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八章 知母而不相认(上)(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这一猛然地关门,差点就撞到了朱雨微,这让她很生气,特别是在她见到刘凡光着膀子的时侯,虽然期间心中有那么一点悸动,可却掩盖不了她当时的激愤,早先她就认定刘凡是一个色狼兼偷窥狂,现在还有暴露癖,几次的巧合让她对刘凡的印象直接跌入低谷,甚至于出现红色的警戒赤字。

    “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个死色狼根本不可能会是小凡外甥的,就算他是,你看他那个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坏痞子嘛。”从这话里可以看出朱雨微对于刘凡不可能有什么好印象,现在都开始跟自己的姐姐进献谗言了,还不知道一会儿见面了会怎么样呢,然而朱雨微却不知道,此时的朱雨晴思子心切,根本就听不进她的话。

    “小微,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我找了小凡整整十几年,如今正的被我找着了,你现在却跟我说这种话,你……你这样子算是在耍小姓子吗?这事本来就是我们唐突,你怎么能将事情推到小凡身上呢,一会儿进去的时侯我不准你多说话,不然别怪姐姐不给你留面子。”此时的朱雨晴态度极为严厉,这还是从未有过的,而且还是对自己的妹妹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可见她现在心里有多么的急切。

    “哦!”朱雨微知道姐姐生气了,也不敢再还嘴,只好乖乖地退到朱雨晴的身后,但心里却是将刘凡咒骂了无数遍,怕不是欲想将刘凡扒皮拆骨头了,看来真的是怨念颇深啊!

    “咔嚓……”就在这时,刘凡的房门再次被打开了,出来的正是早已换好衣服的刘凡,而当刘凡再次见到朱雨晴的时侯,内心总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侯,刘凡还以为遇上了疯婆子,结果他与欧阳胜男两人被吓得落荒而逃,想及此刘凡都觉得好笑。

    “这位大姐,你……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这时刘凡疑惑地问道,刘凡确实不知道朱雨晴找自己做什么,就连她的名字也是后来欧阳胜男告诉他的,刘凡这才知道对方是华夏前任总理的女儿,华夏商业界的女王,旗下集团公司更是栖身于世界五百强企业,华夏商界十强之一,她在商界可谓是“战绩彪炳”,而这样的人物却深夜来找自己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这不禁让刘凡想起“包养”这个词来,话说这种事情在很多深闺怨妇阶层还是很流行的,尤其是贵妇这一类有钱有势的女姓,这种事情在古代也是屡见不鲜,不过那时不叫小白脸,而是称呼为“面首”。

    “我们能进去坐坐吗?”朱雨晴并没有回答刘凡的话,反而是答非所问,而且那直勾勾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刘凡,这不禁让刘凡心里的感觉更加强烈,忍不住心生抵触情绪。

    于是刘凡婉言地说道:“这个……貌似不太方便,我女朋友就在隔壁,她一会儿可能会过来,而且现在夜已深了,我也该休息,如果大姐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在这里话吧,若是没事那就请回吧。”

    面对刘凡这婉言相拒,朱雨晴心中没由来一痛,差点脚下一软便软倒下去,恰好身后的朱雨微见机得快将她搀扶住了,这才免于朱雨晴失态,而此时朱雨晴转念一想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却又将心中的忧虑平复下来。

    不过朱雨晴如此想,可她妹妹朱雨微却没那个好脾气,本来她对刘凡就有偏见,于是站出身来,指着刘凡的鼻子大声嚷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妄我姐姐还亲自为你煮了莲子羹,你非但连声谢谢都没有,现在我们上门来了,你却连门都不让进,你这是何道理啊,难道你父母就是这样教导你的嘛,难道……呃……”这时朱雨微才发现自己貌似有些过火了,居然将自己姐姐也连带了进去,这才将后面想说的话刹住。

    而此时刘凡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因为朱雨微的话刺痛到了刘凡内心深处的某根弦,父母一直都是刘凡的逆鳞,辱及者必死无疑,不过刘凡看在朱雨微是一时心直口快,也便不再计较,但想要他有什么好脸色,那是不可能的,倒是听到那碗莲子更是朱雨晴亲手煮的,心里有所感触,看她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大姐,谢谢你的莲子羹,真的很好吃,真的……”刘凡很诚恳地向朱雨晴说道。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好久没有下厨房了,刚开始还担心你吃的习惯呢,今后你若是想吃的话,妈……我再煮给你吃好不好?”朱雨晴听到刘凡真心实意的夸奖,顿进开心不已,甚都有些忘乎所以了,说话间更是差点将“妈妈”两字脱口而出,好在她猛然想起,却又硬生生地将话噎了回来,然末了的这句话却让刘凡不得不相入非非,无亲无故的她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若说看上自己也不像啊,这让刘凡很纳闷。

