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八章 没你这么败家的吧(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刘凡与楚梦妍的偶遇,却并没有擦出点别样的火花来,反而是陷入了沉寂,两人都是自顾自地喝着饮料,唯一不同的是,刘凡是从始至终都只是默默地看着杯子,好似是在研究一下杯子是不是玻璃的,却将眼前的大美女冷落在一旁。而楚梦妍却是不同,嘴里喝着饮料,却是心不在焉的,目光不时地瞄着刘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眼中却又好似很无奈。

    也难怪两人会相对无言,两人只见过一面,说起来还不算是什么朋友,自然没什么共同话题,再加重唯一的一次见面不是很和谐,直接导致刘凡对楚梦妍的印象不是很好,人就是这样,第一印象很重要,好与坏都直接影响到今后的交集中去,因此刘凡那是先入为主地不想与楚梦妍有什么交集,特别是楚梦妍还是娱乐圈中人,是个人都知道娱乐圈就是个大染缸,无论什么人进去,非得整出个五颜六色来。

    两有又沉默了一会,刘凡却突然开口道:“你来京城做什么?这种地方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为什么这么说?这里不好吗?我可是听别人说这家会所是京城最顶级的存在,难道有什么不妥之处?”楚梦妍似是在询问刘凡,但言词却有些躲闪,显然也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接着没等刘凡回答,便又自顾自地说道:“这一次是我们公司的任总带我进来的,我还是第一次进这么高级的地方,公司正在为我在京城开演唱会的事做努力,因为有什么地方需要协调,所以今天我算是过来坐陪的。”说这话的时侯,楚梦妍目光又有些黯然。

    “坐陪”那是好听的说法,说得难听点就是“三陪”,顶多就是级别高点,价钱贵点而已,但其实姓质却相差无几,只是世人习惯姓地喜欢自欺欺人罢了。

    “开演唱会与来这里坐……坐陪好像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吧?”刘凡好似有意无意地避免一些令楚梦妍尴尬的事情,因此说话比较小心。

    “嗯!”楚梦妍点点头,算是肯定了刘凡的说法,随即又说道:“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关联,可实际施行起来却是方方面面的事情,又要与当地政斧协调,又需要经得广电总局的许可才能够上马,加入中间某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那么演唱会将无限期延迟,这里面损失的可就是公司的钱,所以公司现在正全力公关,而今晚我就是陪同广电总局的那些领导的。”说着,楚梦妍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唉!这都是没办法的事,他们是主管这方面的领导,所以身在娱乐圈中人,都须陪小心,有时侯我都想退出这个圈子,实在是这几年的演绎生涯让我感觉太累了,可人在娱乐圈,想推出又那有那么容易呢。”

    说语刚落,楚梦妍一口气将杯中的饮料狠狠地灌入喉咙,好似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慨,倒是刘凡却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说话,反而是静静地倾听楚梦妍的叙说,这时刘凡觉得楚梦妍真的是很可怜,隐藏在明星光环下的辛酸有又谁能稳中有降晓。

    “既然不想做这一行了,那就退出好了。”刘凡一直都是一个感姓的人,只要他认为不好的东西,自然而然地就劝说一翻,不过他这话倒也有些杞人忧天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或者说是生存于世上的所谓命运,并不是谁人都可以改变的,因此说出这话后,刘凡脸上的表情倒有些自嘲,自己与楚梦妍又不是很熟,干麻非要人家按照自己的意识做呢。

    但见此时楚梦妍一脸决然地说道:“既然你也让我退出,那我也决定了,今年签约期一到,我就宣布退出娱乐圈。”

    “呃……”令刘凡没有想到的是,楚梦妍居然还答应了,而且答应得很痛快,这不禁让刘凡对楚梦妍的决然又佩服了几分,一愣神间,刘凡又试着说道:“你该不会是开玩笑的吧,要知道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可不容易,很多人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你居然会因为我的一句话而说放弃就放弃了,会不会太过草率了点啊!”

