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五章 洗白白等着哥(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叶泰听到了宁卫强的话,顿时脑袋里“轰……”地一声仿佛有人在他耳边炸响了一个闷雷一般,瞬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子摇摇晃晃地若是没有他老婆郭美娅见机快将他扶稳,差一点就一头栽倒下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学生仔居然会是鼎鼎大名的神医,而更让其他人没有想到的时,平曰里温文尔雅的叶泰居然是一个搬弄是非而且心胸狭隘的小人。

    同时叶泰在宁琪心目中大哥的形象也在瞬间轰然倒塌了,两人从小就是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的,虽然两人岁数相差十来岁,但那个时侯的宁琪总爱粘着叶泰的身后,像个跟屁虫似的,而自从叶泰出国外,两人也就渐渐很少联系,而当叶泰回国之后整个人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是那个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大哥哥了,他变得极为功利,而且为人处事方面虽然看似和蔼可亲,但所做的事情都是有其目的姓,这让宁琪感到很陌生,从而渐渐在疏远他,而事实也证明宁琪所做的是对的,在叶泰回国没多外便与现在的妻子郭美娅泡上了。

    “伯父,琪琪,我……我真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我只是一心为了琪琪好,不想她被人所骗,所以才会试探一下刘先生的,若是我知……知道刘先生这神医的话,那……那我也不至于这样啊。”此是叶泰还想试图为自己辩解,而且更是将自己说得很无辜,企图能够得到宁卫强的谅解,至于宁琪那边在他看来无关紧要,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自己在宁氏集团里的地位。

    果然,宁卫强听到叶泰这么说,心气也缓和了不少,他其实心里也想叶泰好的,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又是老兄弟临终前将之托付给自己,他就等同于叶泰的父辈,紧接着只见宁卫强缓缓地松了口气,随即对刘凡说道:“呼……小凡呐,叶泰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本姓还不坏,若是刚才他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在这里向你陪个不是,他也是一心为琪琪着想,他们俩情同兄妹,他紧张小琪也是人之常情,还请你看在伯父这张老脸上,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其实刘凡本就没有多大的气愤,只是下意识地认为叶泰这个人心机太过深沉了,其实也没什么苦大仇深的,而现在宁卫强这般语重心长地向自己陪不是,刘凡自然要给自己老仗人面子,于是淡淡地回答道:“伯父言重了,大家只是语言上有些不合罢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况且正如叶先生说的那样,他也是为了小琪好嘛,总不能让她所托非人吧,叶先生就是小琪的哥哥,为妹妹的事情询问一翻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这刘凡虽然表面这么说,可心里还真没有将叶泰这种小有物放在心上,自然也就无所谓,就算是让宁琪开心一下也是值得的,不过刘凡心肠好,可不代表别人就会领他的情,因为此时叶泰已将刘凡给恨上了,不过他是一个心机颇深沉的人,自然不会表现出来,反而很大方地向刘凡承认了错误,于是乎场面又恢复了和谐。

    之后酒店服务员也将宁卫强点的菜端了上来,菜式倒是挺丰盛的,八菜一汤一羹,都是当地有名的菜品,其中的粉蟹狮子头、西湖宋嫂鱼还有另外几道菜还都是宁琪最喜欢的,宁琪一见到便两眼放光,随后也是迫不及待地动起筷子,而其他人也在宁卫强的招呼下纷纷开动起来,刘凡却是宁卫强重点招待的人物,本来这一顿就是为刘凡而设的。

    俗话说得好,无酒不成宴,可见这酒在华夏人的宴席上是必不可少的,这里当然也少不了了,不过现场只有三位男士,想喝过瘾也不行,三位女士那都是喝着饮料,想跟人家拼酒她们倒是乐意,就是不知道男士挺不挺得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是谈正事的好时侯,其间刘凡被宁卫强灌了不少酒,结果刘凡跟没事人似的,可宁卫强就不行了,喝得的满脸通红,双眼迷离,看人都重影,不过他总算还清醒着,至于叶泰就不同了,早在刘凡的特别照顾下,瘫倒在椅子上,睡得跟死猪一般,或许是今天心情不好,喝酒也没个度的,若不是郭美娅在一旁照顾着,估计早就钻到桌底下去了。

    就在这时,宁卫强强打着精神,面带苦涩地向刘凡说道:“小……小凡呐,你……你说伯父经营家族企业容易嘛我,为了能拿到业务我东奔西跑,求爷爷告奶奶的来到京城,可他娘的这些个肥肠大耳的所谓官员居然对我呼来喝去的,就连一个小小的科员也对我说三道四的,你说我苦闷不苦闷,你是我未来女婿,琪琪交给你我很放心,由其是你的为人我知道,现在你老丈人我有难了,你……你是不是得出手帮帮我。”敢情宁卫强这是借酒壮胆,撒酒疯来着啊,居然把话说得这么直接,而且这话里隐隐夹杂着别的感*彩。

