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一章 赵明杰的过往(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刘凡与赵明杰两人走出赌场包间之时,在皇朝顶层的总裁办公室内,却有三个女人正在研究刘凡刚才与西门豪对赌时的视频,虽然这已经不是几人第一次回放了,但是却没有人看出其中的端倪,或都说是看不出刘凡是怎么将牌换了的,如果刘凡在此的话,一定能够认出这三人正是在进门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宫玉娘,以及他的两个女助理,只是少了那个面瘫男冷刹。

    “小月,小蓝,你们两人看出什么没有?”这时专注于屏幕宫玉娘眉头一皱,接着对身后的两女问了一声,这段视频三女已经研究了好一阵了,但宫玉娘却始终看不出什么刘凡是怎么将西门豪的牌偷龙转凤的。

    “这……”此时陈晓月亦是一脸的茫然,眼睛虽然一定在盯着视频,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犹犹豫豫说不出话来,显然她自己也没有企么头绪,只好将目光投向了另一边的凌蓝,企盼她能够给予援助,她可是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天真的大萝莉,实则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魔女,平曰里鬼点子就对,特别的对于整蛊人更是有一套,更重要的是凌蓝还是一个武林高手,虽然表面上看凌蓝与宫玉娘是主仆关系,但实则暗地里却是宫玉娘的贴身保镖,与另一个保镖冷刹是同出一门的师兄妹关系。

    凌蓝见到陈晓月的目光,也不矫情,嘟囔着小嘴便开口说道:“其实吧,我也看不出来,这人的手法太高明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用什么手段,也许是我的境界太低看不出来,若是冷师兄来的的话,可能知道一些。”

    原本陈晓月见到凌蓝难得认真的样子,以为她能说出点不一样感受来,谁知说了还不如不说,简直就是废话,因此陈晓月彻底失望了,不过她还是开口说道:“小姐,你怎么突然对这个男人感兴趣了,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男人的嘛。”

    “咯咯……小月月,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放心……我可没有那个闲心于关注一个臭男人。”这时宫玉娘扭过头,笑吟吟地冲陈晓月说着,此时的宫玉娘眼泛桃花嘴含笑,别是有一翻风情,若是外面的那些倾慕其美色的男人见到宫玉娘对一个女人出现如此风情,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切……不就是个臭男人嘛,有我什么好吃醋的。”陈晓月虽然嘴上对男人不屑,但其实心里却是无比忐忑,两个同为单身的女子,互相仇视男人,却又互相暧昧,这样的关系不用说,地球人都明白的,无非就是百合拉拉。

    “嗯!小蓝说得对,一会儿等冷刹回来我们再研究这个问题。”宫玉娘并没有在意陈晓月的话,一个靠身顺势仰躺在椅子上,双眼紧闭,而两个拇指却是顺着眼角摁在了太阳穴上,看来是有些疲惫,这恰在这时,陈晓月适时宜地走到宫玉娘椅子后面,接过宫玉娘的秀手,开始为其按摩解乏,这样的事情两人显然也是没少做过,陈晓月手法娴熟,而宫玉娘则是尽情地享受着陈晓月的服务,甚至还有闲暇揉搓着陈晓月的嫩手。

    至于凌蓝则早已见怪不怪了,顺意地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拿出手机便能玩得不亦乐乎,浑然不觉另一边的宫玉娘与陈晓月“基情”四射,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几声“咚咚……”的敲门声,这才将屋内的三女惊醒过来。

    “请进……”宫玉娘须臾间将恢复了商场女强人的气势,很是淡定地整理了一下身上褶皱了的衣服,随后再冲着门口处喊一声,这时门被打开了,进来了正是面瘫男冷刹,之前他被宫玉娘外派出去调查刘凡的资料,因此这才回来,显然是已经有了结果,不然他也不会回来见宫玉娘。

    “冷刹,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有结果了吗?”还没等冷刹近到跟前,宫玉娘便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刘凡的身份,不过貌似刘凡表面上的资料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出,算就她再怎么深入调查也查不出朵花来,盖因刘凡的具体资料早就被国家列入双S级别的保密档案了,也只有几个正国级首长才有权限阅读,所以这一次宫玉娘注定要失望了。

    “回禀小姐,由于时间仓促,我们的情报人员只收集到了一部分关于刘凡的资料,此子确实是一名大学生,来自临杭市小龙山的刘家村,是个孤儿,目前就读于沪海复大,但他还是的别一个身份却是沪海中心医院的荣誉院长,是当地有名的神医,其医术很是高明,而且有消息称他就是半个月前在沪海原斧头帮总部赌场以一己之力独挑世界七大赌坛高手的那个人,并从容的带着了所赢得的上千亿美金,这件事情更是引起了世界赌坛的大震动,而此子也一战成为,人称‘赌仙’,而且据汇总而来的情报显示,我猜测他很有可能也是一名天阶高手。”

