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四章 妹夫,哥带你玩去(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一正个下午刘凡都在赵家渡过,中午自然是赵家为刘凡准备了丰盛的家宴,宴席上那是宾主尽欢愉,赵母对于刘凡于是越看越满意啊,尤其是当刘凡拿出了最后的杀手——万年野山参时,在场的所有人那叫一个景仰啊,虽然赵家大世家,见过的好东西自然也不少,可谁曾见过万年以的啊,华夏上下也就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这都快成化石了都,可人家刘凡且拿出来的万年人参还是新鲜出土的那种,若不是女儿赵婉仪说刘凡还有,说不定赵昌山还不我敢收,这东西关键时刻可是救命的宝贝啊,谁愿意送人呢。

    至此赵家人都庆幸赵家女儿能找到刘凡这么一个好女婿,人品好,武功好,一身医术更是通玄,如此极品好男人却做了他赵家的女婿,按着赵昌山的话说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也找不着这么一个人啊,而且越是有钱有权的人,就越是惜命如金,老话不是都说了嘛,好死不如赖活着,而刘凡一身本来却正好捏住了别人的命脉,假如刘凡将京城里的那些个老太爷老太太治医好了,这就是天大的人情啊,如此即使是刘凡没有强大的武力,也绝对是可以在华夏横行无忌的人物。

    时间已至傍晚,刘凡下午的时间除了赔赵家几个男人闲聊之外,大多时间都是陪着赵婉仪还有小妮妮,小妮妮自打再次见到刘凡之后,就一直粘在他的身上,不管刘凡跟谁闲聊,她总是跟在身边,好似一刻钟都不愿意离开刘凡,当真是将他当成了父亲,看到这样情景的柳凝香更是心酸不已,同时也庆幸有刘凡在,至少女儿的童年能够有个完整的父爱。

    临近傍晚七点钟,刘凡在赵家吃过晚饭之后也正式返回温家,而此时赵家中只有剩下赵昌山夫妻与赵婉仪、赵明杰两兄妹,还有柳凝香母女,其他人早就走了,其中丘霖中午在赵家吃过午饭便被轰走,商琴是担心自己的哥哥,因此午饭时间也吃得心不在焉的,之后也走了,而赵家二哥夫妻则是回了冯秀清娘家去,估计是去显摆她的粉嫩肌肤。

    话说午饭之后几个女的便迫不及待地试用了刘凡给的养颜霜,效果自然是出奇的好,甚至比刘凡说的功效还有过之无不及,因此一时间赵家几个女人除了赵婉仪之外,其他婆媳三人都欢喜得不得了,相应地对刘凡也殷勤了不少,尤其是赵家二嫂,那是时不时地整一个幽怨的眼神,搞得刘凡浑身不自在,最后刘凡承诺等用完了再找他要,这么让这婆媳三人消停下来。

    至于赵婉仪两个堂兄则是带着刘凡给的健体丸匆匆地离去,甚至于连午饭才吃到一半就走了,估计是听到刘凡说这健体丸有壮阳的功效后,心里如隔靴搔痒,闹心得很,身为世家子弟自然是酒色沾身,如今有了这么好的“弹药”补充,怎么可能不立马抄枪狂扫大杀一翻,说话当时赵家二哥夫妻两离开的时侯,神色也有些异常,保不定还真有这方面的想法。

    “爸爸,你不要走好不好,今晚留下来陪陪小妮妮跟小姑姑,嗯!当然还有妈妈。”小妮妮听到刘凡要走,自然是百般不舍,粉嫩的小手勾着刘凡的一根中指,眼中的含着的泪水都在打转了,看得刘凡心里一阵心萋萋的。

    “小妮妮乖啊,爸爸有事情要做,不能常留在小妮妮身边,不过爸爸向你保证,只要你乖乖地听妈妈的话,爸爸下次就给你带好多好吃的水果好好。”这时刘凡蹲下身子,一把将小妮妮抱起,顺手用拇指抹去了小妮妮眼中的泪花,又是哄小孩,又是做保证的,这才将小妮妮的情绪稳定下来。

    “好!我会很乖很乖地听妈妈的话,那下次爸爸来的时侯给我带多点水果,我要分一点给爷爷奶奶还有妈妈他们吃,啊……还有我的小凤凰,这几天它好像是睡着了,我怎么叫它都不醒,真是个赖鬼呢,妮妮才不会像它那么赖的!”这时小妮妮被刘凡抱在怀里,歪斜着小脑袋,很是可爱地冲刘凡做了一个鬼脸,至于她所说的“小凤凰”就是上次刘凡送给她的守护灵兽——青鸾鸟,据刘凡神识感知,青鸾鸟此时正从幼生期进化入到成长期,因此需要一段时间的休眠。

    “小妮妮真乖,你的小凤凰就是在睡觉,等它再次醒来的时侯,它就会长得更大了,到那时就可以带小妮妮到很高很高的天上飞,所以你不能去打扰它哦!”刘凡拍了拍小妮妮的小脑袋,顺嘴便夸奖一句,然后又为她解释一下。

