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一章 宁琪的深情(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正与朱雨晴在房间内母子会面,而在门外听墙角的宁琪却是急不可耐,一会儿趴门附耳,隐隐听到屋里面有女人的哭声,面色顿时惨白无血色,心里面好似有什么东西塞着一般堵得慌,一会儿又是来回踱步,两眼失神地望着那一道门,伸手想去推开他吧,却又讳莫如深,好似那道门是什么凶煞猛兽一般,令得宁琪沮丧不已,最后只能颓然蹲下,将脑袋深深在埋于两腿之间,眼泪却不争气地哗哗流淌下来。

    恰在这时,与宁琪同住一屋的刘雯静推门走了出来,原来宁琪是趁着刘雯静冲凉的时侯,偷偷地跑出来想与刘凡私会的,而刘雯静一直在屋里等不到宁琪回来,有些担心她会出事,于是左右没什么事便想出门找找看,谁知道一出门便见到宁琪一个人蹲坐在刘凡的门前,而且隐隐还有听到她哭泣的声音。

    这不禁让刘雯静心里咯噔一下,遂又连忙走上前去,一把将宁琪把住,既而焦急地询问道:“琪琪,你这是怎么啦,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刘凡呢?他怎么没有跟你在一起?你先别哭啊,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吗?”

    “雯静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呀!呜呜……小凡子他在里面,可是我……我刚才看到有两个女人进了他的房间,你说他是不是……是不是有外遇了,呜呜……”这时宁琪一见到刘雯静,便好似找到了可以倾诉的对像,瞬间泪水再次决堤了,一下子扑到刘雯静的身上,哭得很是伤心。

    “琪琪,你先别忙着伤心啊,也许事情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看刘先生并不是那样的人啊,也许这中间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呢,你若是想知道真相那就进去找他啊,若他是那样的男人的话,那你也好看清他的真面目,趁早离开他岂不是更好,好了好了,琪琪不哭啊……”此时刘雯静试图宽慰宁琪的心,说话间倒也多偏向于刘凡,不过反过来刘凡若是真那样,那么对于宁琪来说也许会是好事。

    “可……可是……我好害怕,我怕万一我看到的事情是真的,那我该怎么面对他呀,你知道我好爱好爱他的,我……我想我这辈子恐怕再也离不开他了,呜呜……静雯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一想起刘凡有可能正与两个女人在里面翻云覆雨地逍遥快话,宁琪心中便忍不住地揪了起来,很受伤很痛,若非感同身受之人绝对无法知道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此时的宁琪便犹如汪洋大海中失去方向的一叶小舟,内心充满了迷茫与恐惧。

    “这个刘凡,原本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人。”此时刘雯静看着哭得伤心欲绝的宁琪,心中愤恨不已,既而也将刘凡给恨上了,她与宁琪是同校的好姐妹,自然不愿意看到宁琪如此伤心,随即又劝慰道:“琪琪,你就先别哭了,一会儿我跟你去向他讨个说法,无论事情是怎么样的,但总是要面对现实的,对不对?我们凡事都要乐观一点,这不是你当初跟我说的话吗?怎么现在一遇到自己的事情,你就变得茫然失措了呢?这可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乐天派的宁琪哦!”

    “嗯!”宁琪听到刘雯静的话,全身亦是为之一震,怔怔地看着刘雯静,几秒后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后在刘雯静的搀扶下,两人又站了起来,既而面向刘凡的房门,而这时刘雯静也是向宁琪点点头鼓励她,宁琪这才鼓足了勇气试图去敲开刘凡的房门。

    “咔嚓……”就在宁琪伸手想去敲门的时侯,却听到房门一声清响,随后门便被打开了,这时两个女孩子还没来得及做准备,就见到刘凡领着朱家两姐妹出门而来,顿时五人十目相对。

    朱家姐妹一见门外有人,也是一阵诧异,再看到宁琪泪痕满面,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似乎想到了什么,既而两人会心一笑,便知道这女孩子恐怕与刘凡脱不了干系。

    而对面的宁琪与刘雯静的表情却又不同了,宁琪一见朱家两姐妹美艳不可方物,尤其身上具备了她所没有的那种成熟韵味的魅力时,禁不住自惭形秽起来,原本面无血色的俏脸更加苍白,内心的伤痛更加强烈,眼泪也是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此时她不敢去看刘凡,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即将发生最为悲惨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之下,抓歼在床之后,一般的男主人公都会提出分手的,那些狗血偶像剧都是这么演的,而这也是宁琪最不想看到的。

    “哼!”而刘雯静此时虽然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可事实就在眼前,容不得有半点侥幸,之前她还在劝说宁琪来着,可现在她发现自己当时的说法是多么的可笑,而当她看到朱家姐妹那微笑时,也是很自以为是地认为那是对宁琪的嘲笑,来自胜利者的嘲笑,这让她打从心里对刘凡愤怒,可她终究只是个外人,不好说什么,因此时能将满腔的悲愤化作一声冷哼,以发泄自己对刘凡的不满。

