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失传绝技(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朱主任,老首长的病情我们正在想办法,你现在就是着急也没有什么用,而且你们这么一进来可能会妨碍到我们的工作,所以你们还是到病房外面等侯为好。”

    这老专家的话一出口,朱开宏便禁不住眉头一皱,却并没有丝毫的不悦,毕竟人家也是为了自己父亲找想,虽然这口气有点不客气,但朱开宏还是可以忍受的,他可是知道这几个老家伙的脾气臭得很,本身在华夏医学界的名望也很高,能入军总医院的老专家那一个都是国宝级人物,不可轻易得罪,谁也不知道那天就得找到人家的门上。

    这时朱开宏调整了一下心态之后,说道:“哦!孙老神医,是这样的,这是我的外甥,今天带他来就是为了能让我爸他见上一面,这孩子从小就与家人失散了,这才刚刚找回来没多久,老爷子还没有见过,所以我就带他过来了。”此时朱开宏将刘凡的身份抛出来,就是想让他有个合情合理留下来的理由,其实他对刘凡的医术也不了解,虽抱有希望,但他也绝对不会将所有宝都压在刘凡一个人身上,因此也不好过于得罪这些老家伙。

    “哦……”孙老神医好似这才恍然大悟一般,随意地扫了刘凡几眼,便不再关注刘凡,转身继续与其他二位差不多年纪的老专家讨论起来,从终至终都没有与刘凡打招呼,更没有试图认识刘凡,这虽然看起来很失礼,不过这也很平常,以这些人的身份,放在古代那也是御医之流,经常接触的都是高层权贵,又怎么会看得上刘凡一个后生晚辈呢。

    至于刘凡也不会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不就是几个有会点医术的老头嘛,有谁什么可叼的,还神医呢,简直就是沽名钓誉,空有头衔而本事却是稀疏平常,当然这是以刘凡的眼光来看,这几人的医术还真的不咋滴。

    其实这正讨论的三个老专家也都是大有来头,是华夏国华医中的泰山北斗,与刘凡在临杭见过的李正堂并称华夏四大神医,各自传承了自家医学流派,并将之发扬光大,其中之前那位孙老神医,名叫孙泊倡,是华医四大流派中经方派顶尖代表人物,这经方派便是以《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古典著作中的方剂为经方。

    左边这位唐装老者则是神针流针灸大家范为先,承袭了祖上《太乙神针》的威名,因而名列华夏四大神医。右边的这位童颜鹤发老者却是阴阳派医学大师张坤重,阴阳派注重养生,因而张坤重虽已年逾九旬,面容看上去却与五十岁中年人差不多,若不是他那头白苍苍的鹤发,恐怕也没人相信他已有九十高龄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李正堂正是温补派传人。

    而这时朱开宏见这几个老家伙对自己舅甥两人都是不理不采的,尴尬之余也有些愠怒,不过他倒没有表现出来,倒是刘凡完全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直接走到病床前,此时床上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人正静静地躺着,口鼻上戴着一个氧气罩,身上还插着各种输液用的管子,此时除了旁边仪器上跳动的心电图可以看出病人活着之外,其他体征都没有什么表现。

    这时刘凡伸出一指,很是顺意却很有韵律地搭在朱鸿鸣的右手腕脉搏之上,随后两眼紧闭,看上去好像是在为他诊脉,但其实刘凡早已开启天眼神通笼罩住朱鸿鸣的会身上下,只是一瞬间,病人体内的情况也都尽收刘凡的眼底。

    其实朱鸿鸣也都是不什么大病,都是一些常见的老人病,以如今朱鸿鸣近八十岁高龄,身体各部机能早已老化,三高症状也是常见,另外还有中度冠心病,这就是引发昏厥的原因,可难就难在老爷子还有糖尿病,另外由于朱老爷子时任总理时,为国劳心劳力,不注意保养身体,更是加剧了身体机能老化,也就是加速生命力的消耗,可以说老爷子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若不是用百年野山参吊命恐怕早就去了,俗话说的好,人生七十古来稀,朱老爷子如今已近八十算是寿终正寝吧,不过现在有刘凡在这,那一切就好办多了。

    而此时另一边原本正讨论着的三位神医,早在刘凡为朱鸿鸣把脉的时侯,其中就有人想阻止他,可是却让另外两个人按住了,这些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朱鸿鸣的现在的状况呢,若是朱鸿鸣再年轻个二十年的话,或许,他们还有点办法,可如今却生命力即将耗尽,三人也没有把握救得回来,他是神医,却不是神,此时之所以讨论不休,就是因为没有好的办法。

    “小凡,怎么样?老爷子还有没有救啊!”这时一直耐心等在一旁朱开宏见刘凡诊断完毕,连忙向刘凡询问道,做为儿子的那有不紧张自己老子的事,他这样的表情也在情理之中,也没有人责怪他失礼。

