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三章 惊现神术(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其他人都以为刘凡将朱鸿鸣入平躺便已治疗结束时,却见到刘凡又做了一次惊人之举,但见刘凡右手五指虚空一抓,顿时针套上陡然射出五道颜色各异的光芒来,最后没入刘凡指间,随后刘凡右手五指向前一搓,左手反向一扣拢,瞬间双手掌心相对,而那五枚五行灵针则被掌控于掌心之间,随着刘凡体入龙神力的灌注,一团金光隐现,将五行灵针完全笼罩于金光之中,随着刘凡手中印诀地不段变化,而改变形态,直致五针五彩光芒大作。

    “这……”看到这神奇一幕的众人此时已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他们内心的震惊了,此时刘凡施展的绝技已超乎了众人的认知,这已经不能用医术的范畴来形容了,即使称之为神术也不为过啊,当然是在凡人眼中的而言。

    “莫非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五、行、灵、针?”就在这时,深懂针灸之道的范为先突然惊叫一声,那声音是激动中略带颤抖,末了更是逐字重音说了出来,由此可见此时他内心的震撼有多么的强烈,从刘凡施展“断脉指”的那一刻起,范为先便隐隐感觉刘凡的医术与自家流派有些渊源,而且再见到刘凡用出五彩灵针,更坚定了自已心中的想法。

    其实范为先的想法并没有错,神针流的绝学《太乙神针》正是脱胎于《神农皇帝真传针灸图》,倒也是与古《神农本草经》有些渊源,因此范为先才有这样的感觉,至于五行灵针术他也是偶然间在一些野史典籍中看到的,不过却也只闻其名,根本没见识过,而今他对刘凡施展的针法也只是猜测。

    “五行灵针?那又是什么……”范为先这一声惊呼,顿时引起了其他两位神医的关注,两人虽觉得刘凡的针法玄奥无比,却不知其出处,因此对于范为先的话,更加感兴趣,两人研究医学一辈子,每每碰到新的医术,都会忍不住研究一翻,其求知欲望可谓无比狂热,而这也正是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神医的先天条件。

    范为先闻言,先是无比崇敬地闭上双眼,好似在品味着什么,既而又满眼热衷地说道:“五行灵针相传是地皇神农所创,典籍记载中说其具有鬼神之能,生死人,肉白骨,那都不是梦想,又因其以五行金、木、水、火、土之灵气为针,因而取名五行灵针,就是不知道刘大师这一手神术是不是传说中的五行灵针,你们看刚才那五道光芒没有,青色代表木灵之气,红色代表火灵之气,金色代表金灵之气,蓝色代表水灵之气,褐色代表土灵气,如此一算来正好暗合五行之数,真是难以想像,刘大师如此年纪,居然拥有如此鬼神之术,今天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来我这几十年算是白活了,呵呵……”末了范为先却是露出了一抹自嘲之色。

    而范为先一翻语论亦是让其他两位神医面面相窥,若真如他所说的那般,那他们两人岂不也是白活了,顿时三人生出了同样的想法,而对于刘凡却又是敬重起来了,看看之前范为先称呼刘凡,从小友到大师的转变就可见一斑。

    正当三人说话间,刘凡五行灵针术也已进入了施行阶段,只见刘凡双掌翻开,将五枚五行针施放于朱鸿鸣周身五脏相应的穴位之中,五针分别是金灵针取肾经气穴,即肚脐下三寸位,以金生水;水灵针取肝经期门穴,即右胸右下方,以水生木;木灵针取心包经天池穴,即左胸正中偏左位,以木生火;火灵针取脾经天谷穴,即左胸左下方,以火生土;土灵针取肺经门云穴,即喉咙下正中位,至此五行归位,生生不息,利用其相生之道,补足生命力所损耗。

    “五行聚灵阵……起!”就在这时,刘凡一声大喝炸起,护在五行针的双手顿时金光大作,而后但见五道五彩光芒瞬间没入朱鸿鸣的五脏经脉穴位之中,光芒与其头顶之上的两道青芒遥相呼应,隐隐生辉,而朱鸿鸣的身上也起了变化,自下而上慢慢地升腾起一阵白色的雾气,这其实正是五行聚灵阵起作用了,正慢慢将方圆百里之内的天地灵气聚拢到一起,而那白色的雾气正是天地间最纯净的灵气,尽管现在天地灵气很稀薄,但经过刘凡的聚灵阵之后,却被百倍聚拢起来,形成实质,这才让人看到的白雾,如果此时有人在高空中就可以见到一个奇异的景象,那就是周围方圆百里的气流都在向军总医院快速地聚拢,就连在病房门外的人也感受到了空气在加速流通。

    “咦!这好端端地怎么就起风了呢?”此时病房门外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然而众人都量阵莫名其妙,只有少数的几个人隐隐感觉到与病房内正治病的刘凡有关,然而此时却没有人去深入思索,盖因此时病房内的情形只能用神迹来形容,此时朱鸿鸣全身都被五光十色的灵气笼罩着,尤其是那此白雾正在弥漫着正间病房,这是多么恐怖的灵气存在,即使是一些名山宝地也没有这么稠密的灵气。