    “咦!琪琪,你们两个怎么会站在门口的?什么时侯来的也不敲门进来。”刘凡一开门便看到宁琪与刘雯静两人,当他把目光锁定在宁琪泪痕潺潺的俏脸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他还以为宁琪发生了什么事,于是连忙越过朱家两姐妹,双手搭着宁琪的肩膀,火急火燎地询问道:“琪琪,你这是怎么啦,是谁欺负你了,哥帮你教训他一顿,还是……伯父出了什么事情。”

    “哇……呜呜……”宁琪再次听到刘凡关心的话语,再也忍不住伤心了,转头一把扑进了刘凡的怀中,大声地哭了起来,随即又是哽咽着说道:“小凡子,你……你还关心我吗?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我好怕……”

    “呃……”这下子连刘凡也知道宁琪这又是闹的那一出了,只好尴尬地将她抱着,顺手在她的后背轻轻一拍了几下,随后说道:“琪琪,你别哭了,你这么可爱,长得连天上的仙女都要自惭形秽,我若是不要你,那我才是傻子呢,哦哦……不哭啦,你看这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再哭就成小花猫了。”得,就这么一会儿刘凡倒成了保姆奶妈了。

    “真的吗?”宁琪闻言猛然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扑闪扑闪着盯着刘凡看,同时满心的委屈也化成了一抹笑颜,尽管目光中还有不少的幽怨,但总比之前要好上不少,宁琪既而又是回头瞥了一旁地朱家两姐妹,顿时醋意大发道:“那你怎么还去找……你若是真的想要的话,我……我真的不介意的。”宁琪话到这里,声音却如同蚊呐一般细微,还好刘凡听力超凡,不然还真会忽略了。

    而身后的朱雨晴眼见宁琪对自己儿子用情至深,也是看在眼中,喜在心里,特别的宁琪那种毫不修饰的天然清纯之美,更是让她满心欢喜,还真颇有点婆婆看儿媳,越看越心欢的味道。

    “你真是个傻丫头,情况不明你自己却哭得稀里哗啦的,让我怎么说你才好呢。”这时刘凡也大致明白宁琪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了,但明白了他却只能报以苦笑,当初刘凡还真不知道宁琪是个大醋坛子,现在他都在为今后几女见面而烦恼了,看来风流也不是好事啊,这女人多了也会烦。

    “什么情况?人家就是傻,当初才会让你把心给偷了,才会鬼迷心窍的向你告白,现在你可不能不要我哦!”现在宁琪倒像是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了,那眼神要多幽怨就有多幽怨,好似做出一副我赖定你了的架势,倒是令其他人忍俊不禁地窃笑起来,而这时的刘雯静却还是没有对刘凡的印象有所改观,反而觉得宁琪很傻,居然被刘凡三言两语就哄得那么开心,同时对刘凡的戒心也加重了不少,毕竟明眼人一看这一龙双凤同住一屋,能不发生点什么事情吗?

    “哎!小凡呐,你不给我介绍介绍你的这位小女朋友吗?”这时朱雨晴已是迫不及待地想要与宁琪攀谈一翻,换个说话是她想帮刘凡看看这媳妇的成色,虽然宁琪外表很优秀,但娶妻要选贤,人品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朱雨微到现在对刘凡还是有点成见的,盖因刘凡至今并没有认朱雨晴为母,说什么自己无法适应过来,最少也得让他缓和一些时曰,本来当时她是很气愤的,可是对于姐姐朱雨微而言,只要儿子不躲着自己,或者讨厌自己,那就是最大的进步了,虽然刘凡还不肯认母,但态度上却好了很多,至少不会再说什么“从那来回那里去”之类的混账话。

    “啊……”这时宁琪终于才意识到周围还有旁人,于是一下子从刘凡的怀中蹿了出来,既而又见到朱雨晴笑吟吟地盯着自己看,看得她都不好意思了,随后宁琪落落大方地伸出秀手,招呼道:“你好,我叫宁琪,是小凡子的是中学同学,同时也是女朋友,请问你怎么称呼。”宁琪这好似在向朱雨晴宣誓对刘凡的主权,虽然语气很平和,但其中的意味却给人一种勿庸置疑的感觉。

    “小凡叫你琪琪,那我也叫你琪琪好吗?”这时朱雨晴依旧笑颜不变,伸手紧握着宁琪的秀手,也并没有因为宁琪的挑衅而生气,反而更加欣赏她的这份执着的勇气,之后宁琪并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随后朱雨晴又接着说道:“琪琪,可以叫我阿姨,或都是伯母,因为我是小凡的亲生妈妈……”

    (一更到,今天早上才知道自己上了“年度十大红人榜”,感觉非常荣幸,再加上大封推,算是双喜临门,因此今天决定四更,求大家鲜花给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