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一章 打出来个情敌来(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赵婉仪从早上十一点多接到刘凡的电话,一直等到十二点多都没有见到刘凡的人影,等得她家里人都不耐烦了,赵家人今天可是特意过来看刘凡这个未来女婿的,好在现在是国庆假期不用上班,不然他们早就走了。

    可正当一家人等得着急的时侯,突然间听到门口外面传来“嘭……”的一声巨响,这时一家人还没时白过来,可是赵婉仪就不同了,今如她已是金丹期的修真者,马上就通过神识查看到了巨响声的来源,同时也见到了刘凡在门口与两名年轻男子正发生争执,貌似双方战斗也是一触即发,看到这个结果,让赵婉仪也禁不住吓了一大跳。

    来的四人赵婉仪自然是都认识,其中一人正是她姑姑家的表弟——丘霖,这丘家也算是一个二流世家,政治上没什么强力人员,不过在商场上却比赵家还要强大几分,当初两家联姻就是想要政、商两家强强联合,因此丘家三子才娶了赵家四女,而丘霖就是两人唯一的儿子,可以说是无法无天,就今天这样开车横冲直撞的事情,以前也没少做过,还曾撞死过人,可是丘家有的是钱,官面上更有赵家这个政治世家撑着,因此也就是赔钱了事,因此这今天撞刘凡的事也不是偶然事件,而是这小子有“前科”,认为撞个把人也就花钱了事而已。

    另外的一对兄妹则是同属京城十大世家之一的商家第三代,哥哥叫商飞扬,目前是商家旗下的一个集团老总,也算是年少有为,妹妹叫商琴,与赵婉仪同岁,也是那种无话不谈的闺蜜,目前还是大学生,而今天这两兄妹前来无非就是为了赵婉仪而来,高飞扬一直在追求赵婉仪,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算是青梅竹马的发小,从来商飞扬都是将赵婉仪视作自己的肉襟,因此当无意间听丘霖说赵婉仪的男朋友中午上门,所以这才火急火燎地向赵家而来,这才有了之前撞车的那一幕。

    而剩下的那名女孩子则是丘霖的如今的女朋友,赵婉仪也是认识的,只不过关系没那么亲密罢了。

    此时在赵家中的赵婉仪看到了这些,自然是心急如焚,她不是在为刘凡而担忧,而是在为其他四人担心,刘凡是什么人她再清楚不过了,生怕自己表弟几人触怒了刘凡,刘凡那怕是轻轻那么给四人来一下,就足够四人死上几百回了,因此赵婉仪放下手头上的事,瞬间就跑出了家门口。

    而赵家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到女儿、妹妹这么焦急地冲出去,也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于是一家人也都跟了出去,惟有赵昌山隐隐猜到刚才的巨响多半与刘凡有关,不然一向乖巧的女儿不会这么失态的。

    “小仪啊,你这是干什么去呀!”此时不明所以的赵母自然是要询问一声。

    “咱家门口出车祸了,刘凡正跟霖表弟他们争执呢,我得快去看看,不然一会儿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赵婉仪感官何其敏锐啊,与母亲相距甚远也能听清赵母说的话,随后头也不回地回应一声,最后没等其他人缓过神来,人影就消失在赵家人眼前了,而其他人听到她的话自然是不疑有他,也跟毫不犹豫地跟了出门,却没有一个人发现赵婉仪话中的语病,同是在家里,为什么女儿知道的事情,他们却茫然不知呢,不过现在人影也没了,也就无从问起。

    与此同时,赵家门口处,商飞扬听到刘凡那句“枪决”的话,虽然有些被吓到了,可是他可不认为以刘凡如此年轻会是什么政斧高官,而且他也从刘凡的衣着上看出刘凡顶多就是有点小钱而已,不然怎么出门连个车子代步都没有,这年头做生意的都还得整一辆车子冲门面,不然别人还看不起你,甚至不与你做生意,因此他有有理由想信刘凡就是在说大话,于是心里也更有底了,随即又冲上前去,冲着刘凡就很不屑地嚷嚷道:“呸!小子,牛皮不是吹的,就你这小样还政斧高官,以为老子没见过世面啊,小霖,你来告诉他什么才是高官。”

    “嘿嘿……好嘞,小子哎!我就不妨大方的告诉你”丘霖闻言立马就做出一副奴才像向商飞扬献媚,紧接着又是一副傲骄的嘴脸,看都不看刘凡一眼,得意洋洋地接着说道:“这位就是京城十大世家之一的商家长子嫡孙,商家未来的接班人商少商飞扬是也,说起商家那就大了去了,就第二代四子三女来说吧,四子中一个华夏政治局委员,一个正部级省委书记,两个副部大员,而商少正是京城市委书记的长子,京城汰渍档中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你说你是政斧高官,能大得过副国级吗?或者说你根本就是在放葫芦忽悠咱们呀,要知道昌认官员可是重罪的哦!”

