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十一章 跪下道歉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几个小子难道没听到老子让你们滚吗?是不是要老子让人打得你们滚下去啊。”,眼看着刘凡几人非但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唯唯诺诺地闪人,反而很是淡定地坐在那里,仿佛是在看他的笑话,赵七斤心中怒火中烧,一脸狰狞地大吼道。

    “哦,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斧头帮的斧头是不是铁做的。”刘凡冷笑道。

    “既然你不知死活,那老子就成全你,今晚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又一次让人藐视,赵七斤这回更是怒不可遏,二话不说就想上前教训刘凡。

    “唉唉唉,七爷,您你能这样,如果你这样里把人打残了,我没法向老板交待啊,您能不能看在老板的薄面上,放过几位小兄弟一马吧。”这回朱光明就慌了神了,眼看着打斗一触即发,连忙上前阻止地说道,生意人怕黑社会,但同样也怕酒店出人命啊。

    “他姓马的算什么东西啊,敢拿他来压老子,你给老子滚开。”见居然有人出面阻拦他,二话不说,“啪”地一个耳瓜子就扇了过去,直把朱光明扇得眼冒金星,嘴角流血,原地打了两个转后,晕得找不着北了。

    这下可惹怒了刘凡了,虽然朱光明之前有点店大欺客地意味,但也是情势所迫,之后又做到了一个酒店该有的服务,尽力确保顾客的人生安全,对此刘凡还是很满意的,现在就为他们说几句话却让赵七斤扫了一记重刮。

    “哼,如果你现在跪下来道歉地话,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否则的话,我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刘凡语气森冷地说道。

    霎时间周围温度骤然剧降,空气仿佛即将凝固一般,直让赵七斤如坠冰窟,有种快要窒息而亡的感觉,但常年的黑道生崖,让他匪气暴增,恶从胆边生,大吼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老子砍死他。”

    身后的两名保镖和门外的小弟听见堂主的话,都是毫不畏惧地拿着斧头向刘凡狂砍而去,但这些显然都是徒劳的。

    但见刘凡几个闪身,就见冲上去的人,都以更快的速度横飞而出,或撞在墙上,或撞到走廊的护栏上,东倒西歪地,唯一相同的是每人的胸口都有一个脚印,肋骨也断了数根,要不是刘凡不想出人命,不然的话,他们早去阎王那报道去了。

    “原来还是个会家子,难怪那么嚣张,不过一会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高手。”见自己的小弟没两下就让刘凡摆平了,倒是让赵七斤有些意外,吃惊之余又想及刘凡这么小年纪,即使会武功,也高不到里去,于是又加快叫嚣道。

    “哼!你信你可以试试。”打完人刘凡弹了弹没有灰尘的衣角,一脸淡然地说道。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说完,鼓起全身肌肉,向刘凡冲了过去。

    而后都则是一脸讥笑地暗道:“不知死活。”

    果然是‘天做孽,犹可为,自做孽,不可活’啊,当赵七斤的拳头即将砸中刘凡时,身后的三女都不忍地闭上眼睛,心中暗暗为他担心,以为这下子刘凡是非死即伤。

    就在这里刘凡动了,只见他身形一矮,两指戳中赵七斤的气海,随后一脚踢中他的前胸,一个大脚丫连人带墙给轰塌了。

    而此时的赵七斤身上的肌肉就像了泄了气的皮球一个干瘪,但人还是清醒着的,只是精神有些萎靡不振罢了,若非他武功底子深后,再加上刘凡也没致他于死地的想法,恐怕此时就是一个死人了,但他气海被刘凡所破,一身的武功算是废了,以后他连个正常人都不如。

    此时听到如此大的动静后,围观的人群也渐渐多了起来,很快地就有人认出了赵七斤来。

    “咦,你们看,那人不是斧头帮的赵堂主吗?”

