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三十九章 知母而不相认(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嘶……呼……继续说下去。”这时刘凡不自觉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连忙催促朱雨晴,而另一边的朱雨晴见到刘凡深呼吸的样子,隐隐感觉到他是不是猜到了什么,禁不住心里激动起来,然她也知道万事开头难,现在见刘凡有反应,也是给予了她很大的勇气。

    “好吧,今天我找你其实就是想让你听我讲一个故事。”这时朱雨晴调整了一下心情,之后没等刘凡回应,便自顾自地述说道:“曾经有一个生于官宦之家的女孩子,她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做了知青,到了一个偏远乡村任教当了老师,那年她才十八岁,正是青春花季,当时……”随后朱雨晴絮絮叨叨地讲故事讲了下去。

    却原来当然朱雨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到偏远的地方支援,也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知青下乡,在那个年代的人们都是大集体劳作,按工分分配酬劳,生活很是艰苦,朱雨晴因为家庭原因被分配到临杭市附近的山区当地做了一名小学教师,这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至少比那些分配到农场劳作的要轻松多了,再则也体面,是当时人们最向往的三大职业之一。

    刚出家门的朱雨晴对于外面的世界也很憧憬与向往,同时也是当时国家经历了一场十年浩劫,思想正是大解放的时侯,身为有识青年的朱雨晴也同样受到了大浪潮的洗礼,正是青春年少的年纪,对情感也是最懵懂最纯洁的时侯。

    而当时与朱雨晴同乡而被分配到同一个地方的还有很多年轻人,而当时的夏羽扬也在其中,不过他不是被分配到教师系统,而是在朱雨晴所在学校附近的农场,当一名小干事,没什么权利,却做着粗重的活,当时的夏家在京城只能算是不错的家族,不过也只比当时的朱家差上一等,而从小娇生惯养的夏羽扬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农场里的那种苦闷,于是他尝试着逃跑,结果被人追赶,慌不择路之下跌入了深水沟里,后来朱雨晴路过那里,把他给救回了家中,并细心照料他,直到两天伤好后,这才让其离开。

    而从那之后,夏羽扬再也没有想过逃跑的念头,正是因为遇见了朱雨晴,从那以后他每天在农场做完活之后,便会来去学校找朱雨晴,这一来二去的,两人也就熟悉了,夏羽扬看上了年轻貌美而又知书达理的朱雨晴,而朱雨晴则觉得夏羽扬是个很有报复的大学生,于是两人便恋爱了,于是便开始了两人快乐而又甜蜜的幸福生活,并且在第二年还私定终生结了婚,这事双方的家里人都不知道,婚礼那就别提多简陋了。

    可惜好景不长,两人结婚不到五个月,便赶上了知青返乡的大热潮,很多城里来的人都受不了乡下的那种苦曰子,纷纷欲想返回家乡,可这事也不是谁都能够回去的,当时是有个指标,一般都会优先分配给那些表现出色的知青,而像夏羽扬这样的大少爷怎么可能表现得好呢,能出去劳作就不错了,因此这指标自然没有他的份,后来他千方百计地找机会想要回到京城,于是他写信回家求家里人给他弄个回乡指标,可当夏家人得知夏羽扬居然瞒着家里人在乡下结了婚,这还得了,因为当时夏羽扬与朱雨晴两人都不知道双方的家庭背景,因此夏家人矢口否认了这门亲事,并给了夏羽扬两人选择,一就是两人离婚,也就是让夏羽扬离开朱雨晴,二便是永远也别回京城。

    可想而知当时夏羽扬是选择了抛弃朱雨晴,在收到家人的回信之后,他毅然选择了离开,临走前也说过会回来接朱雨晴回京城的,当时朱雨晴也相信了他的话,自以为他会回来接自己,而且当时朱雨晴已经有了夏羽扬的骨肉,而且还是三个月大了。

    可惜朱雨晴一直等到临盆时,也没有等来夏羽扬的回来,甚至连一封信也没有,这让她心中坚定不移的信念开始动摇了,然而就在朱雨晴生下孩子之后,等来的不是夏羽扬的人,而是夏家派来的杀手,这事是后来朱雨晴回京城之后才得知的事情,当时还好朱雨晴警戒,事先知道有人进家门,于是连忙将孩子抱走,随后遁逃,在追逃的过程当中,情况很危急,朱雨晴为了不让刚出世的孩子遭难,于是在路过孤儿院的时侯将孩子放在门口,并留下了信物,也就是一块龙凤玉佩,是她与夏羽扬的定情之物,以作曰后相认之用,而自己则朝着相反的方向逃跑,最后朱雨晴被追赶至一条河流,最后无奈之下跳进了河里,后来被岸边的船家救起,这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之后朱雨晴通知家人,将自己所发生的事情告知家人,当时还是地方市长的温首长听到女儿的遭遇,立马就派人寻回了女儿,可等朱雨晴回头再去孤儿院找孩子的时侯,那孩子已经不见了,孤儿院也有人看到那个孩子,却时当时刘老郎中偶然途经那里,将孩子捡回去抚养,而那孩子不言而喻,便是现在的刘凡了。

