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与朱家人见面(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二哥,我已经打电话给姐姐了,她现在正带着小凡往这里赶来,可能路上堵车吧,不过应该快到了。”

    朱开元听到小妹这翻话,以他的睿智又怎么可没看出她那是在心虚,朱开元秉承了父亲的脾气,为官向来清正廉明,而且与朱鸿鸣一般向来嫉恶如仇,原本他就是纪委出身,倒在他手下的贪官污吏更是不少数,然他同样是一个孝子,对于朱老太爷向来尊崇有加,总是以自家老头子为榜样来严格要求自己,因此官场人送外号“铁面小阎罗”,其中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至于为什么是“小阎罗”,盖因他是朱鸿鸣的儿子,老子也是阎罗,做儿子的自然就是小阎罗了。

    “小妹,你再打电话催催大妹,看看她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怕咱爸万一……我不想咱爸留下什么遗憾,你明不明白?”此时有朱开元虽然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他却不得不面对,因此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了却老爷子最后的愿望,可刘凡却迟迟没有到来,这让他如何能不着急呢。

    “二弟,你就别瞎添乱了,大妹的为人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她一定会尽快赶来的,你就安心地等待啊。”这时身为朱家家主的朱开宏虽然面色沉稳无波,但谁又知道她心里比谁都着急,身为家主他身上背负着的压力是最大的,假如老爷子病逝,那么首当其冲的便是他了,别看他如今稳坐总政部一把手,表面看很风光,其实在军委会上没有多大发言权,这倒是与他的所处的位置有直接关系,总政说白了就是个武官文职,上面有军委几位副主席管着,手上却没有兵权的那种,然而低下还有几位副主任虎视眈眈,再加上眼看着即将换届,假如朱老爷子这么一去,朱家的前途就堪忧了。

    “可是……那好吧,希望大妹跟小凡母子能够及时赶到吧。”本来朱开元还想要说些什么来反驳他大哥的,可是被朱开宏那么一瞪眼,整个人立马就焉了,只能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祈祷着,随后又转向监护窗口,看着病房内的忙碌的医生、护士,还有病床上仅仅靠输氧管维持生命的朱老太爷。

    “哒哒哒……”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身由远及近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恰在这时朱雨微寻声望去,这才见到刘凡与姐姐两人正并行小跑过来,于是朱雨微也迎了上去,更是率先开口询问道:“姐,你们可算是来了,你再不来二哥都快急死了。”

    “小微,先别说这些,咱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情况严不严重?今天早上看过不是还好好不嘛,怎么病危来得那么的突然。”朱雨晴一上来对着姐姐便是噼里啪啦问了一大通,可见这一路上她有多么的焦急。

    “医生现在正在抢救,目光还不知道结果,但刚才医生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了,不然的话也我不会那么急地打电话让你回来呀!”这时朱雨微一边拉着姐姐的手,一边继续往前走着,说话间眼睛却已是红彤彤的了,看起来眼眶中的泪水也已到了决堤的边缘,之前朱雨晴没为之前,她还强忍着不让哭出来,朱母很早就去世了,可以说是朱雨晴一手将妹妹带大的,所谓长姐如母,正是朱雨微现在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因而一见到姐姐她的眼泪便有了宣泄口,不爆发才怪呢。

    “先别忙着哭,等我看过病人之后再说,咱们现在赶紧先进入病房看看情况。”刘凡跟本没有理会朱雨微的眼泪,连忙快走几步,而后才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其实他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想稳住朱雨微的情绪罢了,他最烦的就是女人哭哭啼啼的了,这女人的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往外狂涌而出,倒是听了刘凡这翻话后,才想起刘凡还有一个神医的份,顿时心中燃烧起了希望,也便止住了眼泪,但却没有说话,很难得地乖乖站在刘凡的身后。

    与此同时,那边的朱开宏朱开元两兄弟也看到了大妹身边的刘凡,也都猜到刘凡就是二妹寻找了近二十年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外甥,不过两人的反应却大有不同,朱开元并不认识刘凡,所以一见刘凡这般的气宇轩昂,仪表非凡。顿时心生好感,面露微笑地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刘凡。

    而朱开宏的表情却又不同,可以说是精彩之极,当他见到刘凡第一眼的时侯是一脸的愕然,随后又是疑惑不解,但当他见到妹妹身边除了刘凡之外没有其他人时,便猜出刘凡是就是自己的外甥时,内心却是狂喜,之前因为老爷子有可能逝去所带来的阴霾全部一扫而空,其他不知道刘凡的身份,他可是知道一些,就如那天刘凡参加军委会时,便表现出了强大的能力,更兼如今刘凡已是中将军衔,未来的发展空间不可限量,甚至有可能登顶,不过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权力于刘凡而言那都是浮云。

