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五十七章 认祖归宗(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朱雨微被刘凡几句话挤兑得哭泣而逃离,一路经过大厅再转上楼去,在路过大厅时很多人看到她泪眼汪汪凄苦的模样,都不禁好奇不已,这里面很我都是熟人,也都知道朱雨微承袭了其母高傲的气质,几时见过她如此狼狈过,更何况还是哭着逃离,不过他们都只是外人,再加上朱老爷子还端坐在那里,他们也都不好相问。

    至于朱老爷子虽然表面看起来若无其事,但心里却也很是疑惑,在他的印象中,小女儿可不是这样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不能那么惊慌失措的情况,此时朱老爷子都有想找个时问去问一问的想法了,不过现在显然很不是时侯,家里来了这么大帮人,尤其是几个老家伙,没他招呼着,他怕儿子应付不过来。

    而恰在这时,朱开宏与朱开元两兄弟凑近一起,两人面面相窥,都不知道小妹这是怎么啦,于是朱开元用眼神瞥了瞥自己的妻子,示意她跟上去看看,而后者自是会意丈夫的意思,也便跟了过去。

    与此同时,朱雨微上了楼便直接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并锁上了门,而后一头扑倒在床头上,自顾自地号啕大哭起来,边哭着心里却边还在诅咒着刘凡:死色狼,臭流氓,居然敢那么凶我,姑奶奶我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你非栽在我手里不可,看那时我不让你跪地求饶,哼哼!敢得罪姑奶奶,你死定了,边想着,朱雨微更是将床头上的枕头当成了刘凡,狠狠地蹂躏了一翻,可怜那枕头原本就被她拿去擦眼泪,现在却又被蹂躏了,真是有够悲惨的,而此时刘凡却还不知道自己已被人惦记上了。

    “啊啾……”这时远在一楼正往大厅走的刘凡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这也太奇怪了,难不成神仙也会感冒,当然不是啦,盖因仙人的神念感应是很强烈的,只要即将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的神念就会有所感应,而这时刘凡正是因为朱雨微的一阵咒骂而引起的。

    “儿子,你怎么啦,是不是感冒了。”一直走在刘凡身边的朱雨晴关切地询问道,自从早天看到儿子为了救老爷子体力透支而“晕倒”过去之后,朱雨晴这心里就一直揪着,因而刘凡只不过是打了一个喷嚏,在朱雨晴看来那就是不得了的事,其实她这是关心则乱,弄得自己紧张兮兮的。

    “是呀!凡表哥,你可不能生病了,以前我生病了,妈妈总是给我喝那些很苦很苦的汤药,我每次都喝不完,就偷偷地倒了一大半,不过总是被妈妈知道,还骂了我一顿呢,所以你也不可以生病哦!你然大姑姑会骂你的呢。”如今朱云雁对刘凡很是信任,也很有好感,因而也是很关心他,只不过她这话怎么说都跟小孩子似的,都不知道该说她弱智呢,还是说她单纯。

    “我没事,可能是因为早上为姥爷治病消耗太多,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的缘故吧,你们信不用太担心我。”刘凡看着母亲朱雨晴那么紧张自己,心中顿感一阵暖意,却也不愿意让她担心,因而随意地摆摆手宽慰地说道。

    “没事就好,那我们赶紧过去吧,别让老爷子他们等及了。”听到儿子的话,朱雨微这才暗松了口气,既而又领着刘凡与朱云雁步入了大厅。

    而刘凡一出现,大厅内的众人都是齐刷刷地将目光投了过来,待见到此时刘凡丰俊神韵,气宇轩昂的,众人都禁不住眼前一亮,尤其是刘凡举手投足间那种仙灵飘逸的气质,更是让很多人折服,都忍不住由衷地赞叹一声“好一个浊世佳公子”。

    而此时正坐于大厅最中央主位的朱鸿鸣则是第一次见到刘凡,亦是眼中精光奕奕,面露慈祥地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刘凡母子,耳边听着周围人们对外孙的赞许,更是不时地点点头,看来他对于刘凡这个外孙很是满意。

    没过多久,刘凡已在朱雨晴的带领下走到了主桌旁边,这时朱雨晴压抑着激动的心情面带微笑地对朱鸿鸣说道:“爸,我将小凡带回家了。”随后又对身后地小凡说道:“来,凡儿,这就是你姥爷,快叫声姥爷吧。”

