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五章 皇朝顶级会所(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赵明杰一路车载着刘凡,两人都是同为年轻人,自然语题不少,一路上东拉西扯有说有笑的,恍若“基情”四射一般,这有说有聊的时间过得就是快,近一个小时过后,车子便开进了一家类似于高档酒店的建筑,刘凡坐在车内不时的观察着周边的环境,发现这里来往进出的都是一些年轻人,尤其是女人,个顶个的美,而且还是美得冒泡的那种,若不是刘凡定力已如老僧坐禅,直不定这口水就流出来了。

    看到了这里,刘凡禁不住想到了某些有色的娱乐场所,不过看着来往的人群却又将这个念头摒弃了,盖因来往的女子虽然穿着打扮都很有漏点,可却并不像那些勾栏窑姐那样妖娆妩媚,反而更像是大家闺秀一样,言谈举止都很是落落大方,但打死刘凡也不会想信这里就有什么龌龊之处,或者是在贞洁牌坊后前,做着"biao zi"的勾当也说不定。

    更让刘凡惊奇的是,出入的车子每一辆都是豪车,好像世界车展一样,什么宝马、奔驰在这里就是个渣,你要是敢开进来非被羞死不可,在这里法拉利、宾利这才刚算及格,兰博基尼、劳斯莱斯只算中等,顶级的更是布加迪、帕加尼,更让人震惊的居然还有一辆西尔贝顶级跑车,号称世上跑得最快的顶级跑车,报价高达八千余万华夏币,这是什么概念啊,普通人几辈子恐怕也买不到一个轮胎,好在刘凡对车没什么研究,不然就算他是大罗金仙超然物外,也必是膛目结舌。

    “哎!我说三哥,你带我来这地方做什么?这里看起就好像不是什么正经地方啊,你就不怕我回去跟小仪说一声,到时你挨顿揍可不要说我没提醒你啊。”这时坐在副驾驶的刘凡回过头来,冲着赵明杰喊了一声,随即又说话揶揄他两句。

    这时赵明杰随意地漂了刘凡一眼,很是心虚地辩解道:“你小子瞎说什么呀,什么假正经真正经呀,你哥我是那样的人嘛,你是我妹夫,今天到了我的地头,也就是带你出来认识些人,怎么可能带你出来鬼混呢,就是你肯来,我还不愿意带你玩呢!”

    紧接着他又指着周围的富丽堂皇的建筑与过往的人群,贼眼放眼地说道:“瞧见没有,这里就是会京城会豪华的最顶级的私人会所,没有会员证是不可能进去的,这里不但守卫森严,规矩还特别的多,出入这里的不是达官显贵,就是各行各业的翘楚人物,这京城里面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世家子弟都有这家会所的VIP会员,因此那些个娱乐圈中的明星大腕更是趋之若鹜,都以进入这家会所这荣,甚至于出高价购买一张普通的会员卡。”

    “而像我这样的也就只能得到一张银卡,不过你可别小看了它,这卡可是可以透支千万消费的,也幸好不是铜卡或者普通卡,不然我还真没法带你进去。”这时说话间赵明杰的眼神却又不同了,好似对于能够得到一张银卡很有些小得意似的。

    “难怪了,刚才看这里进进出出的人群一个个都穿得人模狗样的,敢情都是些成功人士啊。”听完赵明杰的讲述,刘凡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对于这样形式的会所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biao zi"门前立贞洁牌坊吧了,无论进出的是什么人,鼓子里的那一套男盗女娼还是不会变,至多就是将伪善的面孔隐藏起来吧了。

    赵明杰自然听出了刘凡口中贬低之意,虽然他也知道神马顶级会所都免不得成为藏污纳垢之所,只不过改头换面罢了,"biao zi"不再称小姐,而改成“公主”了,人也不再是用普通的庸脂俗粉,而是所谓的名媛女星,这年头明星想要出名,没有人捧怎么红啊,而那些个有钱有势的纨绔子弟却想玩新鲜,这也算是各取所需嘛。

    赵明杰闻言,便有些不高兴了,于是有些责怪地冲刘凡说道:“你小子不懂就别瞎说,什么人模狗样的啊,难这可就是在说我了啊,我可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啊。”

    随后也不等刘凡回答,赵明杰又开始自话自说道:“这家顶级会所的老板娘叫宫玉娘,是个传奇式的女人,三十几岁的模样,却长得极为妖孽,来这里的世家子家有一大部分的人都是冲着她的艳名而来的,可是至今却没有人能够一亲芳泽,而且她的身份很是神秘,几乎没有人知道她的被后拥有什么样的能量,但却没有人敢于小觑于她。”

    这时赵明杰回头环顾一下四周见边上没人,这才压低着声音接着说道:“曾经有一个顶级家族的公子哥扬言要上了她,而且也付诸行动了,可最后却一夜之间暴死街头,而那公子哥的家人却不敢出来咋呼一下,甚至于到后来这个家族也被打压得几近销声匿迹,成了一个不入流的小家族,据说这事是有最上层的九人组之一做的,至此也就没有人敢在打宫玉娘的主意,而这女的手段也是非凡,几年间就将一家普通的会所经营成了如今京城首屈一指的顶级会所,你说这样的女人能不厉害嘛!”

