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九章 公园激战(2)(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雅买提的一声令下,部分隐藏在暗处的东突成员也都纷纷现了身,一个小队十几个人,借助街道与公园的各种掩体快速地向前推进,而剩下的面员则是依然躲在暗处潜行,这要一明一暗就是想利用明处的小部分人,将刘凡这方的战斗人员都引出来,只是雅买提的想法虽然好,可惜他找错了对手,正在不远出的刘凡已经将他们的行动看得真切,自然没那么容易上当了。

    这时坐在车内的刘凡目视着前方,眼中充满了无比的自信,紧接着又再次下令道:“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前方八百米处正有一个小队十五人正向我方推进,其余大对紧随其后,请大家注意隐蔽,不可暴露目标,阻击手进入制高点进行点射阻击,其余人等自由射击,务必将来敌全部歼灭。”

    “一号阻击手已到位,准备就绪……”

    “二号阻击手已到位,准备就绪……”

    “三号阻击手已到位,准备就绪……”

    “二小队收道……”

    “三小队收道……”

    ……

    刘凡的命令刚一下达,通信器中便传来了所有战斗小队的回复,听其声所人有都已经进入了作战状态,不禁让刘凡有一种沙场点兵的豪迈情怀,此时他目视前方,眼中却多了几分刚毅,若是忽略了他脸上的稚气的话,还真像一个久经战阵的悍将,就连边上稳坐如泰山的温首长见到这一翻情景都禁不住暗自对刘凡赞叹不已,看向刘凡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期许。

    须臾间,对面的东突成员又向前推进了百多米,距离阻击手的目标位置有近六佰米,早就已以进入了阻击手的有效射击范围,因此刘凡不再迟疑,立刻下令道:“阻击手准备射击,目标前方六百米处十五名东突分子。”

    “咻……”随着刘凡的一声令下,阻击手也毫不犹豫地抠动了阻击枪的扳机,而随着第一枚子弹射出膛去,也预示着一场歼灭战的打响。阻击手果然不是盖的,一枪击出,子弹划过一道抛物线轨迹,“噗嗤……”一声射入一名刚刚从掩体冒头出来的东突分子的头部,那个“啊……”地一声惨叫,随即后声倒地,半边脑袋都被打爆了,黄白的脑浆水住地流淌到地面上,倒地的身体还在不停地抽搐着,死状极为惨烈,这就是热武器时代的战斗。

    “咻咻……”与此同时,另外两名阻击手也是击出一枪,几乎是同时又有两人死亡,一人正中心脏,一手捂着枪伤处,一手还紧抓着手中的枪不放,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瘫倒在地上,随着瞳孔不断放大,直致最后瞳孔涣散得暗淡这才死透。而另一人则是被射穿脖子,伤口处不停地冒血,那人弃枪双手捂住脖子,但嘴里还是鲜血狂涌,最后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便再也没有起来。

    而其余的人员见到三名同伴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失去了生命,禁不住一阵心惊胆战,他们虽然是宗教狂热份子,但是面对这样诡异的死亡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可是他们不敢后退,因为他们都知道身后的雅买提更加的残忍,若他们有谁敢于后退一步的话,等待他们的同样是死亡,与其被自己人杀死,还不如轰轰烈烈地干一场,这样即使是战死了,致少他们的家人还能有一个妥善的安置,还可以拿到一笔安家费,因此剩下的十二人几乎是想都没想便再次端起枪,继续前进。

    “嗯,干得不错嘛,继续努力。”另一边坐在车上的刘凡看到了这一幕,也忍不住叫好,同时还不忘勉力几句,不过通信器里面却没有人回应,盖因此时所有人都进入战斗状态,谁还管得了那么多啊。

    “咻咻咻……”随着三名阻击手地不断射击,那一小队的人员也在锐减,每一枪打击去,相应地都有一名东突成员死亡,这看似短短的几百米却成了他们的死亡线,不到五分钟,前来探路的这一个小队十五人都被三名阻击手消灭干净。

    “报告首长,敌方一个小队十五人已被全部击毙,请指示!”就在这时,刘凡的通信器里面传来了阻击手的报告。

    “嗯!很好,你们立即转移地方,另找制高点伏击,等待敌人的后续人员出现。”刘凡闻言,立即又下达命令,而此时刘凡也已经知道在对方暗处的四十名东突成员已经到达前方四百米处,这个距离已是进入普通步枪的射击范围,因此刘凡再次下令道:“各单位注意,目标已进入前方四百米内,所有人员准备战斗……”

    随着刘凡的再次下令,一场混战已悄然打响,对面东突份子得知已方莫名其妙地损失了十五人,雅买提顿时气愤不已,于是命令所有成员加快进攻步伐,而随着他的这一命令下达,所有的东突成员也都如猛虎出笼一般,冲着刘凡这方的阵地就是一阵激烈的狂射,强大的火令人不敢抬起头来,生怕一个不小心中了流弹,那就太不划算了,不过他们的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至少刘凡不会担心有人伤亡。

