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章 找茬的来了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刘凡等人食欲正酣时,包厢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身穿灰白色西装的中年男子,脸型清瘦,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中等身材,由于是急跑而来,所以额头不时有汗水流下。

    一进门很是为难地说道:“各位,鄙人朱光明,是这家酒店的经理,打扰各位就餐,实在是有些不礼貌,此次前来是有事想跟几位打个商量,不知可否?”

    众人一听也是一脸疑惑,不知道这经理进来想做什么,都纷纷不约而同地看向刘凡,俨然把他当成众人的主心骨,而刘凡也没推辞,当然不让地说道:“那不知朱经理想跟我们商量什么事呢?”

    “不知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在那高就啊。”此时朱光明也看出刘凡就是这些人的主事者,于是很热情地说道,其实他也是想打探一下刘凡等人的底细,好为接下来的事找说辞。

    “朱经理客气了,高就谈不上,我们现在都还是学生,大家萍水相逢,名字就不必说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刘凡也看出了朱光明有打探他们底细的意思,于是直截了当地说道。

    一听刘凡等人都还是学生,再看他们的穿着,其中三女也是给他惊艳的感觉,心中不无想法,但他也看出三女的不凡,也只能想想罢了,这样的人物可不是他能消受得起的,至于其他三狼倒是被他红果果地无视了,在他心里认为几个穷学生能有什么能量呢。

    不过做为一个大酒店地经理八面玲珑还是具备的,脸上的神情隐藏得无懈可击,依旧是微笑着,让人感觉如沐春风,甚至连他自己也是暗露得色,殊不知他的这一切表演都尽入刘凡眼底,只是别人也没惹到他,也就像看戏一样的等着朱光明接下来的表演。

    “哦,是这样的刚刚七爷指名要用这个包厢,对方是上海三大帮会之一斧头帮的堂主,这样的人我们酒店惹不起,而且跟他们同行的还有几个曰本人,个个凶神恶煞地,我们就更不敢惹了,所以只能委屈各位了,不过今天这桌菜就全免了,算是给各位赔罪。”朱光明一脸苦笑地说道。

    其实他也很难做,他们老板虽然也有点实力,但酒店在斧头帮的地盘上做生意,每年也要交上一笔不菲的保护费,美其名曰:治安管理费,不过这些黑社会要是狠起来,可不管你交没交保护费,该打的还得打,该砸的东西还是砸。

    刘凡也看出了朱光明也是一片好心,也不为难他,反正他们也吃得差不多了,现在有免费的晚餐吃,不要白不要,虽然他不在呼在点钱,但有便宜不占那是王八蛋,更重要的是他不想惹麻烦,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怕麻烦。

    “你们觉得呢?”出于对朋友的尊重,刘凡还是询问一下同行几人的意见,其他几人也是摇头表示没什么意见。

    “嗯!那就这样吧,今天就到这里,改天我再请大家大吃一顿吧。”刘凡说笑道。

    “谢谢几位的体谅,如果以后再来,我可以做主给各位打个八折。”眼见事情谈妥,朱光明心中大松了一口气,末了还不忘给酒店拉生意,经理做到这个份是也算得上是很得体了。

    不过他们是这么想的,并不代表别人就不会找茬,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可以谈妥时,包厢的门“嘭”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

    “朱光明,你是怎么搞的啊,一个包厢这么长时间都搞不定,你是不是不想混啦。”

    听得巨响刘凡等人还不知怎么回事,就听到一个很是嚣张的声音传来,众人顺着声音向门口望去,但见一人身穿黑色背心,露出的两只胳膊臂肌很是健壮,左边纹着青龙,右边纹着白虎,胸前纹上两柄交叉的斧头,正好印在鼓起的胸肌上,理着一个光头,面色黝黑,脸颊上一条几厘米长的疤痕,犹如张牙舞爪的蜈蚣一般狰狞,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很是霸道,而且身后还跟着两名穿黑西装,戴墨镜的保镖,一脸冷酷地站着,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黑社会一样。

