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五章 “神女泪”事件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就招了吧老三,大家都是男人,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张毅说着话还向刘凡挤眉弄眼地,接着又感慨道:“我现在才觉得你才是泡妞界的高手,而且是绝世高手,看看上次的宁琪,还有这次的赵婉仪,个个都是祸国殃民,倾国倾城的极品美女,真是太赞啊。”

    “是啊,三哥,你啥时候教我们几招啊,也不用什么大招,只要能泡上些小美女就成,咱实在得很,嘿嘿。”王施仁也在边上凑趣地说道。

    “我嘞个去的,小四你这人真不厚道,原来你是想祸害下一代啊,我原以为我已经够无耻的了,没想道冒似忠良的你更龌龊,我代表全体女同胞鄙视你。”张毅说话很是大义凛然,完全有角逐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实力。

    “老二你就别耍宝了,咱宿舍就你最不靠谱了。”陈刚小小地打击了一下张毅,又对着刘凡说道:“老三,你说哥哥对你好不?”

    “咱们现在都是兄弟了,你说呢?”刘凡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是吧,嘿嘿,既然兄弟对你这么好,那如果兄弟有难了你是不是得帮忙啊?”陈刚顺着刘凡的话,引诱地说道。

    “兄弟吗?有事肯定会帮的,老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啊,有话你就直说啊。”见陈刚神经兮兮的,刘凡还真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了呢,其他两人也是一脸急色。

    “是这样的,嘿嘿,这个我们仨呢都还是光棍,你不是跟赵婉仪认识嘛,如果能跟她们宿舍来个联谊,到时那还不是近水楼台,听说他们宿舍几个可都是美女啊。”陈刚憋了半天,扭扭捏捏地才说出这些话来。

    原本还在为陈刚焦急的三人听他说出话来,便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翻。

    张毅也是一脸正经地说道:“啊,切…我还以为老大改邪归正了呢,原来最龌龊的人是你啊,我们也就是想想而已,没想到你居然想到这么绝的点子了,果然无耻,嘿嘿,不过我喜欢。”

    “想法不错,我也同意,不过还得看三哥的意思。”王施仁说完话后,三人眼睛铮亮地看着刘凡,大有你要是不答应,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刘凡被这无耻三人组的眼神,盯得有些怕怕地,吞了吞口水说道:“呃,其实我跟赵婉仪也不是很熟的,那天我刚来学校报到,莫名其妙地就让她牵着手跑了,而且在宿舍楼下是因为她眼睛进沙子了,所以我帮她吹吹眼嘛,那有你们说的那么玄乎。”有些话当然不能说啦,不然以这三人的八卦心里,不知要说成什么样呢。

    “那你有她的电话没有,老三,俺们兄弟的幸福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了,你可不能不管啊。”陈刚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只是以他魁梧的身材,黝黑的皮肤,再怎么装嫩,也只能成反效果,倒惹得刘凡三人大笑不已。

    “老三…”

    “三哥…”

    听得这两声,让刘凡全身鸡皮疙瘩调了一地,只好无耐地答应道:“她的电话我有,也可以跟她说一下这事,不过她同不同意这就两说了。”

    “成成成,只要老三出马一个顶仨,不管成不成,我们都承你的情。”见刘凡同意,三人忙不迭地点头说着。

    暂且不说四人如何密谋,此时同样在宿舍里的赵婉仪正坐在窗边叹着气,自从那天与刘凡分别之过后,半个月来,心里一直有着刘凡的身影,不得不说刘凡周身泄漏出来的灵气是多么的诱人,让人不知不觉对他产生好感。

    这些曰子校内网上一直在疯传她那天送刘凡去宿舍的事,还将刘凡为她擦眼泪的照片放到了网上,开始时她是有点生气的,可一想起刘凡那天对她的柔情,心里也说不出什么感觉,甜甜的,涩涩的,好像很有滋味的样子,心中无法道明这种感觉,后来刘凡参加军训去了,从那以后也再也没有见过面。