    “不!这事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随着我的名气越大,觊觎我的人就越加的增多,尤其是那些个公子哥,更是不惜一掷千金只为请我吃顿饭,若不是公司还有点实力,且我们老总对于旗下艺人也很照顾,说不定我早就如这里的女人一样成为男人的泄欲的玩物,因此只有早做决断,才能够过些平静的生活。”说着,楚梦妍又指了指周围投怀送抱的那些二三流女明星,显然她也是多少认识些人的。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在自己事业巅峰时刻,而急流勇退的,假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找我,大的不敢说,能帮的我一定会帮。”这时刘凡再次审视了楚梦妍,他发现楚妍梦并不像她表面看起来那么软弱,至少她拥有常人所没有的决断与魄力,这点也是刘凡所欣赏她的。

    “谢谢,你与其他的公子哥不同,最少能不像他们那么讨厌!”楚梦妍听到刘凡的话,亦是欣喜不已,她在复大的时侯可是见识过刘凡的能量,有他这一句话,就胜过一切,因此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也越有信心了,不过她这声“谢谢”却是真情实意地。

    “这算是褒奖呢,还是讽刺呢。”刘凡抹了抹鼻尖,幽幽地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公子哥,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所有的东西都我自己努力得来的,再加上一点小运气,也就成了你刚才所说的讨厌的公子哥。”

    “咯咯……你在说笑吧……”楚梦妍显然是不相信刘凡的话,于是将之当成是笑话来听,而且似呼笑的还挺欢的。

    “为什么我说真话的时侯,总是没有人相信呢,真是失败啊!”刘凡摇头晃脑一脸无奈地说着,随后又再次从路过的服务生那点了两被饮料,接着两人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而这时刘凡恰好见到赵明杰从赌场门口出来,看他一脸的灰败,刘凡就知道他这三舅哥肯定是输清光了,不然也不会是这个脸色。

    “妹夫……妹夫……”赵明杰从门口出来一直在找刘凡,可是刘凡却躲在角落里,因此赵明杰远远地看到刘凡,只能用大声喊的,同时三步并面两步小跑到刘凡跟前,急忙说道:“妹夫,见到你真好啊,你现在身上有没有钱,赶紧借我救救急,等我翻本了立马还你,这一次可是绝好机会啊。”

    “你那一百万已经输完啦?”刘凡并没有提借钱的事,反而是问赵明杰之前那一百万的事,这才进去不道半个小时,败家也忒快了。

    “哎呀!别提那一百万了,在这种地方一千万都不是什么大数,百万下去连水花都没有砸出来一个,我在里面跟我的对头对赌,一盘就输了个精光,后来那对头用言语激我,我一时气不过就将自己名下的赵氏集团股份给压上去了,现也都……都输了,可是这一盘我绝对不会输的,你先借我十亿……哦不?五个亿就行了,我绝对对一把翻盘。”这时赵明杰絮絮叨叨地将在赌场里面发生的事简单地与刘凡说了一下,等到伸手借钱的时侯,他又有些底气不足,先开出十亿,紧接着又换成了五亿,这恐怕是赵明杰担心刘凡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吧。

    “你在赵氏集团里占多少股份?”此时刘凡是差点没将这个败家的三舅子暴打一顿,他是知道赵家嫡系成员在赵氏集团里都拥有一些股份,每年也都能拿到价值不菲的分红,而现在赵明杰却将之拿来赌,而且还赌输了,如果这事让赵昌山知道的话,非往死里揍他不可,因此如今赵明杰也是指望刘凡了,沉思了小会儿之后,刘凡寒着脸又接着询问道:“那现的赌局又是怎么回事,居然人已经将钱都输光了,也没有别的东西可抵押了,那对方怎么还肯让你继续赌下去呢?”

    此时的赵明杰被刘凡犀利的目光地盯得浑身不自在,紧接着哆嗦着身子说道:“我……我在集团里有百分之三我股份,按照现今股价合算起来也有近五个多亿吧,至于人家为什么还跟我赌,那我就不得而知了,但这一次绝对不对若了我赵家的面子,所以我就跟他死磕了。”

    这下子刘凡真的是无话可说了,那有这样败家的,不到半个小时五个多亿没了,虽然这些钱对刘凡来说没什么,而输的也不是他的钱,但赵明杰是赵婉仪的亲哥哥,自己有责任照看好他,虽然这样认为很伤赵明杰的面子,但这是事实。

    而一旁的楚梦妍也听到了赵明杰的话,也不惊呆了,她自己出道三年也只不过是净入收入了千万而已,可没想到这公子哥半个小时就输了五个多亿,不禁感慨:这有钱人就是钱多了憋得慌,这得她辛辛苦苦做足多少年才有这么多钱啊。

    “嘶……估计这事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就算是我再给你五个亿,你进去了照样输精光,人家那是有备而来,而你却傻傻地钻入人家设的套,至于目的现在还不明朗,但不外呼‘利益’两个字,看来人家是将你吃得死死有了。”刘凡几乎是瞬间心念电转,立马就想到了事情有蹊跷,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二更到了,今天有够累的,晚上到现在还没有起身来,大家能不能给点力,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