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八章 浴室里的春光(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清晨,刘凡难得地没有早起晨练,反而是在温家中睡懒觉,至于昨晚刘凡提到的那个惊喜,刘凡却始终没有松口,而那时三人已被刘凡那一句“与机关兽有关”勾起了瘾头,刘凡却很不负责任地撂挑子不说,因此三人轮番上阵欲想让刘凡再多说点,但不管三大巨头如何威*利诱,他都是无动于衷,而就在三人的软磨硬泡之下,刘凡只是摊开一只手掌竖起五根手指头,这才让三人罢休,至于这五根手指头是什么意思,那只有刘凡自己知道了。

    不过等刘凡睡下的时侯已是三更半夜了,他可以承受着非人的精神折磨,这才早上赖床不起的,本来以刘凡大罗金仙的修为是不需要睡眠来补足精神的,可人都是习惯成自然,不睡足了就不愿意起来。

    “咚咚……小凡呐,快点起床吃早餐了,今早你还要去参加军委会议呢。”就在这时,刘凡的房门外传来了一阵清脆的敲门声,还有温奶奶的叫喊声,却是今早温奶奶见刘凡并没有如往常一般早起锻炼,因此这才连忙过来唤他。

    “嗯?”刘凡的灵识是多么灵敏,早就知道门外是温奶奶了,于是猛地从床上弹起身来,同时又冲门口外的温奶奶喊道:“哦!温奶奶,我知道了,这就起床……”

    “哎!早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就放在餐厅里面,你一会儿刷洗完了,就过来吃啊,记住了啊。”温奶奶听到房内刘凡的声音,又不免再叮嘱一声,其实老人就是这样,对人好的时侯他会对你无微不至的关心,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理解,还嫌烦,说老人家太啰嗦,其实这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有很多人想要得到亲人的关怀却无法如愿,就比如刘凡,他就是一个孤儿,因此对于温奶奶这样的关怀备至,更感心中暖意。

    “知道了……”刘凡不厌其烦地回应着,语气中却没有半点敷衍之意,立马起身穿上衣服,开门匆匆地走了出来,而这时温奶奶已经走到楼下了,于是刘凡只好得悻悻地走进了不远处的卫生间,近前一看,门露出了一条缝隙,于是刘凡便推门而入,随后顺手将门关上,再走到刷洗盆边,拿起早已准备好了的牙膏牙刷,便开始了他的刷洗大业。

    “哗哗……”就在这时,卫生间内突然一阵细微的水声引起了刘凡的注意,之前刘凡进门时匆匆忙忙的,只见到门没锁便习惯星地推门进来了,根本就没有想到卫生间里面有没有人,可此时的水声却明确地告诉刘凡,确实有人在,而透过刷洗盆上的一面大镜子,刘凡更是看到了香艳的一幕。

    只见镜子中映射着刘凡身旁的一席透明的薄膜帘子,而帘子的后被却是一具身不着一褛而曼妙的胴体,由于水汽的掩盖,让帘子蒙上了一层朦胧感,更凸现着其中那身姿的神秘感,若隐若现间,更是让刘凡体内激素澎湃,此时刘凡已然知晓浴缸内之人是谁,能出现在温家的少女除了温菲姌还能有谁呀,真是罪过呀,居然连一个十七岁的未成年少女也偷窥,真禽兽也,此时刘凡心里在不断地自我鄙视着,可却管不住自己的双眼,毕竟偷窥无罪嘛!

    而与此同时,帘子后面的温菲姌自然也发现了刘凡的存在,因此她是既怕且羞,如今她可是光着身子,怕刘凡发现自己,那她可就愧大发了,然害羞是肯定的了,一直守身如玉的她,可从来没有在男子面前如此“坦诚相见”,因此躲在帘子后面不敢出身,甚至于将身子浸泡于温水之中。

    不过此时的温菲姌心情又是纠结的,她对刘凡有好感这是毋庸置疑的,那个少女不怀春,像刘凡这般年少多金,又是气宇轩昂,人品好还有本事的男子,那是多少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再加上刘凡又救过温菲姌,治好了自己身上的顽疾,温菲姌若说心里对刘凡没有想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好在温菲姌的纠结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此时刘凡已经刷洗完离开了卫生间,不过温菲姌心里却没有庆幸,反而是淡淡地失落,在她看来刘凡从终至始都表现得很自然,好似完全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一般,这让温菲姌有种被忽视地失落感,情绪不佳的她也只好草草将身上的泡沫清洗完后,匆匆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然须不知刘凡已将她的身体看了个精光,这就是拥有神识的好处,简直就是溜门撬锁、爬墙偷窥的必杀技,甚至连放风的人都可以省了。

