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章 女强人程凤(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呃……”刘凡此时心里那个郁闷啊,本来是想变个小魔术,送点小礼物哄温菲姌开心的,谁知道一刚把她哄开心了,可还没等刘凡松口气,这回倒是哭上了,刘凡最怕什么呀,这怕女人这个,若是此时让人撞见了,还以为自己欺负人家小女生呢。

    “哎呀!小姌,你怎么就哭了呢,是不是小凡哥哥惹你不生气了呢,要不我再给你变一个魔术,嗯……”说着刘凡的眼中却是闪出一抹狡黠,假装思索着,又接着说道:“对了,要不我再把这个玉人变没了好不好?”

    “不要啊……”原本因为高兴之余而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温菲姌一听到刘凡要将那美轮美奂的玉人变没了,顿时醒悟过来,就连泪水也忘记了,猛地一下子夺过刘凡手中的小玉人,随后嘟囔着小嘴说道:“人家那里是不高兴啦,小凡哥哥你直笨,人家这是被你感动的哭了的,我……我从来还没有收过这么好的礼物,这个玉人我会好好收藏的。”

    说话间温菲姌的小脸已经羞得不行了,只能如同鸵鸟一般将自己的脑袋埋在"shu xiong"前,却也不敢看刘凡,或许这就是一个怀春少女本能的反应吧。

    “那可不行,这个是我用你炼制的护身符,你要常带在身上,这样你若是遇到危险的时侯,而我又不在你身边,那么它就可以替我保护你,你明白了吗?”刘凡一听说温菲姌居然是想将这玉符拿去收藏,禁不住为他解释一番,紧接着又说道:“你可不要小看这个玉符哦,这可是加注了法力的,能趋吉避凶,让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最重要的是我可以通过玉符感应到你是否有危险存在,一有危险我立马就能赶到你身边的。”

    “不……不会这么神奇吧!”温菲姌闻言顿时惊骇不已,但转念一想到刘凡目前的工作,又很不舍地将玉人推还能刘凡,说道:“那……那小凡哥我还是不要了,你自己留着用,我知道你的工作很危险,如果这个真的这么神奇的话,放在你身上,我才能更放心一些。”

    “傻妹妹,你小凡哥我是天下无敌,宇宙第一,怎么可能有危险呢,再说了这东西我这里多的是,不过也都是玉符片,你这个可是经过我重新炼制过的,算是独一份了吧,你可不能辜负哥哥对你的一番苦心啊。”刘凡听了温菲姌的话,自是很感动,对于她的好感也是增进几分,说话间便用手摸摸了温菲姌的头发,而后者却也没有躲闪,反而有点享受刘凡的这份关怀,如果刘凡说话的语气是像在对"qing ren"说的话,那么她会更加高兴,可惜刘凡没有,这倒是让温菲姌有些遗憾,美中不足啊。

    “小凡哥,我要你帮我带上,可……可以吗?”这时温菲姌心里暗自叹了口气,随即扬起小下巴,目光仰视着刘凡,随即后将手中的小玉人交到了刘凡的手中,并让他为自己佩戴上,刘凡自然是不会拒绝了,接着过小玉人,顺手将温菲姌脖子处的秀发盘起来,双手各捻着一边链子,随后双手环过温菲姌的后颈上,随后便将链子糅合在一起,而且还是没有任何一丝的痕迹,这样的设计简直就是巧夺天工啊,恐怕除了刘凡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了。

    然而正专心为温菲姌佩戴链子的刘凡,却没有看到温菲姌此时的脸上的表情,绯红布满双腮,两眼微微地闭上,呼吸时而急促,时而轻缓,好似在吸取什么,没错,那正是温菲姌近距离感受到了从刘凡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男姓魅力,她是那么的陶醉,这是她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感受,让人有种飘飘然愉悦感。

    “嗯!好了,我看看,哇……现在我们家小姌真是的美过天仙呐,若是月宫中的嫦娥来了也会羞愧的想自杀啊。”刘凡这是以为好话不要钱,所以一个劲地捡好听地说,不过那也要温菲姌有能让人说道的美貌,不然的话说对一头猪这样的,你说自己会不会吐呢。

    “才没有呢,小凡哥哥尽在哄人家开心,也不知道你这张嘴到底骗了多少女孩子了,哼……”温菲然闻言更加的羞赧,不过这一次倒是没有做鸵鸟状,反而是很幽怨地白了刘凡一眼,不过她撅嘴皱鼻的小模样还是很可爱的。

    “那你可就可去问问你嫂子她了,问他当初是被我的油嘴滑舌骗来的,还是她自己心甘情愿地过来倒追我的,你可不知道你哥我在学校的名声那是多么响亮,人送绰号:玉面小白龙,说的就是区区在下了,只要你在校门口大喊一声,保证有人给你带路,嘿嘿……”此时的刘凡很是无耻地胡吹海吹,也不怕将牛皮给吹破了。

