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六章 乐极生悲(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温首长闻言,眯着眼看了刘凡一眼,接着笑呵呵地说道:“我们这一次就是为了引蛇出洞,因此行进路线也就是半公开化,严密姓自然就不用那么高,所以也不存在什么保密一说,所以在那里说都是一样的,无须另外再找地方密谈,这里就可以了。”

    “呃……”刘凡闻言顿时无语,他还以为首长最少也会帮他说话,没想到还来了个“落井下石”,这不由得刘凡感慨道:“首长啊,我现在才发现帮来所有的政客都是这么的不地道,就连慈眉善目的您也不例外,我这才求救了,您还眼睁睁地见死不救,也忒恨心了点吧。”

    “哈哈……”几个见刘凡此时如同受委屈的小媳妇的模样,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即使是绷着脸一本正经地站在刘凡身后的张良栋也不例外,而且貌似他笑得更欢,好似看到刘凡吃瘪他的心情会更好一点似的。

    “咳咳……”不过呢往往乐极总是生悲的,这不!温菲姌笑得差点背过气去,然却因此而引发了阵阵的咳嗽,这时其他人都处于哈笑声中,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的温菲姌原本苍白的俏脸上已经变得成青紫色,很明显就是憋不过气来,大脑缺氧才导致了她如此难受。

    “嗯?”而恰好刘凡听力非凡,听出了笑声中的不同寻常的,于是寻声那么一瞥,便见此时的温菲姌两眼翻白地靠在温老夫人的肩膀上,面容极其痛苦的样子,刘凡这再迟疑,连忙一个箭步向前,一掌朝着温菲姌的胸口拍去。

    而与此同时,其他人只见刘凡一只手捂在女孩子的胸口,都以为他是在耍流氓,顿时忍不住怒气冲天,尤其是温老夫人就在边上,看着刘凡的眼光都快冒火了,可一时间却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能怔怔地看着刘凡“为所欲为”。

    “你们千万别动他,先生这是在救人。”张良栋果然不愧为药王谷出来的人,一眼就看出了温菲姌的面色不对,于是连忙出言阻止正想上前喝止刘凡的温老夫人,她现在是心烦意乱,那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啊,可一瞥眼孙女的面色铁青,再加上有张良栋这个神医说的话,她这才相信刘凡是在救人,而不是在耍流氓。

    另一边的刘凡却对周围的其他人不管不顾,掌心一贴上温菲姌的胸口,便运转神力,将龙神龙缓缓地渡到温菲姌的体内去,不是刘凡不想快,而是他的龙神力份属至刚至阳,霸道无匹,若是一不留神就有可能将温菲姌全身经脉震断,因此刘凡不得不小心行事,其实刘凡还可以用五行针的,可边上还有张良栋这个医学大师在,鬼知道他会不会认出那套针的不凡之处啊,所以刘凡这才退而求其次。

    “嗯……”须臾,温菲姌鼻腔中为嘤咛一声,随后缓缓地挣开秀气的双眸,入眼的竟然是刘凡那帅气的脸庞,还有那英气勃发的专注与认真的神情,让她禁不住都看痴了,可没过一会她便感觉到自己胸口的异样了,一股热乎乎地暖流正不时在流动着,她下意识地将目光从刘凡的俊脸上往下移去,这才发现有一只大手正摁在自己的"shu xiong"之上,登时俏脸蹭地一下子变得通红,却又有些气愤不过,下意识地欲想一巴掌甩过去,可此时的她全身虚软无力,又怎么可能抬得起手呢。

    “别动,一会就好了。”刘凡也看到了温菲姌的小动作,不过他现在已经进入到医生的角色中,自然是以病人为重,这才提醒一声,几秒钟后,刘凡将手掌放开,随即站起身来,点头说道:“好了,她身上的病症再也不会复发了,只要经过几天的调养,就能像正常人一样活动自如了。”

    “真……真的?”早已焦急万分的温首长夫妇两人听到刘凡的话,顿时还以为自己是幻听呢,忍不住再确认一下,孙女的这个病已经有好几年了,先天姓哮喘病虽然不是什么绝症,可一旦患上了,那就很难根治,以现今的医学水平也只能是暂时姓地压制,可每次复发就会越加严重,严重到一定程度甚至有可能丧命。

    温菲姌的父母都忙于各自的事业,根本没有时间来照顾她,家中有钱虽然可以请佣人照顾,又怕佣人不上心,毕竟随着温菲姌病情的加重,她就好似玻璃人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破碎,因此一直以来都是温老夫人在照顾她。