    “爸,你这是在说什么呀!我们公司不是好好的嘛,怎么会遇到什么麻烦呢!”一旁的宁琪听到她老子的话,有些挂不住了,这年头别说是翁婿之间了,就是父子兄弟之间也是明算账,即使求人帮事你也得委婉一点吧,也难怪宁琪会这么着急,她是怕刘凡以她爸爸是以自己来相要挟。

    “小琪,没事的,你让我跟伯父说吧。”刘凡自然看出宁琪在担心什么,于是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着急,随即又向宁卫强说道:“那伯父你得说是什么事情,这样我才好帮你啊。”

    “好好好……我就知道小凡你不会拒绝伯父的,你……你是好样的,呃……”宁卫强等的就是刘凡这一句话,闻言更是喜出望外,随即打了一个酒嗝之后,又接着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你是知道的我们宁氏集团目前侧重于零售产业,近几年房地产正在升温,因此公司正在向地产业转移,我是听到临杭市要在小龙山开发旅游业,而且这一次的项目很大,超过上百亿,得由国家立项,我这次就是来跑关系的,看看能不能从中揽上一些工程,可惜京城里我是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识,本来以为找临杭市委书记能捞点,结果那书记跑到京城来了,唉!我算是时运不济啊。”

    “小龙山?”正当宁卫强自怨自艾的时侯,刘凡却是愣住了,盖因宁卫强说的小龙山可不说是刘凡家乡刘家村的后山嘛,而且刘凡更知道现在整座小龙山都被他卖下来了,他早已想好了用途,开发旅游业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借口,他是想在那里修建规模宏大的“三皇庙”,而且那里今后会是帝龙盟的训练基地,更因为那里是他遇见三皇的地方,所以他特别有感情,尤其是这里还是他的家乡,他想让村民们富裕起来,也算是为家乡尽点绵力,古人云: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刘凡可不想让人戳着脊梁骨骂娘。

    “对啊,就是这样项目啊,难道小凡你知道这个事,那你能不能……”宁卫强一听到刘凡说起“小龙山”,顿时就来劲了,还以为刘凡真的认识什么大人物呢,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是不是太过急功近利了点,于是又将刚出口的话噎回去了,只得眼巴巴地盯着刘凡看。而这时刘凡身边的两个女孩子也是期许地回望着刘凡。

    “伯父,你若说是别的事情,我还真帮不上什么忙,但若只是小龙山这相项目的话,那你可算是找对人了,呵呵……”这时刘凡看着三人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有心吊人胃口,于是话说到一般便停了下来,末了更是神秘一笑,这让早已急不可耐的三人心里直挠痒痒,可惜刘凡仿佛没看到三人眼中的求知欲望,依然是好整以暇地喝着茶水。

    “小凡子,你快说呀!你这都急死人了,赶紧的,最多晚上我……我让你亲两口。”宁琪那是为自己老子着急,最然她没有管理公司,宁氏集团迟早也要交到她的手里,因此公司的事情她自然也关心了,只不过她最后说出的话有些没有底气,声如蚊呐,若不是刘凡听力超呼常人,恐怕还真听不到,不过这也足够让刘凡高兴一阵的了。

    “那!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没有怎么着你啊。”此时刘凡心里那个爽啊,没想到卖个关子还能赚几个香吻,早知道他就不说好了,说不定还能与宁琪来个共度春宵,那就美哉了。

    “好你个坏蛋,居然诓骗我,看我晚上怎么炮制你,你……你还不赶紧的,麻溜儿的说出来。”宁琪这才意思到自己中了刘凡的圈套了,不过她心里想着老子公司的事,也不跟刘凡计较,倒是有些期待晚上的事情,至于是什么事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其实呢,小龙山的现在所有权在我手里,换句话说就是这个项目是我投资的,这回你们总知道我之前为什么那么说了吧。”这时刘凡这才将事实的真相说出,末了刘凡更是附在宁琪耳边厮磨道:“晚上记得洗白白等哥哦!”

    “嘶……”刘凡总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一句话由于晴天霹雳一般,轰隆一声砸在在人的脑袋里,嗡嗡作响个不停,此时宁琪连刘凡最后说的话都没有听清,盖因此时她已被刘凡的话惊呆了,上百亿的项目啊,这说出手就出手,而且还是自己的男朋友做的,是个人都会以为这是在做梦呢。

    (今天三更完成,非常感谢这个月来大家给力的支持,明天又是新的开始,请大家继续给力,一号暴五更,求基本鲜花,希望大家能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