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八章 老太爷病危(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与宁琪两人刚回来,便见到朱雨晴来寻子共度午餐,于是三人便一起去了朱雨晴的专属包间,但是由于菜早先就做好,等三人再来吃时也都已经凉了,因此朱雨晴又花费了十几分钟将菜都分别热了一下,而后这一家三口便安安心心地开始一边吃饭一边闲聊了起来。

    “对了,小凡呐,你看看妈妈都把这事给忘了。”这时朱雨晴边说着话,边从小坤包里取出一张行银卡来,而后又将之推到刘凡的面前,紧接着说道:“这卡里面有一千万,是妈妈给你的零花钱,你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以前受了很多的苦,妈妈也不知道怎么补偿你,虽然说钱有点俗气,可这是现在妈妈唯一能想到的,你收下吧,不够的再找妈妈要啊。”

    “钱……我有的是,足够我花上几辈子都花不完的了,所以这钱我不能收,你还是拿回去吧?”刘凡并没有接过银行卡,反而是将之推还给朱雨晴,如今的刘凡可谓是视金钱粪土,没法子,谁让他刘凡大把的钱呢。

    “你有钱那是你的事,可这是妈妈的一点心意,你难道就不能看在妈妈的一翻苦心上,接受妈妈的这点心意吧……啊?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认可我这个做妈的,我也在尽力地弥补我当年做下的过失,所以……”朱雨晴见刘凡不接受自己的钱,顿感心痛不已,她还以为是刘凡还没有认可自己这个妈妈,因而又是苦苦地哀求着,目光中满是恳切之意。

    “小凡子,既然是伯母的一片拳拳之心,那就不要拒绝了,若是你过意不去的话,今后可以多孝顺孝顺伯母就好了哦!”宁琪此时说这翻话,倒是真心想让刘凡母子和好如初,而不是如现在这样,一个硬不肯认,另一个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样下去最后痛苦的还不是母子俩,而宁琪身为人家未来媳妇,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因此出面搭桥牵线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那……那好吧,这钱我就收下了,今后你若是有需要的话,便找我拿回去吧。”听到宁琪的话,再见到朱雨晴渴求的眼神,刘凡再也硬不起心肠来,只好顺势接受了,不过刘凡却是依然没有将“妈妈”两个字叫出口,只是看朱雨晴的眼神倒是柔和了不少,而同时刘凡的这翻表现也让朱雨晴有些小小地遗憾,不过又庆幸刘凡对自己终于有了改观,这就是进步,她相信只要自己不懈努力,终有一天可以感动儿子的。

    “谢谢!你真是个好姑娘!”这时朱雨晴也不忘了宁琪刚才的帮忙,若是没有宁琪刚才的那翻话,朱雨晴相信刘凡是不会收下那一千万的,因此她是由衷地想要感谢宁琪,同时在心里也更加认可宁琪这个未来儿媳妇。

    “伯母,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希望你能跟小凡子母子两人能够和睦相处。”宁琪得到了未来婆婆的认可心里很是激动,却又有些害羞,低着额头柔声细语地回答着,然此时心里却是怦怦地狂跳个不停,偶尔回头看了刘凡一眼,却瞥见他正若无其事地吃着饭,好似浑然没有听到这婆媳两人的对话一般。

    由于宁琪与朱雨晴婆媳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于是接下来的饭桌上两人都是有说有笑的,也给了沉闷的饭局增添了一丝欢乐的气氛,至于刘凡虽然只顾着吃饭,但偶尔也会回应两句,这两母子话说多了,心里的郁结也解开了少,说话也不似之前那般生硬,只是还差刘凡的那句“妈妈”而已,这样的进步同样也让朱雨晴欣喜不已。

    而这时,朱雨晴见气氛不错,再加上刘凡对自己的态度也改变了不少,于是便再次试探着说道:“小凡呐,最近这两天你能不能跟妈妈回家一躺啊。”朱雨晴此话一出,正吃饭中的刘凡也停了下来,而且眉头微微紧皱着,这让朱雨晴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她连忙解释道:“你不要误会,并不是妈妈硬要你非回去不可,而是姥爷他如今已上近八十岁高龄,他为国家*劳了一辈子,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最近几天更是只能躺在床上,他怕那一天有个万一……所以才着急着想见一见他的外孙,你能不能看在他年纪一大把的份上,跟妈妈回去看看他,好吗?就算是完成一个垂危老人最后的愿望吧,行吗?”

