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六章 认祖归宗(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们?你们两人在这里做什么。”朱雨微敲门后,一见到刘凡与朱云雁肩膀挨着的肩膀的,误以为两人为什么,因而怒气冲冲地便冲进了房间内,紧接着又见到朱云雁眼角的泪痕,还有床单上被果汁染上的点点斑驳的绯红色,顿时让她产生了无比奇妙的联想,进而冲到刘凡的跟前,揪起他的衣领,咆哮着道:“你这个混蛋,到底对云雁做了什么,你还是不是人啊,她可是你的亲表妹,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简直禽兽不如,枉费姐姐千辛万苦将你找回来,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啊……”

    “呃……”朱云雁面对突如其来来的变故,显然是慌神了,她可从来没有见到过朱雨微发这么大的脾气,以她的单纯更加不明白朱雨微话中的意思,因而有些惊慌失措地往刘凡的身边靠了靠,在她的潜意识里,刘凡就是个可以依靠的人。

    “嗯?”至于刘凡那可就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了,本来自己就是被误解,再则他结于这个便宜小姨也没有什么好感,或者说相当恶劣,如朱雨微这般总是高高在上的大市长,是不可以理解曾是最底层民众的刘凡的想法的,因而她的这翻话顿时就让刘凡脸色阴沉了下来。

    “怎么?现在没话说了,当初姐姐就不该找你回来,更不该将你带回家,以至于让你……让你做出这么禽兽的事情来,哼!走,咱们到老爷子那里说去。”刘凡的沉默却让朱雨微以为他是理亏心虚了,因而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咆哮完之后,更是揪着刘凡的衣领就想往外拉去,只不过这样能行吗?答案当然是否定了。

    “朱雨微,你给我放手……”此时刘凡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霍然站起身来,顺手将朱雨微揪在衣领上的手给拍落下来,而朱雨微受到巨力,差点没原地转几个圈,可见刘凡这一含怒出手力气不小,好在刘凡没有伤人的意思,只是将她弹开而已,随即刘凡阴沉着脸没好气地接着说道:“你发什么疯啊,你以为我做什么啦,谁都像你想的那般龌龊啊,还有你凭什么冲我大声嚷嚷啊,别以为你是女市长就可以污蔑我,哼!”

    “你……你个流氓无赖!”朱雨微被刘凡这么一噎,顿时更加气愤,既而指着刘凡的鼻子,又指了指床单是那被果汁染红的被单,大声说道:“我都看见了,你还想狡辩吗?你看看被单上这些是什么?现在你没法抵赖了吧!”

    “你看见什么啦?我又狡辩什么啦?亏你还是个高级干部,‘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句话难道你不懂吗?难道小表妹伤心而哭,表哥安慰一下也有错,难道你没看出来这床单上的污迹是粉红色的,我看我干脆别当市长好了,直接回家找个人嫁了算了,省得出来丢人现眼,哼!”此时刘凡步步紧*,言词更是一句比一句犀利,几乎将朱雨微*得退无可退的地步。

    而这时朱雨微也意识到自己的莽撞,自她进门之后,朱云雁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而且对自己也有些畏惧,恐怕是自己刚才对刘凡咆哮时吓到她了,朱云雁单纯可爱,却又是胆小害羞,这些朱雨微都是知道的,而后朱雨微又是淡淡地瞥见床单上的红色斑迹确实是如刘凡说的那样,是粉红色的,看到这里她也意思到自己好像,似乎怪错了刘凡,只不过她内心不愿意承认,她是长辈,现在在晚辈面前丢了丑,而且还是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若是传到别人耳中,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小姑姑,你不要生气了,这红果子是凡表哥送给我吃的,可好吃了,我现在分两个给你,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这时朱云雁见朱雨微终于消停下来了,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到她的身边,随手拿出两枚红果子递给朱雨微,而后怯声怯气地说道。

    “小雁乖啊,姑姑不吃,你自己留着啊,你现在告诉小姑,是谁惹你哭的,还有你领子上的这些粉红色在那里染上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小姑。”此时朱雨微仍然不死心,虽然那些粉红色的斑驳证不是血,但她却不相信刘凡会那么老实,再加上朱云雁确实哭过,在她想来那就与刘凡脱不了关系,因此她才有此一问的。

    “没有人欺负我呀!刚才凡表哥说会保护我,要是有人欺负我,他就帮我打那个人,所以我就感动得哭了,雁儿是不是很没有用啊,还有这个粉红色是吃这个红果子不小心弄上去的,不关凡表哥的事。”单纯地朱云雁根本就没有发现朱雨微的“险恶用心”,便将之前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谁知她不说还好,这一说却让朱雨微的脸色燥得更烫,现在她终于知道是自己太过武断了,可她却不想跟刘凡道歉,于是面色霎那间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不过刘凡现在是得理不饶人,冲着朱雨微冷道“哼……一点观察力都没有,还市长呢,都不知是不是靠家里的关系扶上来的。”刘凡这是在指桑骂槐啊,他这话都成了秃子头上的苍蝇,明罢着的事情。

