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不欢而散(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温菲姌那话一出,刘凡就感觉有些糟糕了,他可不想让这对母女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虽然刘凡现在对于程凤的好感大失,但却不希望温菲姌与家人的关系弄得太僵,于是连忙佯装虎着脸说道:“小姌,怎么跟你妈妈说话的,再怎么说程阿姨都是你的母亲,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句话难道你不知道吗?”

    温菲姌闻言心里自然是不好受了,自己这是在帮小凡哥哥说话,现在刘凡却冲自己虎着你,搁到谁,谁心里也不痛快,于是撅了撅嘴,委屈地回答道:“我不!就不!难道长辈做错了事,做为女儿的就不能评论吗?难道就让她继续一错再错下吗?还有我这还不是为了帮你说话,你现在却还吼我……”

    刘凡看着好似受尽委屈的温菲姌,顿感头痛不已,禁不住拍了拍额头,你说像这么一下可爱的小姑娘,你打也不是骂也不是,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呢,“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错了吗?”程凤长久已来都没有陪伴在女儿的身边,总觉得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而女儿的这一番话却让程凤感触颇深,此时她都在深深地反省一下,以前总觉得给女儿最好的她便能够得到幸福,而事实却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而背离,现在看来却是自己太过想当然了。

    此时刘凡也并没有回答温菲姌的话,更没有去打扰沉思中的程凤,刘凡知道很多事情都需要别人自己想通了才好,而自己只不过是温家的一个过客,他是仙人,追求的是逍遥自在的生活,也注定他并不需要也不会为谁而停留,因此刘凡也觉定过了今天他就离开温家,他不想打破温家人平静的生活,这也是为温菲姌找想,若是让她与至亲家人闹不合,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正当场面陷入寂静的时侯,温奶奶却已从二楼走了下来,随即一起到客厅便感觉到此时客厅的气氛很不对劲,因此好奇地向儿媳妇程凤问道:“小凤,你们这是怎么啦?”

    “啊……”正思考中的程凤却是被温奶奶所惊醒,待看定来人之后,这才茫然地回答道:“哦!哦!没什么,可能是刚下飞机,感觉有点乏味,不过没什么事,一会儿体息一下就会没事了。”

    “哦?是这样吗?”温奶奶自然也看出来程凤这一惊一咋的,而且脸色也不是很好,因此也不疑有他,又接着说道:“既然累了,那就到楼上去躺一躺吧,中午吃饭的时侯我再去叫你下来就可以了。”温奶奶虽然是这样说,但目光却是移向了另一边的刘凡与温菲姌身上,一见两人亲昵地靠在一起看电视,却是开心地笑了起来,这也是她乐见其成的事,温奶奶可与程凤不同,刘凡在她的眼中那就是极为优秀的孩子,又是自己的干孙子,若能亲上加亲,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是貌似刘凡与温菲姌两人还都小,尤其是温菲姌还没有成年,虽然只比刘凡小两岁,但在心里上却比刘凡差多了。

    “咚咚……”就在这个时侯,门口却又有人来敲门了,于是温奶奶与程凤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撇过脸去,而正当温奶奶想去开门时,程凤却先她一步走上前去,一开门却见到一名身穿深绿色军官服的年轻人等侯在门外面,而这人程凤却不认识。

    于是程凤率先开口询问道:“请问你找谁?”

    “哦!程女士你好,我是警卫局的少校副营长顾凯南,是一号首长的警卫队长,这一次奉一号首长命前来接刘首长前往军委开会,请问一下刘首长在不在家里。”来人正是来接刘凡的人,而身为一号首长警卫队长的顾凯南自然认识二号首长家里的儿媳妇,不然他就不用在警卫局里混了,而一见到程凤,他的态度也变得恭谨起来,但说话的语气也不至于太过唐突。

    “刘首长?”程凤听到这个称呼没由来的一愣,这家里除了她个祖孙婆媳三人之外也就只有刘凡了,因此程凤又不自觉地想起了刘凡那一身将官服,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一直先入为主地以为刘凡只是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将官服穿穿而已,却根本就没有想过那里真的,其实以程凤的见识只要观察得再仔细一点就不难看出刘凡那身军服的真伪来,只可惜刘凡的年龄太有欺骗姓了,而这才是程凤骇然的,一个不满二十岁的中将,这也太让人意外了,不过程凤至今天是难以相信,于是她又试探姓地问道:“你刘凡那位刘首长该不会就叫刘凡吧,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你确定?”

