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不欢而散(上)(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好,我是姌姌的妈妈程凤,进门前我就听婆婆提起过你,是你救出手救了姌姌,这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程凤说这话倒也是出自真心实意,盖因她实在是亏欠女儿太多了,温菲姌先天哮喘由来以久,可以说正是出生时难产而造成的,因此程凤在面对女儿的时侯都是尽心尽力地想要弥补,可惜由于要打理家族生意的关系,一忙起来往往都会疏忽对女儿的照顾,这才不得不寄居在爷爷奶奶这里。

    至于温奶奶与程凤一路行来聊起刘凡。那也只是平曰里的行为,并没有涉及太多,一则时间太少,二则温奶奶对于刘凡的了解也不多,只觉这个孩子人品不错,虽然是华夏第二夫人,都政治敏感度不强,平曰里就连温首长工作上的事也不大爱过问,说白了与普通的老人家没有什么区别,不然也不会一大早就去找苑里的其他老太太唠嗑度。

    而刘凡同样也感受到了程凤眼中的诚意,于是谦虚地笑道:“阿姨,这没什么的,当时只是恰逢其会,又恰巧我又懂那么一点医术,再加上小姌长得又那么可爱,无论什么人看到当时的情况都不会忍心看到她那么痛苦的。”

    “哎呀!你们俩就别那么客气了,先坐下再说,我先回屋里帮小凤收拾一个房间,今晚就在家里睡啊……”这时温奶奶见两人相谈甚欢,于是提议让程凤今天住在家中,也没等程凤回应,温奶奶便自顾自地上了楼去。

    而这时刘凡与程凤两人却没有依言而坐下,反而是紧握着刘凡的手不放,热情地说道:“总之无论怎么样都好,我都替姌姌谢谢你,是我这个做妈妈的不好,时常因为工作而没有在她的身边,我对她亏欠太多了,唉……”

    程凤对于刘凡居功而不自傲的态度很有感触,同时也很欣赏刘凡处变不惊、进退有据的为人处事,要知道如她这样的女强人一向都是很傲气的,不过这里面也有女儿温菲姌的成份,随着一声哀叹,程凤又从小坤包里拿出一个支票本,写写画画了一番填写完,然后撕下来递到刘凡的面前,随即说道:“小凡,阿姨也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可阿姨除了能给你这个,其他人我也想不出什么来,这一百万你就拿着吧。”

    “嗯?”刘凡看着程凤手上的支票,禁不住眉头一皱,他也想不出程凤拿出这一百万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刘凡下意识地想到,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刘凡又怎么会傻傻地接受呢,况且一百万对于刘凡来说,还真是不多,于是刘凡很认真地说道:“阿姨,你千万不要这么客气,虽然我与小姌认识不到三天,不过我也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如果什么事都要这么计较的话,活着多累啊,所以这一百万我是绝对不会收的。”

    “呃……”程凤被刘凡这么一抢白,倒也又高看了刘凡一眼,既而认真地打量起他来,这才发现,原来此时刘凡身上穿着将官服,而且肩章还是两颗闪闪的金星,这让程凤很诧异,但他却绝对没有认为刘凡就是一个中将,纵观华夏立国已来,还真没有出现过四十岁以下的中将,就更别说如刘凡这般年轻了,因此程凤并没有将刘凡身上的将官服放在心上,反而是秀眉紧锁,她也听出刘凡话里的意思,只当女儿是妹妹,却又不肯接受自己的钱,还以为刘凡是嫌钱少,于是又填了一张四百万,加起来就是五百万了,接着递了过去。

    随即程凤笑得很勉强地说道:“小凡呐,阿姨知道你的心意,可你总得让我心里好过一点吧,治病付账那是天经地义地事情,我想你会明白我的一片苦心的,这是五百万,普通人一辈子恐怕也赚不了那么多的。”紧接着程凤瞄了瞄刘凡的肩章,有意无意地接着说道:“还有啊,小凡呐,今天这将官服千万不要轻易穿出来招摇过市,这样可能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的,你记住阿姨的话啊,把这身衣服脱了吧。”

    之前程凤从温奶奶那是里是知道刘凡是个孤儿,因此程凤自动地将刘凡归入了穷[***]丝的行列,这才有了这五百万的事情,语言中虽然没有贬低刘凡的意思,但总是流露出超人一等的优越感,拿出这五百万就好似在街道口碰上乞丐顺手扔下几块钱那么的随意,说白了除了感恩的成份也有那么一点想接济刘凡的事情,不过这种行为只能是个笑话,不说刘凡现在身价千亿,而且还是美元,但论帝龙集团就是一个彪悍的存在。