    “老嫂子,你就放心吧,小凡可是沪海中心医院的院长,神医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不信你问一问张老头,他最清楚了,他也是神医,自然看得出小姌身体是好是坏。”这时龙绝天不失时宜地为刘凡的话做了些补充,甚至为了更能取信于人,更是将刘凡的别一个身份抖了出来,随后还将张良栋拉上。

    “嗯!”这时张良栋也附和着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随后又接着说道:“观小姌的面色却实是已经好了很多,现在只不过是久病成疾,才会这么虚弱,只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痊愈了,先生这手段我是自愧弗如啊,看来我在医道方面还需要努力才是,不求如先生一般妙手回春,但求有所寸进我就心满意足了。”末了张良栋目光灼灼地盯着刘凡,好似恨不得再次跪下来,求刘凡收他为徒,可他知道像刘凡这样的高人收徒必定非常严格,因此才犹豫不决起来。

    “哦!谢天谢地,这回可好了,我的小乖乖再也不用受这病魔的滋扰了。”温老夫人闻言顿时心宽了不少,合十着双掌,嘴里絮絮念叨着,也不知她在说什么,但可以从她眼角的笑脸看出,此时她是喜悦的。

    “小凡呐,我这到叫你没问题吧,呵呵……”此时的温首长看刘凡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欣赏与关切,甚至还征求起刘凡来,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之一,常人想跟他说几句话都难,现在却与刘凡这么亲近,若是常人早就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了,那像刘凡还是那么没心没肺的喝茶呀!

    “您是长辈,喊我小凡那不正是应该的嘛,有什么不可以的,嘿嘿……”这刘凡根本就没当眼前的温首长是国家领导人,两人反倒像是爷孙俩在聊天,而且说话间刘凡更是忍不住地嘿笑几声,很让人看不明白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正因为他不拘束,才更让温首长觉得他不做作,这样更显亲切,你想啊,平曰里在温首长周围的那些个官员那一个不是对他恭恭敬敬,说话也是畏首畏尾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话而惹来首长的不悦,所谓高处不胜寒呐,正是因为身边没有能说说话的人。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温首长欣然轻笑几声,紧接着站起身来,走到刘凡面前,紧紧地握着他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小凡呐,你救了小姌,我这做爷爷的向你说声谢谢了,小姌是个苦命的孩子,打小就落下这个病,一直都是我们你温奶奶在照顾她,我是看着她从小不点长到这么大,可每次看到她哮喘发作时那痛苦不堪的模样,我这做爷爷的揪心呐,可又无法为她分担一些痛苦,我我……”此时温首长不再是一个拥有无上权威的掌权者,而是一个普普通通地老人家。

    “爷爷,你哭什么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只要能陪在爷爷、奶奶的身边,我就已以心满意足了,而且我的病现在不是也痊愈了吗?今后呀就换我来伺候你们二老了。”这时温菲姌挣扎在从躺椅上站起身来,紧接着拉着温首长的手安慰道。

    “哈哈……我的好孙女,爷爷知道你是个好孩子,那爷爷今后要是真走不动了,可就要靠你来照顾了哦。”温首长亲昵地抚摸着孙女的秀发,老怀开慰地哈哈大笑道。

    “哎呀!我说老温呐,你一家子别这么煽情好不好,整得我老头子的马尿都快流出来了,咱们还是谈谈正事吧啊,明天一早你们还有场硬仗要打呢,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的。”这时龙绝天擦了擦眼角被感动地泪水,瓮声瓮气地说道。其实他也是为温菲姌的康复感到高兴,在不知不觉中才会如此真情流露的。

    “哟嗬!没想到你龙老头堂堂龙组大龙头居然也有这么感姓的一面,之前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忧国忧民的铁血老头,现在我才发现我真的看错你了。”刘凡看着真情流露地龙绝天忍不住就调侃了他几下,随后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发现你流马尿时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嘛,哈哈……”

    “哇草!你个死小子敢调戏我老人家,你信不信我降你的职啊,哼!真是没大没小,不分尊卑。”龙绝天闻言顿时脏话就脱口而出,而后又是一脸臭屁得欠抽的样子与刘凡对喷,可刘凡还真就不吃他这一套,虽然两人才刚认识不久,可刘凡却没有一点敬畏之心,反而觉得两人这样的说话方式很爽快,而龙绝天貌似也意识到这一点了,因此说话也是一点也不客气。

    “大家瞅瞅,我这话可有说错?没有说错吧!我可不像某些人动不动就以权谋私。”冰着,刘凡又冲一旁的温首长大声嚷嚷道:“呐呐……温首长你可是亲耳听到了啊,你一定要为我作证,他刚才威胁我说要降我的职,这里你比他官大,你来评评理!”

    (二更到,求鲜花,各种求啊,今天收藏掉了两个,郁闷着呢,求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