    刘凡从始至终都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仿佛丘霖说的不是商家的那些所谓高官,而是在听戏说书或者是市场听卖大白菜吆喝一样,而且过程要还不时地掏了掏耳朵,就跟丘霖说的话就是污染源一般。

    “怎么样,现在知道什么叫高官了吧,哼!你小子要是乖乖地赔个几百万修车钱,兴许小爷我一高兴就不追究了你了,正好小爷我最近几天手头有点紧,要是某些人不识实务的话,那我也不介意让他去吃个几年牢饭,或者是让某些人意外地失踪,相信整个华夏这么多人,消失个把人还是不会有人发觉的。”此时商飞扬看到刘凡呆愣的样子,还以为他那是被吓到了,于是就又改变主意了,以权压人之后又改成敲诈勒索了,在他想来这就是十拿九稳的事了,可惜他想错了心思,也估错了刘凡的为人。

    “呵……世上总是有一些人不知死活,以为凭借着家中长辈权势就可以为所欲为,可惜啊,今天你找错了对像,更不该威胁我,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的威胁,因此任何试图挑战我的人,我都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抹杀,即使是政治局委员的儿子也不例外,哼……”刘凡听到商飞扬的话,顿时怒极而笑,因为这是他听到最可笑的笑话,他刘凡几时受到别人的威胁啊,就更别说是敲诈了,从来只有他拿别人的东西,几时间过他白白便宜别人的。

    “嘎……”一声冷哼之后,刘凡就已经出手了,抬手的瞬间就掐中了商飞扬的脖子,然后单手轻轻那么一拎,就将一百多斤的商飞扬如拎草鸡一样地挂在半空中,这下子可吓坏了其他三人,丘霖根本就没有想到刘凡居然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对商飞扬动手,而且还是在明知对方身份的情况下为之,更在这么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当下,说动手就动手了。

    “你……你放开我哥,你这样会把他掐死的,要是掐死有他你也会坐牢的,我……求求你了,求你放过我哥好不好,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就在这个时侯,商琴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居然冲上前去,手她那纤细的相双手使劲地掰着刘凡的手,试图将自己哥哥从刘凡手中解救出来,可是她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刘凡的手却坚如磐石一般俨然不动,到最后她甚至看到哥哥的脸色变成紫色,这时商琴不得不苦苦哀求起刘凡来。

    “哼!看在你有个好妹妹的份上,这一次就饶恕你一次,若是再有下次,我不介意将你抹杀。”说着刘凡随手一甩,便将商飞扬甩到一边去,紧接着又是寒着脸,冷冷地说道:“不怕告诉你,我昨天第一天来京城就已经杀了二十几条人命了,多你一个也不多,若是你想报复,可以来找我,最期我都会在京城,随时恭候。”

    “咳咳……”刚刚从鬼门关转一圈又回来的商飞扬委实感觉到了刘凡那种透彻人心的寒意,他相信刘凡真的杀了很多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人如此骇人的杀气,没错就是杀气,生为世家出身的高飞扬自然对这样的杀气不陌生,因为每个家族中都会圈养一些武林高手或者是军人,这些人同样是杀人不眨眼的,而刘凡眼中的杀气给他的感觉比他所见过的所有人中最犀冷的眼神还要犀利百倍,什么样的人才能造就犹如实质的杀气呢,除非是杀人狂魔,以杀人为乐趣的人。

    这一刻,商飞扬害怕了,自出世一来一直都是顺风顺水,今天却感觉到了死亡与自己擦肩而过,那种无比绝望的心情,从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感受到的,所以也注意了刘凡将成为他高飞扬不可磨灭的噩梦。

    而其他三人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丘霖本身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吃喝瓢赌他是样样精通,可遇到这样的事,他却是样样稀松,整一个被家人宠坏了的草包。

    “嘭……”就在这时,赵家的大门被人狠狠地推开了,却是赵婉仪在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急忙赶了出来,一见到路中央的刘凡,立马就靠上前来,在刘凡身上这里看看,那里抓抓,接着又关心地询问道:“小凡,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啊,刚才我在家里听到外面这‘嘭’的一声巨响,才知道你在门口出了车祸,所以这才跑出来看看。”

    这时刘凡看着赵婉仪关心的话语,顿觉心里一阵暖意,紧接着又是一语双关地回答道:“我能有什么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能耐,就一辆破车也想撞伤我!”说着,刘凡又指着已经报废的车头,小得意地说道:“看见没有!那就是撞哥的下场,还好我留了力,不然这几个货都得去见佛祖了。”

    (三更送完,请大家慢慢品鉴,求鲜花,求各种支持,支持越给力,更新也越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