    因此在刘凡看来这些钱就是在对他的侮辱,不过对方毕竟是温菲姌的母亲,温家的儿媳妇,再怎么说他也得留点面子,所以这才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而没有爆发出来,原本刘凡之前看程凤的言谈举止颇有大家之风,心生那么一点的好感也被程凤最后一句话扑灭得荡然无存,不过刘凡虽然没有做得太过火,但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于是也没去接那五百万,而是直接掉转身之,看都不看程凤一眼便回身坐到了沙发椅上,脸色却依然阴晴不定。

    而程凤见到刘凡拂袖背转身去,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留,心里顿时肺都气炸了,气得浑身发抖,自己好心好意要拿钱资助他,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让自己下不来台,弄得现在如此尴尬的地步,好在她的养气功夫还算不错,硬自强自压下心中的怒气,但是刘凡之前留她的一点好印象也降低到了负数的程度。

    而另一边的正心不在焉地看电视的温菲姌自是也在关注着妈妈与刘凡的对话,刚开始时她还以为自己妈妈拿出一百万在送于刘凡时,她心里还很高兴妈妈能为自己而答谢刘凡,可程凤随后的话却让她彻底失望了,因为在她妈妈的眼中除了钱之外,再没有别的东西,没错,这世上没有钱那是万万不能的,但钱也绝对不是万能的,你能用钱卖到所有你能卖到的物质,但却卖不到亲情、友情、爱情等精神上的东西。

    “妈妈,你太让我失望了……”温菲姌仅仅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便能概括此时她内心的失落感,原本因为妈妈到来的喜悦之情也随之消散得无影无踪,既而温菲姌一把将身子挪到刘凡身边,仰面翘首地望着他,诚恳而略带歉意地说道:“小凡哥哥,真的很对不起,我妈她……她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希望你能看在我跟爷爷奶奶地面子上,不要跟她计较了,好吗?要不然……要不然我也给你变一个魔术好不好?”说着又是眨巴眨巴眼睛卖起萌来了。

    “傻丫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我们不能总用自己的眼光去横量别人,而是多用宽容的态度去对待,所以你没必要向我道歉,相对于你妈妈而言,或许她这样做没有错,但那是她不了解我,如果有了一定的认知,我想信她就不会这样了。”刘凡看着可爱的温菲姌,实在不忍心让她看到一些太过丑陋的现象,甚至还劝解她,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很多少都是金钱的奴隶,一切都是向钱看,向厚赚,这本无可厚非,而这些刘凡也是赖得理,但是千万别触及他的底线,不然谁的面子也不给,就如同刚才他给程凤脸色看一样,这还是看在温首长的面子上的,不然早给她一巴掌了。

    “嗯!我会记住小凡哥哥你的话的。”温菲姌似懂非懂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即就那么靠坐在刘凡身边,而两人身边的程凤却是一脸阴晴不定,盖因自己女儿与刘凡两人的举动似有超出友谊的界限,这对她而言是绝对不容许的,如她这样家庭出身的人最终的归宿就是找一个门当户对,又互相匹配的男人,那样她才觉得自己女儿才会幸福,可她却没有想过她自己也是政治婚姻下的牺牲品,却不知道自我反省。

    于是程凤平复了一下心情,又坐在靠刘凡边上的一个单座沙发上,接着佯装和颜悦色地对刘凡说道:“小凡呐,刚才是阿姨没有考虑周道,我也只是想帮助你一下,之前听婆婆说你还是个大学生,又是个孤儿,生活压力必定很大,所以阿姨这才……唉!不说这些了,对了小凡,你这一来京城,打算什么时侯回去上课呀!”

    程凤这话问得有点唐突了,这不是明摆着下逐客令嘛,若是按平时以程凤商业女强人的睿智自然不会出现这种昏招,可做为一个母亲,她这是关心则乱,都有些进退失据了,而她的这句话刚出口,刘凡还没有反应出什么来,她女儿倒是先不高兴了,温菲姌身边一直没什么朋友,好不容易有了刘凡这么一个大哥哥能陪自己说说话,还会哄自己开心,可自从妈妈回来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欲想将刘凡从自己身边驱逐,虽然话里的意思没有明显的痕迹,可是温菲姌却能感受到母亲话中隐藏的真意,俗话说知女莫若母,但反过来也是亦然。

    这时温菲姌嘟囔着小嘴,满是不悦的冲程凤说道:“这里是爷爷的家,小凡哥哥是爷爷的干孙子,自然是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不劳烦程大总裁费心,哼……”

    此时的程凤自然从女儿的话中听出了她的不满,禁不住眉头皱得更深了,撇着脸深深地看着刘凡,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给自己女儿施了什么魔咒,居然能让一向乖巧懂事的女儿向自己质疑,而且也是唯一的一次如此称呼自己,同时这也让她对刘凡的戒心更大了。

    (感谢大家的鲜花支持,不过后面的紧追不舍,希望大家能再给力一些,今天依然的三更万字,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