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三章 宁卫强的烦恼(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与宁琪两人离开护国寺之后,警察便赶到了现场,这都已经成了一个惯例了,警察总是掐准时间出场,也就是最后的收尾工作,可惜等他们去的时侯,天狼也已经带着手下的几百名小混子仓皇地离开了,连根毛都没有留下。

    至于西门豪匆匆逃离之后,便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家族中,并将刘凡几天后前来拜会的事情告知了西门家掌舵人西门天,也就是西门豪的爷爷,于是西门天立刻召集家庭成员商讨这事,于是家庭会议的内容无从得知,只是会后西门世家每个人都忙碌了起来,而且整个西门家都弥漫着一股如临大敌的气氛,看来是将刘凡这一次的拜访看成是不怀好意了。

    而与此同时,京城王府井大街的某个高档商物酒店中的大厅中,宁卫强正焦急不安地来回踱步,盖因自己女儿宁琪今天一大早出门,就没有回来过,就连电话也没有通知一声,而宁卫强也拨打了宁琪的手机,却是打不通,宁卫强今天外出与其他公司洽谈业务,可谓是出师不利啊,非但没有将生意谈成,还惹来一肚子的火气,现在连女儿也不知去向,如今他是着急上火了,早知道就不该答应带女儿来京城。

    而正当宁卫强后悔莫及的时侯,在酒店门口却出现了一辆计程车,随即下来了一对年轻男女,但见两人穿着打扮都很低调,然男的却俊朗不凡,女的则是婀娜多姿,美不胜收,两者搭配更是相得益彰,宛若金童玉女一般,这一对男女自然就是刘凡与宁琪了。

    下了车,宁琪很是自然地挽住刘凡的臂膀,小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做出小鸟依人状,但从她脸上那洋溢着的幸福笑颜,可以看出宁琪此时的心情有多好,只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老子正在为她着急上火呢。

    如刘凡与宁琪这样的俊男美女无论去到那里,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很难,因此两人一进入商务酒店大厅内,立马就引得众人侧目不已,当然那是异姓相吸,男的那是羡慕嫉妒恨,如刘凡这样的小白脸居然能得到宁琪这样绝世美女的青睐,都恨不得将刘凡从宁琪身边踢开,自己取而代之,而女人们的想法恰与男士们的想法不谋而合,只不过被羡慕嫉妒恨的人换成了宁琪罢了。

    而一直焦急等待女儿归来的宁卫强自然也看到了宁琪,顿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膝下只有宁琪这么一个女儿,可不想她有什么事,而后宁卫强又见到女儿此时正依偎在一名年轻男人的身旁,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可但他见到那人正是刘凡的时侯,却又眉开眼笑。

    当初宁卫强与刘凡两人第一次见面,刘凡给他的影响实在是太深刻了,尤其是当他得知一直压迫自己的卢家居然被刘凡在一夜之间除名,心里更是震惊莫名,而且事后自己宁家在沪海商界发展得很顺利,商界中不少人都知道宁家傍上了一个强大的靠山,自然都纷纷向其靠拢,而这事也是让他倍有面子,同时为自己女儿的眼光感到庆幸,然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来京城居然能再次见到刘凡,于是宁卫强想也不想便起身向刘凡迎了过去。

    同一时间里,刘凡也发现了宁琪的父亲,于是凑近宁琪耳语厮磨一翻,这时宁琪才知道父亲正在等着自己,于是放过刘凡的手臂,迎着宁卫强走了上去,边走着还娇嗔地说道:“爸爸,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房间休息呢?”

    “你啊你,还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出去一整天了也不知道给爸爸打个电话,你现在是有了情郎就把我这个老子丢过墙了是吧?”宁卫强一遇女儿,便扬起手表指了指,虽后语言中颇有责怪的意思,但语气却听不出有那一点严厉的地方,反倒是充满了溺爱,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酸味,都说嫁出去的女儿就是别人家的,可论到宁卫强这里却有丝丝不舍得。

    紧接着宁卫强放下女儿,随即阔步走到刘凡身边,朗声客气地说道:“哈哈……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贤侄,今天多亏你照顾琪琪,不然还不知道她又闯出什么祸事来了呢,倒是给你添麻烦了。”

    “爸爸……我那有啊!”一旁的宁琪闻言顿时不依了,羞赧得螓首微微低下,一双纤细的秀手却是使劲地摇晃着宁卫强臂膀,完全就是一副小女儿姿态,那里还有之前面对刘凡那种调皮中带一点小刁蛮的野丫头啊,不过她的这翻小女儿姿态倒是引得刘凡更加怜惜。

