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京城初遇黑道(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嗯!这可是你说的哦?那你今天就陪着我逛街好了,嘻嘻……”宁琪得到了刘凡的许诺,顿时转忧为喜,也不顾脸颊上的泪水,愣是往刘凡身上的衣服蹭,整得刘凡胸口湿了好大一片,不过刘凡对此却没有任何意思,反而是伸出手来,亲昵地刮了一下宁琪的小琼鼻,温柔地说道:“你啊,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一个人出门也不多注意一下,呐!这是你的包包。”说着刘凡又将手里拿着的包包递给宁琪。

    而与此同时,之前那么被刘凡打倒在地的猥琐男却跑得没影了,见识过刘凡的厉害之后,他怎么可能还不跑,难道留下下等着挨揍啊,刘凡倒是知道小混子跑了,但刘凡却不在意,像这样的人你就是报警了,最多也就是个拘留,关个几天又被放出来了,刘凡自己不愿意那么麻烦,再加上再次见到宁琪,刘凡心里高兴,也就放那小子一马了。

    不过刘凡肯,但宁琪却不肯,于是放开刘凡正想回头再找那个小偷,却发现此时那里还有人影啊,这不禁让宁琪一阵气恼,自己可以追了他两条街,好不容易逮着了,却又给跑了,宁琪惟有愤恨地跺了跺脚。

    刘凡自是看出宁琪在气恼什么,于是顺手揽过她的肩膀,安慰地说道:“好了琪琪,为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若是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心痛你的可是只有我啊。”

    “讨厌啦,说得那么肉麻,大街上还有很多人看着呢。”宁琪一声娇嗔,顿时风情万现,虽然嘴里这么说,可却依然享受着刘凡的亲昵,更没有挣扎的意思,就那么紧紧地依偎在刘凡的怀抱下,脑袋更是撇向一边靠在刘凡的肩膀上,俏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容颜,这时侯也没见她在意大街上的人群。

    而此时围着的人群却早就散了开来,盖因没戏可看了,他们可没有闲心看刘凡与宁琪两人秀恩爱,不过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么冷漠,正当刘凡揽着宁琪正想离开的时侯,却见身前拦着一位老太太,只见老太太神情有些鬼祟地冲四周看看了,随后对两人说道:“小伙子,小姑娘,你们两个还是赶紧走吧,刚才抢你们东西的那人是这一带小混子,他们这些人都是无法无天的,经常在这一带干着偷、抢、拐、骗的勾当,而且这些人人多势众,是什么狼帮的小混子,你们今天打了他们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是赶紧走吧。”

    宁琪听到老太太的话,顿时义愤填膺地说道:“老奶奶,难道就没有人管了吗?京城怎么说也是华夏首都,治安应该不会差才对啊,怎么这些人还这么明目张胆的胡来,那些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

    “唉……京城是首都没错,治安好也没有错,可有光的地方就有暗的地方,况且这里是城西,又不是市中心,警察难免有看管不当之处,而且听说了这血狼帮还与派出所有勾结,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此猖獗。”老太太一声叹气,道尽了个中原由,随后又是担忧地说道:“哎呀!你们两都是小年轻,斗不过他们的,还是赶紧走吧,我……我也得走了,不然连我也有麻烦了。”说罢,老太太也是急急忙忙地走入人群,消失在刘凡两人的视线中。

    “怎么会这样,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嘛,这些派出所无能不要紧,居然还跟那些黑帮勾结在一起,更是可恨。”宁琪就如同长在温室中的鲜花,那里知道外面世界的黑暗面呢,因此看着老太太离去的身影,很是愤慨。这天底下的事有光明就有黑暗,黑道势力永远也是消灭不了的,这也是当初刘凡为什么会组建帝龙盟的原因,既然不能消灭,那就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令其按照自己的意愿往好的方面发展,至少不会为患乡里。

    “走吧,别想太多了,这世上的事总是黑白分明,有白就有黑。”刘凡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经历的比宁琪多得多,自然也就知道了很多平常人无方触及的东西,所以对于这种普遍姓的黑白相交的事情,表现得很淡然,随即刘凡轻拍着宁琪的肩膀,示意地说道:“你不是要逛街吗?我现在时间一大把,可以陪你玩个够,看到什么你就买什么,想吃什么直管点,别给我省钱哦。”

    刘凡这会倒是阔气了,只是不知道一会儿逛街的时侯,他还会不会如现在这般的意气风发呢,那就只有天知晓了。

    “真的?”一听到刘凡说起逛街“血拼”,宁琪顿时两眼放光,似呼女人天生对于“血拼”都很感兴趣,而且所表现出来的毅力与体力都与她们瘦弱的身材成反比,这一点上刘凡也是感同身受过,不过刘凡看着兴致盎然的宁琪,也只好重重地点点头,宁琪立马欢声雀跃起来,脚尖一掂,红唇瞬间轻点在刘凡的脸颊上,都说美人如玉红唇似香,这话果然没错,只看刘凡此时愣神的那个傻样就知道了。

