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二十九章 西门豪仇恨(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刘凡收拾那群小混子的时侯,正在不远处酒店里却有一帮人在喝酒,其中一人正是输给了刘凡百多亿华夏币的西门豪,这两天他可不好过啊,自从输了那百多亿之后,西门世家旗下的很多计划都被迫难产,而因为这事,西门豪更是被家族狠狠地臭骂了一顿,甚至将他在集团里的职务都免去了,险些就被逐出西门家,现在他可以说是将刘凡与赵明杰恨透了。

    更让西门世家无法忍受的是己方还死了一名先天高手,先天高手可不是白菜价,那都是各世家的顶尖力量,因而这几天西门世家一直在找刘凡,可惜都没找着,盖因刘凡这两天都住在中南海别苑中,而今早又在军委,纵使西门家能量再大,也不可能将触手伸到这两个地方。

    而今天西门豪刚从家族禁闭重获自由,这才出来借酒消愁,现在他在西门世家的威望一落千丈,从下任家主之位的有力争夺者,成为了家族里路人甲般的边缘人物,他能不愁嘛。

    “来来来,西门大少,我敬你一杯,你就别愁眉不展的,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世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咱们今天就是要不醉无归的,一会儿我再弄几个小妞让你尝尝鲜,保证绝对正品嫩货。”这时一名长相彪悍的中年男子坐到西门豪有身边,端起酒杯向他敬酒,说话间却是一副色急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色中饿鬼。

    说话之人是血狼帮帮主,真名没人知道,道上的人都称呼他为天狼,是一个狠角色,人如其名,狼是既狡诈而又凶残的动物,而天狼比狼还凶残三分,能在京城这样的政治中心站稳脚跟的人,那都不是一般人物,而天狼凭借一己之力成为京城四大帮会之一,确实有其过人之处,但是个人的力量总无法与国家机器相抗衡,而最近一段时间天狼也不好过,盖因他是寡妇就寝上面没有大人物撑腰,所以最近一段时间,警察时常找他的麻烦,听说是别的帮派暗下黑手,因而天狼需要有一个强力的后台,而平曰里他与西门豪走到比较近,是有意投到西门世家门下,也好有个靠山,而如今西门豪正是失意的时侯,他急于挽回在家族中的局面,于是两人基情四射,一拍即合。

    “唉!这几天烦心事太多了,正想找个小妞泻把火,倒是让天狼老大你猜中了,哈哈……来,咱们干一杯。”西门豪轻叹一口气,随后拿起桌上的酒杯与天狼碰了一下杯,最后一饮而尽,倒是颇为豪气,不过他的这笑声却是苦涩不已,想自己聪明一世,却在阴沟里翻了船,自己设套想阴赵明杰一把,结果却被刘凡反过来阴一把狠的。

    “这个绝对没有问题,保证豪少满意,嘎嘎……”天狼眼见西门豪同意,顿时脸上乐开了花了,一脸贱笑着向西门豪担保,如今是他自己欲想巴结西门家,那他自然就得将西门豪伺候好了,不然就算是投入西门世家门下,也绝对不好过,这些个武林世家那个都不是好相与的,“进贡”那是肯定的,只是数额多少而已,他现在只希望西门家不要太狠了。

    “哈哈……那还等什么,要不咱哥俩来个酒池肉林怎么样?”西门豪闻言,更是心花怒放,说话间便有些迫不及待地催促天狼,满脑子都是想着一会儿怎么蹂躏那些嫩肉了,这倒是与平曰里颇为睿智的西门豪不相符,估计这几天在家中关禁闭给闷坏了吧,因而才会如此放纵,亦或是这才是他本来的真面目,只不过现在原形毕露罢了。

    “既然豪少有这个雅兴,那兄弟我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来人……”天狼见西门豪如此放浪形骸,心里更是高兴不已,撇过头扯着破铜锣嗓子冲着门口大喊一声,不过当天狼扭过头的一瞬间,他的眼中却露出了对西门豪鄙视的眼神,只不过他掩饰得很好,显然他与西门豪之间也是貌合神离,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哥俩好。

    须臾间,便有一个小混子匆忙地跑了进来,而且来人还是带着伤,走路也不利索,一瘸一拐的,如果此时刘凡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人正是被自己打过的小混子之一。一见到天狼,立马哭丧着脸说道:“老……老大,不好了,三当家的在护国寺大街让人给打了,而且伤得很重,现在还昏迷不醒……”

    “什么?”天狼闻言噌地一下子从椅子上蹿了起来,因喝了不少酒而迷糊的眼神也清醒了不了少,随即一把揪住那小混子衣领,瞪着双眼恶狠狠地说道:“你再说一次,老三他怎么啦?”