    “伯父,您说这话就见外了,琪琪是我的女朋友,照顾她是应该的,咱们也算是一家人,您就别这么客气了,伯父还是唤我小凡或者刘凡就可以了。”面对未来老丈人,刘凡自然给面子,说话时也谦逊了不少,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而且几句话间便将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

    “呵呵……好好,好啊,那我就叫你小凡吧。”宁卫强见刘凡如此的谦逊有礼,一点也没有别的世家子弟的那种嚣张跋扈样,心里对他更是满意得不行,一会儿瞧着女儿,一会儿又是盯着刘凡看,那是岳父看女婿越看越钟意啊,随即宁卫强又接着询问道:“你们两人这么晚回来,吃过饭没有,要不咱们在这里吃一顿便饭怎么样,我手下还有几个人跟随我一起来京城,也好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小凡子,我也饿了,咱们就去吧?”这时宁琪走到刘凡身边,轻轻地捏了捏刘凡的衣角,眼神满是恳求的意味,之前两人可是刚从外面吃饭回来的,宁琪生怕刘凡拒绝她爸爸的请求,因此才会如此,她自然知道自己爸爸并不会无缘无故地请他们吃饭,她也知道自己爸爸这几天为了洽谈业务而东奔西走,很是劳累却没有半点成效,然自己身为他唯一的女儿却不能为爸爸分忧,因此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比如眼前的这事。

    眼下宁家旗下的地产公司在沪海正处于瓶颈期,急需向外拓展才能有大的发展,而眼下正好有一个机会,宁卫强不知道从那里得到了消息,说是临杭市近期要上马一个大项目,搞旅游商业一条龙服务,整个项目的总投入将超过百亿华夏币,那么其中总要涉及到基础建设,这些都是地产公司的业务范围,因此宁卫强想在这里分一杯羹,本来他托关系想搭上临杭市委书记这条线的,可正巧碰上了国庆阅兵式,如这些省市一把手大都跑到京城里来“联络”感情来了,说白了就是来跑官的,现在不是正面临着换届嘛,有资历有能力的人都在为自己屁股底下的位置捞资本,谁还会搭理宁卫强一介商人啊,因此这几天宁卫强在京城四处碰壁,弄得个灰头土脸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能说不行嘛?倒是让伯父破费了。”刘凡见宁琪开口为宁卫强说好话,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于是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哎!好好好,那咱们这就走吧,我先去让酒店要一个贵宾房。”宁卫强见刘凡同意了,顿时喜出望外,连说三声好,就可见他此时的心情有多好了,随后便匆匆转身找大堂经理在包房去了,倒是宁琪因为自作主张为自己爸爸说好话,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好似生怕刘凡不高兴一样。

    “小凡子,我……”这时宁琪嘟嘟着小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凡一眼便看穿了宁琪的事,为了不让她担心,因此刘凡笑着安慰道:“好了琪琪,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放心好了,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这总可以了吧,你啊就是太见外了,以后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你是我的女朋友,将来就是我的老婆,那岳父大人有事情,你说我能不帮忙吗?”

    “臭美……谁说过要嫁给你啦,我可还没答应呢!”宁琪听到刘凡的话,心里美滋滋的,脸上洋溢的幸福更加的浓郁几分,但仍然是口是心非,随即下意识地推开刘凡的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正被另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腕紧紧地抓住,随后又听到刘凡霸道而不失深情地坏笑道:“你在辈子恐怕很难逃得出我的五指山了,你就认命吧,嘎嘎……”说罢,刘凡手腕一抖,便将宁琪勾入怀中。

    “讨厌……”宁琪不退反进,一下子与刘凡撞了个满怀,然宁琪的眼中却隐隐有股强烈的期待,挥起粉拳便如细雨般拍打在刘凡的胸膛上,不过对于宁琪无限接近于零的攻击力,刘凡那里会在呼啊,反而还很享受这种美人入怀的那种柔软感觉,还真别说,宁琪"shu xiong"的规模虽然比不上孙筠瑶那般硕大,然却坚挺而富有弹姓,令得刘凡一阵心猿意马。

    随后宁卫强又回来了,说是包房已经安排好,让刘凡与女儿一起过去吃饭,而宁卫强对于女儿与刘凡之间的那点事也是乐见其成,笑呵呵地在前头领路,紧接着三人一行来到宁卫强已订好的包间,而这时里面已经有人等候在一旁了。

    包间内除了几名服务员之外,还有宁卫强公司的三名下属,总经理叶泰,三十多岁的模样,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很斯文,倒像个学者,同时他还是一名“海龟”,是宁卫强公司其中一名元老的儿子,国外毕业回家后就一直在宁氏集团工作,宁卫强膝下无子,因此很器重叶泰,这一次出门也带着他。

    (今天依然三更不变,本月最后一天了,有鲜花的兄弟砸起啊,另外感谢“木偶的节奏”兄弟的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