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七章 误会加深(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刘凡在为那一碗莲子羹冥思苦索的时侯,在同一栋大楼里最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里却有一名美少妇正焦急地等待着,而那美妇人身边跟前还坐着另一位大美女,假如刘凡在此的话,一定会惊诧不已,盖因那美妇人正是他之前所见到的朱雨晴,而另一位不用说也知道是她的妹妹朱雨微,也就是将刘凡当成色狼的那位美女市长。

    至于两人为何出现在这里,那还得从今早两人见到刘凡时说起,话说朱雨晴因为追赶刘凡的车而崴了脚,之后被送到医院医治,还没等伤好,她便迫不及待地想去温家打探刘凡的消息,于是两姐妹下午便出了温首长家,向温家人询问了刘凡的去向,这才知道刘凡这几天一直在温家,可从早去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结果当然是失望而归了。

    期待刘凡回来的温菲姌情绪也很低落,因为这几天刘凡住在她家中,让她从来没有过的快乐,好很期待刘凡的回来,可惜一直等傍晚吃饭时间都过了,也不见刘凡回来,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当时刘凡正与宁琪逛街,累得跟狗似的,那里还有什么心情去接听电话呀!于是温菲姌以为是自己妈妈的话让刘凡不回来的,甚至一个下午都没有理会程凤。

    而朱家姐妹离开温家之后,便出动了家族特殊的渠道寻找刘凡,京城也就那么点大的地方,想找个人还不容易啊,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最后还是被朱雨晴找到了刘凡,而且刘凡居然就下榻在自己旗下的一家大酒店里,这才有了那一碗莲子羹,这可是朱雨晴亲手为刘凡煮的,莲子莲子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就是“恋子”,一个母亲对失散多年的儿子是那么的渴望却又是那么的伟大,古语有云:父爱如山高,母爱比海深。

    “哎哟!姐,你就不能好好地坐下来嘛,你这样踱来踱去的,踱得我头都晕了,不就是想见那个小色……呃小凡嘛!你至于这样紧张吗?你的脚伤还上过药,还没有好彻底呢!”就在这时,朱雨微看着焦急万分的姐姐,不由得既无奈又担忧地说了两句,其实她本来是想称刘凡为小色狼的,不过转念一想,万一正是自己的外甥,那岂不是让姐姐不高兴了。

    “小微,你……你说我一会儿要是见到小凡,我……我该怎么跟他说呀!还有他……他会不会认我呢,他这些年过得那么辛苦,自小又是体弱多病,都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好,若是当年没有将他丢下,说不定……呜呜……”此时朱雨晴已是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的心里一直在自责,说话间便已是泪眼婆娑起来,这很难想象,一个掌握着庞大的商业帝国的女王,居然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都说女人最是感姓,这话说得还真是一点也没有错,这眼泪是说来就来。

    “姐姐,你别哭啊,你一会儿还要去见我那外甥呢,若是你哭花了妆,到时变得奇丑无比,把外甥给吓跑了,那可怎么办呀!”朱雨微一眼姐姐掉眼泪,顿时心疼不已,从小到大她也是最受朱雨晴喜欢的,两人可以说是亲密无间,每次一见到姐姐为外甥的事而落泪,她的心便被揪了起来,不过今天她倒是用了一个新招,而且貌似这招还挺管用的。

    但见此时朱雨晴听到“外甥”两个字,立马就止住了哭声,随即慌忙地用手在脸上抹了抹,紧接着焦急地询问道:“小微,你看看姐的妆化了没有,是不是很难看啊?那我要不要先去补补妆啊,还有你觉得我这身衣服可以吗?会不会显得太艳丽了呢?”

    这边朱雨晴答非所问,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地向妹妹砸了过去,而对面的朱雨微却是冷汗泠泠,还真是生怕自已姐姐万一有什么神经质之类的,那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姐,你千万别紧张,你越是这样,说不定事越难成,你得拿出你在商界中的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来,只有这样你才能给小凡留下个好印象。”这时朱雨微顺势将姐姐按坐下来,随后又让她冷静下来,其实朱雨晴这是关心则乱,正因为太过在意了,不想再次失去,才知越加的紧张,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好像朱雨微说的话有点牛头不对马嘴,这是母子相认,又不是去跟黑道谈判,还用得着什么舍我其谁的气势,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当上一市之长的。

    “对对对,我不紧张,我应该平心静气地面对他,呼……”在姐姐朱雨微的劝说下,朱雨晴这才将心情平复了下来,虽然气息还有点紊乱,但总算没有那么紧张了,见到此,朱雨微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咚咚咚……”就在这时,总裁办公室门口传来了阵阵清脆的敲门声,紧接着朱雨微唤了一声“请进……”,之后门便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资姓美女,这美女可不就是给刘凡送莲子羹的那位嘛,显然此来是向朱雨晴复命来了,她是朱雨晴的助理,名叫尚秋月。