    与此同时刘凡却是清闲下来了,至此他的医治工作也就完成了大半了,只差等到朱鸿鸣衰老的身躯再次恢复旺盛的生命力,刘凡再作最后收尾就可以了,不过刘凡现在却还不能离开,若是此时受到打扰的话,很可能救治就前功尽弃了。

    半个小时过去后,病房内的白雾渐渐地消散了,原本朦胧看不清的室内再次呈现在众人眼前,而此时刘凡也已将刺在朱鸿鸣身上的七枚五行针取回,医治工作也算是圆满地结束了,至于朱鸿鸣全身上下也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灰白的头发变得乌黑浓密,全身干瘪的肌肤也恢复了光泽,到骨瘦如柴的身躯也变得肉感丰满起来,整一个就是壮年状态的朱鸿鸣,不过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不过呼吸却很平稳,仪器上的各项生命体征都正常得匪夷所思,这简直就是一个健康人嘛。

    而这时,刘凡端坐于椅子上,全身湿辘辘的,好似刚才水里捞出来的落汤鸡一般,脸色苍白,表现得好似虚弱无力,一副快要死有样子,当然了这时刘凡故意为之,不然让别人知道他施张这样的神术轻而易举的,那还不是天天有人找他看病,虽然刘凡大可不必理会,但有些人情关系即使你不愿意,你也必须去做,那他今后的生活就别想安宁了,再则若是太过容易治愈,别人对自己的感激之情也会少许多。

    随后刘凡佯装有气无力地冲门外监护窗的众人招了招手,示意众人可以进来了,而在外面苦苦守候的朱家人与三位老神医一见到刘凡在招手,立马就知道刘凡的意思,于是朱开宏一马当先便开门闯了进来,随后其他人也都鱼贯而入病房,此时众人对于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是最焦急的了,尤其三位老神医,他们是为了印证刘凡的手法是不是真有效果,若这五行灵针真的有鬼神之能,说不定还真有人想拜刘凡为师呢。

    “小凡,怎么样,老爷子是不是已经痊愈了。”此时最先进门的朱开宏第一句话问的就是朱老爷子的情况,却并没有看到此时的刘凡很虚弱,当然是刘凡假装出来的,不过也能怪朱开宏没有注意到,盖因多数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病患朱鸿鸣的身上,又怎么会注意到刘凡的生活呢。

    “嗯!基……基本上已经痊愈了,而且现在的躯体比以前还要健康,年轻,更有活力了,半个小时后就会醒过来,你放心吧,呵呵……”此时刘凡说话的声音很微弱,几乎是微不可查,还好朱开宏站得近,而他在听到刘凡的肯定后,却并没有发现刘凡此时的异样,一个转身便跑到床边看望朱鸿鸣去了,其他人也是跟他一样的想法,因而都纷纷围在床边,待看到朱鸿鸣身上的变化后,都不由自住地惊呼“奇迹……真是奇迹啊。”

    然而此时唯一能够关注到刘凡的恐怕也只是朱雨睛了,她进门的第一眼便中看向刘凡,而当她见到此时刘凡脸色苍白,虚弱无力的样子时,顿时大惊失色起来,一声惊呼后,直扑向刘凡而去,随后焦急而又关切地询问道:“小凡,你感觉怎么样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了,你怎么全身流了这么多汗水,脸面还这么惨白,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你若是出事了,你让妈妈怎么活下去啊!”

    说话间,朱雨晴已经泪眼婆娑,紧接着一把将假装虚弱的刘凡抱地怀中,而刘凡却从朱雨晴的话中感受到那真挚的母爱,即无私而已伟大的母姓情怀,这一刻刘凡有种想哭的感觉,没想到自己一时起义的想法,居然能使得朱雨睛母姓大爆发,这让刘凡心里高兴之余又是惭愧不已。

    “妈……妈……我没事,只是内力耗尽,休……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妈……我好想回家……嗯!”此时的刘凡扑在母亲朱雨晴的怀中,感受着浓浓的关爱,心中倍感温暖,这是就是他一直想要而行不到的母爱,他甚到都开始陶醉于这样的感觉中,竟然在说话间,那就那睡在朱雨晴的怀里,久久不愿意醒来。

    “小凡,儿子,你千万别吓妈妈呀!你快醒醒啊……”刘凡这么一倒下去,可把朱雨晴吓坏了,尤其是刘凡此时的状态确实不很惨然,可谁又能知道刘凡其实只是想躲避那三个老头子,以刘凡的聪明才智,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到,经此事之后这三个老头一定会来纠缠自己的,于是刘凡给他们来个装晕,这样既能躲过三人的纠缠,又能避免家人的追问,还真是两全齐美。

    (今天更新又是这么晚,真抱歉,看来这第四更也出不来了,明天补过,希望大家能够谅解,冲榜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