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九章 阴阳失调之症(求票票)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显然刘凡也知道刚刚直勾勾地看着女孩子,让人家误会了,也不解释,微笑地说道:“你是不是月事来时,量多且伴有腹部绞痛,手脚冰冷,甚至麻木,有时还会有眩晕的感觉呢。”

    这话一出,陈雅芝顿时觉得脸颊涨热,女儿家的私密让一个男生一语道破,这让人家一个女孩子情何以堪呢,随即又拿眼看向赵婉仪,以为是她告诉了刘凡这些,而后者却是摇了摇头。

    “你不用看别人,你这种只是小病,一眼就能看出来。”她这点心思,刘凡那会不知道啊,于是出声解惑道。

    “那…那你能治吗?”陈雅芝扭捏了半天才出这么一句话来,确实,在一个女孩子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样羞以启齿的话来,即使是再彪悍的女孩子,也会害羞,诚如刘凡所说的,陈雅芝一直让这个病困扰着,虽说现在平时对她本身没什么伤害,但每次月事来时又疼痛难忍,自从她初潮来时,就一直这样,让她很是烦恼。

    “嗯,虽然你这病有些特殊,但对我来说只是小疾而已,想要治愈当然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治好。”刘凡微笑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这病已经有好几年了,去了好多医院都检查不出是什么原因,甚至是一些老中医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陈雅芝娓娓道出自己的病史来。

    “嗯,你这是因为练武而造成的,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修习的应该是刚柔并济的内功吧,比如太极之类的。”

    “嗯!我是河南陈氏太极的内门弟子。”这时的陈雅芝也没有了原来的彪悍了,反而像学生见了老师一般,乖巧点头说道。

    “这样的武功讲求的是阴阳调和,而你是女孩子,份属阴柔,所以无法将内力练到刚柔并济的程度,这样就造成了你体内阴气过重,所谓阴阳失调则气血不畅,气血不畅则经脉堵塞,这就是引起你的病症的原因,你是否感觉最后一年来你的功力增长速度非常缓慢呢。”刘凡接着将陈雅芝的病因说了出来。

    经过刘凡的一番讲解论证,陈雅芝瞪大着眼晴,小嘴成“O”形,显然是被他所讲的震住了,没有人比她还清楚自己的武功修练情况,现在却让刘凡一语道破。其他人也看到了她的表情,知道刘凡所说不假,也都好奇地凑了过来。

    “老三,那你快给我表姐治一治吧。”虽然张毅很怕这个表姐,但毕竟是有血缘关系,血浓于水嘛,也是一脸着急地向刘凡问道。

    而另外两女也是在一边帮腔,倒是刘凡此时要是不出手相救,就有可能成为人民公敌似的,这不得不让他感慨,这美女去到那里都是吃香的。

    “我也没说不救啊,你们至于这样吗。”刘凡有些苦笑地说着,既而又对陈雅芝说道:“把手伸出来,我帮你把下脉,确定病灶之后才好对症下药。”

    陈雅芝也是很脆地将手放在了刘凡面前,只是刘凡的两指触碰到她的手上肌肤时,就有了点异样的感觉,毕竟她也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很少有让年轻男子如此近距离地搭着手,俏脸很不自然地闪现一抹红晕。

    而正在检查病灶的刘凡,却没有发现陈雅芝的异样,仍然认真地将一丝仙力从她手上的筋脉渗入,至达子宫部位,确实发现了周围的筋脉不通畅,刘凡所姓也不管将陈度芝的奇经八脉都打通了,这也算是陈雅芝因祸得福。

    对于刘凡来说,这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换个人来,没有天阶实力是不可能为别人打通筋脉的,而且当中的危险姓非常大,如果稍微被打扰,有可能两人都姓命不保,那像刘凡现在这样,吃着饭也能轻轻松松地为他人洗髓伐毛。

    且不说其他人反应如何,却说陈雅芝在刘凡为她把脉时,就感觉到有一股暖流从自己的手上渗入,让她心神为之一荡,就如同有人在她的手心里轻轻的挠一样,让她酥痒难忍,紧接着这股暖流又从手上进入她的身体,至达小腹,如此敏感的部位就如同有一只温暖的手在抚摸一般,让她如造电击,全身酥软,说不出的舒服。

