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二章 导人向善(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闪一边去,让西门豪出来说话。”

    正当欲想站出来面对刘凡的天狼,突然听到刘凡这话,顿时脑海中“嗡……”的一阵震响,犹如闷雷在耳边炸响一般,整个人都懵了,想他天狼自从入黑道以来几时受过这样的待遇啊,脑门一热便想奔刘凡而去,可脚步刚一迈出,西门豪之前跟他所的话又在脑海中回荡起来,对方可是天阶以上的高手啊,他自己是万万打不过的,于是他又停下了脚步,乖乖地听从刘凡的话让到一边去,同时他的心里却又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最少他可以从刘凡的话中听出他并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这一幕顿时让在场所有的血狼帮帮众大跌了一地眼镜碎片。

    而另一边原本想要借机遁逃的西门豪听到刘凡的话,登时心里不住地打着突啊,刘凡这个时侯找他出来说话,难道是为了上次自己派人劫杀他的事情,想及此事,西门豪恨不得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虽然这个想法丢脸了一点,可是总比没命的好啊,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呢,再则西门豪可是还有大把的美好生活在等着他呢,可现在想逃恐怕不跑不了了,别人不知道天阶高手的厉害,他心里可是清楚得很,所以只好硬着头皮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刘凡见西门豪走出来,于是笑吟吟地说道:“呵呵……西门豪,咱们可是又见面了啊,上次你输给了我一百多个亿,后来又找人想抢回去,如今又是你带着人来找我的麻烦,你是不是认为我不敢杀人啊。”

    “呃……这个,那个,呵……呵……”西门豪被刘凡问得一阵语塞,接着干笑几声后,说道:“上次派人支找你麻烦,是我的不对,可是你也杀了王烈,这事说起来还是我吃亏,而今天这事我只是来凑个热闹而已,事先可并不知道天狼要对付的人是刘先生啊。”此时西门豪是有苦说不出啊,所以只能尽量在言语上不激怒刘凡,他可不认为光天化曰之下刘凡就不敢杀人,因此走在刘凡面前也不敢靠太近,而且全身都在戒备着,随时准备逃跑。

    “哦!这么说来你派来劫杀我的人,最后技不如人死了,难道就可以抹去你指使他的罪责了吗?”刘凡饶有兴致地看着西门豪,对于他的戒备刘凡是浑然不放在眼中,若想杀他简直易如反掌,不过这时刘凡却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从自己爷爷刘老郎中的遗书中得知他有两个故交,其中一人便是西门笑,当然因为刘凡的体质问题而一同上华山派需求《紫霞神功》,最后落了个身死,所以刘凡此时是想确认一下西门豪与西门笑有没有关系,若是西门豪是西门笑的后人,那他将人错杀了,岂不是对不起他的爷爷了,因此刘凡这才一直没有出手。

    “这……这个?”西门豪被刘凡这么一阵抢白,不由个踌躇起来,对于这事他现在没话可说,因为当时本就是他自己的错,若是现在西门豪身边有高手护卫的话,他也不会怕刘凡,可是如今形势比人强,由不得他不低头,因此西门豪硬着头皮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但你别忘了,天阶高手也不是无敌的,就我西门一族高手如云,单我爷爷就已经是半步神级了,若果你敢伤我一根毫发,那你就等着被西门世家追杀吧。”说着说着,西门豪更加的有底气了,之前他只想到眼前的安危,并没有想太多,现在经他这么一想,却又豁然开朗,气势陡然提升了不少。

    “呵……西门家嘛?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你不用企图拿家族来压人,这对我没用,现在我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若是回答得好的话,那么我会考虑让你走,否则的话你今天估计是不能完整的走出这里。”这时刘凡轻蔑地嗤笑一声,紧接着开始向西门豪问道:“你认识一个叫西门笑的人吗?他是不是你们京城西门家的人?”

    “西门笑?”西门豪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一愣,随即暗自思索着刘凡为什么会问起自己的五爷爷呢,于是西门豪小心翼翼地询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若是你不说出寻人的来意的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哦?这么说来你是认识西门笑了?”刘凡看到西门豪欲言又止的样子,顿时就知道西门豪必定是认识西门笑,不然他不会是这样的反应,不过刘凡对于西门豪说话的语气很不满意,于是又喝斥道:“西门豪,在这里你没有反对的余地,你知道我的手段,也知道落在武人手里的后果,所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话,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去见王烈,哼!”

    “你……”刘凡的话根本就没有给西门豪留面子的余地,登时气得西门豪面红耳赤的,伸手指着刘凡却又不甘心的放下了,此时动作并不是明智之举,因此西门豪强行忍了下来,紧接着咬牙切齿般愤恨地回答道:“西门笑是我的五爷爷,也就是我爷爷的亲弟弟,这下子你满意了吧,那我可以走了吗?”

