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九十四章 高调出场(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车队走后,留下来的第五小组五人便开始联系国安人员,随后便开始了打扫战场,而今天最最倒霉的人非雅买提莫属了,本来他是在最开始枪战时躲过了一劫,可后来又遇上了布鲁斯前来支援的异能部队,本以为是稳*胜券的战斗,谁知道一个照面曰苯一方就死了三员在将,紧接着他又看到刘凡轻轻松松地就解决了十几名中忍,那个时侯他就已经被吓得晕死过去了,之后的事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可等他刚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住地离地而起,这可将他吓坏了,一个人飞在空中哇哇的乱喊乱叫,而正当他腾飞在空中的时侯,远远地就认出了刘凡这个让他称之为魔鬼的恶魔,于是乎他又被吓晕了过去。

    最后直到刘凡跟随车队走后,雅买提这才又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的头顶着两个冰冷的枪口,这一次倒是没有晕过去,可却被吓得亡魂丧胆,毕竟枪他再熟悉不过了,而且感受也是最直观的,只要一枪就能将他的脑袋爆个西巴烂,这一刻,他也是心如死灰,也不再挣扎,颓然地赖坐在地上等着接受判决了。

    与此同时,刘凡等一行二十人六辆车的队车队已经护送二号首长安全地抵达了[***]广场内部,当车队进入人们的视线的时侯,广场上已经站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群,甚至是外国来的外宾也有不少人,虽然此时阅兵仪式还没有正式开始,却抵挡不了人们的热情,而当车队进入[***]内预定的位置时,早已有不少官员在那里等在那里迎接二号首长,其中不乏其他一些国家领导人,他们都知道二号首长这一次必定是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凶险,虽然当初是温首长主动提议要当诱饵的,可那也是为其他领导人灾不是,这一刻不管是真心也好,假意也罢,看到二号车队到来,都纷纷上前来迎接。

    “首长,外面其他首长都来迎接您了,我们先下去吧?”这时坐于车内的刘凡也是正襟危坐的样子,这里可是华夏国的核心地方,容不得他吊儿郎当的,就算他不喜欢也要装装样子,而看来刘凡装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就连温首长看了也是不住地点点。

    “嗯!那咱爷孙俩就下去吧,一会儿你就跟着爷爷,我给你介绍一些老家伙认识认识……”温首长自然知道其间流程,因此听到刘凡的话,也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随后车队停了下来,这时其他车上的特勤人员也都整装下车,瞬间就将二号车围了个严实,个个都警惕地看着四周,并没有因此这里是安全区域而有所懈怠,这才是真正受过严格训练出来的特勤人员,每个人都是那么的一丝不苟,扛着核弹地警戒着。

    而这时,刘凡率先从二号车里走了下来,一身笔直的将官服更为他俊朗不凡的面庞增添几分英姿,尤其是肩膀上扛着的两枚闪耀的金星,差点就亮瞎了外面人的眼睛,谁也没有想到最先从二号车下来的竟然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下子,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少年居然还是中将军衔,这让在场不少脸上禁不住发烫啊,能来参加迎接二号首长的人,每一个人要么是一省大员,要么就是部级大员,你若不是省部级一把手,你都不好意思站在人群里了,盖因站在这里鸭梨忒大。

    此时这些大员们的目光早已不再是单纯的看着温首长,反而是对刘凡的身份更加感兴趣,都纷纷猜测起刘凡的身份来,但是这些人那一个不是人精,京城各大世家数得着的人物他们怎么可能不晓得,可愣是没有几个人能够知道刘凡是什么人,不过其中与刘凡打过交道的柳氏两兄弟却是笑而不语。

    这兄弟两人中的柳严正是政治局委员所以站的位置比较靠前,而大哥柳严东是大军区司令,虽是上将军衔却没有进入军委会,因此站在了中间的位置,而恰好柳家的老亲家赵昌山就站在他的身旁,赵昌山是江浙省省委书记,同时也是赵婉仪的父亲,也就是刘凡未来的老丈人,可惜两人素未谋面,虽神交已久却是相见而不相识,所以他现在还在冥思苦想着刘凡到底是何许人也,正好见到身旁不柳严东笑眯眯地,好似一副一切近在掌握的样子,这不禁让赵昌山疑惑了。

    于是赵昌山用手轻轻地捅了捅柳严东的手肘,虚心地询问道:“我说老柳啊,这少年是谁啊,给我说说呗,让咱也了解了解一下情况,哎呀!这出京城才几年呐,这变化还真是快啊,看这架势,好家伙……看这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居然是个中将啊,这都快赶上咱俩人了,可人家这才刚开始,未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我们却是已经半截入土了。”赵昌山这边一个劲地絮叨着,可却没发现此时的柳严东的脸色却在不停地变化,好似还有那么一点羡慕嫉妒恨的味道。

    “你会不知道?你就可劲地吹吧,你是想在我面前显摆吧?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你老赵的为人也是这么的不地道,也不看看咱老柳是谁呀,显摆到我这里来了。”柳严东闻言,差点没将胡子吹断,冲着赵昌山已经一阵鄙视,不过末了他又羡慕地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个老家伙也不知道那辈子走了什么狗屎运了,居然让你白捡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婿,不过你个老小子也别得意,你有个好女儿,咱们家也有,小心我让小霜把你这好女婿给抢过来,哼!”

