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八章 彪悍的表姐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刘凡见气氛有些不对,就开口说道:“呃,那什么,我来介绍一下我的几位同舍兄弟。”

    说着指着陈刚说道:“这是我们老大,陈刚。”

    而面对如次绝色美女陈刚也显得有些拘谨,挠着头憨笑道:“你们好。”

    三女也是微笑地向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他。

    “这位是老四,王施仁。”刘凡接着又指向王施仁,说道,而后者更是不堪,居然害羞地低下了头,不敢与三女正视,倒是惹得三女娇笑不已。

    “这位是……咦!老二呢。”刘凡刚想介绍张毅,身边却不见的的踪影,众人回头才知张毅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众人十来米远,而且走路动作怪异,像做贼似的蹑手蹑脚地。

    这一幕三女也看到了,突然陈雅芝大声地喊道:“张毅,你给我站住,见到我就想跑啊,你给我回来。”而被这么一喊,张毅就像是让人下了定身咒一样顿在了那里,之后又垮着脸,双手无力下垂,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走了回来。

    这让人有些不解了,难道她们两人让认识,仿佛是在印证众人心里的想法一样,走回来的张毅就像掉了魂一样地说道:“表姐。”

    听提这一声,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两人还真是关系不浅啊,不过众人还是回头看向了陈雅芝,而后者才幽幽道出两人关系,却原来两人是表亲,陈雅芝的姑姑嫁给了张毅的老爸,两人从小就认识,而张毅打小体弱,老是让习武的陈雅芝欺负,几年前张毅的老爸因为工作关系,所以一家人来到了上海定居,从此张毅就没有跟陈雅芝联系,刚才见面时还不知道,可当赵婉仪介绍时说到陈雅芝的名字,他就听出来了,就准备想开溜,结果还是让陈雅芝给认出来了。

    “你跑什么跑啊你,我又不打你。”看见张毅这模样,陈雅芝不禁有些气急,抬手就想拍他几下,却不料张毅如同被蛇咬一般,一下子就窜到刘凡身后。

    “我…可告诉你哦,我们家老三可也是武林高手哦,你要不信可以试。”

    “那你信不信我现在打电话给姑妈说,你在学校乱搞混曰子,到时你可就有难了。”陈雅芝虽然忌惮刘凡的武功,但想对付张毅还是有不少手段的。

    “好了,你们两姐弟要说到几时啊,我们还是去凤海大酒店吧,我怕去晚了又没有包厢了。”刘凡也是看不下去了,瞧张毅那窝囊样就来气,不过毕竟是兄弟,该帮还是得帮的。

    经刘凡这么一解围,众人也没再说什么,随后走出校门坐上计程车,向凤海大酒店去了。

    等刘凡一行人走后,刚刚还驻足围观的人群有人认识了刘凡的背影和身上穿的衣服,居然和论坛上“神女泪”事件中的男主角惊人的相像,于是呼又一轮的疯传开始了,什么“神女名花有主,两人相邀共进晚餐”云云的…

    车很快地就来到了酒店门口,一行人在在服务员的引导下进了包厢,还好他们来得快,不然连最后一个包厢也没有了。

    “你们想吃点什么?”做为这次联谊的发起方,刘凡很是绅士地将菜谱递向赵婉仪说道,而后者美眸微转,看向身边的另外两大美女。

    还没等别人说话,孙筠瑶就率先将菜谱抢了过去,很是可爱地说道:“我来点,我来点。”然后很没形像地靠在餐桌上看起了菜谱,随即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要一个燕窝羹,听说这个可以美容的,还要一个木瓜炖鲜奶…”

    可话说道一半就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怪,抬头看去却见众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尤其是几个男的,更是盯着她傲人的峰峦直吞口水。

    “哎呀,未来姐夫你好坏啊,干嘛盯着人家看嘛。”说完非但没有害羞,还直挺着"shu xiong",对刘凡娇嗔地笑道。丫的,这能不让人遐想吗,本身孙筠瑶就已经是硕大丰满了,现在还在补,那以后还不成奶牛了,这也就难怪刘凡等人会有这样的反应了。

