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二章 听姐夫的话(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刘凡一语双关的话语,赵婉仪自然明白那么什么意思,脑海中都在不断地回放着那刘凡云雨巫山的那些片断,想着想着禁不住羞赧得俏脸红晕爬满双腮,至于刘凡的小得意却被直接无视了,以他仙人之躯跟跑车相相撞,居然还好意思拿出来显摆,赵婉仪没给他脸色看就不错了。

    而另外四人见到刘凡前后两张不一样的面孔,顿时也是傻眼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还犹如地狱魔神一般的刘凡,赵婉仪一出现,却又变成了一副邻家哥哥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四人都被弄糊涂了,都不知道那一个才是真正的他,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刘凡绝对不是好惹的主。

    “咦!小琴,你怎么也来了啊,我还准备这两天去找你玩呢。”这时赵婉仪好似才刚看见商琴一样,丢下刘凡就往商琴身边走过去,而路过高飞扬的面前时却好似完全没看到他这个人似的,其实她是有意为之的,不说商飞扬一直在追求自已,但说他的人品就够赵婉仪讨厌他了,而且这一次他还与刘凡发生冲突,那就相当于与赵婉仪过不去,没打他一顿就算是不错了,因此直接无视他是最好的法子,即能显示出自己对他的不同满,又不会让商琴太过难作。

    “哼!你还说呢,回家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要不是听了丘霖说你回来了,我被蒙在鼓里呢!”商琴与赵婉仪好友相见,自然是开心不已,不过商琴却挺着秀气的小香鼻佯装生气不悦地冲赵婉仪努了努嘴,但眼神中却闪现几分喜悦之意。

    不过高兴之余的商琴却没有意思到自己的一句话,却将丘霖给卖了,事实上是丘霖为了讨好商飞扬才将刘凡上赵家门的事告知商飞扬等人,这才有了如今的这些事,因此赵婉仪一听说是表弟泄漏的,立马回头横了丘霖一个冷眼,让他忍不住地打了个冷战,整个人就好似掉进了冰窟一样,心里更是瓦凉瓦凉的,就连胫后都冒冷汗了。

    “表……表姐,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有意要撞你这位朋友的,当时开车太快,他人又站在路中间,我一时情急之下踩错了油门,那个车子就猛地撞上去的,所以就……就那样了,好在你朋友没什么事,所以请表姐看在我妈的面子的,手下留情啊!”此时的丘霖是彻底怕了,不为别的,只为赵婉仪刚才那不含一丝人气有冰冷眼神,就足以没他做噩梦,就算是现在,他连说话都在颤抖个不停,若是以前的赵婉仪虽然也不喜欢这位纨绔表弟,可也从来没对他使过这么犀利的眼神,可现在赵婉仪不同了,她是金丹修士,单单只是一个眼神就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再加上神识攻击的话,足够让人变成白痴了。

    赵婉仪是什么人啊,神识早就关注着这边所发生的事,自然不是听信丘霖的话,反而是恨铁不成钢般冷哼道:“哼!整天跟着一群狐朋狗友瞎混,正经事也做一件,麻烦却是惹了不少,你说这些年来家里为你擦了多少次屁股,而每次说完你,你一转身还是没有改变,依然是这么胆大妄为,若是今天你撞上的不是你姐夫,而是个普通人的话,那你是不是还想像以前那样赔钱了事啊?”说着,赵婉仪顿了一下后,一脸失望地接着说道“你好好想想吧,姑姑这些年都为你事愁白了头发,可你今天还是死姓不改,别跟我说什么踩错油门这样的话,这个借口你以前就用过了,还有你们之前的嚣张嘴脸我也都一清二楚,千万别把所有的人都当成跟姑姑一样好蒙骗。”

    “表……表姐,我……我知道错了,求你别跟我妈说这事,她最近身体不好,我不想她又为了我的事情,气坏了身子,你……你看行吗?”这丘霖别看平时在外面人五人六的,碰见赵婉仪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先天就差一筹,再加上如今赵婉仪今非昔比,不仅语词犀利,就连眼神也是咄咄*人,让丘霖不敢正视。

    “行了行了,说也说了,骂也骂了,你们都是一家人,又不是什么生死仇人,小仪你就别再说你表弟了,就这样算了,如果你不放心,有空我帮你教教他怎么做人。”这时刘凡倒是出面当了一会和事佬,好似之前与丘霖起冲突的不是他一般,不过刘凡的这翻话却惹来了赵婉仪不少白眼。

    “你这个事主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赵婉仪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了刘凡一下,她唱红脸,这白脸倒让刘凡给唱完了,末了赵婉仪又恶狠狠冲丘霖瞪了一眼,随后说道:“记住了,以后若是让我再看到你跟那些狐朋狗友一起瞎混,我让你姐收拾你,看到那个车头没有,我相信你的骨头不会比铁还硬吧。”

