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零九章 西门世家公子(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赵明杰自然从刘凡的话里听出了一点端倪,不然他也不也配不起这世家大少的名头,不过刘凡还是高看到赵明杰,刘凡这边的话刚说完,他立马就跳出来,愤恨地吼道:“什么?早知道这家伙没安什么好心了,怪不得刚才一个劲地激将我,那个家伙平曰里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今天却转了姓子,原来他是别有用心。”一时的气愤过后,赵明杰的势头好像又焉了回去,眼巴巴地看着刘凡,随即颓然地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这里头还在等着我回去赌完那一局呢。”

    刘凡看到赵明杰这个样子,禁不住心里哀叹,这样的人也就只能是个纨绔子弟了,没有一点担当,更没有一点主见,与事只能求助于别人,大从今天刘凡与其第一次见面,直到现在还不到七、八个小时,赵明杰就已经向刘凡求助了两次了,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够做大事呢。

    “对方是什么来头?”这时刘凡猛然问道,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而且多知道点对方的信息对于接下来事态的分析也是大有帮助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既然要踩人,那就要捡软的踩,虽然对于刘凡来说,普天之下相对他而言就没有硬的,但他不喜欢麻烦,别打了小的,又来的大的,最后甚至引出老的来,那刘凡每天就只能不厌其烦地应付这些俗事了。

    “对方来头也不小,是西门世家的长子次孙西门豪,虽然不是京城十大世家之一,但也绝对不容小觑,因为西门世家是传承近千年武林世家,其实力只在华夏五大武林世家之下,亦有着不弱于京城十大世家政治资本,甚至于比起咱们赵家还更胜一筹,同时他们还是我们家的死对头。”这会儿赵明杰倒是不怕了,说话间就将西门世家的概况说了个大概,而且说话的语气虽然不重,但也确实很重视,还隐隐露出仇恨之意。

    可这话听在刘凡耳中却又有些不同了,这下子他可发确定这是对方有预谋的行为了,可刘凡也没有想到赵明杰居然能蠢到这种地步,明知对方不怀好意,自己还往人家的套里钻,刘凡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位三舅哥了,不过刘凡也并没有指责他,既然人家欺上门来,那刘凡就得应战了,再怎么说他也是赵家未来女婿,眼看着三舅哥被人下套,他不出手也说不过去。

    “带我去会一会他们……”刘凡猛然站起身来,很是随意地说道,不过从刘凡眼中闪现的寒光却让赵明杰知道他这不是一时兴起而为之,紧接着刘凡转向对面坐着的楚梦妍,说道:“楚小姐,我这边还有事,就少陪了。”

    “没事,既然你有事,那就改天再聊,正好我们公司总裁可能在找我了,我也有事做,那就先走了……”楚梦妍一直在听两人的对话,也知道刘凡去做什么事,所以很聪明的找了个合理的借口,随后转身离开,而这时赵明杰才注意到楚梦妍来,一看之下立马就被对方绝美的容颜,曼妙的身姿所吸引了,甚至于连里面的赌局也给忘却了,还真是浮夸本色啊。

    “咳咳……”赵明杰的猪哥相,刘凡自是看在眼里,此时刘凡对他已经不抱任务期望了,随即轻咳两声鄙视道:“人都走远了,还看!瞧你那点出息,好歹也是个世家子弟,怎么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丝一样,真是丢人啊你……”

    赵明杰被刘凡两声咳嗽惊醒后,又换成了一脸的贱笑,紧接着嘿笑道:“嘿嘿!古人不也说了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你不要跟我说你看到这种绝色的时侯,没有一丝歪念头,你放心,咱们都是男人,有你就承认吧,我不会跟我小妹说的。”

    “没救了你,走吧……”这时刘凡翻了翻白眼,抬头仰天,随后顺手扯着赵明杰的衣领便往赌场入口走去,而后者在刘凡的拽带下却是跌跌撞撞地紧随其后。

    “哎哎……我说你能不能别这样拉着我呀,差点就让你拽趴下了,我还是自己走吧。”说着,赵明杰一个抖身,便挣脱了刘凡的手,与其说是他挣脱的,倒不如说是刘凡自己放的手,不然就凭赵明杰那身早被酒色掏空的身子,那来的力气啊。

    须臾,两人便已进入了赌场,随后在赵明杰的带领下,两人又进入了一个豪华包间,一进门刘凡便见到包间中央放着一张大的半圆赌桌,在圆弧边上分别落座着八个位子上,其中只有一个是空的,估计这就是赵明杰之前的位置,房内八个人,除去一名发牌的荷官,其余七人便是赌客,六男一女,其中坐于空位对角的正是一名与赵明杰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这人正是赵明杰所说的西门豪,而在西门豪的身后还站着一名黑西装男子,虽然面无表情,但眼神却不时闪出淡淡的杀气,看来手上人命不少,然其身份显然是保镖。