    “婉仪姐,你在想什么叫呢,这么入神,该不会是思春了吧。”一声稚嫩清脆的声音从赵婉仪身后传来,但见一个穿着白色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子一脸俏笑地说道,衣服上还印着几只米老鼠,胸前那丰盈无比的峰峦足有E罩杯,随着娇笑一颤一颤地,当真是波涛汹涌,稚嫩的俏脸白皙如玉,一双大眼扑闪着长长的睫毛,整个人就像卡通人物一样,很是讨人喜爱。若是让狼友们见到的话,一定会大呼“童颜俏峰峦”。

    “死瑶瑶,你个小色女,说什么呢,什么思春啊,这么难听。”赵婉仪一听声音就知道身后来人是自己的同舍好友孙筠瑶,待听得后面的话时,脸上不禁出现一抹红晕。

    “咯咯,还说没有,你瞧你脸都红了,快给我说说,我那姐夫是谁?长得帅不?身上有没有肌肉啊。”看到赵婉仪一脸红霞,孙筠瑶就知道一定有什么,又继续调笑道。

    “啊…那有?”被人说中心事的赵婉仪,脸烧得更红了,还欲盖弥彰地用手捂住脸颊,待看到孙筠瑶一脸调笑地看着她,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好啊,你这小妮子敢笑话你姐,看我不挠你痒。”说完手就冲着孙筠瑶的小蛮腰下手了。

    “啊,不要啊…”孙筠瑶就像受惊的不鹿一样,蹦了起来,伴随着身体的起伏,一对硕大的峰峦如白兔一般,上下跳动着。

    “咯咯,好…姐姐,瑶…瑶儿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吧。”孙筠瑶被挠得娇笑连连,全身酥软,只得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求饶地说道,但俏眸中却闪过一丝皎洁。

    “哼哼,想要我饶了你…那是不可能的,我还不知道你这小妮子,鬼得很,说不定现在就在想等我一松手,你就立马反扑过来挠我,嘿嘿…我才不上当呢。”两人都是彼此的闺中密友,谁还不了解谁啊,赵婉仪一见孙筠瑶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眼见自己的小心思让人戳破,孙筠瑶不仅没有气馁,还而嬉笑地说道:“嘻嘻,真不愧是我的好姐妹,这点小心思都没瞒得过你。”女孩子真是心思百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果不其然,听了这话赵婉仪也很是高兴地放开了手,小得意地说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跟你处久了,还不了解…”可话还没说道一半,她就意识到自己又上当了,不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孙筠瑶的小手已经饶到了的蜂腰上了。

    “啊,咯咯…瑶瑶你又耍赖,啊…好瑶瑶,你就放过我吧。”大多数女孩子都怕被挠痒痒,扑一被挠,赵婉仪也是娇笑不断,气息不稳,胸前起伏不定。

    “放过你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我那未来姐夫是谁,并保我放开你后不再挠我。”眼见计谋得逞,孙筠瑶也开始谈条件了。

    “咯咯,好好好,啊…你快放手啊,我都答应你。”这下赵婉仪也是举手投降了。

    经过这么一闹,赵婉仪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两人互相看到对方的狼狈样,都开心地娇笑起来,这笑脸当真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婉仪姐,快说说未来姐夫长什么样?”孙筠瑶充分发挥了她的八卦精神,俏脸娇笑地追问道。

    “你别瞎说,其实我只是见过他一面,人长得很高大,身材匀称,长像俊朗,而且他的皮肤很白很细腻,那天一见到他我就好像被吸引住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拉着他的手就跑了。”说及此处,赵婉仪想起那天自己主动拉着刘凡的手时,俏脸渐红,美眸微转,一脸羞怯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孙筠瑶。

    “后来在他们宿舍楼下听了他的身世,很悲惨,一时心里难受,就哭了起来,而那时候的他很是温柔地为我擦干眼泪,他的眼神是那么地清澈无瑕,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以前的那些男生见到我,个个都是面露色相,都恨不得把我给吞了,只有他不会。”说完还一脸神往的呆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