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九十五章 扬名高层(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赵、柳两个老头子七老八十了还童心未泯嬉笑打闹,而两人的所作所为自然是被一路行来的温首长看得真切,不过温首长也没有责怪两人的意思,仅仅只是领着刘凡走过来,随后佯装生气的样子笑骂都:“你们这两只小猴子,到那里都不安生,还是改不了这个臭脾气,多大个人了,都是几个孩子的爷爷了,就不会学着收敛一点。”说着,温首长似笑非笑地看了两人一眼,紧接着又说道:“你们两人在这里争论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想做我干孙子的老丈人,你们俩问过我没有?有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啊,哼!”

    “干孙子?”赵、柳两人闻言顿时脑袋当机,嘴里却是不约而同地冒出了这么三个字,显然这不是在他们的认知范围内,就连对刘凡最了解的柳严东也是一脸的茫然,当初他可是调查过刘凡的身份背景的,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出,若不是刘凡来京时所以生的事,那就是刘凡隐藏的也忒深了吧,这就是此时柳严东心里的真实写照。

    “嘶……啊!”温首长的话语刚落,周围其他的官员也都纷纷将目光转移到了刘凡的身上,同时在心里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此年轻就已经是中将军衔了,单单这一项就足够让人敬畏了,现在又加上二号首长在后面撑腰,那么其前途自然是无可限量了,即使说是横行无忌也不为过啊,恐怕在华夏还真没有几个人敢于捋温首长的虎须。

    “那是当然了,就在不久前,我已经认小凡做我的干孙子了,所以你们这两个小猴子还是好好的巴结巴结我老人家,说不定我一高兴啊……他这岳父的头衔可就指不定落在谁的头上了哦!”说出这话的时侯,温首长脸上的表情尽显玩味,说白了就是在吊赵、柳两人的胃口,可即使是如此,两人还真的没想到温首长是在开玩笑,因此柳严东的心思就开始转动了,而赵昌山见到亲家脸上的表情,自然也知道他在想什么心思,不由得也紧张起来了。

    “哇……”得到了温首长的再次肯定,在场所有人无不哇然一片,从温首长脸上不时流露出淡淡地小得意可是看出他对于刘凡是极其满意的,这时有群中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动了结交刘凡的心思了,不过随后人们才想起刚才赵、柳二两正是为了争夺刘凡这个准女婿才差点掐起来,这时后再也没有人看两人的笑话了,所有人都知道两家的孙女都已经跟刘凡结交上了,甚至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其他人也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了。

    “呵……呵……”这时赵昌山也不由得着急了,于是干笑两声,随即弱弱地询问道:“那个……老首长啊,您刚才也说了,我俩都这么大岁数了,咱以后别叫什么小猴子小猴子的了行不?而且这里的人还这么多,我这心里臊得慌!”此时赵昌山明明是很享受与温首长的这种亲密谈话的氛围,却还是违心地说出这样的话来,这让其他想巴结上温首长的官员情何以堪呐。

    “对对对……老首长啊,您是知道我了解我的,我吧……就是个大老粗,被您说成小猴子也已经几十年了,我们现在都这么多岁数了,您看是不是给换一个啊!”柳严东听到赵昌山的话,立马就附和起来了,而且说话的时侯还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弄得周围其他人一阵恶心,你说你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说话整得根小姑娘似的娇滴滴,谁见了谁不恶心啊。

    “行啊!怎么不行?你说你俩都老大不小是吧,而你说你是个大老粗跟这名不附和是吧,那就叫老猴子吧!这个称称呼好啊,即能显老,又不显得太过随意。”

    “呃……”赵、柳两柳温言顿时脑门上黑线那个狂冒啊,这声“老猴子”貌似也不比“小猴子”好到那里去,甚至还差上一筹,至少“小猴子”还年轻不是,两人此时心里那个郁闷啊,起初听到温首长说第一句话的时侯,还是满心期待的,可最后一句却将两人雷得不轻,不过两人心里却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难看,反而是一种欣喜若狂,领导愿意跟你开玩笑,那证明关系亲密,领导笑骂的话更能显示出他对你在意,若是领导对你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或者是干脆对你不管不问,那你离丢官去职就不远了。

    “啊……那还是叫小猴子好了,这样显得咱俩还年轻,嘿嘿!”两人几乎是在瞬间就转换了脸色,顺着温首长的话题接了下去,随即温首长又拉过在一旁偷着乐的刘凡,说道:“小凡呐,这两位你也认识,一会儿阅兵式的时侯你就跟着他们俩就行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这两只小猴子,爷爷还有其他事要做,就不陪你了啊。”

    刘凡自然知道这些,身为一国总理每天都是曰理万机,更何况现在是国庆阅兵仪式,那事就更多了,于是刘凡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温爷爷,你放心去忙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好自己的,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本事嘛!”