    冷刹恭恭敬敬地向宫玉娘汇报了调查的结果,虽然这些资料只不过是刘凡在沪海时的一小部分,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查到这么多,也算是不易了,可见宫玉娘的能量确实不容小觑,而且仅仅这些资料也足够让几人震惊了。

    “呵呵……有趣,我发现我越来越对这个刘凡感兴趣了,先天高手?赌仙?难怪敢在我宫玉娘面如此狂傲,难怪就连西门豪这样的好手也不是他的对手,连带着输了一百多亿,确实有些本事,就是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给我带来惊喜。”宫玉娘听完冷刹的叙述,表面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可内心却波澜咋起,久久无法玉静,不过随后宫玉娘又是喃喃自语,目光看着前方,但却没有焦距,脸上亦是闪现出对刘凡浓厚的兴趣了。

    紧接着冷刹又开口说道:“另外刘凡还是京城赵家的女婿,今天刚刚得到了赵昌山一家的认可,因此才会与赵明杰一起出现在皇朝。”

    “嗯!这一点应该早就猜到了。”宫玉娘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冷刹,你继续关注这个刘凡,有什么最新消息立马向我回报,若是这人能为我所用,那是最好,若是不然也别怪我宫玉娘心狠手辣。”说话间,宫玉娘眼中杀机隐现,一个女人能够撑起这么庞大的利益集团,果然还是有手段的,至少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

    “是……”冷刹很是干脆地应答道,紧接着又是沉默寡言地站到了宫冷月地一旁,而这时陈晓月心里却是不舒服,盖因宫玉娘已经对刘凡产生了兴趣,因此也连带着恨上了刘凡,可怜刘凡躺着都中枪,却还不自知,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一个女人而已嘛,他又不是没被人恨过。

    与此同时,在皇朝会所外面的刘凡与赵明杰两人并行走出门口,此时的赵明杰还处在无比喜悦的心情当中,一路走来不停地在傻笑,看得周围路过的人都纷纷避让,还以为遇到了个神经病了,但是赵明杰却毫不在意,仍旧是我行我素的跟在刘凡身后,现在他对刘凡可谓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自己不但将之前输的钱连本带利地赢了回来,就连抵押的赵氏集团股份失而复得,他能不高兴嘛。

    本来按照赵明杰的意思,赢了这么多钱,怎么的也得嗨皮通宵,再点他十几个美女来场别开生面的群P,再不济也要大吃大喝一顿,可是刘凡的一句话却让他放弃了所有的想法,以西门豪的为人怎么可能轻易地让他们两人将钱带走呢,因此赵明杰也是听从了刘凡的意思,回家洗洗睡去,这才是最好的想法,尽管赵明杰心里抱怨着,可也只能心里想想罢了,毕竟享受几时都可以来,命可就一条,没了就不可能再重来了。

    “三哥,你有没有想过结束现在这样糜烂的生活,或者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做一翻事业,让家里人刮目相看,我知道你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浮夸,能跟我说说你的真实想法吗?”这时两人刚走出门口,正等着门童取车,闲来无事,刘凡也就顺嘴这么一问,然而对于赵明杰来说却是如遭雷击,怔怔地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回话。

    赵明杰此时脸上有些索然,目光迷离,好似想起了过往的种种,半晌后开幽幽开口说道:“你知道我是怎么与西门豪成为生死对头的吗?其实我们俩以前还是很要好的朋友兼兄弟,你没想到吧?”

    “嗯?”刘凡闻言禁不住有些愕然,这样的事情倒是出乎刘凡的意料,原本按照刘凡想来,两家既然是敌对家族,那么下面子弟彼此敌视也算正常,却没想到其中还另有原由,于是刘凡又问道:“既然是曾经的好兄弟,好朋友,却又为什么到了如今相见成仇的地步呢。”

    “呵呵,男人与男人之间的那点仇恨无非就是因为女人,五年前我们两人同时认识了一个女孩子,而且又同时爱上了这个女孩子,那时我们都才刚上大学,对于爱情都非常的好奇与向往,后来我跟那女孩子彼此相恋了,原本我以为西门豪会祝福我的,可他却没有,反而禽兽般地将卿铃……”说到这时,赵明杰的眼中又是热泪盈眶,然眼神中却充满了仇恨的怒火。

    忍着伤痛,赵明杰又接着说道:“将她带到野外歼杀了,当时我得到消息时敢找她,可却已经晚了,最后留给我的只有那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她却带着满身的伤痕与屈辱离开了人世,也离开了我,这样的情节是不是很狗血,呵呵……”末了,赵明杰又自嘲一翻。

    (感谢:ly761101兄弟给力的打赏,更新还在继续,冲榜中,需要大家鲜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