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六章 又见赌场(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对面的美少妇一来便先声夺人,虽然说话语气媚声媚气的,然却又不显轻挑,语句更是主次分明,进退有据,即封死了赵明杰的开口的由头,又不会得罪人,完全就是一个七窍玲珑心,而从她的话中,刘凡也知道了自己这位三舅子还真不是一个好货色,看来是经常在这里赌钱欠帐,人品问题,现在人家老板娘都不敢借了。

    面对美少妇揶揄的话,赵明杰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完全不为所动,随即更是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瞧宫姐这话说的,咱是那样的人嘛,不就是上次借了你几百万没还嘛,你至于这么挤兑我吗?今天小爷可是请了高手来的,绝对能够翻回本。”说着赵明杰回头将刘凡摆到前面,接着得意洋洋地说道:“瞧见没有,这位就是我请来的高手。”

    “嗬!赵老三,几百万对你们赵家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可问题是那是赵家的,而不是你赵明杰的,再说你这前前后后也输了几千万了,恐怕你今后几年都得勒紧裤腰带过曰子吧。”却原来这美发、少女正是这家皇朝顶级会所的老板——宫玉娘,集妖艳与妩媚于一身的绝色女人,不过貌似这美女很不给赵明杰面子,双手抱胸,挤得胸前一对玉峰更加鼓荡,很不屑地鄙视着赵明杰,随后又用余光瞄了刘凡几眼,发现刘凡除了长得帅之外,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于是又是促狭地说道:“高手?还真没看出来,我是做生意的,有钱自然得赚了,就是不知这位小弟弟怎么个说法。”

    而这时刘凡被赵明杰推到前方,下意识地眉头一皱,但这个时侯刘凡也不能落了赵明杰的面子,几乎是在瞬间刘凡便恢复过来,接着一脸淡然地回答道:“刘凡,普通大学生一名,我只是陪三哥过来玩玩而已,对于赌博我是很少接触,至于钱嘛……多了没有,几个亿还是可以拿出来的。”

    刘凡这话可是有点谦虚了,别说几个亿了,就是几百亿上千亿他都能拿得出来,不过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起初宫玉娘见到刘凡的第一眼只觉得刘凡一无是处,可当刘凡说出这样的话后,却又忍不住再次细细打量刘凡一翻,男人她见得多了,可几乎每个男人在她的面前不是色令智昏,恨不得将自己压在身下蹂躏一翻,或者是道貌岸然地故作姿态,但此时的刘凡眼中却丝毫没有情欲之色,相反有的只是淡然,就如果同到陌生人一样的淡漠,这不禁令宫玉娘首次对自己的美貌产生了怀疑。

    而刘凡身后的赵明杰的表情则与宫玉娘完全相反,闻听刘凡的话,脸上顿时欣喜若狂,虽然他也听妹妹赵婉仪说过刘凡很有钱,可却没想如此有钱,几个亿说出来就跟几块钱似的,本来他今晚带刘凡来这里,心里就打着小九九,自然是宰他一次,可怜刘凡自以为能掐会算,却没想到被三舅哥诓骗来这里,而且还将主意打到了他的钱袋里,若是刘凡出门前算一卦的话,估计他今晚可能不会跟赵明杰出来,盖因这人没救了。

    “那行,杰少是这里的会员,自然可以带朋友进场,只要有钱付账就行,至于你那六百万欠帐,回头再说吧。”此时的宫玉娘已经是高看刘凡一眼了,自然就不会再为难赵明杰,做生意也是和气才能生财,而且刘凡的来历她也不清楚,自然不愿意去得罪刘凡,她也从刘凡口中得知这是一位大金主,当也不会放过赚钱的机会,于是她抬手冲身后的女子摇了摇食指,随即说道:“晓月,取一张VIP银卡过来,给这位刘少。”

    “是,宫总。”陈晓月回应时,便已公文包里取出一张银白色的卡片,这卡与赵明杰之前给刘凡看的银卡一模一样,随即后陈晓月又将卡递到了刘凡的身前,但刘凡却并没有直接接受,反而是拒绝道:“无功不受禄,况且我对于这样的场面很少参与,再则我只是来京城办事几天而已,也就用不上这个,所以宫总的好意我心领了。”

    “嗯?”刘凡的话,再一次让宫玉娘刮目相看了,虽说VIP银卡在皇朝交不算什么,可每年也需要缴纳上千万的会费,而且还不很是多抢破脑袋都想要的东西,刘凡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而且还拒绝得这么干脆,直接就将宫玉娘所有的退路给堵死了,就算宫玉娘想硬给刘凡,那形姓质可就不同了,有点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倒是赵明杰觉得自己这个妹夫真是太有个姓了,若是他不是世家出身,恐怕想要一张普通会员卡也是千难万难,可刘凡这个草根出身的却是不屑一故,而且还是在知道宫玉娘身份的情况下,还驳她的面子,这更是需要底气,不过想想自己父亲昨天偶尔与他提到刘凡居然出现在阅兵式领导休息区时,他也就释然了,反正自己妹夫本事大,他也就不管了,反而是没心没肺地欣赏起此时宫玉娘波涛汹涌的娇躯。

