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九十九章 诡异的赵家人(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赵婉仪昨晚与刘凡通过一次电话之后,便夜不成寐,心里那是即欢喜又期待,同时还有几分忐忑不安,欢喜的是即将可以见到刘凡,期待的是两人相处了短短一个月就已至谈婚论嫁的地步,而忐忑不安的是怕刘凡无法过她家人这一关,他的父母兄弟倒还没有什么,惟有爷爷是她最为担心的。

    赵家是京城世家门阀,之所以能够居于华夏十大世家之一,其中的一个原因最大原因就是因为有了赵老太爷的掌舵,其睿智自然不言而喻,当年老太爷以世家之身毅然支持当时处于劣势中的毛太祖,出钱又出力,在当时被很多世家所不看好,可事实证明了他的多么的睿智,毛太祖领着一群工农出身的子弟兵,打败了拥有百万雄兵的老蒋,最后一举定鼎乾坤。

    赵老太爷也因此而获得了巨大的回报,成为了华夏国的开国功勋,赵家也从此焕发了新的活力,直至今天赵家可谓是顺风顺水,如今老太爷膝下五子二女,长子赵泊山现为华夏副总理,次子赵仲山京城大军区政委,中将军衔,而赵婉仪的父亲赵昌山为第三子,江浙省委书记,四子赵胤山天南省委副省长,五子没有进入官场,但同样掌控着赵家庞大的商业体系,其资产达上千亿华夏币,不过多为固定资产,说来还真没刘凡有钱,另外两女也与其他大家族政治联姻,可想而知与赵家并列的其他十大世家的势力该有多庞大。

    不过今天刘凡要去的可不是赵氏家族,而是赵婉仪的家里,也就是以赵昌山为主的家庭,赵昌山只是一个省委书记,并没有资格入住中南海别苑,而是住在紫金山的庭园建筑区,这里原本就是赵家的私宅,占地二十几亩地,在这寸土寸金的京城里,也算是顶级档次的了,最重要的这时还保留着古式建筑,亭台楼阁、水榭香亭、小桥流水那是一应俱全,俨然一副小江南水乡的韵味,这在以四合院为主体建筑的京城委实难得,也就亏得这里是老宅翻新,不然别人还以为他赵昌山不知贪污了多少呢。

    今天由于是特殊的曰子,因此赵昌山一家子都到齐了,赵昌山膝下三子一女,其中长子就是柳凝香的丈夫,不过几年前已经去世,次子赵明乐在政斧工作,三十来岁就已经是某县副县长了,可谓是前途广大,三子赵明杰却是个纨绔子弟,二十几岁了还整天游手好闲的,不是出入各大酒店就是高级会所,跟一大帮狐朋狗友天天花天酒地,夜不归宿,估计是家中小儿最受慈母宠爱,这才出了这么个败家儿,而最小的赵婉仪当然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好在赵婉仪身上并没有那些世家子女的恶习,而且如今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

    而此时的赵婉仪正如坐针毡地被家中的嫂嫂围着问东问西,如果不是边上还有柳凝香这个贤惠的大嫂在帮她的话,估计她早就逃之夭夭了,盖因她的这些嫂子实在是太强大的,问的问题也是她羞以启齿的事,无非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龌龊,虽然赵婉仪与刘凡早已坦诚相见,但那只是两人之间的事,可面对家人那就是两说的事了。

    这时赵家客厅中,男女双方各分一方,互不干扰,男人都在偏厅喝茶聊天,谈论的是时政要闻、家国大事,女人则是围在主厅吃零食看电视,谈论的则是八卦趣闻、美容化妆,这是女人永恒不变的话题,上到六十老妪,下至十五小姑娘,那个不希望自然长得更漂亮,正所谓女为悦已者容嘛!

    “小姑姑,你说爸爸怎么还不来看我呀,!”这时赵婉仪怀抱中的小妮妮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还嘟囔着小嘴,向赵婉仪问道。

    “嗯!只要小妮妮乖乖地听小姑的话,等一会儿爸爸就会到了,到时让他给你拿好吃的东西,好吗?”赵婉仪就像哄小孩一样的哄着小妮妮,不过她嘴里是这么说,可心里也很焦急,这都快中午十二点了,眼看着就要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刘凡却还迟迟没有出现,她心里自然着急了。

    “嗯!爸爸对我最好了,上次他还让姨姨带了几个水果给我吃呢,可好吃了,要是这一次爸爸还带来,我一定会分给小姑跟妈妈每人一个的。”小妮妮闻言顿时眉开眼笑的,小孩子心姓就是这样,一遇到好玩或者好吃的东西,那就高兴得什么事情都忘了。

    “小妮妮真是乖……”赵婉仪秀手抚摸过小妮妮头顶,轻声地赞了一句,同时也因为小妮妮纯真的笑容所感染,内心的焦急不安也释然了不少。

    而坐在另一侧紧挨着柳凝香的二嫂冯秀青也是将小妮妮的话听在耳中,记在心里,禁不住疑惑地向柳凝香问道:“大嫂,刚才小妮妮说的爸爸是谁呀!大哥不是已经……难道是大嫂你有了新欢,欲想再嫁不成?”

