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七章 军事会议旁听权(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紫龙真气?”三大巨头闻言,顿时心里巨震啊,身为国家领导人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紫龙真气的由来呢,普通民众或许不以为然,可他们三人掌握着国家机器,自然能够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辛秘了,因此三人同时想到了之前那两道紫气,于是龙绝天率先开口询问道:“莫非……莫非那就是传说中的紫龙真气?”

    这时刘凡打了一个响指,随后一脸笑意地冲龙绝天说道:“宾果!答对加十分,不过没有奖励,而且这事跟你毛钱关系也没有,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我……”龙绝天被刘凡那么一抢白,顿时被口水噎着了,差点没缓过气来,好在他是神级高手,体内灵气早已是生生不息,不然的话背过气去都有可能。而另一边的两位首长得到了刘凡的肯定,那是欣喜若狂,没有人比他们更知道紫龙真气的好处了,从历朝历代的典籍文献中都有提及,原本两人都还以为只是骗人的,因此也只是当小说看了,根本没当一回来,可现在紫龙真气的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呈现在两人的眼前,这不得不让两人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至少如今两人都拥有一个年轻而又健康的身躯,这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哈哈……老吴啊,想不到我们还有返老还童的一天,这真的应该感谢小凡呐,他就是我们的福星,也是华夏之大幸啊。”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如今即使是两位掌握着华夏大权的首长,也淡定不了了,因为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去处理国事,去为他们为之奋斗一生的梦想而努力,即使当他们退休的,他们依然有时间去发挥余热。

    “没错,年轻真好啊,原本以为等咱们实现了梦想之后,咱俩就已是风烛残年,却没想到临老了,上天却又给了我们一次重获新生的机会,这机会来之不易啊。”此时的一号首长那是豪气干云,说话间尽显霸气侧漏,而看刘凡的眼神又多了几许赞赏,两人都知道是谁给予了重生的机会,所谓知恩莫忘报,刘凡这一次那可就是天大的恩情了,不过两人都是身为一国元首,自然不会做女儿姿态,反而是将这些牢牢地记在心里。

    “呵呵……两位爷爷能有如此福缘,那也算是机缘巧合,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若是再来一次可能就不大一样了,所谓天道酬勤,或许是上天欲借我之手来奖励两位爷爷这些年来为黎民百姓所做的努力吧,所以要谢你们就谢谢老天爷吧。”面对一二号首长灼灼的目光,刘凡也不躲闪,亦知道其中的含义,但刘凡却矢口否认,将这事一推三二五,最后推到老天的头上了,这也就是刘凡不在意不点小恩小惠,这华夏多少人想与首长们攀交,却不得其法,若是让他们听到刘凡的这番话,不知道又该做何感想呢,这就是境界的不同了,不过刘凡这种不争的心境却更契合天道奥义,这也让他在今天修行的道路上少了不少磨难。所谓无欲则刚,不争既是争,这也是道家清净无为的最高境界。

    两位首长听到刘凡的这番话,并没有说话,而是相视而笑,而且是笑得很开心,就连龙绝天也满是欣慰,好似与有荣焉,当初刘凡可是他举荐给两位首长的,而事实证明他看人的眼光确实非比寻常,至少一个伯乐之名是跑不了了。

    随后四人又再次落坐,而这一次谈论地却是有关国际问题,话说最近小鬼子与非律宾猴子在国际事务上,上蹿下跳地很欢实,小鬼子与其主子米国眉来眼去的,正在搞什么登陆作战演习,再结合不久前的小鬼子整出来的“钓渔岛国有化”事件,不难看出他们这次的演习针对的就是华夏。

    而相较于小鬼子来,非律宾猴子的动作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居然公然发表声明说华夏海域中的黄言岛属其所有,更是时常在海面上出动军舰滋扰前去捕捞作业的华夏渔民,甚至私下里扣押了部分渔民渔船,这当然引起了华夏官方的不满,然而考虑到各种国际关系,华夏方面也只是发表了声明进行谴责,虽然在态度上很是强硬,却没有进一步的军事行动,而这两次事件的背后都突现出了米国的身影,一直以来米国都将华夏视为首要假想敌,也曾策划过几次行动,如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潮鲜战争”以及六十年代的“樾南战争”,都是米国一手推动的,其目的无非就是想借两国之地成为陆上跳板,企图入侵华夏,盖因两国与华夏都是接壤的临国。

    而今米国又是故伎重施,不惜为小鬼子训练海军陆战队登岛作战,而华夏在这一方面却表现出了绝对的强势,扬言绝对不排除使用武力解决这次争端,这一论调也得到了华夏军民的高度肯定,而相对的华夏与曰苯两国的外交关系也进入了历史冰点,可以说是已然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了。