    朱雨晴的这一翻情深意切,确实是触动了刘凡的内心深处,一听到这翻话,刘凡便不自觉地想起了已故去的爷爷刘老郎中,当初爷爷病逝的时侯,刘凡甚至还没来得及见上最后一面,刘老郎中便已撒手人寰,此时听到姥爷也病重,脑海中禁不住又浮现起当初刘老郎中逝去时那惨白无血色的脸庞,心下不免生处恻隐之心,于是刘凡深吸一口气,点点头说道:“什么时侯过去,你安排个时间吧,到时说一声就可以了。”

    “哎!这就好,这就好,我……我马上打电话给你舅舅们。”本来还有所担心的朱雨晴,一见到刘凡这话,顿时喜急而泣,随即更是激动得颤抖着双手,从小坤包里拿出手机来,可当她正想拨打哥哥的电话时,手机却响了起来,一看之下却是自己妹妹朱雨微的电话,于是想也不想地便接通了。

    “喂!是小微吗?什么?你再说一遍,怎么会这样,早上看的时侯爸爸不是还好好地躺着吗?怎么说出事就出来了,白医生怎么说?好好好,我现在马上带小凡回家,你们一定要保住爸爸……”朱雨晴原本因为刘凡肯回家而欣喜不已,可妹妹的一个电话却将她的好心情,顿时打入低谷,盖因朱雨微在在电话里面说了朱家老太爷病危,这下可让她慌了神了。

    也难怪朱雨晴会如此惊慌失措,朱雨晴的父亲不仅仅只是朱家掌舵人,更是朱家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朱家虽然不是世家大族,但却是红色家族出身,当年朱鸿鸣也是跟着毛太祖打天下的开国功勋,在位时官至华夏总理,也就是前任的华夏总理,对于政治家族来说,家有一老就如有一宝,只要家中还有老爷子在,那么以他们的人脉交情,就没有有敢动朱家一根毫毛,虽然朱家第二代也很强大,但只要老太爷一去,实力最少要减半。

    如今老朱家长子朱开宏现在是总政部主任,也是军委会十三席委员之一,之前就与刘凡在军委会上见过面,只是当时两人都互不相识,次子朱开元则是京城常务副市长,也是正部级大员,相位有两人在的话就算是朱老太爷去了,想动朱家的人也得掂量一下,不过老太爷在任时为人刚正不阿,很是得罪了不少世家,难免不会有人趁机打压老朱家,这也正是朱雨晴现在所担忧的。

    “小凡,刚才你小姨打电话来说,姥姥病危,你现在能不能跟我一起过去一躺。”虽然此时朱雨晴心里焦急如焚,但还是顾忌到儿子的想法,不得不耐着姓之劝说刘凡,而刘凡早已从两姐妹的对话中话了所发生的事,于是也是默然地点了点头,而这也让朱雨晴大松了一口气。

    “我的医术还不错,或许我可以医好朱首长的病,我就跟你去一躺吧。”这时刘凡略微思索了一下,后禁不住开口提醒了一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总觉得心里有那么一个疙瘩如鲠在喉,有种不吐不快的压抑感。

    “对对对,你看妈妈这心里一着急,都把小凡你是神医的事给忘记了,那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去军医总院吧。”朱雨晴这是关心则乱,竟然将儿子神医的身份给忘记了,是以一听到刘这翻话,顿时恍然大悟起来,随即拉起儿子的手便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去,而宁琪也知道朱家发生了大事,因而也想跟过去,看看有什么可能帮得上忙的,毕竟怎么说她现在也是朱雨晴认可的儿媳妇,尽尽孝心也是可以的。

    不过还没等宁琪走上前两步,便见到刘凡猛然回过头来,既而说道:“琪琪,你留在酒店里等我,完事之后我再来找你啊。”刚一说完,刘凡便被朱雨晴拉着走出了房门,随后两母子消失在了宁琪的视线里。而身后的宁琪却因为刘凡没有带自己去而有些大失所望,然随后她便为自己找到了一个自我安慰的借口:看来小凡子还没有认可朱家的存在,那自己以现在的身份去了也是不好的,嗯!应该就是这样的。

    之后宁琪也便回到到自己房间,再找到好姐妹刘雯静聊天,一整个下午也都待在酒店里等着回凡回来,可惜一直等到三更半夜了刘凡依然没有回来,不禁让宁琪很是惆怅,不过这都是后话,这城暂时不说。

    而就在刘凡母女去往军总医院的途中,医院中的某间特护病房门外却是人潮涌动,不时地有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进进出出的,另外病房的走廊外面的监护窗口此时却围满了人,几乎近在京城的朱家人都来了,第二代的两个儿子朱开宏与朱开元两家人都来了,还有一个女儿朱雨微,别外还有一些朱老太爷的门生故旧,也都纷纷赶来看望朱老太爷。

    “小微,你姐姐怎么还不来呀,这都快急死人了。”这时朱开元焦急地向朱雨微询问道。

    “二哥,我已经打电话给姐姐了,她现在正带着小凡往这里赶来,可能路上堵车吧,不过应该快到了。”此时朱雨微心里也很焦急,她同样知道自己二哥是个急姓子,因此才不得不耐着姓子向朱开元解释一翻,不过对于刘凡能不能事她心里也没有底。

    (一更到,昨晚码到四点才完成,今天会早一点更新完成的,非常感谢:世世丶世不离兄弟的万赏,也求大家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