    “哎呀!二嫂,你瞎说什么呢,什么新欢旧爱的,我这辈子就守着小妮妮,那也不去……”柳凝香听着冯秀青促狭的话语,瞬间神色有些黯然,同时也是不由得一阵心惊,在大家族中的女人,假如丈夫死了,通常情况下可都是终身守寡的,尽管现在时代不同了,也没有硬姓规定不能改嫁,但是大家族都有自己的脸面,自然不会做这样有失体面的事情了,因此这也成了各大世家联姻的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短暂的失神后,柳凝香又开始向二嫂冯秀青解释道:“刚才妮妮口中的爸爸,其实是她在沪海认的干爹,也就是小仪的男朋友刘凡,而且更巧合的是当初我们母女在临杭遇到了车祸,生死不明,当时正好也是小凡经过那里,才出手将我们母女救活过来的,你们说这是不是很有缘分啊,小妮妮就特喜欢粘着小凡,让我这个做母亲的都有些嫉妒了呢。”

    “是吗?还有这回事,怎么没听你爸那老东西说过呀,那你说说这刘凡的人品如何,身价是否清白,家中还有什么人没有?”这时坐一旁的赵母也是来了兴趣,她可是从自家丈夫那里听了不少刘凡的好话,说是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年轻才俊,就差没吹到天上去了,因此当柳凝香说起与刘凡有交集的事,她就特别地留心,毕竟为人父母的总是希望自己女儿能嫁有一个好的归宿,因此这丈夫的人品就尤为重要了。

    “妈,我跟小妮妮上次车祸的事,后来您也知道了,只是当时小凡救完人之后连个姓名也没有留下就走了,爸当然就找不到人了,那他怎么跟您说呢!后来还是通过小仪我才知道小凡就是当时的那位小神医,人品方面自是不用说,小凡是个孤儿,家世自然又清又白,目前也是跟小仪同在复大上学,至于其他的相信爸已经跟您说了,这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丈夫人选,最重要的是他与小仪两人是真心相爱,这比什么都重要。”柳凝香闻言,自然是将刘凡的一些基本情况与赵母细说,她是将刘凡当弟弟看待的,自然也是什么话好听就说什么,不过也是注重事实,并没有胡乱夸大。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那我可就放心了,这个嫁夫首重人品,以这刘凡施恩而不忘报的事迹,人品自然是极好,想当初啊,我可就挑中了你爸就是看中他为人实诚,不然就他那榆木疙瘩的酸秀才样,咱还是看不上呢,再怎么说你妈我当年也是誉满京城的第一美人呢。”赵母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就连自己的那些陈年旧事也拿出来与儿媳妇女儿分享,说明这赵母还是一个很风趣的人,尽管年过半百,但依然是风韵犹存。

    “咯咯……”众女闻言,都忍不住地窃笑不已,还真没想到当然的赵昌山还有这样地段风流韵事,这些他们这些做子女的可从来没听说过啊。

    而与女方这一边的欢声笑语不同地是,男方这一边的气氛却是无比的诡异,赵昌山端坐主位,脸色却是变幻不断,神色尴尬无比,跟前的两个儿子外加两个侄子自然也都听到了赵母刚才的那一翻“豪言壮语”,那是想笑又不敢笑,生怕赵昌山一个不高兴,倒霉的事就是他们几个后生晚辈了,因此一个个都憋得满脸通红。

    “哼!想笑就笑呗,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不是我当然将你妈追到手,怎么会有你们这两个混小子啊。”这时赵昌山干脆就破罐子破摔,索姓自己认了。

    “扑哧……哈哈……”赵昌山的话就是一个宣泄口,一时间赵家兄弟与另外两个兄弟都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在主厅的赵母几人也听到了这边的笑声,也跟着欢愉起来,瞬间赵家大厅里成了欢声笑语的海洋,这样的情况在他们这种官宦之家是极为少见的,同时也从侧而看出这一家人相处的方式与众不同,并没有其他世家那般沉闷,还真是个异类家庭,也不知道赵昌山这个家长是怎么当的,居然在家里仅仅只有这么一点威信,完全与他一省大员的身份相违背,让人难以理解,但正因为这样,家庭才能够有这样的和睦,正所谓家和万事兴嘛。

    而想对于赵家的欢声笑语,正在赶往赵家的刘凡就显得郁闷多了,原因正是堵车问题,你说这京城怎么就那么多车呢,三分钟一小堵,五分钟一大堵,这大道小道都是车,也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本来短短的二十分钟路程,愣是走了将进一个小时,这让刘凡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了,早知道他就步行过去,而不是坐计程车。

    (非常感谢:世世丶世不离兄弟的1888赏,哇!真给力,另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