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章 朱雨微姐妹情深(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当年你留下来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自我懂事以来,我只知道我是一个孤儿,从来没有什么父母之说,以前是这样,今后也是这样,你们从那来,就回那去吧!”

    刘凡此话一出,一时间激起千重浪,无情地将朱雨晴十几年来一直坚定的信念摧毁了,此时朱雨晴的娇躯犹如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般摇摆不定,摇摇晃晃间便有可能一头栽倒而下的趋势,若不是朱雨微正好在身边搀扶着,说不定早就支持不住而晕倒过去了,想想自己十几年历尽艰辛就是为了找寻自己的儿子,可如今对面相逢不相认,这是何等的悲情。

    这时朱雨微小心翼翼地将姐姐扶到一旁的沙发上坐着,随即猛地转过身来,面色不善地盯着刘凡一个劲地猛瞅,接着更是指着刘凡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还算不算是人啊,我姐姐为了找你,十几年来几乎找遍了整个华夏,经历了多少的折磨,多少次在夜里一个人独自黯然落泪,这些全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这个不孝子吗?”

    紧接着朱雨微话锋一转,变得更加犀利起来,冲着刘凡便咆哮道:“现在姐姐费尽千辛万苦才把你找到,可是你呢……却只是说了一句‘从那来回那去’,就这样将姐姐十几年来一定坚定的信念轰然倒塌了,你知不知道当年因为失去你,姐姐有多么痛苦吗?她甚至几度想要去自杀,若不是为了找你,姐姐早就死了,你知不知道啊……”

    此时刘凡的脸色很难看,沉阴阴的都快滴出水来了,但他却没有反驳,盖因朱雨微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地刺痛着刘凡的内心,那种几近窒息的揪心之秋痛,谁人能够了解。

    而这时朱雨微好似觉得自己的话还不够狠,顺手便推了刘凡一把,而此时的刘凡却浑然未觉,好似木偶一般任由朱雨微施为,随后又听到朱雨微大声地吼道:“早知道你跟你那个无良的老子一样的混蛋,姐姐这些年就不应该找你,现在找到你比不找还好,若是姐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朱雨微发誓必定让你永无宁曰,你信不信?”说着,朱雨微便又冲上前去想将刘凡推倒。

    可就在这时,朱雨晴却奋力地从沙发上挣扎了起来,一把将妹妹的腰身紧紧地抱住,随后哭着哀求道:“不要啊……小微,小凡毕竟年纪还小不懂事,你可千万不能够啊,而且这些年也是我亏欠他太多了,他不认我这个妈妈也是应该的,怪只怪我当然没有将小凡看好,我……呜呜……”

    “姐……你别拦着我,就让我打死他这个混蛋,你就当没有生他好了,哼……”此时朱雨微被姐姐死死地抱着,却不敢太过挣扎,生怕自己再次将伤到朱雨晴的脚伤。可这嘴里却没有饶恕刘凡的意思,最后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那语气就好似刘凡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

    “够了……”这时刘凡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被人无端扰了心神,刘凡就已经够烦的了,现在又加上来个张口骂自己混蛋,闭口骂自己不孝子,就算是刘凡的修养再怎么好,也无法容忍,他现在是无法接受朱雨晴,可也绝对不是任人辱骂的对像,因此在这一刻刘凡终于还是爆发了出来。

    “你张口混蛋,闭口也是不孝子,到底我那一点混蛋了,又那一点不孝了,从我懂事起我就是个孤儿,想要孝顺也找不到对象,曾经我不止一次地羡慕着那些有父母地孩子,冷了父母为他们添衣,热了父母给他们卖冰淇淋吃,那是我小时侯最最向往的,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一天的母爱,懂事以后,我只当我父母已不在人世,因此每次我只能在梦里见到他们,凭借着自己的想象去感受他们对我的爱,可梦醒了,只有那空荡荡而又冰冷的床,我依然的孤独,每当这个时侯我就会很害怕,我多么希望那梦境永远也不要醒来,有谁了解过我心中的苦楚,有谁能明白一个孩子内心想要却注定是奢望的那种痛苦,啊……”

    此时刘凡不断地述说着自己曾经久久埋藏于内心深处的恐惧,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感受到那种孤独,周围所有同龄人视自己为异类,甚至排挤自己,没有朋友更没有亲人有温暖,这就是一个孤儿内心深处的恐惧,夜晚除了无尽的孤独之外,全是黑暗的。

    “可……”这个时侯朱雨微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喉咙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或许之前她只看到了姐姐寻找小凡时的艰辛,却从未站在刘凡的立场上去想问题,然而这样由刘凡的嘴巴说出内心的话,才是最震撼人心的,而此时朱雨微就是被震惊到了,试想一下,一下幼童灰暗的童年,那么他的人生将失去很多的光彩,甚至于有可能会走向毁灭,这是很可怕的事情,而并不是危言耸听。

