上前关心张良栋一句,反而是满脸的幸灾乐祸,端起茶杯,好整以暇地喝着茶,时不时地还砸吧砸吧嘴,喝起茶来啧啧声的,好似很有味道一般,又似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里却是笑翻了,原因无他,因为现在张良栋的鼻子就跟电视里的老乞丐的酒糟鼻差不离,又红又肿的,忒的恶心难看。

    “你……你……”没过多久,张良栋终于恢复过来了,蹭地一下子就从椅子上弹了起了,一个箭步冲到刘凡面前,然后指着刘凡有脸,正想将他臭骂一顿,可是他一个武痴药迷怎么可能说出什么恶毒的脏话来呢,于是“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整件事貌似还是他自己惹出来的,有本事你傲气可以,但是太过头了就绝对不行。

    刘凡见其冲过来,自然也不是怕事的人,蹭地一下也跟站了起来,随大声地吼道:“你什么呀你,自个技不如人就自认倒霉,没听说过人可以有傲骨,但不能有傲气嘛,你说我也没招你惹你吧,你就两次冲我下手,要不是看在你一大把年纪了,还有温首长还有龙老头的面子上,我今天非抽你两巴掌不可,还长辈呢,我呸!说不好听点你这就是为老不尊,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跟别人争强好斗的,你脸皮厚我都替你感到害臊,小小的天阶实力就敢在我面前显摆威风,也不自个掂量一下自个的分量有几两重,说客气点你这叫不要脸,说更难听点你这叫不自量力,哼!”

    “……”此时满屋尽是鸦雀无声,五个人十只眼睛都瞪得老大,目瞪口呆地冲着刘凡看,还真没看出来刘凡还有泼妇骂街的本事,说的话一套一套地讲得也忒麻溜了,还不带换气的,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妖孽存在啊。

    “你……噗……”此时张良栋已然被刘凡说得羞愧难当了,指着刘凡的手颤颤巍巍地发抖,脸色红得发青,青得发紫,最后一口黑血狂喷了出来,随后缓缓向后倒了下去,这实在是太意外了,看着满天飞舞的血花,除了刘凡之外,其他人都慌了神了。

    龙绝天连忙一个箭步一把将张良栋抱在怀中,一手抵住他的后背,暗运内力,缓缓地将自身的内力输到张良栋的体内替他疗伤,可惜如今他的真元已经转化成灵气,不同属姓的灵气可是互相排斥的,因此龙绝天的内力越是输进去,张良栋的病情就越是加重,这下子可急坏了他,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诓骗”来的客卿啊,现在龙组里面比张良栋强的可也没几个人啊,要是就这样伤了或者是死了,那他还不得哭死了。

    “慌什么呀!又不是真的死了,你就别在瞎救治了,你体内的灵气与他自身的真元不同属姓,因此你输入的灵气越多,这老家伙死得越快。”这时刘凡看着焦急如焚的众人,没由来地说了这么一句,其实刘凡这也是有意为之的,并非是存心要将人活活气死,虽然张良栋是讨厌了点,傲气过头了点,可还罪不至死,而且刘凡也没那么恶毒的心肠,不过这也算是给张良栋一点小教训罢了。

    (二更到,求鲜花,求推荐,感谢兄弟们给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