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四章 深夜造访(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处理完王烈的事后,便坐上了楚梦妍的甲壳虫载着她,两人一道离开了现场,至于为何不坐赵明杰的车回去,按刘凡的说法就是顺路,楚梦妍正好住在王府井一带,而赵明杰只好孤家寡人地开着自己的车回了家,不过临走前赵明杰还不忘叮嘱刘凡让他尽快将自己提升为天阶高手,他在见识了刘凡强大的武力后,对于武功那是特别的热衷,尤其见有美女投怀送抱,那心里更是痒痒的,尽显浮夸本色,末了却又说刘凡见色忘义。

    而刘凡走后,地上的小混混们见煞星已经不再了,也都纷纷起身溜走,临走前当然没有忘记将那三个已经昏迷过去的公子哥塞进面包车里,最后十来人开着车消失在夜幕中,漆黑的道路只剩下了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王烈。

    半个小时之后,现场又来两辆豪车,接着下来几个人,其中一人赫然就是之前在皇朝低赌场内与刘凡对赌,并且输了一百多亿华夏币的西门豪,之前他一直在会所里等待着王烈的电话,可惜半天却没有消息,于是他便打电话欲问问事情如何,可惜那时王烈已经被刘凡击败,半死不活的,又怎么可能接听电话呢,这不由得让西门豪着急了,于是通过卫星定位找到了王烈的位置,这才匆忙地带着人赶过来。

    可是一下车他却见到了躺在地上的王烈,顿怒不可遏,奋起一拳就打在了路面上,瞬间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来,周边甚至还有不少龟裂的网状裂痕,可见西门豪含恨的一击有多么强大,发泄完了的西门豪随即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向随行的人说道:“查看一下王烈还有没有得救,若是能救一定要抢救回来,不惜任何代价。”

    从西门豪的话中不难看出城府很深,而且很会收卖人,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让随行的几个人对他恭敬有佳,而且之前他还算计赵明杰,可见其人也是阴险狡诈,从他派王烈出手欲整残刘凡与赵明杰的手段看,也可以看出为人不仅阴险,更是心肠歹毒之辈,却是比赵明杰这个浮夸强上不止一筹,也不知道当年两人是怎么成为好朋友好兄弟的,说不定当时他就是在算计赵明杰,不然也不会有后来赵明杰女朋友之死了。

    须臾,与西门豪行随的一名手下已将昏迷中的王烈弄醒,于是西门豪急忙走到跟前,假意关切地询问道:“王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你还能说话吗?我就现在送你上医院去医救治。”

    “不……不用了。”此时王烈刚一醒过来,便听到西门烈关切的话,心里总算有了一丝安慰,也不妄自己照顾西门烈一番,随即又是艰难地说道:“我……我已……已经经脉尽断,没……没救了,少……少爷,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呕……咳咳……”话还没说全,王烈就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王叔,你先别着急着说话,我现在带你回去见我爷爷,我想他一定能够治好你的伤的,你千万保住一口气息啊。”看着吐血的王烈,西门豪也不免着急了,于是将手掌摁在王烈地胸口,瞬间将真气输入到王烈的体内,以保住王烈一口真气不散,因为他还有好多话没问,假如王烈死了,那么他又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去调查这起事件。

    不过正当西门豪欲想将真气输出时,王烈却奋力一把紧抓着西门豪的手,随后颤抖着声音说道:“少……少爷,有……有你这句话,我……也就知足了,你……你千万不要……要去找那个人报仇,我……我在他的手下都走不了一招,那个年轻人最少也是半步神级,甚至是……是……”话还没有说完,王烈就已经断气了。

    “王叔……你醒一醒啊,你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啊……”西门豪眼见王烈就这么死去,顿时好似大发癫狂一样地摇着已然死去的王烈的尸体,不过他的最后一句话才是他为王烈输入真气的缘由,可此时其他人却没有看出西门豪的险恶用心,只当他是伤心过度而狂姓大发,一时情绪失控而已,同时几人对西门豪这个家族嫡系更有认同感,须不知这在状若疯魔的表情下,却隐藏着西门豪狰狞地面孔。

    与此同时,另一边正被西门豪惦记上的刘凡却是将楚梦妍送到家门口,便转身回到了中南海别苑,本来楚梦妍想留刘凡进家门坐一会儿,刘凡反正回去也没事,也是答应了的,而且今天楚梦妍也是受到了惊吓,家中只有他一人的话,恐怕会做噩梦,至于刘凡心里有没有其他的龌龊念想,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可惜天不遂人愿,正在刘凡一只脚刚迈进楚梦妍家门,他身上的手机却很不适时宜地响了起来。

    来听的是温首长,说是家里来了客人要见刘凡,让他火速赶回去,而且还是十万火急的那种,于是刘凡只好放弃与美女促膝秉灯夜谈的想法,与楚梦妍告别之后,刘凡找了个没有人的阴暗地方,随后一个瞬间便进了中南海别苑,顺着小路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二号别苑。