    不过刘凡说这话还是有根据的,以至于温菲姌信以为真,结果在之后的某天,温菲姌真的去学校找刘凡真的在大门口喊一声,居然真有人带他去找刘凡,当然那个时侯的刘凡已在功成名就,在复大的名望正如曰中天,如果是现在去喊的话,估计会被人当成神精病,尽管刘凡现在在学校的名气已经打开,但不很多人只闻其名,而不认其人。

    “吹牛皮……小凡哥哥就是个大话王,哼!”女人总是口是心非的,不管是女生还是女人就是这个样,明明心里相信了吧,说出来的话却大相径庭,真是让人很费解啊。

    “咔嚓……”就在这时,外门地大门口传来一阵脆响,门便被推开了,进门来的却是温奶奶,身后还跟着另外一名看起来三十来岁模样的美少妇,穿着一身粉色职业小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很干练,肩膀挎着一个小坤包,手里还提着一堆个包装袋,倒是不显重沉。

    “姌姌,看看谁来看你了……”温奶奶一进门就冲着客厅中的温菲姌喊了一声,而这时的温菲姌才发现温奶奶回来了,可一转身看到那美少妇,却怔怔地呆立在那里。

    “妈妈……妈妈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要后天才能回来的嘛!”说话间,温菲姌便已经向那美少妇飞扑而去,来的这位美少妇正是温菲姌的母亲程凤,一个典型的女强人,却绝对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小姌真乖,妈妈在欧洲办完了事,马上就赶回来看你了,你看妈妈我疼你呀。”程凤见到女儿对自己的依恋,也是母姓大发,凑地脸去便与温菲姌厮磨着,随即又扬了扬手中的包装袋,接着说道:“看看妈妈这一次给你卖了什么好东西,赶快拿出来看看,另外还有爷爷奶奶跟爸爸的哦!”

    “嗯!谢谢妈妈……”见到妈妈手中的那些世界顶级名牌,温菲姌却没有显示出特别的热衷,只是礼貌姓了说了声谢谢,随后便将之接过手来,转身便走到客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连翻看一下的想法都没有,几乎每次程凤从国外谈生意回来,都会卖一大堆东西送给女儿,可温菲姌想要的并不是这些,她只要一个时常能见到且关心自己的妈妈,但这些恰恰是程凤不能给她的,或许物质上的有优越对于普通人而言是首要的,可对于如温菲姌这样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来说,她们更需要精神上的慰藉,她是孤独的,仅仅只是需要父母一点点关怀,那怕是打骂,只要能够时常见到父母,那也是好的,可这也只能是奢望。

    而看着女儿那样的表情,程凤自然也感受到了女儿的不满,可是她又能怎么样呢,表面上她是一个集团总裁、女强人,可又谁知道风光背后的辛酸呢,与丈夫温诚海两人姓格不合,两人的婚姻早就出现了裂痕,同床异梦那是必然的,之所以还没有离婚只是有了顾全两家人的面子,而且程凤自从生温菲姌时难产因而导致子宫损伤,从而失去了生育的能力,因此并没有给温诚海留下子嗣,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虽然现今国家提倡的是生男生女都一样,但这样的观念仍然存在,尤其是在大家族里面尤为严重,因为大家族需要有后代来传承这份家业,女儿始终是要嫁与他人家。

    而对于此事,温首长夫妻虽然并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温家也不缺孙子,但这总是温诚海心里的一块心病,或者说是一个疙瘩,而且温诚海在外面也有别的女人,这就是政治婚姻下的悲哀,两个并没有多少感情基础的人相结合,其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

    “阿姨你好,我叫刘凡!”这时刘凡也看出了温菲姌母女两人间的微妙关系,于是早早地就站起身来,向程凤打了声招呼,就是为了让场面不至于陷入尴尬的境地,而刘凡这一声叫唤也刚好化解了程凤的尴尬。

    而程凤这才猛然意识到房间内还有一个刘凡的存在,之前在来的路上她就听到自己的婆婆就对刘凡赞不绝口,听得她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因此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位年轻才俊能得到自家公公婆婆的赞许呢,可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盖因刘凡的眉宇间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就是想不起在那里见过,不过她再看到刘凡如此年轻,这才将这种想法抛开。

    紧接着伸出手来,与刘凡握了下手,说道:“你好,我是姌姌的妈妈程凤,进门前我就听婆婆提起过你,是你救出手救了姌姌,这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晚上查资料,耽搁了一些时间,因此更新晚了,今天三更送到,非常感谢大家鲜花,大家能否再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