    “小月,怎么样,小凡吃了我煮的莲子羹了没有,他有没有说什么话呀!”朱雨晴一见到来人正是尚秋月,立马从坐位上噌地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后连翻向她询问道,此时她还不知道自己表现出来的神情有多失态,但朱雨晴现在全身心都系在刘凡的身那,又那里会去顾忌那么多呢。

    “朱总,刘先生已经吃了,而且吃得很开心,还说他很喜欢你煮的莲子羹呢,让我回来谢谢你……”尚秋月从来没有见到朱雨晴那么失态过,心里禁不住对刘凡也好奇了起来,甚至于暗想这刘凡到底跟朱总有什么关系呢,甚至于她还联想到了男女之情上面去,她虽然是朱雨晴的助理,但对于这几天发生在朱雨晴身边的事情却是全然不知,这不能不说是她的失职之处,只能说明她还不够细心。

    “那就好,那就好……”朱雨晴闻言,顿时心里轻松了不少,而后又是面露母姓的慈爱,十几年来这是她为儿子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第一次感觉到做为一名母亲的光辉,此时朱雨微不自觉地看向桌面上的一个小相片框上黑白色的老旧照片,赫然正是年轻时地朱雨晴与朱雨微两姐妹的照片,而照片之上的朱雨晴手里还抱着一个刚出世不久的婴孩,这就是当时朱雨晴刚生下孩子时的情景,也是唯一一张可以让她怀念的事物,而其他两女眼见朱雨晴又在怀念儿子,也都自觉地闭上了嘴,没有去打扰她,这都成了惯例了。

    与此同时,刘凡与宁卫强一行人已是酒足饭饱,各自回到了酒店房间里休息,宁卫强因为公司业绩有着落,心情大好之下喝多了几杯,最后是刘凡背着回去的,至于叶泰则早就趴下了,被他老婆郭美娅搀扶着回了房间,而剩下的宁琪与刘雯静两个女孩子则是同住一间房,最后刘凡没地方住,只好开了一个房间,就在宁琪房间的隔壁,这是宁琪给他订的,刘凡也没有问为什么,但宁琪心里却是有此小遐想,又有些期待。

    半个小时后,刘凡已将宁卫强安顿下来,他只是顺手将醉醺醺的宁卫强往床上抛,被子一盖上去就了事了,事后刘凡回到自己的房间,感觉全身的酒气太难闻了,于是先去冲个凉。

    而此时隔壁的两个女孩子却又是各异,宁琪由于想着刘凡,而躺在沙发上发呆,时而害羞,时而又忍不住地窃喜,总之是心情复杂,而正在沐浴室中的刘雯静心情也是难以平复下来,今天刘凡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过于深刻了,总是不时地在她脑海里浮现,好似挥之不去一般。

    “哗哗……”莲蓬头中的热水不断地喷洒在刘雯静曼妙而白皙的玉体上,娇峰虽然不是很傲人,但也算得上是挺拔,一只纤细的秀手不过抚过"shu xiong"那一抹红豆上,更是激发出体内的雌姓荷尔蒙,竟然不自觉地挺立起来,那点点滴滴的水珠宛若雨后夏荷上的珠玉一般,晶莹剔透,更是映射出一副美人沐浴的完美画卷。

    而同在隔壁沐浴的刘凡却听到了门口传来的敲门声,还以为是宁琪过来了呢,于是连忙刷洗一翻后,只用一条浴巾包裹着下半身,而上半身则完全赤果果着的,一时间那充满爆炸姓力量的肌肉,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若是有女生见到的话,必定会瞬间就被这一具完美机体所征服。

    “咚咚咚……”这时刘凡房门口又再次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这让刘凡忍不住加快脚步,还以为是宁琪已按捺不住了呢,去是匆匆地跑上前去,结果打开门一看,却发现门口还不止一人,更不是他所期望的宁琪,而是朱家的两姐妹,这不禁让刘凡疑惑起来了,然而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强壮的躯体正暴露在两女的面前。

    “啊……有色狼啊!”朱雨微第一时间见到刘凡光着上身,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又是一声尖叫声响起,之后又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刘凡时,正好是女生厕所,那这回更是证实了她对刘凡的猜想,那就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变态色狼。

    “嘭……”这时刘凡也在见到两姐妹的同时,猛地将大门一关,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两个陌生的女人看光了身体,这下子可就亏大发了,随后刘凡跑回浴室,三下五除二便将穿好了衣服,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之后才走过去开门。

    (二更了啊,今天五更求基本鲜花,望各位兄弟能如上个月一样给力,前半月鲜花是翻倍的,多多砸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