    “你们这些臭男人瞎想什么啊,这菜是我给婉仪姐和雅芝姐点的,要是她们两个也像我这样那就更完美了呢。”说完还用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曲线的动作,这下差点把刘凡几人擂倒了,这小妮子真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啊,直羞得赵婉仪跟陈雅芝俏脸红霞布满,其实两人的"shu xiong"也不小,只是相对于孙筠瑶来说就有点小巫见大巫了。

    “呃!啊哈,今天的天气不错啊,阳光明媚,咳喀,点菜,点菜吧。”说着又接过菜谱,胡乱地点了几个招牌菜,随后又让服务员快点上菜,还好刘凡是仙人,不然还真把持不住,想出这个一个蹩脚的法子掩饰过去,但眼睛还不时的撇了撇坐在身边的赵婉仪的"shu xiong",咋见一泓沟壑,心中更是一荡,而后者从刚进入时就一直关注着刘凡,恰好看到了他刚刚的那一撇,随后心中不尤得一喜,再一看没心没肺地孙筠瑶,知道两人差距不小,心中就有些胡思乱想了。

    “难道男人都喜欢大的吗,我的有点小,他会不会嫌弃呢,哎呀,我怎么会想这些呢…”

    赵婉仪努力地将自己心中的不安平静下来,而坐在她边上的刘凡见她脸色一会儿的功夫连着数变,以为她不舒服,便温柔地问道:“婉仪,你没事吧,是不是那里不舒服,要不要我给你把把脉。”

    “他这是在关心我吗,看来在他心目中还是有我的。”赵婉仪心中暗想到,听到心上人关心的话语,她的心里顿感温暖,随后摇了摇头轻声细语地说道:“我没事,可能刚刚坐车时,车里面空气有点闷。”

    “那怎么行呢,病要从浅中医才行,不然等到变成大病治起来就麻烦了,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让我帮你看看吧。”刘凡很是坚定地说道。

    见刘凡如此关心自己,赵婉仪很是感动,美眸中泛起了丝丝的迷离,似是陶醉,又是爱慕,而后惊奇地问道:“你还会医术?”

    “那有什么,我爷爷在我们那可是十里八乡最有名的神医,我从三岁就跟着他上山采药,五岁就能捉药,七岁给人看病,到了十一岁就能读力给人开方子了,话说自现在也是小神医了,嘿嘿。”想当初刘老郎中*着刘凡学医的时候,他是三天打鱼,四天晒网,现在倒是自吹自擂起来了,不过这也是为了增加赵婉仪对他的医术的信任度,不过以他现在的医术倒是有自夸的资本。

    “啊,未来姐夫,原来你这么厉害啊,那下肢瘫痪能不能治啊。”一听说刘凡会医术,孙筠瑶就上心了,因为她爷爷几年前因为车祸,造成下半身瘫痪,看过不少医生,甚至还到国外治疗过,都不见好,所以她一直很担心,咋听刘凡这么一说,她心中不禁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只要人没死,就有恢复的可能,正所谓药医不死病嘛。”这话倒不是刘凡谦虚,别说是人没死,就是死了也能用法术让他还魂,话倒是可淡定,可有人就不爽了。

    “吹牛不打草稿,就现在的医术还没有那个医生说可以治疗重症瘫痪的。”说话的是陈雅芝,她比起赵婉仪跟孙筠瑶要理智得多,听刘凡一说就觉得这小白脸的话不靠谱,于地就出言反驳。

    “哦,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就是假的呢。”这时刘凡也是饶有兴志地抬头看着陈雅芝。

    直看到她有些厌烦,以为刘凡也像以前那些男人看她一样,但她却没有见到刘凡的目光很清澈,别过脸冷哼道:“哼,光说不练嘴把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