    “呵呵……倒是我的话多余了,好好好,我华夏好男儿自当有所担当,这样才不枉为大丈夫。”温首长闻言顿时大笑起来,随即双手搭在刘凡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几下,紧接着又勉励刘凡几句,看到周围的其他省部级官员一阵眼热啊,他们几时看到二号首长这么看重一个人的,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年轻人,那就更加难得了。

    同时这些人的心思也更加的亮堂,唯一的念想就是:即使不能结交到刘凡,也绝对不能与之为敌,不然的话被人玩死了都没地方哭去,更暗自决心回家后告诫家里的那些不成器的后生晚辈不要去招惹刘凡,几乎是一瞬间,刘凡的名字就已经在这些省部级以上的高层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即使是没有温首长的关系,单以刘凡不满二十岁的中将军衔,也足以让他们侧目了。

    “赵伯父好,一直都听小仪提起您,上次回老家本来想带着小妮妮去看望您的,可是学业太紧,而且当时又有事,所以就没时间登门拜访,还请您老多多见谅。”这时刘凡已经知道赵家与温首长之间是同一阵线上的,而且赵昌山又是赵婉仪的父亲,自己未来的岳父,刘凡自然是客客气气的了。

    “好好好……上次你在临杭救了凝香母女俩,我就想尽法子想找你说声感谢,可打了半个月怎么也没有你的信息,后来才知道你去了沪海上大学,还跟小仪互相结识,施恩而不望报,足见你的人品至诚至善,小仪能有你这样的男朋友也算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伯父也老了,只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小仪的一片真心就好。”赵昌山见刘凡说话进退有据,而且还不卑不亢的,更难得的是还有一片孝心,从这三声“好”中就可能听出他此时的心情好得没话说,紧接着赵昌山又好似想到了什么,于是接着说道:“哦!对了,小仪早上刚从沪海回到家里,你若是明天有时间的话,就到家里来坐坐。”说罢,赵昌山还有意无意地向边上的柳严东撇了撇嘴,像是在示威吧。

    “嗯!好的,明天我一定去,昨天我还跟小仪参加完学校举办的中秋晚会,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到京城了。”刘凡听到赵昌山的话,自然是欣然答应了下来,这可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上赵家的门,也算是得到了赵昌山这个未来岳父的认可,倒也是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这翁婿两人叙闲话的时侯,边上的柳严东可就不乐意,怎么说他们俩也是最早认识的,而且还是称兄道弟的,现在刘凡却先跟老丈人叙话,而将他放在一边,他自然是老大的不乐意了,再加上赵昌山有意无意地挑衅,令得柳严东感觉赵昌山硬压了一头。

    于是柳严东上前搂住刘凡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子啊,咱们俩是不是兄弟?”说着,柳严东见刘凡点头,于是又接着说道:“既然咱俩是兄弟,那么老哥哥被人欺负了,你是不是得为我出头。”刘凡又是茫然地点了下头,于是柳严东继续说道:“那好,明天你来老哥哥家里,咱哥俩好好地聊聊,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紧接着柳严东又换了个脸色,一脸贼笑地说道:“话说咱们老柳家那可是尽产美女啊,这远的不说吧,就说我那个女儿跟侄女吧,那可是一等一的好模样啊,不说倾国倾城,但也是国色天香吧,这凝香已经被老赵家给拐走了,咱就不提了,可不还有咱家闺女嘛,你放心,明天到了家里,我给你俩撮合一下,保证你抱得美人归啊。”

    “啥?”刘凡总算是听完了柳严东的话了,可他整个人却傻掉了,原因无他,那就是柳凝霜,她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刘凡向来对她都是敬而远之,那里会对她起什么歪念啊,光是柳凝霜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寒气就够刘凡受的了,若是接近她的话,还不被冻成冰棍,一回想起柳严东刚才的话,刘凡都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于是他禁不住地大摇其头。

    “瞧瞧……我说老柳啊,你就别在这里枉费心机了,你那冰山女儿那有我家小仪温柔体贴啊,你看,连小凡都知道她是啥姓格,你还是省省吧。”赵昌山从来都不忘记打击柳严东,他一看到刘凡表情就猜出了几分,两家人互相谁不认识谁啊,那都是熟透了。

    (今天三更已经完毕,万字送上,看在古月这么给力更新的份上,大家的支持能不能也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