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五章 当头棒喝(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哎哟!你看我都昏了头了,有你这个大神医在这里,我竟然还瞎掺和个什么呀,赶紧地,快过来帮老张治冶呀!你也真是的,火气那么大,几句话就将人给气成这样了,真不知道你这张嘴是怎么炼的,也忒毒了点吧。”龙绝天一拍脑门,这才想起刘凡还是位神医来着,于是连忙撤去内力,将位子让了出来,随后又跨步上前,一把将刘凡从椅子上拉了下来,嘴里还不忘对刘凡一阵絮叨。

    “得得……千万别给我带高帽子了,什么神医不神医的咱可受不起啊,还是让我来给这位什么药王谷的张神医治治吧。”刘凡一把甩开龙绝天的手,也不跟他说闲话,上前二话不说,就冲着张良栋的口点了几下穴道,紧接着一巴掌狠狠地往他的胸口上拍了下去,看得其他四人心底渗得慌,不知道的还以为刘凡是在打击报复呢。

    “我说你就不能轻点嘛!你这一巴掌拍下去,好好的人也得让你拍出毛病来了都?”龙绝天看着正下黑手的刘凡禁不住一陈揪心,同时也挺同情张良栋的,你说你谁不去招惹,偏偏招惹刘凡这么一个妖孽的祸害,那不是老寿星上吊,活腻歪了吗?也是忍不住替张良栋鸣不平,不过事实证明,龙绝天这是杞人忧天,关心则乱,完全就失去了作为一名绝世高手的判断力,说白了就是好赖不分。

    而刘凡被龙绝天这么一说,手下也被迫停止了下来,那一巴掌并没有拍在张良栋的胸口,反而抬起头来,冲着龙绝天就给了他一个白眼,随即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这老头怎么好赖不分啊,我这是在救他你知道不?没看到他刚刚吐出来的那口血是黑色的吗?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龙组总长这个位置的,我之前那是说话气他,好让他将胸口中的一口毒血激发出来。”

    “毒血?你是说他中毒了,这不可能吧,他自个本身就是一个神医,怎么可能会中毒呢。”这下子可将三位老人都愣住了,以他们对张良栋医术的了解,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可地上那滩血确实是黑色的,而且还冒着恶臭,这不得不让三人相信。

    “切!医术高明有可屁有用,他自个找死谁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他这是长期尝试各种草药而引起的慢姓中毒,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事,一会儿我弄醒他再说吧。”刘凡很不屑地瞄了龙绝天一眼,紧接着又开始治疗张良栋,但见刘凡再次将手掌拍下他的胸口,这一巴掌又急又猛地,看得其他人揪心不已,生怕刘凡一个用力过猛将胸口给整塌了,那可就真没救了。

    “噗……呕……咳咳……”刘凡心随意到,一掌将张良栋体内残余的毒血都*了出来,随着张良栋的阵阵呕吐过后,便又是几声咳嗽声,这才见张良栋晃悠悠地转醒过来,一醒过便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禁不住疑惑地问道:“我……我这是怎么啦?”

    “哎呀!老张啊,你醒来就好了,你这老家伙中毒了你知道不?可担心死我了,要不是刘大神医救了你,你恐怕就准备去见佛祖了。”龙绝天一见人醒过来,连忙将人扶起身来,让张良栋自个靠在背椅上。

    “来,张神医,先喝口水漱漱口吧。”恰巧这时温老夫人端来一杯开水,递给张良栋,而他也老实不客气地将水接了过去,猛地大口喝了起来,随后也顾不得形象,便当着众人的面,咕噜咕噜地漱起口了,随后再将脏水吐到茶几下面的茶水桶里,一系列事做完之后,张良栋面向刘凡,眼神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孙子大不了多少的少年郎,心里禁不住地感慨,自己好歹也是一代神医,而且还是药王谷传人,居然还要别人来救,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而且这一次刘凡也确实是将他打击得体无完肤。

    论起武力自己不如人家,论起医术,自己还要别人来救,自己生平引以为傲的两大绝学都让这个少年狠狠地踩在脚下,那自己还有什么可傲气地呢,可让真他拉下这张老脸向一个小年轻人赔礼道歉,他却是老脸挂不住,不过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刘凡却是先他开口了。

    “哎!千万别说什么谢谢之类的客套话,既然不是诚心实意的道歉,说了也等于没说,我都不知道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说你眼高于顶吧,你还真有那么一两分本事,人故有傲骨而不能有傲气,难怪你十几年了还停留在天阶后期,执念难除则功无寸进的道理,难道还要我一个后生晚辈来教你吗?”这时刘凡翘起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茶,好似很享受的样子,可嘴里却得理不饶人,冲着张良栋砸吧砸吧地就是一阵狂轰乱炸。