    “呵……还真有这么厉害的女人啊,有趣,有趣得紧呐。”刘凡听完赵明杰的话,同时也被位素未谋面的宫玉娘勾起了兴趣,更是在说话的时侯不自觉地抹了抹下巴,目光却是看着前方,但却没有焦距,由此可见刘凡此时正在想事情。

    “我说妹夫,你还是别想了,这种女人虽然妖艳,可跟咱们不是一路人,下车吧,既然来了,就要玩好的,哥今晚让你大开眼界。”赵明杰好不容易等到前方的豪车开走,便一踩油门进入会所门口,随后跟刘凡说了一声,便也下了车,而刘凡却是撇了撇嘴,什么长见识啊,当哥是土豹子,不过心里虽然不情愿,但刘凡还是跟了下车。

    赵明杰的车子刚一出现,便有门童前来服务,态度恭敬地对赵明杰说道:“杰少,您来了,今晚是不是又要大杀死方啦。”

    “哈哈……那是当然的啦,呐!这是赏你的,好好的将本少爷的爱驾照顾好,回头少爷我重重有赏。”说话间赵明杰更很是豪爽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红钞来,顺手就递给了那个门童。

    那门童看着赵明杰递过来的大红钞自然是欣喜若狂,两眼贼眼大放,很是麻利地接了过去,随即又是一脸奴像地献媚道:“谢谢杰少,那小的就预祝您今昨满载而归啦!”

    “哈哈……”谁人都喜欢听到别人恭维的话,赵明杰这样的浮夸自然也不能免俗,几声高声大笑后,便也步入了会所,而身后的刘凡则是大大地摇头,之前他听赵婉仪说过她这个三哥就是一个不学无数的公子哥,当时刘凡还不信,现在看其败家的程度,刘凡也不得不信了,有这样的大舅哥,他也只能无语问苍天了,不过刘凡这一抬头倒是看到了会所大门顶上赫然写着“皇朝顶级会所”几个字样,这才知道这家会所的名字,不过这些与刘凡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今天只管跟着赵明杰就行了。

    这一进入门内才知道,内里的装潢比之门面还要富丽堂皇几筹啊,不仅是装潢好,就连几个迎宾的咨客小姐也是美奂绝伦,个个身材高挑儿,“V”字形的衣领敞开着,露出了白花花的半边"shu xiong",真是让人销魂呐,而赵明杰更是色授魂与,都忍不住将咸猪手伸向了其中一人的"qiao tun"上,狠狠地蹂躏了一翻,末了更是“嘎嘎……”地笑得贼贱。

    “哎呀!杰少,别这样嘛,您要是想的话,等我下班了再打你电话,好吗?”这时那美女眼中虽然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无奈地半推半就承受着赵明杰的蹂躏,脸上甚至必须露出讨好的神色来,这就是生活,想要活得比别人更好,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在这个带眼色看人的社会里,那就是有权有势的人眼中的玩物,强颜欢笑只因当时的无奈,牺牲色相来换取高物质生活,只因年轻的贪慕虚荣,这就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

    “啊哈哈……那爷可就等着你的电话了哦!来,小妞,先给爷笑一个,你是爷的幸运星,嫣然一笑胜过赌神加身。”末了赵明杰一只手指挑起那美女粉嫩的下巴,嘴里更是贱笑不已,随后又再次将一叠大红钞塞进了那美女"shu xiong"的沟谷中,而且顺手摸了一把,看得后面的刘凡直摇头,这回他算是真正见识了什么才是纨绔子弟了,眼前就是一个典型的模板。

    那美女被赵明杰这样玩弄了一把,却并没有生气,估计是看到钱的面子上,反而是笑得更欢,而且最后还冲赵明杰妩媚一笑,直让赵明杰神魂颠倒,全身兴奋得不由自住地打了一个哆嗦,昴首挺胸地走进了会所的大厅里,刘凡自然是紧跟上去,现在刘凡心里那个郁闷啊,早知道就不该跟着三舅哥来这里,说是顶级会所,其实与勾栏无异,只不过是高档了一点而已,若是让赵婉仪知道自己来这里的话,恐怕又有罪受了。

    “哟!这不是赵家的三少爷嘛,你又在这里调戏我会所里的姑娘了,你这有色心没色胆的小样,啥时侯能改一改啊。”正当刘凡与赵明杰两人行走间,却见到迎面出现一行四人,三女一男,为首的是一名美少妇,看上去也就年不过三十,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妩媚,说话间双方便碰到一起,接着那美少妇又开口说道:“怎么?你昨儿个输的还不够惨啊,难道今天是想来打回场子的?事先声明啊,我这可是小本买卖,你人来我欢迎,但是借钱就免谈。”

    (今天白天因为有事,所以没有更新,晚上才有时间码字,请大家见谅,今天三更不变,求给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