    而等到朱雨晴回到京城的时侯,才知道夏羽扬回京后又娶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这让朱雨晴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悲愤交加的朱雨晴甚至一度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而从此郁郁寡欢,好几次都想过了解自己的生命,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却又将这样的念头压了下来,至此寻找儿子就成了朱雨晴生存下去的唯一信念,可这一找就是整整十几年,杳无音信。

    “我讲的故事就是这样了,而我就是故事里的那个女孩子,而你就是那个孩子,我苦命的孩子,呜呜……”故事讲到这里,朱雨晴早已经泪眼婆娑,一双秀气的大眼晴已哭成了金鱼眼,至于朱雨微则是恨得咬牙切齿,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姐姐说起这段伤心的往事,可每次一听到“夏羽扬”这个名字,她都恨不得将其拆骨扒皮了。

    “呼……”至于刘凡此时的表情却是格外的凝重,曾经他不止一次向他爷爷刘老郎中问起有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可每次刘老郎中都是讳莫如深,曾经他是多么地羡慕那些有父母的孩子,每次上学放学总会来接送,而他自己只能孤零零地一个人,曾经他被人骂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的时侯,他很自己的父母为什么将他生下来,却又那么不负责任地将他抛弃,从小到大多少的委屈,只能是自己躲在暗处如同野狗一般地舔抵自己的伤口,那份心酸谁人能够知晓。

    而今自己的生母就站在眼前,而他自己却没有勇气去接受,或者说他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去接受这一份久违的幸福,刘凡很害怕,心里从来没有过的恐惧,这是他成仙以来的第一次,原本他以为自己成仙成神了就可以无所畏惧,可他现在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心灵是那么的脆弱,这或许正是三皇让他来历练红尘的原因吧,都说:红尘三千丈,万般由心生。一点清明台,魔心自怡然。

    这一刻,刘凡终于体悟到了红尘炼心的真谛,也知道自己何如此眷恋红尘俗事,盖因红尘纷扰,各种形形色"se yu"望无孔不入,时刻侵袭着自己的道心,只要道心圆满,自然公德无量,这时刘凡紧紧闭上双眼,入老僧入定一般,身上却散发出一股无形有质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地不敢靠近,看得旁边的朱雨晴心中更是忐忑不安,而朱雨微却是愤恨不已,正想上前将刘凡恨揍一顿,却又被姐姐朱雨晴拦住了,于是只好忿忿不平地坐回位置上,静静地等待刘凡醒来。

    而此时的刘凡却进入一了个玄之又玄的境界,如果三皇在此的话一定非常感慨刘凡福缘深厚,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之下顿悟了,半个小时之后,刘凡终于再次睁开双眼,目光显得异常的平和,完全没有之前如宝剑出鞘那般锋芒毕露,反而有种返璞归真的意境,而此次的顿悟刘凡也是好处多多,不仅将道心淬炼得更加圆满,更是将境界再次提升一大阶,从仙龙之境一下子提升到了逆龙之境,只要随后闭关一阵子将法力补足了,那实力可就堪比准圣了,这绝对连三皇也没有想到的,如今三皇本尊也才是亚圣的实力而已,可想而知刘凡晋级速度有多恐怖。

    这时刘凡站起身来,缓缓地向朱雨晴走了过来,随后从脖子上取下了一块玉佩来,正是刘凡从刘老郎中的遗书中找到的那块龙凤玉佩,玉佩一经拿出来,朱雨晴顿时激动不已,这正是她当年放在孩子身上的那块玉佩,而无疑地这又证实了刘凡就是自己当年就遗失的那个孩子,一时间朱雨晴的情绪无法控制,猛地站起身来,就要往刘凡身上扑了过去,却不料刘凡下意识地躲开,而朱雨晴原本脚上有伤,身子这么一激烈运动,又再次伤到脚上,疼得她直抽冷气,可此时失散已久的儿子终于找到了,此时的的整副身心都在刘凡身上,根本就感觉不到痛楚,只当是被绊倒而已,既而又欢天喜地地站起身来,朦胧着两眼欲言又止地盯着刘凡看。

    而此时刘凡却将那龙凤玉佩递还到朱雨晴的面前,随即一脸平静地说道:“这是当年你留下来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自我懂事以来,我只知道我是一个孤儿,从来没有什么父母之说,以前是这样,今后也是这样,你们从那来,就回那去吧!”

    (四更了,大家鲜花砸起啊,后面还有一更,请大家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