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三章 官人,奴家想要(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别……不……不要在这里。”此时宁琪呼吸急促,连话都说不完整,原本就很期待这一刻的到来,然而事到临头了,她却又开始害怕起来了,下意识地抵住刘凡的魔手继续攀登她的圣女峰,然而她的这种欲拒还迎的态度却更加激起了刘凡的欲念,尤其是那靡靡的*声,更上让刘凡兽血沸腾。

    “小……小凡子,你……你别这样好吗?我……我还没准备好?”宁琪一句话,顿时将刘凡体内积压的欲火扑灭了,一时间刘凡也清醒了过来,只得悻悻地将伸入宁琪内衣的魔手也抽了出来,不过刘凡的情绪却并没有因此而沮丧,反而是歉意地在亲吻了宁琪的额头。

    “对不起,小凡哥,我本来期待这一天已经好久了,可临了我心里又……总之有点怪怪的,好似心里面有什么东西即将失去一般,而且我身上……身上很脏,我……我想去洗个澡,然后我们再……再那个,行不行嘛?”此时宁琪心里很是矛盾,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扭扭捏捏便将这些话说完,然话语里却充满了对刘凡的歉意。

    “我明白的,女孩子总是想将自己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然后以最完美的自己展现给自己的丈夫,这一点我并不怪你,如果你真的不想的话,那……那就算了吧。”刘凡这话里虽然说得很坦诚,可脸上却写满了委屈,不过刘凡可不是那么好心,到嘴的肉他怎么会松口呢,其是这是他的策略,便是以退为进,把自己说得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然后让宁琪心感愧疚,这样半推半就之下,那好事不就成了。

    果不其然,宁琪一听到刘凡这翻话,顿时反应很大,果断地否决道:“不行,我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若是再来一次的话,可能就……这一次绝对不容有失的,你让我酝酿一下情绪嘛?”

    “呃……”这一次论到刘凡被雷倒了,这种事情还需要酝酿情绪?那是做个热身运动,还是深呼吸呀!刘凡除了无语还是无语,不过转念一想,刘凡却又是计上心头,于是说道:“要不这样吧,咱们先去洗个鸳鸯浴怎么样,这样可以戏水一番,这情绪不就有了嘛,而且咱们是坦诚相见,也没有太多的障碍,怎么样?”

    “这样能行嘛?”这时宁琪用怀疑的眼光盯着刘凡看,朱唇轻启询问道,其实宁琪也是不对于男女这情一无所知,曾几何时她也在同舍姐妹的夹带下,半推半就地看了一些爱情动作片,而此时一副浴室春光图已是呈现在她的脑海中,俏脸禁不住地微微一红,恰是粉面桃花别样红啊。

    “行行行,怎么不行呢,走吧,我抱你过去,嘿嘿……”说罢,刘凡也不待宁琪反应过来,便将她横抱而起,既而脚下飞奔浴室而去,而等宁琪清醒过来的时侯,也只是象征姓地挣扎两下,随后便没了动静,就这么被刘凡抱着自了浴室。

    之后不久,刘凡已为宁琪轻解罗裳,当他一件又一件地将宁琪的衣服卸下的时侯,宁琪娇躯一点一点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体内那种兽血沸腾的感觉又再一次激昴起来,而宁琪则是全身僵硬地任由刘凡施为,身上每轻一层,俏脸的血色便增加一分,直到最后宁琪的胴体完全的展现于刘凡眼前,宁琪都不敢与刘凡对视,轻轻撇过头,似羞且喜的模样甚是可爱。

    与此同时,刘凡也是三下五除二将身上的衣物除去,一时间两人终于坦诚相见,宁琪娇躯侧看曲线玲珑,横看却又是峰峦叠嶂,既有巍峨高耸的圣女峰,又有漆黑的大漠草原,真是景致宜人,令得刘凡流连忘返,而恰这时宁琪偶尔瞥见刘凡身下那庞然巨物,正狰狞着向自己剑拔弩张,心下砰然加速,如同受惊吓的小鹿一般怦怦乱撞,却又不免心中暗叹一声“好雄伟啊!”

    而后在刘凡的搀扶下,宁琪首先进入浴池,一开莲蓬,瞬间间便有水流哗哗地倾洒而下,顺着宁琪傲人的玉体流入池中,此时热气升腾,白烟袅袅弥漫,须臾间便将整个浴室渲染成林幻一般地灵雾袅袅。

    而这是早已忍受不住的刘凡却是越到宁琪的身后,一只魔手抚过那一寸寸柔胰的肌肤,刷洗着表面的污垢,呈现的是白皙如玉的嫩肤,而后刘凡亦不满足于寸肌的愉悦,魔手进而再次攻城掠地,上至高耸地圣女峰峦,下至黝黑荒漠草原,宁琪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逃不过刘凡的征讨,上下其手,不得不说刘凡如今的手法已经是堪称炉火纯青,仅仅这么几下,宁琪已是招架不住了,堪堪软倒在刘凡的怀中。

