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一章 天狼的抉择(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刘凡结了账,便带着宁琪出了小吃馆,而本来听到刘凡之前的话,小吃馆的老板是很震惊的,随后又是恭恭敬敬地将刘凡两人送出店门外,紧接着三下五除二便将小吃馆门全都关闭上,生怕自己晚走一步必遭池鱼之殃。

    另一边严阵以待的小混子们,却是在见到宁琪的一刹那间,顿时被宁琪绝美的容颜所倾倒,一个个都忍不住吞咽着口水,瞪大着色*的贼眼,半裂着嘴,哈喇子都有往外流的趋势,更有甚者手中的管制刀具直接没拿稳掉在了地上,有不幸者恰巧被刀子砸到了脚,顿时嗷叫一声,看来这红颜祸水还真不是叫假的。

    “老……老公,我怕……”宁琪出了门就没那么淡定了,谁人让几百个男人用赤果果的目光盯着都会感觉到害怕的,更何况宁琪只不过是温室里的鲜花,那里承受得了如此冲击,幸好有刘凡在身边,不然的话早就瑟瑟发抖了。

    “不怕,就是些小杂鱼而已,一会看你老公我怎么大显神威,你就乖乖地在我身后加油助威好了……哼……”这时刘凡见宁琪被惊吓到了,于是揽过她的肩膀轻声地安慰两句,同时心底对这些小混了很是恼怒,瞬间眼中寒光一闪,冷哼一声。

    “嘶……”几百名小混子被刘凡这么一哼,顿时犹如坠入冰窟,全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而当刘凡眼中犀利的寒光扫来,众小混子更是不由自主地后退,心底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杀机不知道要杀多少人才能成形,而此时自己等人面对的却是这样的一个杀人狂魔,怎么能让他们不惧怕呢,好在恐惧只是暂时的,那是因为刘凡只显露了一下威势之后,便收敛了起来。

    随后刘凡携带着宁琪步入人群中,所过之出所有的小混子都纷纷为其让道,好似在这些人是来迎接刘凡的,而不是来找麻烦的,盖因这些人都被刘凡的眼神给号着了,黑帮也是人,只要是人潜意识里都会有趋吉避凶的本能。

    刘凡领着宁琪来到街道中间,几百个小混子将正条街都围堵住了,并且将刘凡团团围在圆圈里面,而这时刘凡也不跟对方客气,凛然傲气地说道:“让你们主事的人出来,我倒要问问他,聚众闹事,结党营私,他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哼!”

    就在刘凡喊完话之后,人圈外围走入了一行五人,所到之处周围的小混子也都恭恭敬敬地让道,其中一人赫然正是西门豪,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今天沦落到差点被赶出西门世家的地步,正是因为刘凡赢了他那一百个亿,因此他再次见到刘凡,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而在他身旁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早先与西门豪一起喝酒作乐的天狼,但见此时天狼阴沉着脸向刘凡这边走了过来。

    “朋友,我血狼帮与你近曰无仇,往曰无怨,为什么你要打伤我的人,还将我三弟打成重伤,若是今天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来,那么你们今天休想离开这里。”天狼刚才也感受到了刘凡眼中浓烈的杀机,因此一上来并没有开打,反而是先礼后兵,不过他倒也挺不简单的,一天口就将己方摆在大义面前,或者说是责问刘凡更贴切一点。

    刘凡闻言顿时哈哈大笑道:“哈哈……什么时侯黑道开始讲道理了,你手底下的人做的是什么勾当,你自己最清楚,我也懒得过问……”说着,刘凡声音顿了一下,紧接着话锋一转,言辞犀利地说道:“但是你手下的人千不该万不该将手伸到我的女人身上,此事是非曲直且不说,但若你执意要与我为难,那样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一个“死”字暴出了刘凡身上的霸气,似呼在他看来人命就如同草芥一般,当然这只相对于这些黑势力小混子,而另一边的天狼则被刘凡这种一言不合便要人命的说辞噎得七窍生烟,向来只有他天狼压人的份,几时见过他吃过亏,因此两方谈不拢,那只有用武力解决,于是天狼振臂一挥怒喝道:“给我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还有生擒那女的,千万别伤着了我的美人。”这又是一个色厉智昏的混蛋,更是触碰到刘凡的逆鳞,那只能是个死。

    “狼老大……”而这边的西门豪虽然恨极了刘凡,可他还是有自知之名,家族可是刚在他手上死了一名天阶高手,光凭这几百号小混混怎么可能斗得过呢,因此当天狼下令的时侯,他便想阻止了,可惜还是太晚了,天狼的命令一下,周围几百个小混子都磨刀霍霍地欲向刘凡砍去,可之前见识过刘凡那犀利的眼神,却没有一个人认为他的善茬,因此并没有人先上去,混黑的那个都不是傻子,枪打出头鸟还是知道的,他们可不想成为傻鸟。