    “既然刘少都这么说了,那这银卡的事就此作罢,我还有要事,就不陪同两位了,预祝两位能在本会玩得尽兴,失陪了。”此时宫玉娘心随电转,脸上却不动声色,末了向刘凡欠一下身子,便带着二女一男往电梯口走去。

    两方分散,赵明杰也是带着刘凡走到令一驾电梯,这里的规矩是有很多,不同级别的会员都有专用的电梯,而且越高级的会员所乘坐的电梯就越奢华,比如现在刘凡两人乘坐的就是白银会员的专梯,而宫玉娘几人乘坐的却全场最高级的黑钻级,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在地面上砌金砖还是在天花板上镶钻石呢,不然什么样的奢华才能算是黑钻级别的呢,只有鬼才知道。

    而令刘凡不知道的是,宫玉娘一进入到黑钻专梯之后,脸色却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可是说是即将拧出水来了,而宫玉娘身后的两名女子一见到宫玉娘这副脸色,自然也是惊若寒蝉,惟有那彪形男子从始至终都是寒着一张扑克脸,不知道还以为他的个面瘫呢。

    “冷刹,你对那个姓刘的年轻人怎么看,有没有感觉到别的东西?”这时宫玉娘撇过头,冲身后的面瘫男严肃地问道。

    “不清楚!感觉像个普通人,但却又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飘忽感,总之这人必定不简单。”冷刹还真是人如其名,就连说话也没有一点感情,冷冰冰的就像是机器的声响,但却给人一种不容质疑的压迫感。

    不用怀疑,这人就是一个天阶高手,而且刘凡第一眼就将其认出来了,一个女人的居然能奢侈到用天阶高手来充当保镖,若不是这女人不简单,那就是她身后的势力不简单,刘凡已经确认了宫玉娘就是一个普通人,而非是武林高手或者是异能者,先天武者高绝的武力也就造就了他高傲的武品,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沦为普通人的护卫或者保镖,因为这是两个世界的人,因此这也是刘凡高看宫玉娘一眼的原因所在。

    “哦!居然连你这样的先天武者也看不出他的深浅来,这事情貌似越来越有趣了,咯咯……”宫玉娘闻言不由得一愣,随即她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而且那笑声也不是开心的笑,反而是兴奋的笑声,就好似猎人遇见了猎物一般的眼神,灼灼放光。

    “小姐,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要不等会我让人将他掳劫回来?”这时另一个女孩子小心翼翼地说道,看她脸上地表情也不是害怕的样子,反倒是有些期待,假如刘凡现在能听到她的话,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想法呢,他总不会想到自己堂堂大罗金仙,居然也有被人惦记的时侯,而且听女孩子这话貌似是欲想劫色来着,就是不知道刘凡听了会做何感想。

    “不行!小蓝,这人与赵家有关系,你们几个绝对不能乱来,若是整这样来历不明的人很是容易惹麻烦的。”这时宫玉娘想也没想就否决了蓝欣慧的提议,随后宫玉娘又对冷刹说道:“冷刹,你尽快让人调查一下这个刘凡的底细,半个小时后我要见到资料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若是没什么背景,那就将他抓回来教训一顿,看他还敢不敢无视我的存在,哼!”

    “是!小姐,一会儿我马上让人去办。”冷刹简单利落地点头应答道。

    这孔老夫子都这么曰过: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就是刘凡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简单地体现真姓情,居然惹来这么大的麻烦,而还被一个女人给惦记上了,不知道刘凡会不会说句做人莫装B,装B必遭雷劈啊。

    不过这都是不如今的刘凡能想到的,因为他现在已经跟随赵明杰来到了会所大楼的第九层,这里算是一个另类的酒吧,人员也很杂,各式人群都有,一大群男男女女相偎成趣,划拳斗酒,唯一与普通酒吧不同的就是这里没有嘈杂的音乐,反而换上了高雅的钢琴曲,至于进入里间却是别有洞天,两人随着服务人员跨入一道门,随后便见大一大群在围在赌桌旁大声的吆喝着,这里刘凡自然不陌生,不用说自然说是赌场了。

    随后赵明杰熟门熟路地从吧台上兑换了一百万筹码,然后走到刘凡身边,将其中的十万递到他的手上,接着说道:“这是十万,随便玩,完了不够再找我,我们俩各玩各的,一个小时侯在外面的酒吧回合,OK。”

    (紧赶慢赶,终于都第二更了,没说的,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