    刘凡闻言心中大定,随即又是一阵满意地欣喜,就连看西门豪的眼神也缓和了许多,但刘凡却并没有放西门豪走,而是连忙继续询问道:“那西门笑这一房现在还有后人在吗?我说的是直系后代。”

    “嗯?”这时西门豪见刘凡的面色缓和了下来,不由得有些就疑惑,他不知道刘凡为何有这样的变化,但他知道这总是好事,于是也是接着回答道:“我五爷爷这一支人丁不旺,五爷爷去世得早,只留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我堂叔,不过几年前我堂叔因病也去世了,现在只剩下我堂叔的妻子还有女儿,王爷爷这一脉的情况就这些了,这回我可以走了吧。”

    “嗯!你现在可以走了,给我带个口信给西门家主,就说我过两天会登门拜访的。”这时刘凡点了点头,算是同意让西门豪离开,随后却如同赶苍蝇一般地摆了摆手,而后又让他带个口信回去。而此时的西门豪只想离开这里,远离刘凡这个煞星,根本就没听清刘凡所说的话,便匆匆忙忙地逃离现场。

    另一边的天狼本来也打算想跟随西门豪一起走的,可刘凡没有发话,他可不敢有什么举动,他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西门豪对谁如此低三下四过啊,那只能说明刘凡确实强大到令西门豪畏惧的地步,而天狼自己实力尚且不如西门豪,那就更别说对付刘凡了,那是跟找死没什么区别,虽然他的腰间还有一把手枪,可他也不认为这破手枪能对一个天阶以上高手有多大的用处,是以他也只好老老实实地等待着刘凡的发落。

    而正当天狼不知所措的时侯,刘凡却走了过来,随即伸出一只手在天狼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三下,随即说道:“你是血狼帮的帮主天狼?你认为混黑有前途吗?一曰为贼终身黑,想必你应该明白,古往今来有多少黑帮老大有好下场的,你现在也是一大把年纪了,不为自己想想,也要替子孙后代想想吧,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今天你呓看上去很是风光,威风八面的,但指不定那天你就横死街头,因此我劝你回去后将血狼帮解散了吧,这些年你捞的钱也足够你几辈子花了,何必再打打杀杀的呢,你说是吧?”

    刘凡这样的举动看似闲庭信步,举止动作也都不快,可天狼却是心中骇然,因此他连刘凡是怎么到了自己身边都不知道,若是刘凡此时给他捅几刀,或者是给一掌,估计他若不死也得重伤,因此在之后刘凡说话时,他都不敢随意地动一下,现在他终于知道连西门豪那么骄傲的人在刘凡面也得乖乖服软了,那他就更不用说了,但是刘凡要让他解散帮会,他却很不甘心,那可是他大半辈子一刀一拳打拼出来的,他怎么能忍心就这样放弃呢。

    “刘……刘先生,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嘛,若是我解散了帮会,那我这么多弟兄怎么办,他们最后还是会因为生活不济而再次走上这条路的,那时我就是害了他们了,而且还有别有帮会对我们虎视眈眈的,若是兄弟们都散了,估计我也活不了多久,你知道的,出来混有几个仇家很正常,所以您的话请恕天狼无法答应,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这回天狼是豁出去了,说话的语气也多了一丝坚定,而其他小混混原本对刘凡所说的话很意动,但一听到天狼的话,却又开始动摇了。

    正如天狼所说的那样,他们这些小混混若不出来混黑的话,自身又没有文凭,又没有一技傍身,还真很难养活自己,更何况大多数的小混子还有家人要养活,那就更加艰难了。

    “我只是让你将帮会解散,又没有让你不顾你的兄弟,有了钱你不会开公司吗?公司意要人员服务吧,现在很多老帮会都在漂白,那你们为什么不可以呢,非要整天欺压百姓,这里是首都,你以为政斧对你们这些人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这是愚不可及的想法,政斧即将换届,到那时你想退出都难了,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思量一二吧。”这会儿刘凡倒是做起耶稣来了,导人向善,而且还是劝说一个黑帮头子,这算什么事啊,随后刚转身回走的刘凡又回头对天狼说道:“刚才忘了告诉你,我刚才在那肩膀拍了三下,可不是白拍的,三天之内若是你不解散帮会,必将气绝身亡,呵呵……”

    “嗡……”天狼闻言差点一头栽倒下去,瞪大着双眼,恐惧地看着刘凡离去的背影,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仅仅只是轻飘飘地三下就已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可天狼此时却毫无感觉,但他相信刘凡绝对不会信口开河的,于是越想着天狼心里越是恐惧,最后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现场所有的小混子一阵慌乱,所有人都纷纷向天狼这边靠拢了过来,随后七手八脚地将天狼抬上了车,呼啸着直奔医院而去,而这一场原本应该是大火拼的场面,却被刘凡三言两语就散场了,这让不远处围观看好的路人大失所望,倒是周围店铺的老板们反而很庆幸,若是真打起来,还不知道要闹腾成什么样子了。

    (今天三更完成,感谢大家给力支持,今天是月底最后一天了,手上有花的兄弟赶紧投吧,另外感谢ly761101兄弟的再次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