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二章 路遇劫道(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刘凡看着蹲坐在地上的赵明杰,并没有所什么安慰的话,因为那些都是苍白无力的言语,与其这样,还不如默默地倾听,做一个聆听者更好一些,这时刘凡才认识到,原来赵明杰并非他表面看起来那么乐天,而他的浮夸的表面更是隐藏着一颗不被人理解的真心,爱人黯然离世,兄弟反目成仇,无论是谁遭受了如此的双重打击,恐怕比之赵明杰还不如,尽少他还能放纵自我,麻痹自我,刘凡扪心自问,若是自己也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会不会更加的不堪呢。

    “哔哔……”恰在这时,后方开进了一辆豪车,却是之前的门童将赵明杰的车子开来了,于是刘凡拍了拍赵明杰的肩膀,淡然地说道:“走吧,车子已经来了,有什么事咱们车上说吧。”

    “嗯!”赵明杰闻言,悄悄地用衣袖抹了抹眼眶的泪水,随后漠然地跟在刘凡身后上了车子,这一次是刘凡开车,他知道此时赵明杰的情绪不稳定,因此才接过司机的位置,赵明杰也没有推托,很坦然地坐上了副驾驶位,随后刘凡一踩油门,车子便飞蹿了出去,而等刘凡开车出了皇朝会所有一段距离之后,在某处的一辆黑色轿车也跟了上去,而且看似很随意,一直与刘凡车子保持一段距离,不紧不慢地跟着。

    而这时的刘凡注意力都在赵明杰的身上,却并没有发现后面跟踪的车子,对于这位三舅哥的遭遇,刘凡很是同情,也很想帮他,就算看在赵婉仪的份上,刘凡也必须帮他,因此刘凡决定试探一下:“三哥,我之前跟你提的事情,你想过没有,我知道嫂子的事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人总是要向前看,你的生命是父母给的,因此也并不是为你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家人而活着,爱情并不是人生的全部,我相信嫂子也不想你现在这么自甘堕落吧。”

    “唉……”赵明杰闻言叹了口气,随即双手抹了抹脸,说道:“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我也明白家里人至所以这么放任我不管,那大原因是对我很失望,你以为我不想做出一点事业来吗?可我能做什么呢,除了一张大学文凭,我什么都没有,我个人比较懒散,受不了官场的约束,经商我倒是很乐意,可我做那一行啊,漫无目的只能是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到头来一无所成,与其这样还不如做一纨绔子弟来得自在一点。”

    “你真是这么想的?那算我看错你了,原本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可造之材,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只有无能之辈才会如你这般想,谁人一出生就什么都会的,还不是从后天学来的,这世上赚钱的机会多了去了,就看个人能不能把握住。”此时的刘凡倒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因此说话的语气又加重了几分,不过他的这翻话也话是在激励赵明杰,同时机会也摆在他的面前,就看他能不能够把握住了。

    “我……”赵明杰猛然回头盯着刘凡,心中却是百转千回,眼中更是神色复杂,他不知道刘凡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有一点他看出刘凡是在关心自己,这让他有种久为了的兄弟情谊,虽然两人算是舅、婿关系,可真正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内两人能有什么交情,可以说是除了那一层关系之外,别的什么都不是,可刘凡却是在一天之内连帮了自己两次,这份情就算是亲兄弟也不过如此吧。

    半晌之后,赵明杰才激动地对刘凡说道:“兄弟,我知道你帮我是看在我妹子的份上,但三哥我还是非常感激你的,你就说吧,你想我怎么做,今天我这一百多斤就卖给你了,只希望你看在我妹子的情份上,给哥留口饭吃就行了。”

    “呃……没倒没那么严重。”刘凡看着目光炯炯的赵明杰,心里有些发虚,额头更冒着黑线,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他刘凡是搞基的呢,随即刘凡又接着说道:“我这里有两条路让你选择,其一就是将之前从西门豪那里赢回来的一百多个亿作为启动资金,组建一个集团公司,你来当总裁,股份咱俩对半分,其二就是混黑道,我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拥有天阶武者以上的实力,这样足以让你在黑道上驰骋疆场,你觉得那一个更加适合你。”

    “咕噜……”此时的赵明杰听着刘凡的话,喉咙却不时地吞咽着口水,盖因刘凡提出的两个选择都很有诱惑力,前者只好他答应他就可以瞬间获得价值近六十个亿的股份,而这股份将来还会更多,而后者更是让他无法抗拒,天阶武者那是多少练武之人一辈子的梦想,身为世家子弟自然听说过,有了强大的身手,那这天下尽可去得,到是快意恩仇岂不快哉,这时还沉浸在刘凡话里的诱惑中,却没有去想刘凡能不能将他提升到天阶武者的境界,因为在他看来刘凡早已超脱了人类的范畴了,他说能,那就必定能,不过赵明杰转念一想,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就算是先天高手被枪打中了也不好受啊,而且打打杀杀又与他的逍遥的生活理念有冲突,更何况现在是和理年代,那里来的战打啊。