    随着刘凡仙力的扩散,在她全身经脉游走,调动她体内的真气将奇经八脉的穴位冲开,每一次的突破,对她来说都是一次心神的考验,至到最后冲脉完成,才使得她心神失守,发出了“嘤咛”的"shen yin"声。

    而此时的陈雅芝就感觉下身有一股热流,顺势而下,一泄千里,这让一向粗线条的她羞愧难当,撇过头不敢看刘凡,心中暗恼刘凡这个大色狼,让她这么难堪,好在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现在的情况,不过她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内力大增,直接突破到了地阶中气,心中对刘凡的怨气也少了很多,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心里同时也滋生了一丝情愫。

    而在众人的眼中,但见她此时美眸微闭,贝齿紧咬着樱唇,说不出的妩媚,就连其他二女跟陈雅芝从小相识,也从没见到过她如此有女人味的一面。

    “好了,现在己经没事了,以后也不会再复发了。”刘凡收回搭在陈雅芝脉搏上的手指,微笑着说道,刘凡此时当然也不知道人家女孩子的心思啦,如果知道的话,不知他是该郁闷还是庆幸。

    “这就好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啊,就两手指搭在那里,难道说这是传说中的气功疗法。”张毅说完,回眼看向陈雅芝,用眼神询问着。

    “嗯!”陈雅芝有些羞涩地轻点螓首,从鼻息中轻哼一声。

    “真的吗?我就稳中有知道未来姐夫是最棒的了。”这时孙筠瑶兴高采烈地大呼道。

    “未来姐夫,那你可不可以救救我爷爷啊,看到他每天坐着轮椅,人家好心疼的,好不好嘛。”见刘凡没费多大功夫就治好了陈雅芝的顽疾,孙筠瑶也不管能不能行,美目汪汪地看着刘凡,一副可怜楚楚地样子撒娇地说道。

    而刘大仙人一看这样子,就像是被人点中死穴,他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从前的刘玉婷就是这样,而且每次刘凡都拿她没辙。

    “嗯,好吧,等什么时候放假了,我跟你去看看你爷爷吧。”相识也是一种缘分,既然让他碰上了,他又岂会拒绝呢,更何况他对孙筠瑶这个可爱的小女生还是很有好感的,当然只是对妹妹的那种怜爱。

    “耶,好啊,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我就帮你把婉仪姐追到手哦。”见刘凡答应,孙筠瑶差点开心手舞足蹈,而且还口没遮拦地大声叫喊道。

    “哎呀,你这小妮子胡说八道什么呀。”

    这下可把赵婉仪羞得俏脸都快滴出水来了,说着就扬起纤手轻捶了孙筠瑶几下,随后螓首稍微低下,但美眸却不时的撇向刘凡,心里紧张得如小鹿乱撞一般。

    此时在坐的众人那还不知道人家神女已是心有所属,三狼是一脸笑盈盈,不怀好意地看着刘凡,陈雅芝则是扭捏地坐着,心里似有些失落,眼神复杂而黯然地偷偷瞄着刘凡和赵婉仪两人。

    刘凡则是一脸尴尬地静坐在那里,干咳两声说道:“呃,呵…呵,那个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这话说的有些模棱两可,不知这机会是说为孙筠瑶爷爷治病,还是让她帮忙追求赵婉仪呢。

    其实对于赵婉仪的情谊,刘凡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他刚接受宁琪没多久,如果现在又接受一个美女,以他这种从小长在红旗下,深受国家一夫一妻制的熏陶,一时间也难以做出脚踩两船的事情来,再说他的情商也不高,所以遇到这样的事也不知如何处理,只好先糊弄过去再说。

    没听到刘凡有什么实质姓的表示,赵婉仪心里有些失落,但至少知道刘凡心里对她没有抵触,这就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而同样有着想法的陈雅芝心中就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反应就连她也感到不解。

    不过场面就有点沉闷了,这时上菜的服务员到了,不一会菜就上齐了,随即众人也都放开了心怀,大吃了起来,孙筠瑶依旧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嬉笑着消灭着眼前的美食,一时间倒是其乐融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