    刘凡闻言,想也没想便淡然说道:“嗯!基本上都是常见的老人病,血压、血脂、血糖都高,还有中度冠心病,最重要的还有糖尿病,器官机能也是衰退老化,还有其他并发症,年轻时不注重保养,工作又是劳心劳力的,更加速了生命力的燃烧速度,如今基本上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想来之前已用来百年人参吊命,不然早就一命呜呼了。”

    “嗯?”刘凡此话一出,三位老神医顿时两眼放光,显然也是认同了刘凡的话说,而病房内的其他医生护士也是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刘凡,这些话他们之前也听三位老神医讲过,可人家老神医可没刘凡这般神奇,仅仅只是一个号脉,一分钟不到就能确诊了,想当初他们可是用了各种先进仪器,再经历了好几次专家会诊,这才得出的结论,这得不得让众人对刘凡令眼相看,这过这中间也有人不相信,还以为是朱家人早就将病人的情况透露给刘凡了。

    于是之前的那位孙老神医走上前来,疑惑地向朱开宏小声询问道:“朱主任,你们之前有将老首长的病例给这个年轻人看过?”

    “没有啊?小凡这是才来医院,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老爷子病重的消息,孙老神医为什么会这么问呢?”这时朱开宏茫然解地回答道,不过他现在心里却隐隐有一丝希望,盖因刘凡表现出来的医术绝对不比这些老神医差,虽然刘凡只是小露身手,然诊断之准确,那也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光这一手这几位老神医就差太多了。

    “哦!没什么只是随便问一问。”朱开宏的回答并没有让孙泊倡失望,相反他对刘凡更感兴了,而与之有同样想法的人也是大有人在,比如另外两位大神医。

    “请问小友,你刚才诊脉的手法是否就是失传已久的‘断脉指’。”而就这时,神针流的范为先从座位上起身,走到刘凡面前双手抱拳作揖,神色泰然地着询问道,不过从他的眼神中,刘凡却见到了一丝忐忑,还有一丝热切,这让刘凡很是不解,而当刘凡听到“断脉指”时,却是对他浅浅一笑,算是承认范为先的猜想。

    “真的是‘断脉指’?”此时的范为先都有此惊慌失措,而后竟然颤抖着双手,陡然热泪盈眶,仰天大笑道:“真是苍天有眼,竟然让我在有生之年见试到了老祖宗们遗留下来的神技,我范某人何其幸甚,此生再无憾已,哈哈……”

    此时众人都无法理解范为先为什么会好端端地笑得如此癫狂,还以为他得了什么失心疯了呢,倒是刘凡有些明白了,话说这“断脉指”可是大有来头,那是地皇神农创造的一门极为高深的诊脉手法,《神农百草经》有云:一指探脉辩生死,由此可见这“断脉指”有多么的神奇,居然敢称能断人生死,不过可惜这门技艺早就失传了,如今事隔数千年却重现人间,也就能怪范为先会如此激动了。

    “喂!范老头,你发什么疯啊,这里是病房,老首长还躺在那里呢。”这时一直没有沉默寡言的张坤重却是不悦地向正疯颠中的范为先喝斥一声,范为先这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是以深听了一口气,然而却又是激动得面色潮红。

    “老张,你不知道,那可是‘断脉指’啊,我能不激动嘛!”虽然此时范为先心情平复了许多,却内心的激动却无法压抑,一双干瘪的手紧紧地抓着张坤重的臂膀,疼得他直裂嘴。

    “放手,放手啊!你想要我的老命啊。”这时张坤重身子使劲地挣扎了几下,便将激动中的范为先的手甩开,而后指着范为先的鼻子,大声喝道:“好你个老范,你这是装疯卖傻然后好打击报复是吧,什么‘断脉指’、割麦子的呀,你……你说什么?‘断脉指’……你说他刚才用的就是《神农本草经》提及的那个‘断脉指’?”说着说着,就连张坤重也陷入了震惊当中,甚至是那孙泊倡此时的表情也好不到那里去。

    这三大神医都是医家大能者,熟读各家古医学典籍,又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断脉指”呢,不过三人却都只闻不名,而不懂这门技艺,不然他们不也这么激动了。

    不过三人有这份见地,不见得其他人也有啊,就比如病房内其他的医生,见三个状若疯魔,根本无法理解三人的行为,至于“断脉指”这种高深技艺,连听都没听说过,因此都呆若木鸡地看着三人疯,那么朱开宏就更别说了,对于医学而言他就是一个门外汉,那里能够理解三人此时的心情,不过他对于三人的表现,却是大大的不悦,你说人家老子还危在旦夕,你们三个老不死的却在这里瞎吵闹,这不是存心给人填堵嘛。

    (一更到,求鲜花,今天三更再加更一章,陆续会送上,鲜花榜又掉了一位,求兄弟们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