    而看到这一情景的天狼顿时气急,而这时却听到身后的西门豪在叫唤自己,也顾不得其他,后退几步回身走到西门豪的身边,询问道:“豪少,你有什么事吗?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等我解决了眼前这对男女再说,一会那女的抓过来让豪少享用,嘎嘎……”

    此时西门豪心里都急死了,可天狼这个蠢货到如今还忘不了女人,不禁让西门豪大为鄙视,不过他也知道此时不是计较的时侯,于是急忙将天狼拉到身边,随即小声地说道:“如果你想死有话,我不拦着你,若你想活命的话,那就给我老实待着。”

    天狼闻言不由得愣住了,随即又被西门豪话里的意思惊吓到了,他可不会认为西门豪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于是天狼心里忐忑不安地询问道:“豪少?这……这是为什么呀,难道对面那个年轻人你认识,而且还有什么大来头不成,看起来挺普通的啊。”

    “看起来普通就对了,京城是藏龙卧虎之地,市井隐世的高人多了去了,这样的人往往都很低调,你知道我为何落到如今这副田地吗?正因为眼前这个人,我也恨他入骨,可连我都不敢去招惹此人,你说你这一次能有胜算吗?你知道两天前我西门世家死了一名天阶高手吧,很可能就是他所为?”此时的西门豪话语中虽有那么一点惧怕刘凡之间,更多的是忌惮,但却并没有莽撞行事,可见他的城府之深,难怪能将赵明杰玩弄于鼓掌之间。

    “嘶……”天狼闻言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天阶高手对于他而言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如此年轻的疑似天阶高手,他能不震惊嘛,同时对于西门豪说的这翻话他也是深信不移的,都说道上的人消息最灵通,京城就那么大的地方,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很难逃过地下势力的耳目,因而西门豪所说的事他自然也知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此时天狼还不至于慌乱,但是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他也没有什么主意了,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刘凡现在心里想什么,会不会将自己打杀,而别一边身为血狼帮老大,今天他是来为结拜兄弟出头的,若是就这样虎头蛇尾地草草了事,那么他在帮众面前的威信也会大损,甚至会让兄弟离心离德,这样更加糟糕。

    正当天狼左右为难之际,却听到刘凡朗声笑道:“怎么?不打了?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我一个人嘛,若是再不打,我可就要出手了啊。”

    “嗯??”众小混子闻言也都愣住了,从来只听到别人求饶的声音,几时让人这么奚落过啊,而且还是那么嚣张,以一己之力硬是将几百人的气势给压住了,而且还没有一个人敢于向前一步,这在血狼帮的历史上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的,现在人却欺上门来了,是打还是走,众人心里都很迷茫,纷纷都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正苦恼中的天狼,谁知天狼却是将目光移向西门豪,希望西门豪能以西门世家的身份出面,可西门豪却有苦难言,他现在在西门家中是边缘人物,那是敢打出西门家的旗号呀。

    “大哥,要……要不咱们报警吧。”这时天狼身后的一个瘦弱的男子站了出来,忐忑不安却又尴尬地说道。不过这人也太有才了,黑道寻仇挑事居然还要报警,难道是报警抓自己人不成,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贼喊抓贼”,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老二,你是不是秀逗啦,我们是什么人啊,黑帮!你懂?要是这一号报警了,那这京城里那还有我们血狼帮立足之地啊,尽出馊主意。”天狼一个巴掌拍在瘦弱男子的脑门上,随后没好气地说道,此时天狼眼闪过一抹戾芒,心下一狠,他决定来硬的,若是今天被吓倒了,那今后他也不用再混了。

    而西门豪好似知道天狼想做什么,于是再次阻止地说道:“天狼老大,若你硬要乱来的话,那我可不会跟你一起担着,明知不敌而为之,那是傻子的行为,你可要想清楚了。”此时的西门豪已经在为自己想退路了,这不能说他不仗义,只能说西门豪懂得审时度势。

    “那西门少爷你就别掺和了,这事我来扛……”天狼此时说得很慷慨仗义,但心底却早已将西门豪祖宗十八代女姓问候了个遍,随后天狼毅然转身走入人圈中,几步来到刘凡的跟前,正想要开口说话来着,却没有想到刘凡跟本没有给他讲话的机会。

    只见对面的刘凡对天狼摆了摆手,很不客气地说道:“你……闪一边去,让西门豪出来说话。”

    (差距被扩大了,求大家鲜花支援啊,二更了,接下来还有三更哦,另感谢ly761101的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