    “哈哈……怎么样赵三少,是不是能借到钱来啊,若是你没钱,那么一局可就当你弃权了啊,那么这台面上的钱可就跟你没什么关系了。”西门龙一见到赵明杰进门,脸上立马闪过一抹阴戾,瞬间又被他掩饰过去了,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却绝对逃不过刘凡的法眼,自打刘凡一进门,房间内的一切都在也的眼皮地下无所遁形。

    还没等赵明杰开口,刘凡却是率先应答道:“钱……自然是有的是,就怕你们没这个能耐来拿。”

    “哦!有趣,你又是什么人?”西门豪眼一寒,斜斜地瞥了刘凡一眼,语气中充满了不屑,显然是并没有将刘凡看在眼里,也不知道西门豪那来的自信,或者说他以为以自己地阶中期的水平就可以横行无忌了吧,然这刘凡眼中却连蝼蚁都配不上。

    “我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你也没资格知道,更不配问我的名字,你只要知道我有的是钱就行了。”别人狂,刘凡却更加的狂傲,甚至连名字都不愿意透露出来,而且还出口就是伤人,不过刘凡说这话倒也不是无的放矢,而是真真的大实话,凡人之与仙人而言,可不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吗?若是仙人与让凡人灭亡,那也只不过是吹口气的事。

    西门豪闻言表面并没有生气,但心中却是炸了,但却怒急而笑道:“嗬……还挺狂的啊,从来还没有人敢在我西门豪面前这么狂过,你算是第一个,可也是最后一个,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能让你狂傲如斯,不过希望一会儿你还有钱坐计程车回家。”

    “这个不劳你费心,你还是担心一下怎么会家才是真的,大家也都急了,那就别浪费时间。”这时刘凡顺势坐上了仅剩下的那个空位,而赵明杰却只能站在刘凡的身后,他是多少听妹妹赵婉仪提到刘凡的本来,因此对刘凡喧宾夺主并没有什么意见,反而很自然地站在其后,就跟西门豪身边那个保镖一样,默然地静站着。

    既然两家已经是撕破脸皮,西门豪自然不会跟刘凡客气,冷冷地哼一声后,一脸阴沉地说道:“哼!希望你的能力跟你的嘴巴一样的犀利,这一局只剩下我们三家,我闷牌叫价两个亿,之前赵三少已经看牌,因此如果你跟的话,那就是五个亿,怎么样,跟还是不跟啊。”

    早在来时,赵明杰就已以告诉刘凡他们打的是炸金花,每人发三张,按照百家乐规矩赌大小,三张A豹子最大,杂牌最小,但杂牌中非同花的2、3、5又比三张A豹子大,因此也就没有所谓的最大,之前有过赌博经历的刘凡自然也就不陌生,所以当西门豪说话时,刘凡也早已扫过另外两人的底牌,西门豪正是三张A豹子,而下家的中年人却是同花顺,而自己面前的牌也是三张豹子,不过却是Q豹子,因此这一盘赵明杰是输定了,假如没有刘凡在的话,那么再给他五个亿也是打水漂。

    “跟了……”不过现在是刘凡在赌,他自然不怕西门豪的三张A豹子,随即刘凡又取出了一张VIP银行卡扔到了桌面上,随即说道:“我这卡里面刚好有五个亿,正好够赌资。”

    “你说有五亿就五亿啊,若是没有的话,岂不是被你骗了。”刘凡下家的中年男子显然是不相信刘凡,认为他的卡里并没有钱,而是来诓骗人的,不过刘凡却并没有说话,而是冲边上的荷官点头示意了一下,荷官在赌场早就练就了玲珑剔透的心思,自然明白刘凡的意思,于是将拿过桌面上的卡,在一旁的机器里一刷,立马就显现出了卡里面的金额来,这下那中年人也没了脾气,砸吧砸吧嘴,却没再说什么。

    接着赌局再次开始,每人叫价一次,直至只剩下两人才有可能开牌,这是赌场的规矩,或者是三人都同意开牌,那就另当别论了,而这时西门豪又叫价十个亿,论到那中年人的时侯,他却弃权了,至于为什么弃权,那是因为西门豪给他似了一个眼色,不过两人眉来眼去的都很隐蔽,若是赵明杰在的话,还真的发现不了,可惜他们遇见了刘凡,那就只能算他们不走运了。

    “我也跟了,再大你一百个亿……”刘凡想到没想就跟进了,顺手甩出两张银行卡,一张白金卡有二十五个亿,另一张却是最后等级的金钻卡,没有百亿身价你休想办得到,因此这卡一出现,立马就引起了在场所有人为之侧目,随后又纷纷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刘凡,一百二十五亿可不是一百二十五快,刘凡却如弃草芥一般地甩了出来。

    (更新有点晚,希望大家别太熬夜了,非常感谢:ly761101兄弟的再闪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