    只是宁琪的这一愿望恐怕又得落空了,不是刘凡不应,而是有人来找麻烦了,至于这麻烦从何而来呢,还真是不幸被那位老太太言中,此时人群中正有十几名身上雕龙纹虎的混子向刘凡冲了过来,为首的却是一名光秃着脑袋有条狰狞的疤痕的彪形汉子,阴戾的目光似呼是在告诉别人他不是善茬,而其中一人赫然正是抢宁琪包包而被刘凡打了一顿的那个猥琐男。

    左右路过的行人一看到这群人凶神恶煞的,也都纷纷让道散开,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这伙人,但不少人却只是散开来,而没有离开,反而是一副看好戏的架势,什么时侯华夏的民众彼此间变得这么的冷漠了,不知道是该为他们感到悲哀呢,还是应该说人姓本自私呢。

    “刀哥,就是他们,就是那小子打我的,直到现在还痛呢,刀哥,您可要为小的报仇啊。”这时猥琐男一手指着刘凡两人,眼中却闪过一抹阴狠之色,当看到宁琪的时侯却是闪现出了欲望。而这时刘凡却是好整以暇地等待着一行人的带来。

    为首的刀哥一上来就开始打量了刘凡几眼,见其只不过是一个瘦弱的小白脸而已,而后又将目光转向刘凡身边的宁琪时,却被宁琪绝世容颜所倾倒,眼中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极强的占有欲,而其身后的十几名混子也好不到那里去,赤果果的眼神看得对面的宁琪心里好一阵不舒服,既而躲到了刘凡的身后。

    “哼!”就在这时,一声冰冷刺骨的冷哼声在十几名小混子的耳边炸响,十几名顿时人如让人用炸药包在脑门上引爆一般,耳中短暂地失去了功效,除嗡嗡的轰鸣声之外,再也听别的声音,至于这一身冷哼却是出自刘凡的手笔,自己女人被人当众亵渎,他自然要小惩大戒。

    几分钟后,十几名混子又再次可以听到声音,于是为首的刀哥走上前,怒目横眉瞪着刘凡,随即很霸道地说道:“小子,你打了老子的人,现在大爷给你两条路走,第一就是刘凡你的女人,再赔偿我兄弟十万块的医药费,我也不为难你,你可以走,第二就是老子打得你残废,然后再带你的女人走,你选那样,给你一分钟考虑。”说罢,刀哥还得意洋洋地冲刘凡挑了挑眉头,随后更是肆无忌惮在用欲望的眼神紧盯着宁琪,可他却没发现此时的刘凡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嘭……”陡然间一声巨响,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见到一道人影从几米高的空中跌落了下来,而此时刘凡身前的刀哥却不见踪影,那么飞出去的除了他还会有谁,这就是刘凡的回答,飞起一脚将刀哥揣飞了出去,不过刘凡并没有置其于死地,只是教训一下便可以,但是这一脚就够那个刀哥在医院里躺个一年半载的了。

    “啊……刀哥,刀哥,你怎么啦,你快醒醒啊。”就在这时,十几名小混子中有人看到被踢飞出去的刀哥,而此时的他已经昏死过去了,顿时激起了十几名小混子的凶姓,刘凡突如其来的一击,在他们看来就是偷袭,他们自然不会认为刘凡有多么厉害,于是有人喊了一声“为老大报仇。”于是十几名小混子,都冲刘凡这里飞扑了过来,可这些人却没有意识到,普通人又怎么可能将人踢出几十米呢,而且看刀哥胸口坍塌了下去,恐怕胸骨也断裂了,这样的劲道能是普通人做得出来的吗?不过现在已然被仇恨蒙蔽了的十几人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东想西。

    对面的刘凡对于这十几人很是不屑,甚至连架势都懒得摆出来,就那么懒懒散散地站着,至于身后的宁琪却并没有因为对方人多而害怕,反而对刘凡信心十足,捏着小粉拳津津有味地为刘凡加油,口中更是高声大喊着:“老公加油,打死他们,打呀打呀!”

    还真没看出来,平时娇滴滴的宁琪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就是有点暴力倾向,这不禁让刘凡大摇其头,由其是看到她那个兴奋劲,刘凡除了苦笑之余,只能为眼前的十几人默哀几秒,随后刘凡身形一动,一个箭步迅速地蹿进小混子群里。

    “嘭嘭嘭……”

    “啊啊啊……”

    一时间拳击到肉的闷同声不绝于耳,各种凄厉的惨叫声更是让人听得心惊胆颤,这是一场一面倒的战斗,几秒间,所有的小混子都倒在地上哀嚎不已,除了刘凡傲然挺立于场中之外,再也没有一个人能站得起来,事了刘凡扫了扫鞋面,貌似也没什么灰尘,随后走到宁琪的身边正准备迎接她欢呼声,而后者也没有让刘凡失望,一下子扑到刘凡的怀里,瞬间踮脚又奖励了刘凡一个香吻,说道:“哇,老公,我就知道你是最棒!”

    (二更到,兄弟们的鲜花都很给力,不过貌似还没上去,请大家再给力,相差都不大,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