    说话间刘凡已经走到了监护病房门前,而朱家人也都迎了上来,尤其是朱开宏更是一马当先地站了出来,紧接着向刘凡试探地询问道:“刘将军,你怎么也来了,你跟我家大妹是……”

    “朱主任,你好,我是陪我……我妈过来的,你就别客气了,至于其他事情,你问我妈吧。”刘凡这时自然也是认出了朱开宏正是总政部主任,不过两人互不统属,再加上刘凡的军衔也是中将,所以也不用以“首长”称呼对方,再加上对方又是自己的大舅,刘凡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所以只好称其官职了,不过对于朱雨晴的称呼上刘凡也是有所改观,倒不是他现在已经接受这个“妈”,而是在这样场合下只有这个称呼最合适,总不能称呼什么朱女士,或是直接称“她”,这样显然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好好好,你能回来就好,只是这些年苦你了,不过看到你有今天的成就,大舅很是欣慰,今后咱们老朱家也是后继有人了,看那些宵小敢动我朱家人,哈哈……”此时朱开宏心中欣喜万端,而末了的那句话更是豪气干云,颇有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而朱家的其他人见他如此状若癫狂,都还以为他受不了老爷子的打击,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了呢,但是那些同样守在这里的朱家一系的门生旧吏们可不这么想,现在朱开宏是他们这一派系的领军人物,如此夸赞一个后生晚辈,那此人必定是非凡之人,因此连带着刘凡也受到了这些人的关注,倒是对气宇轩昂的刘凡很是赞赏,仅凭这一份从容淡定的姿态,就不逊色于久经官场的老狐狸。

    不过朱家人亦是有人看出了一点门道,比如朱开元,他也是正部级高官,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同时他也是最了解自己这个大哥的,并不是一个狂傲之人,现在之所有会有这样的表现,那多半是出在这个刚刚找回来的外甥身上了,于是朱开元悄悄地绕到朱开宏的身边,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询问道:“大哥,你这是怎么啦,难道我外甥还有什么惊人的成就不成,虽然从外表看起来很优秀,但也不至于让大哥你如此赞誉吧。”

    “呵呵……小凡的神秘你还没有见识过呢,你知道我昨天在军委会上看到谁了?”朱开宏听到弟弟的询问,很是神秘地笑了笑,随即只是轻轻这么一点拨,既而又点到为止,以两兄弟多年培养出来的默契,他相信弟弟能够从中听出点什么,其实他这也算是违反了军委的保密条例了,因此有些事不能直接挑明来说,这就是官场的艺术姓,很多人往往都喜欢揣摩上意,究其原因还是一般领导说话都喜欢故弄玄虚,当然这也有一些考究下属的意思在里面。

    “嘶……难怪了,看来咱们这个外甥也不简单啊!”朱开元闻言,瞪大着双眼,回头再次打量着刘凡,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他自然知道军委会那是什么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就连他也没有资格旁听,更何况昨天开的会议还是军委特别会议,那级别就更加不同了。

    然而让两兄弟不知道的是,两人暗中交流的话都让刘凡听了个真,刘凡知道自己这个大舅是在跟二舅面授机宜,遂只是冲着两人笑了笑,却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而就这么一转眼间,朱开元对刘凡的态度却有了变化,如果之前他的热情只是因为刘凡是自己妹妹失散多年的儿子,自己的外甥的话,那么现在的朱开元对刘凡却是无比的赞赏。

    “好,好样的,真不愧是我老朱家的种。”朱开元绕过他大哥身前,转而来到刘凡的身侧,上前拍了拍刘凡肩膀,很是欣慰地对刘凡一阵夸奖,而这时朱家的那么门生们更加肯定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不凡,不然的话朱家老二也不会转变得这么快,刚才两兄弟私底下交谈时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内容,但却可以肯定说的就是有关于刘凡事,而此时他们也听出了这个年轻人是朱家第三代子弟,朱雨晴失散多年的儿子,那么对于朱家一系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利好的消息,至少他知道朱系不会因为失去朱老爷子而陷入困境,而这也是他们如今最想知道的。

    “那个什么……嗯嗯,你过奖了,不过我就是我,并不是谁家的种。”此时刘凡都还不知道朱开元是谁,更不知道怎么称呼他,虽然他知道肯定是朱家人,只是没有给介绍一下,因此刘凡说起话来有些扭捏,而且他对于朱开元的话也有意见,因此很不给面子的驳斥一句。

    (二更求鲜花,鲜花翻倍活动只有十五天,各位兄弟有鲜花的,请多支持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