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上门前的准备(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清晨,刘凡起了个大早,京城早上六点的天气还是很冷的,不过对于刘凡来说那都不是问题,就是到南极的冰天雪地,刘凡也能出入自如。

    刘凡出门时,并没有与温家人打招呼,原因就是不想打扰人家的睡眠,走出温家大院,沉着路道小径一路小跑着过去,来到了一出小公园,此时早已有不少的老人在锻炼身体,能出现在中南海别苑的老人,那身份自然是不一般,非副国级以上领导不给在这里居住,显然这些老人中有的是在职领导,有的则是已经退休养老的,或者是领导家属之类的人员。

    若说这中南海别苑的位置那是没得说,无论是从建筑艺术,还是从人文风水的角度来看,都是一等一的风水宝地,这里原本是玉泉山,因此也叫玉泉山别苑,而正因为这里所住的都是华夏国最顶层的那群人,是为华夏国的核心层,又因中南海地处京城的中心位置,且又是政治中心,因此才将两者互相比拟,这才有了玉泉山别苑的别名“中南海另苑”,只因“中南海”这名字更为响亮,久而久之就成了正名。

    寻得地方锻炼,刘凡也只是练了练之前杨幼庭传他的太极拳,只当是舒展一个筋骨,而且在百家拳法中也只的太极拳是最符合天地至理的拳法,每一次练的时侯即使是以刘凡如今大罗金仙的修为也会有不同的感悟,其博大精深的内涵自然是见仁见智,因此也就造成了太极拳出现了诸多流派,比如最有名的陈氏太极,杨氏太极,以及武当太极,其中杨氏太极脱胎于陈氏太极,盖因清末一代宗师杨露襌因家境贫寒而委身于陈家药铺做学徒,后来得传陈氏太极拳,在陈氏拳法的基础上又创新了属于他自已独特的杨氏太极。

    至于武当太极据传闻为元末明初一代宗师张三丰所创,具体因年代久远而无法考究,其拳法经义更是在道家典籍的基础上演变而来,而且是最接近于道法的存在,自然在拳法中暗合天道至理,不过武当太极倒是与陈氏太极没有什么渊源。

    刘凡一通太极拳耍下来,倒也极为轻松自如,不过他现今的修为境界高深莫测,连带着对太极拳的感悟也就不同凡响,就算是真正的太极宗师来了,也只能被刘凡折服,这就是境界决定成就。

    半个小时过去了,刘凡的太极拳是越耍越顺畅,其动作堪称行云流水也不为过,倒也吸引了不少同在这里锻炼的老人们的好奇心,不过大家谁也没有人认识刘凡,自然也就不会贸贸然然地上前去打扰,而且他们看刘凡打拳也是看得如痴如醉,就连刘凡打完拳收工回家也没有发现,等到这些老人回来神来时,刘凡却已经走得无影无踪了,至此刘凡太极大师的名号也在这些老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小的印象。

    回到温家时才只是七点多,这时的温奶奶已经做好了早饭在等刘凡回来,而温菲姌也在其中,经过了刘凡两天的治疗她的哮喘病基本上已经痊愈,再也不用忍受得那么辛苦,因此早上也是早早地就起来了,看到刘凡从外面回来,自然是高高兴兴地招呼刘凡吃早餐了,由于有了早天两人的那段谈话,刘凡今早总觉得温菲姌看他的眼神怪怪的,但他也没往深处想。

    吃过早饭后,刘凡也算是闲下心来,可这人刚一闲下来,刘却又开始发愁了,原因无他,就是昨天赵婉仪的那个电话,说什么他这次上门赵家可谓是全家总动员,为的就是要一睹这个准女婿的“风采”,可刘凡却感觉自己有点像是公园里的猴子一样,让一大帮人观赏,可话又说回来,昨天他可是信誓旦旦地跟赵婉仪说的一切有他,这回他倒是纠结起来了,怪他昨天答应得太顺流了。

    这上门总不能空着手去吧,准女婿头回上门,送礼可是有讲究的,赵家可是大家族,不像之前他去宁家、温家那么随意,尤其是大家族里面的规矩特别的多,若是你一个没做好,今后可能又会多些事端,而且赵家的老爷子可还在世的,虽然已经年近古稀,而身子骨还算硬朗,若是刘凡过不了赵老太爷这一关,他想顺利地将赵婉仪娶到手,也没那么容易,就算是赵昌山对自己很满意也不成,这赵老太爷可是赵家的掌舵人,赵家的一切他说了才算。

    摈弃了脑中所有的杂念,刘凡便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其目的就是不让人打扰,而他自己则是进入到了河图洛书空间之内,就是想找一点好东西做为这一次上门礼物,这送礼也是大有讲究,重了不行,怕人家不敢收,轻了也不行,会让人看不起,不过刘凡的空间内好东西可是不少,每一样都是让人疯狂,可就因为东西太多,功效大好了,所以才无从下手。