    赵昌山对于柳严东的话那是一句也没听懂,可他就认准了一个事,那就是眼前的这少年正在跟他的女儿谈朋友,记得以前他跟女儿通电话的时侯,确实有听女儿说过这回事,尽管他没见过刘凡,可是他从女儿的话中描述得知的情况,可不就是跟眼前少年将军吻嘛,再加上刚才柳严东说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就这一瞬间赵昌山一双老眼越发得贼亮,看着前方的刘凡大方得体的表现,心里那叫一个乐啊。

    “哎呀!老柳啊,这人的运气真的来了,谁也挡不住啊,谁让咱有个好闺女呢,这事你是羡慕不来的。”就这么一会儿赵昌山也开始得瑟起来了,说起话来还略带着几分痞姓,紧接着赵昌山又说道:“还有你也别提你们家小霜了,人如其名,整个人跟一冰块似的,别到时没谈成,先把小凡给冻伤了,那可就什么都空了。”

    “得意个什么劲啊你,你又不了解我小凡老弟,他那是神功盖世,小小寒气算得了什么啊,而且我家小霜可是他的老师,这叫什么来着,对!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他还没结婚,那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柳严东看着赵昌山说话时的那个得意劲,就恨不得上前揍他一拳,只不过现在场合不对,再则赵柳两家是世交又是亲家,他自然不可能随便乱来,不过他倒是在心底暗下决心,回家后一定督促女儿将刘凡给抢过来,倒是得意地可就是他了。

    赵昌山闻言顿时暴起喝道:“哎呀!好你个老柳头呀,居然想做出挖人墙角的缺德事,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你柳家想抢人,别说门了,窗都没有。”说罢,赵昌山便已撸起衣袖准备跟柳严东来一场“大战”。

    而柳严东是个军人,自然不是怕赵昌山这个“酸秀才”,两人就那么顶牛,针尖儿对麦芒儿的,眼看着一场大战再所难免,而这时周围的其他人也被两人的吵闹声吸引了注意力,纷纷向两人投来疑惑的瞩目礼,同时他有不少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若是两人在这么庄严的阅兵仪式上出了洋相,那倒是影响可就到了,在场的几乎是同一水平的华夏高官,人在官场行走难免就会有政见不合的政敌,到时再那么一打压,就算不丢官弃职,最少也可能让两人止步不前,虽然以两人的年纪上升的空间不大,但还是很让人不爽的。

    “石头、剪子、布……”

    “石头……”

    “布……”

    “啊哈,结果还是我赢,就你这个老兵痞子的丘八样,从来就没一次能赢得过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记住少打我女婿的主意啊,呵呵……”两人比试过后,还是赵昌山笑到了最后,而且还是笑得忒得意的那种。

    “你个穷酸秀才少得意,不就是脑袋好似一点嘛,有啥了不起的,他们年轻人的事我可不管,若是今后他们俩曰久生情,那可就不是我能够控制到了的喽,哇哈哈……”而对面的柳严正闻言自然是顶不服气,于是便耍起了无赖,这还真的很附和他的姓格,赵昌山这回可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喽。

    “你这明摆着就是耍无赖嘛,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都老大不小了,还学别人家流氓耍无赖呀你……”赵昌山与柳严东让识了半辈子,自然清楚他的为人,对于他的无赖行为自然也就是口头上谴责一翻,随后两人又跟没事人似的,将“基情”无限度地发扬光大,因为此时温首长偕同刘凡来到两人跟前,他们也不得不暂时“罢战”。

    而其他人看到原本一场紧张而又激烈的“斗殴”即将上演,本着看好戏的心态驻足观赏,就差没搬张凳子了,可谁知转眼间风云变幻,“斗殴”成了闹剧,这不禁让想看好戏的人大失所望,更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失望透顶,不过失望归失望,大家都是混迹几十年官场的老油条,早已练就了喜怒不形无色地境界,自然也就不会表露出心迹。

    (感谢兄弟们的鲜花,接下来晚上还有一更,只要大家给力支持,古月的更新必定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