    话说刘在在临出发前给了每个人一张金刚符,这可不是城隍庙门口或者是跳蚤市场边那些摆摊儿的拿来糊弄人的鬼画符,而是货真价实的灵符,尽管制作简易,效果也不是很强大,仅仅只能维持一两个小时全防御状态,但也足够应付这一次的袭击。

    想当初刘凡把金刚符拿出来分的时侯,那些特种兵们还一脸地难以置信,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他们那里会想到自己等人心生向往的龙组中人,居然会拿出这样的鬼画符来糊弄他们,还说什么比防弹衣还有效果,心里那是老大的不愿意,可面对刘凡这位首长的命令他们又不得不接受,毕竟军人是以服从为天职,不过符咒是收下了,可他们却对这个没有多少信心,因此也完全不放在心上,就在之前刘凡又下令让他们将金刚符收在心口处,当时就有很多人不愿意那样做,可架不住刘凡官威大呀!而接下来的所发生的诡异事件却让他们庆幸自己听从刘凡的话。

    “他奶奶的,这些个家伙的火力怎么那么猛呀!打得老子都抬不起头来了,不行,为了首长,老子绝不认怂。”就在这时,第三小队的一名特勤人员王宝成被东突分子的强大火力压制得猫在一个墙角边动都不敢动一下,此时他身前的掩体很狭小,仅仅只能容纳他自身,却无法腾挪开手脚,行动受制他心里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这时他向四周瞄了瞄,刚好看好不远处有一个绝佳射击位置,于是想着往前靠过去,可是四周到处都是流弹飞射,他根本就没法子移动过去,除非找死,但当他见到其他战友也都在死命抵抗,而自己却只能龟缩在一角,心里自然不甘心。

    于是王宝成咬咬牙将心一横,就地那么一个懒驴打滚,就往对面掩体迅速滚了过去,只可惜正当他身子滚到一半的时侯,却不料被边上放过一个垃圾桶绊倒,一下子整个身躯都暴露在了敌人的枪口下,对方又那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子弹好似不要钱一样地冲着他狂泻而来,仅仅不到两秒钟的时间,王宝成的身上就已经中了十几发子弹了,若是常人的话,早就成了马蜂了,死得不能再死了,可他却愣是跟没事人似的,一个扑行迅速地蹿入了预定的掩体,既而又端起枪冲对方一阵扫射,却浑然不觉刚才在他身上发生了诡异的一幕。

    虽然他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中枪而不死,可是他身后的战友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就在子弹打到他身上的时侯,一道有形无质的金色光罩闪现了出来,瞬间抵挡住了飞射而来的子弹,而且还发出了“叮叮当当”很有节奏的金属撞击声,直看得身后的其他战友都目瞪口呆的,甚至都忘记了反击,一个个大张着嘴吧望着王宝成,而直到这个时侯王宝成听到身后的枪声有些不对,这才偷偷地瞄了瞄自己身后的战友们,却见没有一个人开枪,禁不住疑惑起来。

    而就在王宝成疑惑之时,他又亲眼见到了几个在发愣的战友被子弹击中,而之前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一幕又在这些中枪的战友身上重现了,他的震惊也不亚于刚才的其他人,这时侯他们才意思到刘凡给他们的金刚符并不是那些骗人的鬼画符,而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一想起刘凡跟他们说过的话,顿时一个个都如同打鸡血一样,纷纷走出各自的掩体,端起手中的九五步枪阔步向前挺进,见着有就抠动扳机扫射,而所在打在他们身上的子弹也都无一例外地被金刚符挡在身外,这就是游戏中的原地复活无敌状态了啊。

    第三小组一共五人,犹豫五架战争机器一样,一路横冲直撞,对于敌方的攻击不管不顾,一路不断地收割敌方人命,杀得那叫一个眼红啊,而其他三个小组见到他们如此神勇,简直如同“终结者”一样的刀枪不入,再看到几个身上的金光罩,顿时才恍然大悟,于是也假如了收割人命的行列,一时间将东突恐怖分子几十人打得节节败退,死伤无数。

    而另一边的坐在车内的刘凡看到了不远处的这一幕却是一脸地无所谓,好似早已了然已胸一样,最郁闷地就属留下下保护车队的第一组人员,五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前方战友在那里大杀四方,玩得不亦乐乎,而自己则只能围在一旁看热闹,因此几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头向了正端坐在车内的刘凡,眼神中满是期待,期望刘凡给够给他们下命令参加战斗,那怕是上去打两枪再打扫战场也好过在这里看热闹啊。

    (二更到,很晚了,睡觉去,另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