    刘凡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进入空间内了,里面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山还是那些山,水也是依然清澈,最后刘凡将目光投到了那些万年人参上了,这东西在这里是最普遍的,就跟自家菜园子里种的萝卜似的,是要多少就有多少,不过想找到一颗难看点的差一点的还真是伤透了刘凡的脑筋,盖因这些万年人参一个个都跟双胞胎似的,长得一模一样。

    至于为何要找差一点的呢,那就是刘凡有所考虑了,若是找个万年以上的别说没人能够认出来,而将之当然假的人参,那可就糟糕了,如今世俗的人参别说是千年份的,就是百年份的都少见,这东西可是用来吊命用的,至于万年份的,那都快成精了都!不说别的,就是起死回生,那也是可以的,可见其在世俗界的珍贵程度。

    “唉!想那么多干什么,随便拿一根不就完了吗?”有了这样的念头,刘凡便不再纠结了,顺手一招,就从地里钻出一棵萝卜大小的人参来,这人参也是刚好才万年份,通身金黄色,四肢五官俱全,俨然一个小金人,顶上还有同株十片紫叶,每一片紫叶都代表着一千年份,十片紫叶刚好就是万年份。

    采完人参,刘凡又找来了一截凝香木,顺手用天火将之炼制成一个古朴的木匣子,随即将人参放入其中,这凝香木不是外面普通的香料,而是修真界一种名贵木材,制成匣子可以保留存放其内的药物药力不流失,同时还可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芳香,有清神醒脑的作用。

    收拾完一切之后,刘凡又回到了温家客房内,出来时已经是早上十一点多了,之所以去了那么长时间,主要是刘凡在里面纠结的时间过长,还有炼制凝香木也浪费了不少时间,因此刘凡下了楼,出现在了温家客厅中,此时刚好温奶奶正在做饭,因此刘凡出去前也需要跟她说一声。

    刘凡一进厨房就见到温奶奶忙碌的身影,于是走上前去,歉意地说道:“温奶奶,我中午要去女朋友家一躺,中午就不在家里吃饭了哦!”

    “怎么不在家里吃完再过去呢,你看我这饭都快做好了,你这不吃多浪费啊,再说了奶奶中午还特意为你煲了一锅鸡汤,你这一去那我的一翻心思就白费了呀!”温奶奶对于刘凡这个干孙子可是满意极了,昨天晚饭过后,刘凡便给她做了一次针灸护理,已经将她身上的那些小毛病祛除,因此这才有了温奶奶今天煲汤犒劳刘凡这一出,谁曾想到刘凡这个时侯要出去,她自然要问上一问了。

    “温奶奶,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不是跟您说了嘛,我女朋友他爸爸让我中午过去他们家,算是正式认个门,跟他们家里人吃个饭,就算是认可了我跟小仪两人的事了,所以我才要这个时侯去的呀,不过您这汤可得给我留着点,等我晚上回来再喝,可不许让小姌给喝光了。”刘凡闻言自然要解释一翻,毕竟这是老人家的一番心意,而刘凡也很享受温奶奶的这份关怀备至,因此也不能让她失望,因此刘凡最后说的话,那就是在撒娇,不过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撒娇的样子还真有够恶心的,倒是温奶奶很享受刘凡的这一份赤子之情。

    “你个小馋猫,就你嘴甜,奶奶一定把汤给你留着。”说着,温奶奶转念一想,又接着说道:“既然这样,那是应该去,而且只能早去,不能让别人久等,那你带手信了嘛,要是没有的话奶奶马上让人给你准备准备。”

    这时刘凡扬了扬手中的大木匣子,随后说道:“不用不用,我这里早就准备好了,您瞧瞧,上等的野山人参,绝对够年份,您老还是将汤水给我留足了吧。”

    “那行,你早去早回,汤会给你留足的啊!”温奶奶笑了笑,她自然看出刘凡那是在哄自己开心,自从温菲姌得病之后,她也再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如今孙女病好了,又多了刘凡这么一个又懂事,又有本事的干孙子,老人的心里自然宽慰不少,心情也是一天比一天见好。

    随后刘凡也不再与温奶奶聊,直接将装人参有木匣子手一个包装礼袋装着,随后轻轻松松地拎着袋子出了门,不过刘凡在这里可是没有车的,又不好意思跟温家人借,所以他只能到外面坐计程车了,假如让人知道刘凡一个身空千亿的大富豪头次上岳父家里认门居然坐着计程车,会不会有人说他有毛病呢……

    (紧赶快赶终于将这一章更上来了,真是累了够呛啊,没法了为了生活就得拼老命啊,求大家给力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