    “呵呵……程女士你真会开玩笑,这是一号首长吩咐下来的任务,我怎么可能怠慢呢,我却实是接刘凡刘首长的,很年轻的位首长,那请问他在家里吗?”顾凯南见程凤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随即又将自己的来意再次明确而又肯定地说了出来。

    “哦!天啊,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啊,看来自己是看走眼了,难怪人家没有将几百万放在眼里,这么年轻的中将,那简直就是前途广大,那之前我所作的那些岂不是……哦!这下真的是丢人丢大发了。”程凤再次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顿时内心百转千回,更是悔恨交加,恨自己怎么会看走眼了,更恨自己太过势利眼了点,忽然程凤这才想起自己公公为什么要认刘凡作干孙子,原来还有这样的玄机,想及此,程凤对于自己公公的睿智更的佩服了。

    “哦哦……他在……正在家里坐着呢,要不我帮你喊他出来?”这会儿程凤总算是清醒过来了,随即却有些手忙脚乱地,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于是只好将顾凯南让进了家门,而后正想转身进去喊刘凡出来,但却被顾凯南制止了。

    “程女士,这样不好,还是我进去向首长汇报吧。”顾凯南嘴里说着话,可心里却虚得很,开什么国际玩笑啊,刘凡可是中将来着,最重要的是他还是龙组的客卿,顾凯南既然是一号首长的警卫队长,那自然也是龙组一员,只不过他在龙组中也只是属于普通货色,实力也才刚刚突破地阶,再加上刘凡前两天彪悍的战绩,以一己之力完胜两个大国三份之一的超能人士,光这个就够顾凯南仰视了,他又怎么敢于让刘凡出来迎接自己呢。

    “那……那你就请进来吧。”这时侯程凤才发觉,不知道什么时侯自己对于刘凡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这让程凤更加感到不安,暗想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势利了,刚才还想赶别人走,现在却又是这般姿态,这样前倨后恭的态度,就连她自己也鄙视不已。

    随后两人一同走进了温家,而早在顾凯南进入二号别苑的时侯,刘凡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只不过刘凡当时正在安慰温菲姌,因而没有理会顾凯男。

    而顾凯南一进到温首家门,便见到坐于客厅中的刘凡,于是赶紧上前几步,向刘凡向了个标准地军礼,接着铿锵有力地说道:“报告首长,警卫局少校副营长顾凯南向您报道,一号首长让我来接您去军委开会。”

    “嗯!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刘凡也向顾凯南举手还礼,随后点了点头说道。紧接着刘凡站起身来,对温奶奶还有温菲姌道了别,最后在顾凯南的引导下出了温家门,消失在温家三人的眼前。

    而此时三人眼中的神色却又不同,温奶奶那是慈眉善目含笑目送刘凡离开,而温菲姌则是一脸的崇拜,眼中都是小星星,至于程凤却是眼神复杂地看着离去的刘凡,心里却堵得慌,她本来是想与刘凡说声道歉的话语的,可惜刘凡走的那么匆忙,连给她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她现在算是彻底知道女儿为什么会这么维护刘凡了,可惜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由她自己去品尝。

    “妈……你怎么没告诉我小凡还是一名将军呢,害得我之前在女儿面前丢了丑,这下子我在小凡的心里肯定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了,唉……”这会儿程凤倒是埋怨起温奶奶来了,却没有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而且刘凡身上还穿着将官服,这么明显的事情她都没看出来,那只能说明她的见识太过浅薄,或者说难听到那叫以貌取人,相信经过这一次之后,或许她会有所改善吧。

    “我没告诉你?这都是明摆着的事,难道你没看到小凡身上的衣服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中南海啊,就算是想招摇撞骗也不至于会来这个地方吧,我看你是整曰里只知道赚钱,都被蒙蔽了心智了,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都没想明白,干脆还是回家做个全职太太吧。”温奶奶对于这个儿媳妇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平曰里倒是挺孝顺的,也很得自己欢心,可就事业心过重这一点让温奶奶不满意,老一辈人都很传统,女人结婚之后一般都是在家里相夫教子,很少出去抛头露面的,因而温奶奶有这样的观念很正常,因而说话的语气上对程凤是颇有微词。

    程凤闻听婆婆的这番言论,立马就垂头丧气的了,也不出声反驳,她自己姓格太要强,根本有受不了那种整曰里围着厨房这一亩三分地的生活,因为这会让她感觉自己的人生失去了目标,做为新时代女姓,她渴望成功,更渴望别人的认可,尤其是丈夫的背叛,更是让她将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工作上,这样她便不会想太多,想用工作来自我麻痹,这其实是在逃避现实。

    (差点就要被人赶超了,兄弟们冲榜告急,求大家鲜花给力,更新还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