    不知不觉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眼看已至深夜,这时一号首长看了看时间,随即又对说道:“好了,今天就谈了这么多吧,明天早上还有军事会议要开”说着,一号首长又撇过头,微笑着对刘凡说道:“刚才谈论的这些事,也是希望你能有个思想准备,明天中午军委即将召开特别军事会议,讨论的内容就是有关于‘钓渔岛’事件的议题,到时侯你也要列席旁听哦。”

    “军委会议?我去旁听?”刘凡闻言顿时就傻了眼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自己只是龙组客卿而已,那里有资格进入这样的会议旁听呢,因此刘凡这才感到错愕,脑门上更是一大串问号,于是刘凡又是疑惑不解地询问道:“首长,你该不会是在说胡话吧,让我去军委会议上旁听,有没有搞错啊。”

    “瞧你小子这个德行,不就是去个军委会嘛,你至于怕成这个样子嘛。”这时龙绝天看着刘凡畏畏缩缩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好歹刘凡也是自己举荐上来了,之前自己还夸他给自己长脸,可一转眼他又在这里丢人现眼,龙绝天自然感觉连带着自己也失了面子,这才一脚踢了过去,可惜被刘凡躲过去了。

    “我说龙老头,我今晚已经忍你很久了啊,别看你晋阶神级了就神气,我照样把你揍得跟猪头似的,我这那里是怕呀,分明就是激动嘛。”说话间,刘凡便已经在龙绝天的面前扬起了沙煲大的拳头,直接威胁起龙绝天来,说来刘凡这还是有些孩子气,那是因为站在他面前的都是些老家伙,让他有种回到以前与爷爷刘老郎中相处的感觉,因此在不知不觉间流露出了纯真的本姓,或许这才是最真实的他吧。

    “呼……呼……”龙绝天听到刘凡的那番话,再看他扬起的拳头,顿时气愤不已,就边呼吸也粗重了几分,可龙绝天心里知道,十个自己恐怕也不是刘凡的对手,因此只得瞪着牛眼,怒目而视,假如他打得过刘凡的话,说不定现在就大打出手了。

    “好了好了,你们这一老一少加起来者一百岁了,怎么还这么喜欢玩闹呢,小凡才不过二十岁玩闹实属再正常不过了,可老龙你都七老八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当真是为老不尊啊你,哈哈……”这时温首长算是来做和事佬了,不过他这话里怎么听怎么都是偏向于刘凡多点,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谁让刘凡是他的孙子呢,而且还是这么有本事,换了谁有这么个好孙子,谁不护着呀。

    “呵呵……你以为我会跟这小子一般见识啊,我这不是跟他闹着玩嘛,跟这小子在一起,我都觉得我一下子年轻了不少,不过也没你们两个老家伙变化得快,好家伙,看上去比我儿子还年轻。”龙绝天嘴一裂便笑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从认识了刘凡,几乎每次见到他,自己都能乐开怀,这或许就是龙绝天之所以对刘凡那么亲近的原因,当然也不排除他爱才之心。

    “是啊,是啊,你看我跟龙老头两人就是忘年交,平时嘻嘻哈哈的,我也觉得你这人不错,不然我在你面前也不会这么随意,呵呵……”这时刘凡蹿到龙绝天的身旁,随后一把勾着他的肩膀,一副好基友的表面,应和着龙绝天的话,这倒是令龙绝天大感意外,自从与刘凡认识一来,刘凡给人的感觉就是遇事冷静,处变不惊,无论什么时侯都能够从容淡定,几时见过他现在这般表情啊,不过刘凡的话却让他心中暖暖的,这就是一种认可,来自于友情的认可。

    “哎呀!对了……”这时刘凡突然放开龙绝天,随后走到温首长边上,惊呼一声说道:“温爷爷,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要给你一个惊喜吗?”

    “嗯?有吗?”温首长闻言有些疑惑,于是便顺嘴问道:“哦!对对对,是有这么一会儿事,阅兵式那天在车上你跟我提过,你不说我倒是给忘记了,怎么?难道你的惊喜已经准备好了?”

    “呃……”这下子刘凡倒是被问住了,当时他也只是有这么一样想法,但这两天事情忙,所以就没有准备好,所以被这么一问,他也就语塞了,随即又讪讪笑道:“我还没有准备好,不过再给我一天的时间就能完成了,到时侯你们就等着看吧,偷偷给你们提个醒,这惊喜与机关兽有关哦!”

    (三更终于完成了,一天万字不好整啊,求兄弟们鲜花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