    “既……既然你也那么想寻找自己的父母,那现在你母亲站在你面前了,你又为何不肯相认呢,你知不知道那天在机场,姐姐为了追你的车,摔倒在地上,差点就被车撞了,还有今天早上在中南海姐姐同样追着你的车,结果把脚崴伤了,至今还没有好,就急急忙忙地赶来找你,可……你倒好,居然不肯与姐姐相认,你说你是不是很不孝啊。”此时朱雨微说话的语气缓和了许多,至少没有像之前那般火爆,既而又将朱雨晴受伤的事说了出来。

    “小微,我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休息几天就会好的,你别把所有事情都怪在小凡头上,都怪我太笨了,连走个路都会摔倒,呵……呵……”其实就在刚才朱雨晴的脚又被扭了一上,本来精神都放在刘凡身上还没感觉到痛,现在被朱雨微这一提及,那疼痛感便接踵而来,脚底那种锥心之痛瞬间冲入中枢,看她现在笑得都很勉强就可以看出确实很痛。

    “先让我看看吧……”刘凡一听到朱雨晴脚受伤了,顿时心里没由来的一痛,出于医生的本能下意识地便想为他治疗一下,可这话刚出口他又感觉不对劲,但话已出口犹如覆水难收,于是只好耐着姓子蹲下身子,正想要去看看朱雨晴地脚伤。

    然而朱雨晴却被刘凡突然间的转变吓到了,脚下意识地缩了回去,紧接着又连连推辞道:“小凡,不用了,我回去休息几天就会没事的,你……”

    “闭嘴,若不想自己的脚变成瘸子的话,就给我乖乖别动。”刘凡这算不算是嘴硬心软呢,而这时朱雨微却向姐姐使了个眼色,随后在后面悄悄地指了指刘凡,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让她不要动,这可是增进母子关系的绝佳机会,朱雨晴之前只是关心则乱,心里只想着不让刘凡太麻烦,却完全没有想到这深入的一层。

    “都肿成这个样子了,还到处乱跑。”这时刘凡认真地看着朱雨微脚腕子上红肿得厉害,不由自住地喃喃自语一声,可听在朱雨晴的耳中却是浓浓地关爱之情,一时间把持不住喜急而泣,脸颊两行泪珠悄然地滚落下来,滴在了刘凡的手上,这时刘凡心里的那根弦又被触动了一下,更是抬起头来,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朱雨晴,刘凡似呼感觉自己好似之前朱雨微说的那般的混蛋,人只有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有些人有些事是早就注定了,即使你再怎么不愿意去承认,但事实就是事实,这是你怎么也抹煞不了的,须知子欲养而亲不再,真到了这个时侯,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接下来刘凡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专心致志地治疗朱雨晴的脚伤,只见刘凡轻轻地将右手握住朱雨晴的脚伤处,随即暗中运转龙神力,再将之注入到那脚伤处,只是瞬间朱雨晴的脚伤便已完好如初,而这一点朱雨晴却并没有发现,因为此时她的注意力全在刘凡的身上,目光一直紧盯着刘凡的俊脸,好似永远看不够似的。

    “你的脚伤已经治好了,今后走路小心一点,别再又受伤了。”这时刘凡站起身来,虽然心里是在关心朱雨晴,但说话的语气却是干瘪瘪的没什么情感,然对于朱雨晴来说却是最好的安慰了,对于刘凡说什么她那是完全不再意。

    不过身为妹妹的朱雨微却很在意,一听到刘凡的话,顿时很是怀疑地问道:“你这就算是治好啦,就那么按两下,你到底会不会治病啊,不行,我还是赶紧带姐姐上医看看才是。”这朱雨微还真是说风就是雨的,这话还没说完,就想去搀扶朱雨晴,然却见到姐姐真的如刘凡说的那样稳稳当当地站了起来,再看脚伤处,原本红肿的地方也恢复了白皙。

    “小微,你怎么还是这样风风火火的,看你将来怎么嫁得出去,你看我这不是全好了吗?小凡这医术还真不赖,比起那些名医来也是不遑多让啊。”此时的朱雨晴心情舒畅,说起话来也是中气十足,那还有之前那般哭哭啼啼的样子,若不是见她眼角,脸庞都有泪痕,还真听不出她曾哭得很伤心呢。

    “姐姐,我那有啊,我这不是紧张你才会这样的嘛,再说了我又不想嫁人,一辈子就守着你,我从小到大都是你带大的,我可是只跟你亲哦!”朱雨微被姐姐这么一说,自然是不依啦,于是又来了一个大变身,如果之前咆哮刘凡的时侯像个悍妇的话,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姑娘,还特别沾着姐姐,而且还会撒娇,这样华丽丽的大变身,还真是让刘凡大跌眼镜。

    (终于完成五更了,真是累得快死了,兄弟们的鲜花给不给力,那就看你们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