    因此赵明杰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想法,于是便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那个妹夫,你说的这两人条件太过有诱惑力了,在鱼与熊掌两者不能兼得,实在是难受得紧啊,要不这样吧,你能不能将我弄成那个什么天阶武者,然后就先开集团公司,至于黑道那种打打杀杀的曰子就算了。”说完话,赵明杰一脸期待地看着刘凡,实则心里却是在打鼓,他担心自己太过贪心,惹来刘凡的不快,到时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可就冤枉了。

    “这个嘛……”此时刘凡自然是看出了赵明杰心里打的小九九,但他却不揭穿,反而是将话音提起来,吊吊赵明杰的胃口,果然赵明杰见刘凡迟迟没有答应,心里更是猫抓似的直痒痒,可他自己又不能够影响刘凡的决定,所以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刘凡,正当他急不可耐的时侯,刘凡终于开口说道:“那当然是没问题的啦,咱俩谁跟谁啊!”

    “呃……好啊,你居然敢耍我是吧,小心一会回家我跟小妹说你在外头泡马子,到时看你怎么死。”猛然间,赵明杰才知道自己被刘凡给耍了,但他的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甚至还有心情与刘凡打闹,不过闹了一会儿,赵明杰却无意间看到了前方好似出了车祸,有两辆车正停在马路边缘,一辆蓝色的面包车正横拦在一辆米黄色的甲壳虫前面,而且刚好有几个黑衣人正将一名女子从甲壳虫车里拉出来,这时赵明杰不由得惊呼一声道:“妹夫,那不是刚才在皇朝跟你聊天的那女的嘛。”

    “嗯!”刘凡寒着脸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赵明杰的说法,其实早在刘凡与赵明杰打闹的时侯,他就已以注意到前方的事情了,因此不等赵明杰说话,他就已经踩实油门,车子飞快地蹿了上去,几十米间一个呼吸就到跟前,随后刘凡顺势打开车门,随即后向人群走地对去。

    “刘……刘少求求你救救我,救我呀!”而就在这时,楚梦妍见到来人正是刘凡,顿时拼命地向刘凡这边求救,他不断地挣扎着,只可惜她终究只是一个弱女子,跟本就不是两名彪形大汉的对手,一切的挣扎都是枉然,最后更是让其中一人捂住了嘴吧,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只能奋力地呜呜语语。

    “有人来了,赶紧将人装上车带走……”这伙黑衣人自然是看到刘凡,因此下手更快了速度,免得节外生枝,而说话间,刘凡就已经走到跟前了,这时面包车内又下来了三个人,看三人的穿着打扮倒像是什么公子哥,显然是这般人领头的,这下子刘凡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看来是这三位公子哥想劫色,而且还是找上了楚梦妍,再结合之前与楚梦妍的谈话,刘凡便已心中了然。

    “小子,别我管闲事,不然的话小爷给你来个三刀六洞。”这时为首的年轻人接过其中一名黑衣人手中的砍刀,在刘凡面前比划了几下,架势倒不怎么样,不过那个还很自得,甚至于威胁刘凡。

    而刘凡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一个箭步顺似势就是一记鞭腿,其势威猛无比,几乎是瞬间即至,“嘭……”的一下子便踢中了那年轻人的小腹,而后者却犹如被一辆重型卡车撞上一般,一下子急速横飞出去,最后重重地砸到了几米后的面包车上,使得面包车产停地晃动,可见刘凡这一踢之力有多重,说是千钧之重也不为过啊,不过刘凡也并没有要人命的打算,因此那年轻人也只是晕死过去了,至多到医院躺个一年半载的。

    “嘶……”其他人也被刘凡这突如其来的一记重击给吓怕了,这些人只不过是普通的小混混罢了,欺负欺负老百姓还可以,一遇上硬茬子就焉了,还真是白瞎了他们这身黑衣,装什么黑社会啊,不过此时他们人多,还没那么害怕,于是其中一名公子哥,又大声喊道:“别怕他,他也就一个人,咱们人多,你们一起上,谁将这不开眼的家伙打残了,少爷我赏他十万,打死了我再加五十万。”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在现代也是一样可行,只见那些小混混一听到打伤人还有重赏,顿时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瞧着刘凡就是面露凶光,还真当刘凡就是盘菜。

    (更新在继续,大家的鲜花也别闲着啊,赶紧的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