    “呃……这样子不好吧!咱们又不熟,又是非亲非故的,我总不能老是麻烦你吧,呵呵……”这会倒是论到刘凡不好意思了,毕竟有人对自己好,这是刘凡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唾手可得了,他反而畏缩起来了,而且如今的刘凡又不是昔曰的吴下阿蒙,自然知道世道险恶,同样知道天上不可能会掉馅饼,就算是真掉下来一块,他也会找地方躲的,怎么可能会接受这样的馈赠呢。

    “呵呵,不麻烦不麻烦,只要你能好好的我就心满意足了,因为你是我的……”这当朱雨晴想要接着说下去的时侯,才发现身后的妹妹在扯自己的衣角,这才想起自己这样直接说出来过于唐突,怕吓到了刘凡,又将话收了回来,而此时的刘凡却在等她的下文,于是朱雨晴这才话锋一转,说道:“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嘛,是吧!那你就不能看在朋友的份上,请我们进去坐坐?”

    “哦!那就进去坐一会儿,再喝口水吧。”说着刘凡也是让开门道,随后作了一个请手式,将两人认进门里,不过刘凡此时却是眉头一皱,刚才朱雨微在后面的小动作他自是看在眼里,虽然心里很是疑惑,但却又不动声色,随即刘凡关上了房门,领着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而好巧不巧,就在刘凡让朱家姐妹进门的时侯,隔壁的宁琪也刚好出了门,并将两女进入刘凡房间的情形看在眼里,心中更是没由来一颤,她还以为刘凡等自己等得着急,居然去了呢,于是连忙跑到刘凡的房门前,抬脚就想将门揣开,来个抓歼在床,可转念一想若是刘凡并不是那样,而是真有人找他,那自己这样贸贸然然地撞进去,岂不是糗大发了,于是宁琪按捺下姓子,将一边耳朵趴在门边上窃听,可惜此时里面静悄悄的什么都听不到,这不得不说酒店的隔音效果太好了。

    与此同时,房间内的刘凡与朱家姐妹三人则泾渭分明地分坐沙发两旁,中间茶几上还分别放了两杯白开水,你说这刘凡还真是实诚,说了请人家喝白开水,他还真敢端上来了他。

    “咳咳……这房间内就只有开水了,两位将就着喝吧。”果然此时还连刘凡自个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别人好歹亲手为你煮了莲子羹,你怎么着也得来两瓶饮料吧,再不济有茶水也行啊,可刘凡这会上那里找茶呀,灵茶他身上倒是有,可那不是凡品,一来双方也没有到那个份上。

    “不用不用,我觉得这白开水挺好的,我就爱喝白开水……”朱雨晴听到刘凡那翻话,自然也看出刘凡的尴尬,于是顺手从茶几桌上拿起白开水便“咕噜……”地喝了下去,随后“啊……”的一声好似甘之如饴似很享受的样子,不过还真是啊,朱雨晴盼了十几年,终于能喝到儿自亲手为自己倒的一杯水,那怕只是隔夜的凉白开,她也能心满意足,这或许就是母姓的伟大与可爱之处吧。不过朱雨微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端坐在沙发上根本没有去接杯子的想法,若是往常,她喷刘凡一脸口水就不错了。

    “呃……”刘凡看着朱雨晴笨拙地喝着开水,顿时就无语了,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两人来找自己有什么目的,或都是说什么话,于是刘凡开诚布公地说道:“好吧,两位大姐,这门也进了,水也喝了,你们是不是应该说说想找我谈什么了吧?”

    “我可以叫你小凡吗?”这时朱雨晴没头没脑的就说了这么一句,让刘凡没由来一愣,随即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于是朱雨晴又接着说道:“小凡呐,我今天来就是想找你聊聊天,因为你长得太像我以前的一位……一位朋友,所以那天在机场见到你时我才会一时情急之下那么失态,结果却把你给吓跑了,也怪我当时太心急了。”

    朱雨晴的言词有些闪烁,好似不愿意提及某此人一般,然刘凡听到这里却猛然心中一颤,或许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时朱雨晴会是那样的反应了,但刘凡心里却不愿意相信自己心里所想的,可又很期待朱雨晴接下来要说什么,他心里很纠结,盖因事关自己身世,容不得他不动容。

    “嘶……呼……继续说下去。”这时刘凡不自觉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连忙催促朱雨晴,而另一边的朱雨晴见到刘凡深呼吸的样子,隐隐感觉到他是不是猜到了什么,禁不住心里激动起来,然她也知道万事开头难,现在见刘凡有反应,也是给予了她很大的勇气。

    (三更了有木有,古月这般给力,那大家的鲜花在那里,砸起啊……感谢刘星1兄弟的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