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章 两个不孝子(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什么……嗯嗯,你过奖了,不过我就是我,并不是谁家的种。”

    刘凡的这话一出,立马弄得朱开元脸色有些挂不住了,一阵愕然之后,便又扭头疑惑地看着自己的大妹朱雨晴,在他想来刘凡既然出现在这里了,那就表示他承认了自己是朱家人,可现在的情况看来有点悬乎,不过朱开元也算是有城府之人,也没有明着向自己大妹询问,关键是现在场合不对,再则病房内的老爷子还危在旦夕呢。

    不过朱开元能分清情况,不代表朱家的所有人也有他的眼力啊,比如说朱家的第三代子孙,此时朱开宏两个儿子与一个女儿,朱开元一对儿女,总共就五人,都是刘凡的表兄弟姐妹,其中朱泽武是朱家长子嫡孙,已是而立之年,身材高大魁梧,从他的笔直的站姿可以看出是一名军人,这与他老子在军队工作不无关系,算是子承父业,次子朱泽斌,二十五岁,站姿吊儿郎当的,下盘轻飘虚无,顶着一副黑眼圈,眼中略带血丝,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一看就是纵欲过度,不用想都知道他是个纨绔子弟败家子,而朱开元的儿子叫朱泽锋,戴着一副小黑框眼镜,看上去很斯文,像是一个大学生,然眼中却带着一丝倨傲,看来也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至于两名女孩子倒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这倒是老朱家的基因不无关系,看看朱家两姐妹就可窥全豹了,其中朱云倩是老大朱开宏的女儿,只比刘凡大两岁,一双大大的眼睛不时地在刘凡身上瞄了瞄好似对于刘凡个突然冒出来的表弟很感兴趣,而另一个女孩子叫朱云雁,比刘凡小一岁,长像很卡通,长长睫毛微颤,脸色修长而狭小,看上去很精致,从其身上的穿着打扮看应该是个乖巧文静的女孩子,不过显得有些胆小害羞。

    而这五人中却有两个男子对刘凡怀有敌意,就是朱泽斌与朱泽锋,两人的眼神看起来都不是很友好,特别是当朱开宏与朱开元两人分别夸奖刘凡的时侯,刘凡似呼从两人眼中看到是不屑与嫉妒的神色,朱开宏身为总政部主任,向来都是不苟言笑的,可今天刘凡的到来他却笑得很开心,这是在朱泽斌身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朱开元随后也夸奖了刘凡,虽然也的姓格与大哥相反,然而朱开元却从未对朱泽锋那般亲昵过,因此他是嫉妒的。

    不过不管两人此时心里是怎么样的,在现场他们都没有说话的份,若是朱泽武还有可能,可朱泽武是军人为人豪爽,也不是善嫉之人,他是真是希望看到刘凡的归来,因而这些表兄弟中刘凡对他的感观也是最好的,因为刘凡知道军人最好相处,也没有那么多的坏心眼。

    “大哥,二哥,我今天带小凡来这里,除了让爸爸见上一面,同时也是让小凡来治病的,可能你们还不知道,小凡是沪海中心医院的荣誉院长,同时也是远近驰名的神医来着,你们看咱们现在是不是让小凡进去给咱爸先看看。”这时朱雨晴已经看出了儿子的一句话让二哥下不来,于是连忙开口转移话题,同时也是给自己二哥找一个台阶下,怎么说他二哥也是正部级领导,虽然是自家人,但也不能伤了面子,然其实朱开元并没有往别处想,只是略微有些尴尬而已。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还等什么,赶紧让小凡给老头子看看啊!”这时朱开元闻言不由得大吃一惊啊,没想到自己这个外甥还有这么一层身份,那可就真的不得了了,沪海中心医院虽然比不得军总医院,可那也是华夏响当当的存在,没有两下子,想当这个荣誉院长,你想到不用想,就算你后台再硬,没有强大的专业技术支撑,也是不可能坐上去的,因此朱开元并不怀疑刘凡的能力,单单自己大哥跟自己透露那么一点消息,就足够他对刘凡完全信任了。

    不过朱开元这一开口,他的儿子朱泽锋却是看不过眼了,他认为刘凡根本没那个本事,更不想被刘凡这个新来的表弟强压一头,因此连忙开口劝阻道:“爸爸,你怎么能这样能,爷爷现在是病危中,人命关天岂容儿戏,你看表弟这么年轻,就算是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比军总医院里的老专家强吧,现在他们正在想办法医治爷爷,咱们是不是别给他们添乱了。”

    这边的纨绔子弟朱泽斌一听到堂弟这翻话,顿时计上心头,随即连忙附和着说道:“对对对,泽锋这话说的没错,这医生不都是越老医术越高明嘛,可表弟这个样子貌似也太年轻了点,当然我可不是怀疑表弟不懂医,只是爷爷如今危在旦夕,绝对不容有失啊!”