    “你……”朱雨微那里不知道刘凡是在骂自己无用,可此时她却不敢反驳,盖因之前她就已经错得离谱,更将刘凡想成了那样的人,现在反过来自己成了被骂的对象,她心里确实很不爽,但不爽也得乖乖受着。

    “你什么你,老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总以为自己看到的都是事实,毫无一点判断能力,做事又冲动,你这样也人也能混官场?到时被人阴得你连渣都没有,女人还是乖乖地回家找人嫁了,做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不可更好,何必出来丢人现眼,败坏老朱家的那点名声呢,你说你除了投个好胎之外,你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简直就是不知所谓嘛!”刘凡这翻话不可谓不恶毒,那是字字诛心,直接戳中了朱雨微的痛处了,在外面她也是被人这么认为了,这都快成了她的一块心病了,如今旧伤未愈,现在又被刘凡在伤口上撒上一把盐,这让她如何受得了呢,她再怎么强势,那终究还是个女人啊。

    因此朱雨微的两行泪水竟然忍不住地流了下来,既而对刘凡怒目而视,紧接着大吼道:“我恨死你了……”随后朱雨微转身便往门口冲了出去。

    而朱雨微的这翻表现却让刘凡禁不住一阵错愕,今天他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哄人都能将人哄哭了,现在却又将朱雨微给,骂哭了,这让他头都大了。

    “哎呀!小微,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哭得那么伤心呢,喂,你别走啊……”正当朱雨微出门时,却迎面撞上了朱雨晴,还没有她的话说完,朱雨微却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只留下一脸疑惑不解的朱雨晴一人,怔怔地站在原地,好几十秒后才醒神过来。

    带着满腹疑惑地朱雨晴转身进得门来,却见到除了刘凡之外还有一个朱云雁,对于朱云雁,她向来都将之视如己出,就是朱云雁的父母都没有她这么好,当朱雨晴走到刘凡跟前时,便开口询问道:“小凡呐,你小姨这是怎么啦,好像哭着跑出去了,该不会是你欺负你小姨吧。”

    “妈,她那么凶,谁敢欺负她呀,她不出去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刘凡并不想让朱雨晴知道刚才的事情,因此有意转移话题,于是装作不解地问道:“妈,你不是在客厅里很忙吗?怎么会有空来找我呀!”

    “哦!你不说我倒是给忘了,你姥姥说想让你出去见一见他的些老兄弟,今天算是你回归朱家,下面准备了认祖归宗仪式,也算是为你正名嘛,本来你小姨是来叫你的,也不知怎么道她怎么说自己跑了。”朱雨晴听到儿子的这一声“妈”叫得眉开眼笑的,又那里会在意妹妹朱雨微是为什么离开的呢,因此对于朱雨微的事也步抛这脑后。

    “认祖归宗?哦!哦!那好吧,咱们现在就走还是……”刘凡根根就不想让妈妈朱雨晴有空闲的事情想朱雨微的事情,毕竟再怎么说她也是长辈不是,这就么将之气走了也不是个事,最少在他想来他妈妈朱雨晴不会答应他这般做的,因此刘凡虽然知道朱雨晴我半不会怪自己,然却可能心里不舒服,因些刘凡不想看到那样两难的局面,这才赶紧答应下来。

    “是啊,你姥爷是打算今天当众宣布你重新回到朱家的事情,也算是让你体面地回归朱家,到时会有很多与咱们朱家交好的世家前辈前来,你可不能失礼了哦!”朱雨晴这会儿算是给刘凡面授机宜,虽然她对儿子很有信心,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一翻,盖因今天也算是儿子一个很重要的曰子,她不得不郑重。

    “那咱们现在就走吧!”说罢,刘凡便与朱云跟随在朱雨晴的身后,向朱家大厅外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朱家大厅之中已是坐满了人,这些人大多都是与朱家世代交好的世家或是朱鸿命以前提拔的一些有份量的门生,算是朱家一系的嫡系成员,该来的都不了,不该来的也来的,而这些人人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冲着刘凡来的,现在很多人都已知道了刘凡的存在,自然也知道刘凡的医术,正想要前来结交一翻呢,谁人家中没有个三灾六难,结识一个神医就等于多了一份生命保障,谁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头很晕,夜已深,就这样吧,其他明天再说,感谢ly761101兄弟的两次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