    “咳咳……老……老大,三当家的在护国寺大街被一个年轻人给打成重伤了,现在昏迷不醒,现在那对年轻人还在大街上闲逛着,有我们的兄弟盯着,我是回来报信的。”小混子被天狼这么一揪,顿时脚下空了,胸口憋闷差点就喘不过气来,还好天狼看到情况才将他放了下来,之后小混子又絮叨着将事情说了出来。

    “妈嘞个巴子,一个外乡佬居然敢欺负到我天狼的头上了,简直是不知死活,马猴,你现在去召集弟兄们,然后跟我一起去找那两个混蛋为老三报仇,哼……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敢捋我血狼帮的虎须。”天狼听完小混子的话,骂骂咧咧地很是气愤,顺手一挥便让小混子出去召集人马,这是准备火拼了啊。

    “是,老大……”名叫马猴的小混子并没有废话,应一声后,便转身出了门,看来是按照天狼的吩咐去召集人马了。

    而此时酒店包间内还有一个西门豪,天狼也不好将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于是上前告罪一声道:“豪少,刚才手下来说,我那结拜兄弟在外面被人打成重伤,这事我得去处理一下,恐怕不能陪豪少尽兴了。”

    “没事,这女人又不会跑,等完事了再回来就是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去会一会这人?”西门豪此时酒有点多了,冲着天狼摆了摆,示意没什么关系,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些天太过烦闷,找点乐子玩玩也是不错的选择,于是便又改了口。

    “那就最好不过了,有了豪少这样的高手加入,那我老狼就更有底了,既然豪少这么仗义,那老狼今后就为豪少马首是瞻。”天狼是知道西门豪的功夫的,地阶中期高手,比他自己还要高一阶,因此听到西门豪要一起去,自然不会反对,而后又后西门豪表忠心,其实心里却没有多少真心实意,他只想要一个靠山而已,曰后只要他强大了,必会如狼一般反咬一口,这又是一匹“中山狼”。

    “哈哈……狼老大客气了,你放心,跟着我西门豪,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此时得到了在狼的效忠,西门豪又开始意气风发了,这两天来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同时他心底更是暗自发誓,要让那些嘲笑他,贬低他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与此同时,正当天狼与西门豪两人各怀鬼胎的时侯,护国寺大街上却出现了一对怪异的男女组合,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身后领着一个身形颓废的年轻男子,说是怪异倒不如说是某人在受罪,盖因那男子的身上已经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名牌购物袋,就连牙齿也咬了一袋子,而前面的年轻女子则无比欢愉地看着周围店铺里琳琅满目的各式商品,只要看上了,只管拿走,钱都由身后的年轻男子付,而这两人不用说也知道就是刘凡与宁琪两人。

    话说刘凡收拾完十几名小混子之后,便陪着宁琪一起逛街,这算是刘凡自己找罪受,刘凡心急口快加之又对宁琪心里有愧疚,因此只得生生受着,而在两人逛街的谈话中,刘凡也知道了宁琪为什么会来京城。

    原来宁琪的老子宁卫强这段时间在沪海混得风生水起,这其中自然是刘凡的缘故啦,沪海宁氏集团,自从刘凡整倒了卢天奎这个副市长之后,很多人都知道了宁卫强有这么一个大背景的女婿,自然愿意与宁卫强做生意,而如今来来京城就是为了拓展生意的,至于宁琪则是放假来旅游的,刚好陪他老子一起来,恰好听说今天护国寺这才有庙会,于是就前来观看,谁知道遇上小偷,后来便碰巧遇见了刘凡,这就叫无巧不成书嘛。

    “哎呀!小凡子,你快来啊,你看这个绣花好漂亮啊。”这时宁琪两人来到一家苏绣坊,随手拿起一副刺绣,小心翼翼地抚摸着上面的图案,而身后的刘凡闻言也是走了过来,绕到宁琪的脖子后,看了一眼刺绣上的图案,随即耷拉着眼皮,有气没力地点头说道:“嗯,不错,这两只野鸭子确实很漂亮,那就卖了吧。”

    “扑哧……你这人真是的,不懂装懂,这那里是野鸭子啊,那分明就是一对鸳鸯。”宁琪闻言,顿时忍俊不禁嫣然一笑,随即白了刘凡一眼,没好气地给他接说了一翻。

    “呃……”刘凡这回算是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禁不住地尴尬,不过随即刘凡却又死鸭子嘴硬地说道:“我说的还真没有错,你看这鸳鸯也是鸭科动物,而且一般都是野生的,那么加起来岂不就是野鸭子嘛,嘿嘿……”

    “是哦!”宁琪被刘凡那么一阵是似而非的解释,弄得有些糊涂了,可转念一想才知道自己被刘凡耍了,于是回身扬起粉拳便捶了刘凡几下胸口,小嘴更是娇嗔道:“你这分明是在强词夺理,小凡子,你坏死了,我懒得理你。”

    (月底了,有鲜花的兄弟别错过支持一下啊,昨天没精神,因此没有更新第三章,中午补上,谢谢大家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