    “哥,我……全身好……好似火烧一样,好难受呀!”此时宁琪已是面红耳赤,不停地扭动着娇躯,与刘凡摩挲着,好似奇痒难当一般,半眯着双眼,迷离地仰望着刘凡,然在说话间,嘴上一抹樱桃却被刘凡封堵着了,再也地不出声音,只能从鼻腔中不时地传来急促的喘气声,随之时间的推移,呼吸越是沉重,既而感觉到了窒息,大脑中“轰……”地一声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任由刘凡在其身上任取任采,而她却是被动迎合着……

    “哥,我……实在是受不了你,你……给我吧,我要你进去……”半个小时侯,宁琪已陷入了癫狂状态,此时此刻什么淑女的矜持,什么礼仪廉耻,通通都被她抛诸脑后,如今惟有欢愉才能令她痴狂。

    “如你所愿,琪琪,你忍着点啊,一会儿就不痛了。”对于这样的要求,刘凡那是求之不得,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呢,于是立马提枪直捣黄龙,随后又是一番冲刺,再后来整个浴室之内除了一阵“啪吱啪吱……”的运动声外,便是宁琪粗重在喘息声……

    两个小时侯过后,宁琪几度被送上了极乐巅峰,而此时两人的战场已由浴室转移到了卧室,而在这期间,几乎房间内所有的地方都留下了两人盘肠大战的痕迹,尤其是地上那一点点乳白的斑驳,更是两人爱情的见证,从这一刻起两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是不分彼此。

    而此时卧室中却是玉体横陈,宁琪已是瘫软无力再战,沉沉地进入了梦乡,但她从刘凡这里得到的好处却是不少,在两人激战的过程当中刘凡已将宁琪的身体进行改造,体内杂质已被清除,全身的经脉已被刘凡打通,而且刘凡还留下多余的能量在她的体内,今后只好宁琪稍加修炼一些武技就可以一跃成为一个先天高手,若是修真也是事半功倍,可谓是好处多多啊。

    不过此时刘凡却遇到麻烦了,盖因以宁琪一人的体力根本无法满足刘凡的索求,此时刘凡的“大龙”依然保持着战斗状态,这让他很是苦恼,却又没有办法,因此只能在心里默念“清心咒”,念着念着也进入了梦乡。

    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个人正苦恼着,那就是隔壁的刘雯静,她早就知道今晚宁琪与刘凡两人必将是一场世纪大战,是以久久不能入眠,好奇于使然之下,学着宁琪之前听人墙角,虽然酒店的隔音很不错,但总有些声音还是可以穿透而来,因此刘雯静这一个晚上是断断续续地听到隔壁那些靡靡之音,甚至于连她自己也忍受不那种声音,竟然无法自持地自我安慰起来,直到隔壁罢战,她才消停一些,只可惜欲火焚身可不是闹着玩的,因此现在她只能用冷水来扑灭内心的那股火热了。

    翌曰清晨,当窗外的阳光照射在床上的人儿时,宁琪缓缓地睁开眼睛,却又被窗外的阳光刺激到了,于是连忙用手挡住阳光,而当她再次看清周围的事物时,映入眼帘的却是刘凡嬉笑的脸庞,顿时吓了一大跳,在看清是刘凡之后,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小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床。”刘凡一见宁琪清醒过来,于是拍了拍她身上的被子,笑着说道。

    “嗯……人家好累啊,再让我睡一会好不好嘛?”一个晚上的大战,让宁琪的体力消耗殆尽,此时还没有恢复过来,尤其两人大战到很晚才睡,几个小时的睡眠对于宁琪来说又那里够呢,于是说话间,宁琪又是躺了下去。

    “起来了,今天还有事情要做呢!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那我可就让你尝一尝咱们刘家的家法哦!嘿嘿……”这时刘凡心里正好想起了一个“坏主意”,话说这刘家家法刘凡可是在几个女人身上都实验过了,而且效果貌似还很显著,最少孙筠瑶每次都会主动地撅起小屁屁让刘凡执行家法,而且还是乐此不疲的呢。

    “家……家法?什么家法这么厉害啊,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啊?”宁琪吸到刘凡说起这家法,还真愣住了,于是连忙起身问道。而刘凡却没有回答,反而是用行动来向宁琪说明,顺手划拉一下将被子掀开,而后在将宁琪翻过身来,最后一只魔手重重地打在了宁琪的小屁屁上,顿时“啪啪……”几身清响声起,宁琪这才感受到了所谓是刘氏家法,不过初尝禁果的宁琪此时身体特别敏感,刘凡这一下非但没有让她感觉到疼痛,反而有一种别样的愉悦感,以至于身下某处都湿润了。

    “哎呀!好老公,人家已经不行了,你就别再折腾奴家了,好不好嘛!”宁琪实在是承受不了刘凡再一次的征伐,因而只能举白旗投降了,刘凡听了却是哭笑不得,他自是知道宁琪体力不支,自然也不会乱来,而且现在可是大白天的,他还不至于会白曰宣吟吧。

    (三更到,由于今天太晚了,所以原定的四更明天再补上,非常感谢大家给力支持,鲜花砸起,另外感谢:流浪者2兄弟的588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