    “哎哟,七爷,我这不刚搞定几个学生仔,正想向您汇报呢,没想到你就来了,真是对不住了。”看到正主灭害了,朱光明马上一副讨好的样子说道。

    来人正是斧头帮的堂主七爷,原名赵七斤,从小在少林寺习武,算是少林的外门弟子,练就一身横炼的外功,后来因为犯戒,被逐出寺门,辗转流落江湖,差点饿死街头,后来被斧头帮帮主金大龙所救,从此加入斧头帮,因其功夫不错,被金大龙依为心腹,几年的功夫就坐上了堂主,在纸醉金迷的都市里也渐渐的堕落了,变成了令道上之人闻风丧胆的铁金钢,死在他手上的人不知有多少,为人又极为好色,是个不折不扣的花和尚。

    “娘的,朱光明,你少给老子打马虎眼,在老子的地盘上,还有人敢跟老子抢位子,真是活腻歪了。”赵七斤毫不客气地就对朱光明骂道。

    “是是是,我这就让他们给您挪位子。”没办法,人为刀砧,我为鱼肉,朱光明也不得不低头赔笑地说道。

    “那还不快点,格老子的,要是怠慢了我请来的客人,耽误了老子谈生意,你吃罪得了嘛。”人就是这样,你越是忍让,别人就会越嚣张。

    这时朱光明又转身对刘凡说道:“小兄弟,你们还是快走吧。”说完还用眼神示意刘凡等人快点走,他是知道这个七爷的为人,好色如命,而刘凡一行人又有三位娇滴滴的大美人在此,做为一个有点良知的人,他也不希望顾客在自己酒店出事,不然到时更麻烦。

    本着低调的原则,刘凡不想惹事,可是麻烦偏偏找上门来,那就只能怪那个太倒霉了。

    果不其然,正当刘凡等人要起身走时,赵七斤突然扫了一眼刘凡几人,看到了三女,一时间被三女的美貌迷了心窍,魂都差点丢了。

    “慢着,男的可以走,女的必须得留下,没想到这种地方也有这么水灵的小娘子啊,老子还从来没玩过这么标致的娘们呢,啧啧啧。”赵七斤一脸*笑地说道,眼中还不时地贪婪的*光。

    此时孙筠瑶跟赵婉仪两人心中都有些害怕了,都不约而同地躲在刘凡的身后,以期望获得安全感,两人虽然出身不凡,但终归还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几时见到过这么凶神恶煞的人,刘凡则是用手,很是温柔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果然两人也感受到了来自刘凡的关心,心中也不再那么害怕了。

    而同宿舍的三狼却是一脸期待地坐在位子上,他们可是知道刘凡这个高手的,那可是轻而易举地就把人家特种部队的兵王给干趴下了,对付这些黑社会小弟还不是手到擒来,所以他们也都不急。

    他们耐姓好,不代表别人也跟他们一样啊,这不,一向风风火火的陈雅芝一听到赵七斤口出污言秽语,那里还忍受得了啊,于是大骂道:“想找女人,回家找你妈去,你要是再出言不逊,信不信老娘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来啊。”

    这话一出倒是让刘凡几人莞尔一笑,果然还是那么的彪悍。

    “哟,小娘皮还挺辣的,不过这样才好玩,才够味,我喜欢,就是不知道在床上是什么滋味,哈哈。”听到有人威胁,赵七斤不仅没有恼怒反而笑得更加*荡,就连他身后的两个小弟也都是贱笑不已,讨好之色尽显于脸上。

    “你…”陈雅芝也听到这话也是气急,二话不说学想让前将赵七斤等人暴打一顿,以泄心头之恨,但她还没走出一步就被刘凡拉住了手。

    “你现在行动不是很方便,这种人渣还是我来吧。”刘凡很是淡定地微笑道。

    “流氓!”一听刘凡这话,陈雅芝顿时脸色涨红,羞涩无比,低着头暗淬了一声。

    原本刘凡的意思是认为陈雅芝刚突破境界,还没有完全巩固和适应现在的能力,不谊打斗,所以才不让她去的,可听在她的耳朵里却是变样了,以为刘凡说的是刚刚帮她治病时,自己*湿润的事让刘凡知道了呢。

    如果刘凡知道陈雅芝此时心中的想法的话,会不会一个仙术遁入地府去找包公喊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