    而刘凡身边的其他人都听到一头雾水的,但却不妨碍他们对刘凡与小妮妮之间那种纯真的父女之情的感动,倒是赵婉仪听得真切,她自然也能感受到小妮妮身上有灵兽的气息存在,也知道“小凤凰”是青鸾鸟,虽然她也很想要一只,可是刘凡怕她太过于依赖灵兽的力量,而荒废了自身的修炼,因此就没有给她。

    “嗬!小妮妮有了水果之后,居然只想到了爷爷、奶奶还有妈妈,甚至还想到了小凤凰,怎么就没有想到小姑姑我呀!枉我平曰里对你那么好,现在小姑姑很生气,你说怎么办吧?”这时赵婉仪将小妮妮从刘凡手中接了过来,随即又佯装很生气地虎着个脸,不过这在小妮妮看来却是在逗她乐,于是瞬间小妮妮便眉开眼笑的,倒是忘记了刘凡临走的依依不舍之情。

    这时一行七八人都已将刘凡送至门口了,就连赵昌山夫妇也跟了出来,可见今天刘凡赵家之行收获甚大啊。

    “咦!我说妹夫,你该不会是坐计程车来的吧,现在这么晚了,我们家这地方可不好搭车啊,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吧。”恰在这时赵明杰见到刘凡空身走人,这才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刘凡是初来京城他们是知道的,现在住那里就不得而知,没有车代步自然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不过好在赵明杰眼尖,而且他此时心里也是打着小九九。

    “是啊!我刚到京城,本来想着也就几天办事的时间,办完了还得回沪海,也就没有买车的打算,所以中午来时就是打车过来的,不过现在也不算晚,出门打车应该很容易的吧,就不麻烦三哥你了。”刘凡闻言,自然是实话实说了,再说他又不是没钱买车,就是怕浪费了。

    “别介啊!你好歹来的是咱们赵家,若是让别人知道我们家待客不周,那多伤面子啊,你们说是不是啊!”这时赵明杰听到刘凡拒绝,顿时就着急了,于是边说着还边给刘凡使眼色,末了还好似刘凡不坐他的车,那就是在打他赵家的脸,这都上升到家族的体面上去了,这赵家老三还真会上纲上线,真不愧是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这不是睁眼瞎嘛。

    “是啊,小凡,就让小杰送你过去啊,反正他也没什么事做,让他当回司机也算是废物利用。”这时侯丈母娘也开始帮腔了,只不过她这话里的意思貌似很不对劲啊,神马叫废物利用,显然她也对自己三儿子的德行了如指掌,不过从语气中还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世上那个父母不希望子女成龙成凤的,只是赵老三却是个只蒸馒头不争气的主,谁也拿他没法子,再则说也是赵妈妈宠坏的。

    “哎哟!我的妈耶,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呀!怎么净说这些倒人胃口的话呢,我现在已经改了很多了,您老人家就不是降低一下要求嘛!”赵明杰听到赵母的话,脸色立马就垮了下来,随后转身走到刘凡身边,对刘凡说道:“妹夫,你先等我两分钟,我先去开车,一会儿就我送你回去,别推迟!不然我可翻脸了啊!”末了这一句小小的威胁,赵明杰却是压低了声音说的,就是不让身后的其他人听到,不过刘凡却是怔了一下。

    刘凡看着转身离去的赵明杰,感觉他的心里好像藏着什么事,或许这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也说不定,刘凡对于自己的感觉向来很自信,说不定赵明杰玩世不恭的外表下,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这不禁勾起了刘凡的情趣,不自觉间,他的嘴角又扬起了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而恰在不为人知的时侯,柳凝霜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全身犹如电击一般的酥软,往事的种种不断地在脑海中回返,最后与现实互相重叠,她发现刘凡此时嘴角的那抹笑意与自己的死去的丈夫是那么惊人的吻合,这也就可以说明女儿为何只单单与刘凡亲近,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冥冥之中总有那么多的巧合,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天定吧。

    须臾,赵明杰开着一辆纯白色的敞篷跑车过来,停下之后又将雨篷收起来,几下里就露出了车内的真容,而后赵明杰找开另一边车,冲着刘凡说道:“嘿,妹夫,快点上来,哥先带你兜一圈。”

    刘凡闻言,自然是先与赵家众人道个别,随后坐上了赵明杰的车子,随后赵明杰启动车子,几乎是瞬间车子便猛蹿了出去,在赵家人的瞩目下只留下了几缕刺鼻的汽油味,还有扬起的阵阵灰尘,而赵家人见两人走后,也都纷纷进了家门。

    至于刘凡却是赵明杰载去了另一条他不熟悉的道路上,于是刘凡便好奇地问赵明杰:“三哥,这条路貌似不是去玉京山的路吧?”

    “我当然知道不是去玉京山的路,现在还那么早,你该不会是想就这么回家刷洗然后上床睡吧,别逗了你。”此时赵明杰犹如看怪物一般上下打量着刘凡,随后对刘凡又是一阵揶揄,紧接着又很是霸道地说道:“今天我作主了,带你出去见识一下,属于年轻人的夜生活,那才是真正的享受啊。”

    (三更到,非常感谢大家的鲜花,若是再给力上点暴掉前面的那就更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