    “是啊,还真是他耶,怎么让人打得这么惨。”

    “是啊,这一下非得在医院躺个半年不可。”

    “也不知道谁在这恨心,下这么重的毒手。”

    “切,你们这些人就是吃饱没事做,你不想想赵七斤是什么人,他可是黑社会的,而且也心狠手辣之辈,听说在手上还有不少人命在呢,你们说这种人能有好的吗?”

    “就是啊,我们做生意的,没少受他的气,一个不好就是打,砸,抢,这回好了,总算让他撞了回钢板,真是大快人心。”

    “嘘!我说你们还是说话小点声,这里可是人家斧头帮的地盘上,小心人家秋后算帐。”

    ……

    “看来你的名声很臭啊,你说我该怎么对你呢?”听了周围人群的话,刘凡缓缓地走出包厢,轻蔑地说道。

    “呕,哼,杀…人不过头点地,今天…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赵七斤刚一张口,喉咙里便猛地吐了一口血,接着又喘着粗气说道。

    “哦,没想到你还挺硬气的,不过杀人可是犯法的,只要你今天跪下向我朋友道歉就行。”刘凡倒是挺佩服他的硬气,不过朋友就是他的逆鳞,谁敢触碰,那就在付出血的代价。

    “嘶”

    刘凡的这话不禁让周围的人群倒吸了一口凉气,从来只有斧头帮欺负人,几时见过刘凡这样的猛人,把人家打得那么惨,还要人家跪下赔礼道歉,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嘛。

    “妄想,今天七爷认栽,但要七爷道歉,门都没有。”赵七斤用尽全力地吼道,其实赵七斤心里早就有些害怕了,只是他已经看到救兵来了,所以才如些硬气。

    “山本少爷,救我啊!救我啊。”

    这时人群中走出了五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长像猥琐的胖子,身材又矮小,就像一个肉球一样,嘴上还留着一戳胡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小鬼子,而他身后的四人,穿着统一的西装,显然是这胖子的保票,眼神冰冷,步履稳重,倒是有几份高手风范。

    “你的,什么的干活,为什么的伤害我的朋友,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的。”走上前来的胖子,一上来*着一口蹩脚的华夏语盛气凌人地指责刘凡。

    “山…本少爷,只…只要你帮我把这小子给收抬了,还有里面的三个小娘们弄到手,我就答应你这次的合作,如何?”赵七斤见山本一郎出面,连忙抛出条件,以报刚刚废武之仇。

    “哟西,赵君,为了此次的合作,我的,是非常有诚意的。”山本一郎一听赵七斤的话,不由得兴奋不已,高兴地说道。

    其实这山本一郎乃是曰本最大的黑道组织山口组老大山本一夫的大儿子,这一次前来华夏是为了寻求业务拓展,也就是贩卖毒品,人口,走私违禁物品等高利润的行业,一到上海就与本地帮会洽谈合作事宜,可惜都没有成功,这也说明了这些黑道人物多少还是有点道义的。

    而他这一次邀请赵七斤也是为了这件事,说来事情能这么顺利完成,还得感谢刘凡把赵七斤打一顿,不过这些小鬼子可都不是善类,完全就是一群中山狼,只要有利益可图,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这时包厢内的赵婉仪三女,听到外面的嘈杂声,也都走出来,他们一出来不要紧,可却让山本一郎这头色中恶鬼看得眼放*光,恨不得扑上去蹂躏一番。

    “哟西,花姑娘大大的好啊,嘎嘎。”山本一郎很是*荡地笑道,随即又对身后的四个保镖用曰语吩咐道:“佐藤君,男的打残,女的带回去今晚享用。”

    “嗨。”四人齐声应到,随后面无表情地走到刘凡面前,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而周围的人群虽然也多有人指责这些小鬼子的不是,却始终没人上前帮一下忙,那怕是帮他们打个电话报警的人也没有,一个个地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里在围观,这也不得不说现在的国人道德观念越来越差了,从前的一方有难八方相助的纯洁互助之情,已经一去不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