    “哼……”此时身后一直冷眼旁观的朱开宏冷冷地哼了一声,上位者的气势显露无疑,他为官多年,官场上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儿子与侄子两人心里的想法呢,而令他心痛的是这两个不孝子孙自己没有本事也就罢了,现在还起了嫉贤妒能之心,更兼之还是在老爷子生死关头,不想着怎么为家族分忧解难,却还在这里跟表弟钩心斗角,简直是“二”到无可救药了。

    “你们两个不孝子给我闭嘴,从现在开始给我滚回家里,一个月内若是敢踏出家门半步,看我不打断你们两人的狗腿。”此时的朱开宏已经暴怒之中,冲着两人便是一阵咆哮,他是朱家家主,向来说不苟言笑,能让他如此生气的也就只有这两个混账了,虽然心中恨铁不成钢,可也是怒其不争,如今两人更是在这种关键时刻犯浑,那就无怪呼朱开宏会如此大发雷霆了。

    “爸爸……”

    “大伯……”

    两人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眼中却满是不可思议,在他们的印象中还从来没有见过朱开宏如此大发脾气过,更何况现在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咆哮,顿时两人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定是犯了什么大错了,既而两人只好耷拉着脑袋,退到一旁不敢再开口说话,可两人思来想去,也惟有在刘凡的事情上,因此对于刘凡的怨恨也加深了几份,此时两人都将所有的过错归结到了刘凡身上,却没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喝斥完两个小子之后,朱开宏却又对刘凡和颜悦色地说道:“小凡呐,他们两人也是为了老爷子的病情而着急,才会这般无礼的,还情你看在大舅的面子上,别与他们一般见识。”

    而朱开宏的这翻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人惊骇不已,朱开宏可是副总理级别的大人物,而今却向自己的外甥道歉,这简直就是天笑的意外,不仅是朱家人震动了,就连老爷子的门生也惊骇莫名,同时对刘凡的身份越加好奇起来,在场的官员们那一个不是官场老狐狸,怎么可能会相信刘凡只是朱家外甥呢,这里面必定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然而等这些人回去之后一查,却没有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恐怕唯一能让他们惊奇的就是刘凡在国家资料库中那份双S级保密档案吧,这过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嗯!没关系,他们对我不了解,怀疑也是应该的,不过我会用事实证明他们的错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侯,我先进去看看情况再说吧。”刘凡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的神色,或者说他一直都是那么的淡定自若,好似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的心起波澜一般,而光这一点就让在场众人另眼相看,再加上有朱泽斌、朱泽锋两个反面样板摆在眼前,更是突现出刘凡的不凡来。

    “那就辛苦小凡了,我们这就进去。”这时朱开宏也是笑着回答道,刘凡所表现出来的气度让他很满意,而这种满意更是坚定了他对刘凡医术的信心,他是知道刘凡的中将身份的,以如此年轻就能成为中将,若是没有一点本事,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他甚至有想到过刘凡很有可能就是龙组中人,因为只有那里出来的人才能有如此变态的军衔,龙组相对于他们这些军方大佬而言已是公开的秘密,但他们也只是听闻过有国家有这样一只强力部队,却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而这此朱雨晴看着自己儿子两对大哥二哥这样的军政大佬仍然能够从善如流,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自豪感,曾几何时她也在不断想象着儿子是什么人,可却没想到儿子如此的优秀,至于朱雨微的感觉却又不同,最早时刘凡在她眼中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色狼,再得知他是自己外甥时,虽然嘴上不说,但却对刘凡很不屑,如今她对刘凡有了很大的改观,在他的印象中还从来没有那一位青年才俊能有如此惊艳的表现,因而更加期待刘凡接下来的表现,或许自己父亲真的能在他的手上康复也说不定。

    正当众人胡思乱想之际,刘凡却跟随着朱开宏进入了监护病房之内,而病房之中本来还在研究怎么救治朱鸿鸣的几位老教授们见门被推开,便已心生不满,其中有人正想对来人喝斥一翻,却发现开门进来的是朱开宏,畏惧于对方的权势,也只好悻悻地上前向他问了声好,不过这些老专家们却也很是疑惑,尤其是见到朱开宏身后的刘凡,更不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

    于是其中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专家开口询问道:“朱主任,老首长的病情我们正在想办法,你现在就是着急也没有什么用,而且你们这么一进来可能会妨碍到我们的工作,所以你们还是到病房外面等侯为好。”这老教授说话还是很委婉的,没有很强硬地将人轰出去,这恐怕也是看在朱开宏的身份上,若是一般人早就被赶出门外了。

    (恭喜:世世丶世不离成为本书粉丝第一宗师,非常感谢兄弟的大力支持,另求鲜花,一天之内连连被挤下鲜花榜,情况堪忧啊,大家要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