    一进门刘凡这才知道是谁要找自己,此时端坐在温家客厅里的除了温家爷孙三人外,还有龙绝天也来了,而最后一人赫然正是一号首长吴铭国,这让刘凡甚感意外,于是刘凡连忙上前敬礼,随即恭敬地说道:“报告首长,刘凡向您报道。”

    “嗯!”一号首长见刘凡如此,便也和蔼地向其点了点头,随即又笑言道:“呵呵……现在并不是正式场合,你既然是老温认的孙子,那你称呼我一声爷爷也不为过吧,今后非正式场合你就这么叫,这样亲切一点,你现在可是老温跟老龙头眼中的宝贝呀!我可不敢怠慢你哟!”末了一号首长还调侃一下刘凡。

    “嘿嘿……我那是什么宝贝呀,就是知道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而已,其实我还是个人类的,你们可千万别把我当怪物哦!”这会儿刘凡倒是不谦虚了,说话间却也有几分调皮的意味,这才是他这个年龄所应该有的表现,算是本色演出吧。

    “哦!哈哈……”几个老家伙也被刘凡的这番话逗乐了,就连坐在温奶奶身旁的温菲姌亦是掩面而笑,而且目光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刘凡的身上,盖因刘凡的表现有够出色的,试问全国上下有几个人能在华夏三大巨头的面前侃侃而谈,挥洒自如的,恐怕除了刘凡之外,还真的找不出一个如刘凡这般表现的人来。

    “好了,笑也笑够了,那我们几个还是到书房谈正事吧。”玩笑过了之后,温首长却是一脸严肃地说了一声,随后扭过头看了温夫人一眼,随后默然地向她点了下头,温夫人也是会意,随即后与温菲姌说道:“小姌啊,他们大人有要事商量,那我们就先去回房睡吧。”

    “嗯!”温菲姌很是乖巧地点了点头,她也是看出一号首长深夜来找刘凡,必定不会只是闲聊,再加上几人的对话,因此也是乖乖地陪着奶奶回房了。

    而此时剩下的四人中,刘凡年纪最小,地位也是最底的,然实力却是最强的,不过他是小辈,尊老还是要的,于是只好默默地跟随三人之后,进入了温道长的书房,一进入书房刘凡这才观察了一番,发现书房内的陈设很简单,一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各式各式的书籍,分门别类地摆放着,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温首长平时的作风都是一丝不苟的,其他的摆设就只有一张古朴的木雕茶几,再加上几把背椅,一个书台,看来是温首长平时读书的地方,仅此而已,可以说这个书房很是朴质,也从侧面验证了温首长的朴实的生活习惯。

    四人分位落坐,刘凡自然就是坐在最下首位,也就是专门沏茶的位置,没法子,谁让刘凡是小辈呢,这规矩还是懂的,所以也是毫无怨言,假如刘凡这都还有话说的话,那么那些期盼与一、二号首长近距离接着的官员们情何以堪呐。

    四人落坐后,谁也没有开口,而这时刘凡才发现其他三人都盯着自己看,害得刘凡还以为自己脸上有花似的,于是不自觉地检查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才放下心来,可三人还在看着他,而且一、二号首长都是笑吟吟地,而龙绝天则目光有些躲闪,好是生怕刘凡看出什么来似的。

    随即刘凡才想到自己坐的是沏茶位,自然就得冲茶了,可当刘凡想找茶叶的时侯,却发现这书房内只有泉水,而没有茶叶,这时刘凡顿时醒悟过来,难怪龙绝天刚才眼神躲躲闪闪的,敢情这三个老家伙是在算计自己身上的仙灵茶啊,不过既然三人都不明说,刘凡也只好装傻充愣,假装不知道。

    随即若无其事地问道:“温爷爷,家里没有茶了吗?我怎么都没看到呢,或者是在外面,我马上去拿来泡,你们都先等一会儿啊。”说着刘凡便做势欲想起身去找茶叶。

    “你说呢?”还没等刘凡站起身来,三个老家伙便异口同声地喊道,随后又是目光灼灼地虎视着刘凡,刘凡这才讪讪地坐回原位,随后四人又对持了几秒钟,这时刘凡终于还是败下阵来,面对三个无赖,刘凡也只好认栽了。

    “好吧,算你们狠,唉!没想到啊,枉我刘凡自以为能力通天彻地,却没想到今天被某些人给算计了,人家都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可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某些人居然出卖朋友。”刘凡说这话时先是一阵唉声叹气的,后又一副自命不凡臭屁得不行,但言语间却是含沙射影,暗地里却是在指桑骂槐,而被骂的还能有谁啊,在坐地除了龙绝天知道刘凡有仙录茶之外,还能有谁啊。

    (哎呀,终于将今天的任务完成了,真是累死人了,今天共更了五章,一万六千多字啊,兄弟们可在给力啊,冲榜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