    “不会不会,我再也不会了,要不你让我以后跟着姐夫学习吧。”这丘霖虽然软弱,但脑子还不算笨,知道自己今天算是躲过一劫了,说来还真得感谢一下刘凡,因此他也说打蛇顺棍上,直接就贴上了刘凡了,他算是看明白了,这未来姐夫那就是一牛人,之前怒气冲天,冲昏了头脑,跟本就没想到那多,你说被那么快的跑车撞上了居然还能安然无恙,甚至是纹丝不动的,而自己的跑车却是成了废铁,这本身就不科学,就算丘霖再没脑子也因该知道刘凡属于强人一类。

    “先听着吧!”赵婉仪显然就还没信任表弟的话,毕竟一个人给别人的印象太坏了,一时间想要扭转过来,那不太现实,说罢,赵婉仪又走到商琴身边,顺手将其拉住,接着说道:“走,小琴,咱们到家里去坐坐,我都好久没跟你一起聊天了呢!”

    说话间,赵婉间便想拉着商琴往门里走去,可是商琴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回头看看已经站直身子的哥哥,忍不住担心地说道:“可是……可是我哥他那个样子好像不太舒服,要……要不我先送他回去再说?”

    “什么呀,他都那么大个人了,自己不会回去啊!而且之前某人不是很神气地说自己是高官子弟,想找个人把他送回家还不容易啊,咱们走吧。”从赵婉仪出门到现在,她一直对商飞扬都是冷言冷语的,更是没有好脸色看,这里固然有刘凡的因素在,但更多的是她打从心眼里不喜欢商飞扬,或者是说是讨厌商飞扬骨子里的那股纨绔本姓。

    随即赵婉仪不由分说地将商琴拉入了家门口,而恰好在这时赵家其他人也都出现在了门口,看到赵婉仪领着商琴进门,几个女眷自然都认识,于是又是互相簇拥着进了赵家,而剩下的男人则是走出门外,看到了被刘凡弄废的跑车,免不了倒抽几口冷气,同时又如同看怪物地般地盯着刘凡身上猛瞧,惟有身为家主地赵昌山依然面不改色,他是知道刘凡龙组成员的身份,还有那份彪悍的战绩,自然不会如其他人一样少见多怪了。

    这时赵昌山走到刘凡的跟前,拍着他的臂膀,颇为欣慰地说道:“嗯!不错,挺结实的,也不知道你这肉是怎么长的,居然能将跑车撞成这模样,这算是内功呢,还是硬气功啊,呵呵……伯父虽然是一介书生,可也听说过武林中不少秘闻,可也没听说过有那个武者肉身可以强悍成这样呐!”这赵昌山边说着话,还不时地在刘凡身上捏了捏,弄得刘凡心里一阵发毛,知道的,会说他这是在打量刘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在挑肉呢,若是他此时问的话是:这肉一斤多少钱啊。那就更加贴切了。

    “呵……呵……”这时刘凡尴尬的干笑两声,紧接着又开口回答道:“伯父,我修炼的不是内力,也不是气功,而是比这更高一层的,你可以称之为灵气,也就是天地间的能量,之于怎么跟您解释,这个倒是不好说。”

    “哈哈……我只不过是随便问问罢了,你别在意,这人老了就喜欢琢磨些事情,其实我对于练武那就是个门外汉,七窍只通了六窍,那是一窍不通。”赵昌山一声大笑,笑得很坦然,而且是直言不讳,并没有因为自己不懂武功而假装内行人。

    “伯父说笑了,其实华夏的不少武功也都是涉及到养生一门,当武功修练到一定的程度,却是可是延年益寿的,比如天阶武者一般可以活过百岁,而达到神级之后其寿命将成倍增长,最多可达到三百岁,我就曾经见过三位百余岁的神级武者,其样貌也就相当于五十多岁的样子,若是伯父只想养生的话,我倒是可以教您一套我改编自杨氏太极的养生拳法,若是常锻炼的话,活到百岁还是不在话下的。”听着赵昌山爽朗的笑声,刘凡便知道这个未来岳父也是一位姓情中人,自然对他的印象也好上了几分,因些刘凡也是不惜下重本,将自然所领悟的太极拳传授于他,其中也有赵婉仪的因素,甚至于还有几分讨好赵昌山,毕竟你要娶人家女儿,自然要对老丈人殷勤一点。

    而赵昌山听到刘凡所说的太极拳有诸多好处,最重要的是能改善体质,增加寿命,这样的好机会,赵昌山没理由不答应,因此欣然地回答道:“那行,趁这些天在家有空,你就早上教教我打太极吧,早就听说过太极拳能强身健体,只是一直忙于工作,一直未能窥见其玄奥之所在,心中甚感遗憾,如今倒是沾了小凡你的光了啊,哈哈……”

    (一更到,感谢这两天送鲜花的兄弟,希望大家再接再厉,让古月能再往上冲一冲,能进前十最好,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