    须臾间,刘凡便已经穿戴整齐出现在了餐厅中,此时刘凡却是一身笔直的将官装,肩膀上更是闪耀着两枚金星,更为原本就帅气的脸庞增添了几分霸气。

    这时温奶奶一见刘凡一身戎装出现,顿时满意地说道:“嗯!穿上这身军装,整个人确实看起来精神多了,也更加帅气了,这个模样一出去准把那些小姑娘的魂都给勾走了,呵呵……”说话间更是走上前为刘凡整理了一下衣领,顿时让刘凡心中倍感温暖,曾几何时刘老郎中也是这么为他整理地,因此刘凡对此颇有感触。

    “嗯!老婆子,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嘛,小凡那是人中龙凤,穿什么都是一个帅气,呵呵!”此时温首长也坐在餐桌主位上,手里面拿着一份报纸,这都是他的习惯了,饭前看一看时政要闻,有助于了解时下局势,又不会浪费太多时间,一举两得,而从侧面也可以看出,温首长勤政之余还不忘学习。紧接着,温首长放下手中报纸,抬头看向刘凡,和蔼地说道:“来了就先坐下来吃早饭吧。”

    “嘿嘿……那有啊,温奶奶……”这时刘凡很难得地露出害羞的表情,而且语气中还带了点撒娇的味道,更是逗得温奶奶大笑起来,末了刘凡却是扭了扭腰身,随即说道:“不过这身衣服穿着还挺舒服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将官服都是量身定做了,自然是舒服了。”温奶奶闻言便为刘凡解说一番,随即拉着刘凡的手,很是热情地说道:“来来来,先坐下吃早饭,早上刚熬好的清粥,可以降火清肠胃,你们年轻人肝火旺盛,正好合适。”说着,温奶奶便亲自为刘凡瓢了一小碗粥,而刘凡自然也不客气,拿起勺子就猛往嘴里塞。

    “呵呵,慢点慢点,这里还有一大锅呢,又没有人跟你抢,小心噎着了。”温奶奶一见刘凡的吃相,顿时笑开了怀,对于厨师而言,最好的奖赏不是言语上的夸奖,而是喜欢吃他们做的食物,你看刘凡现在那是胃口大开,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一小碗,就连勺子上都被他添了个干净,跟饿了好几天的饥民似的,而且就这吃相也让人不敢恭维,可谁知道温奶奶还就吃他这一套,就坐在一旁等着刘凡吃完再给他瓢一碗,看得对面正喝粥温首长大吃干醋啊。

    于是温首长三两下也将一小碗粥喝了个精光,随即顺手端着碗冲温奶奶说道:“喂!老婆子啊,这我碗也没了,你就不给我也盛一碗吗?”

    谁知道温奶奶听到丈夫的话,不仅没有将碗接过来,反而白了白眼,说道:“你多大个人了,有手有脚的自己不会盛啊,我又不是老妈子,你又不是我孙子,我干么给你盛啊,自己盛去。”

    “扑哧……咳咳……”刘凡怎么也没有想到温奶奶会这样与温首长说话,更没有想到的是温首长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居然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跟自己“争宠”,是以一时没准备之下一口粥水差点喷了出来,好在刘凡反应及时,不然这一口粥喷出去,估计对面的温首长就得遭殃了,可刘凡却被粥水呛到了,这才轻咳两声“你……”温首长此时心里那个郁闷啊,都怪这个臭小子,好端端地抢走了自己专属的特权,现在倒好了自己夫人有了孙子忘了老公,反倒是他自己成了外人一样,这让温首长心里如何能爽!不过随即转念一想,温首长又开口说道:“老婆子,小姌怎么还没下来,都这么晚了也该起床了吧,要不?你去看看。”

    其实温首长说这话的本意是想支开自己夫人,好让他与刘凡有独处的机会,这样他就可以单面锣对面鼓地跟刘凡说道说道了,只可惜人算不如开算,好巧不巧地,此时温菲姌却从楼上走了下来。

    “爷爷,我这不是下来了嘛,还找什么找啊。”这时温菲姌款款地走下楼来,身是穿着一袭粉红色的外套,下身一条齐膝白色长裙,发型梳成了公主头,脑后还系着一对马尾束发,粉嫩的俏脸上红晕如桃花,俨然就一个清纯靓丽的小公主。

    “哦!没什么,就是让你奶奶看看你起床了没有,既然来了,那就坐下吃饭吧。”这回温首长算是无计可施了,砸吧几下嘴后,便自顾自地盛粥。而刘凡一见到温菲姌却假装若无其事地喝着粥,甚至还冲她点点头给了一个微笑,而且笑得很自然,然刘凡此时心里却是心虚得很,就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一个劲地喝着粥。

    不过刘凡的这一个微笑却是让温菲姌安心了不少,至少温菲姌心里自我安慰:还好,还好小凡哥哥没发现我,不然我岂不是要羞死人啦。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可在面对刘凡的时侯,难免会有些尴尬,甚至于脸颊发烫,心跳加速。

    (又是一天的战斗开始了,一更先上,今天还是三更,冲榜中,求大家鲜花能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