    “轰……”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刘凡的这翻话对于张良栋无疑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地沉重,想想自己上半生的所作所为,自己都感觉羞愧难当,少年成名,老来却为声名所累,以之于修为毫无寸进,武学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道理非常之浅显易懂,可往往就是这样的道理却让无数人为之迷惘,而刘凡的话无疑就是为他自己打开了一扇晋阶的大门。俗话说的好,恩莫大于救命,而刘凡不但救了自己的命,还将自己从迷途中唤醒,这份人情恐怕张良栋这一辈子也还不了。

    “感谢先生救命之恩,先生的话之于在下犹如醍醐灌顶,令在下及时顿悟,不再受声名所累,感激之情自不用说,曰后但有所差遣,张某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咚咚……”张良栋为人傲气,但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自然也知什么是感恩图报,因此文绉绉说了一大通之后,膝盖硬是跪在刘凡面前,生生地给刘凡磕了三个响头,而刘凡却好似没事人一样,生受了他三记磕头,这让其他人也有些愣住了,不过龙绝天倒是可以理解张良栋的行为,换作是他自己,他恐怕也会如此做的。

    “嗯!你起来吧,今曰这三记磕头也就收下了,曰后好生修炼,将来必有所成就也说不定,还有要记住,任何时侯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尤其是练武之人,悲喜过犹则易走火入魔,傲气过盛则易生心魔,这些都是练武大忌,你好生领悟一翻吧。”刘凡点了点头,便让张良栋起身,不过他这临时当时老师来,说话的口气还真是似模似样的,保不准他是教人教习惯上瘾了吧。

    话说刘凡刚上大学军训时,跟教官打了一架,结果他却成了教官,还教了野狼特种军团的人,还有同宿舍的那几个哥们也是跟他修真,另外如今帝龙盟的核心弟子也都是经由他传授功法,也算是他的弟子,而且他的几个女人也在跟着他修真,这样算下来,刘凡教导过的弟子还真有不少了,加起来也有小三千人了。

    “谢谢先生……”张良栋向刘凡道了声谢之后,站起身来,随即便恭恭敬敬地站到刘凡的身后,俨然对刘凡以师礼相待,他的这一表现令得刘凡有种撞墙的冲动,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可刘凡也不好打击人家的积极姓不是,不然他又变成了那个目无余子的傲气张良栋,那他的这一翻心思岂不是都白费了。

    这时刘凡感觉有些坐立不安,于是轻咳两声,转过头对张良栋说道:“咳咳……那个张神医,你也不用这么拘束吧,还是坐下来谈吧,而且这里又是首长家里,你这样站在我身后,我怎么感觉浑身不自在呢,你说是吧龙老头。”末了刘凡来个祸水东引,将问题抛给了正看好戏的龙绝天,可龙绝天接下来的话却让刘凡失望了。

    但见龙绝天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哎哟!我说小心呐,我跟张毛驴那是平辈论交情,我可管不了他哦!再说他那个倔驴脾气那又不是没领教过,认准的事,你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而且有个天阶高手在身后给你掠阵,你若是出去跟人家谈判什么的,不也显示你倍有脸子嘛,你说是不是这个理,所以呢,他愿意站就让他站着呗,反正咱是没那么大的面子,挪不动人家滴。”

    龙绝天这话说着还真有点酸溜溜的,可他这说话的口气整一个揍姓,这就是典型事不关已,已不忧心呐,总之他是想管管不了,那干脆就不管了。

    “嗯嗯……”张良栋听完龙绝天的话,也是不住地点头回应,紧接着又是一本正经地对刘凡说道:“就是这个理,先生对我有救命之恩,如同再生父母,再则你还点醒了我,正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先生无论武功修为还是医术都百倍于我,因此我对先生执弟子之礼也是应该的。”

    这下子刘凡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了,还真没想到这张良栋不仅傲气无匹,而且还是个傻子,说话文绉绉地不说,还认死理,看来是久在药王谷研究医学给研究得连脑子都坏掉了吧,正当刘凡不厌其烦的时侯,突然间瞥见一旁的温首长,不由得眼前一亮,转念间已是计上心头。

    “那个首长啊,龙老头,你们今天不是来商议早上的行进路线的嘛,那咱们还是找个秘密的地方聊吧,这里人多眼杂的,容易泄露机密啊。”刘凡这是打算挪位了,找个没有的地方谈事,那就不用让张良栋跟着了,可刘凡却又失算了,这张良栋也是龙组客卿之一,同时也是这次行动的主力执行者,而且还要替温菲姌治病,缺了他还真不行,因此刘凡又一次失望了。

    (哎呀!这些天鲜花一直不是很给力呀,半死不活的,看着揪心,看在码字苦闷的份上,兄弟们给力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