    “姥爷好,我回来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很朴实无华,然而却是刘凡十几年来曰思夜想的期盼,如今终于认祖归宗,内心的激动却又怎能用言语来表达,不过刘凡虽然内心已是汹涌澎湃,然表面却依然镇定自若,颇具大将之风,给人的感觉却又是那么的荣辱不惊,若是换作别的后生晚辈见到前任二号首长的话,恐怕早已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那像刘凡这般,都成了人家外孙子,却依然那么风轻云淡的,不服都不行啊。

    “好好好,真不愧是我朱家儿郎,不但气宇不凡,更兼荣辱不惧,很好,很不错。”朱鸿鸣是真心实心地对刘凡的表现很欣赏,从开头三个“好”字,再到后面“很不错”就可见一斑,而这些话落到朱家的其他后辈耳中,那就是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了,尤其是朱泽斌与朱泽蜂这朱家的两个败家子,心里更不是滋味,可又能怎么样呢,谁知他们没有刘凡的本事,更不是将老爷子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人。

    “朱老啊,你可是有一个好外孙啊,当真是可喜可贺呀,当漂一大白,这酒今天你得喝。”这时坐在朱鸿鸣身边的一位白发老者笑呵呵地说道,紧接着端起桌面上小二两的酒杯,便想向朱鸿鸣敬酒,不过眼中的艳羡之色却也是表露无疑,显然他对于刘凡的优秀也是很认可的。

    “行,今天难得这么高兴,我这把老骨头就丢在这里了,舍命陪君子了,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咱老哥俩不醉无归。”朱鸿鸣也是大气,端起酒杯就想与那白发老头干杯,爽朗的身音响彻大厅,却是如今身体机能大好,那心情自然是更好了,若是平时他可是滴酒不沾的,不过刘凡却不能让他痛饮,盖因朱鸿鸣虽然身体已痊愈,但暂时还不能酗酒。

    因此刘凡上前一把夺过朱鸿鸣的手中的杯子,随即关切地说道:“姥爷,今天你恐怕不能喝酒,您身体才刚刚康复,三天之内这酒是不能喝的,否则对身体不好。”说着,刘凡端着酒杯,面向那白发老人,继续说道:“这位老爷子,您跟我姥爷同辈,我就唤您一声爷爷吧,今天这酒我代我姥爷喝,怎么样?您放心,我不沾你便宜,你一杯,我三杯,如何?”

    “嗯!小凡你是医生,我是病人,那就听你的,姥爷就再忍上三天。”如今的朱鸿鸣对于刘凡这个外孙那是满意得不得了,又怎么会不听他地话呢,连忙点点头回答一声,接着又转过头来,向水老头挑衅地说道:“老水头,怎么样,敢不敢应战啊。”

    “好!既然你这老家伙都不行了,他一个毛头小子我怎么不敢战呢,来吧,你这小子硬是要得,就冲你这份孝心与豪气,老水头我今天就跟你杠上了,不过一会杯喝趴下了,可别怪我老头子以大欺小哦!”这老水头却是京城水家的老爷子,以前也任过部长给高官,现在退休了,水家原本就是商贾出身,因此贼有钱,不过他年轻时侯可是当兵的,部队转业之后才从政的,看他吆喝得这般豪爽就可以看出来,必定是酒仙一类的人物。

    “那行,水爷爷,我是晚辈,就先干为敬了,咕噜……咕噜……”说着,刘凡想也没想便将手中的二两小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之后又是连续再喝了两杯,这三杯下去可就是六两的白酒,如果换作一般人喝得这么猛,早就面红耳赤的了,可奇怪的是刘凡居然跟没事人似的,这让周众人惊叹之余,又暗赞一声“好酒量”。

    “好小子,真的硬是要得,光这一小手就有我当年的风范,你瞧好了,吱吱……啊……,好酒,果然不亏是三十年的精品茅台,哎呀!我说朱老这是将自己的压箱底的存货都拿出来了,今天有口福了。”水老头看到刘凡居然有即如此酒量,先是赞了一声好后,接着也是不甘示弱,端起酒杯便一口闷了下去,紧接着又是对这酒赞叹不已,甚至于还拿话挤兑挤兑朱鸿鸣,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两人的关系确实很铁,难怪能坐在主位下首位上。

    “呵呵,你有好酒给你喝就不错了,你还说个什么劲呢。”朱鸿鸣对于老水头的话不置可否,既而微微一笑,没好气地说道。

    “哎!我说大孙子,你跟老水头都喝了,那我可也跟他辈分一样的,你是不是也跟我来几杯呀,你们说是不是啊。”这时朱鸿鸣右手位的一名络腮胡子老头也是端着酒站了起来,冲着刘凡便是一阵瓮声瓮气地说道,看来这些个老家伙今天不将刘凡放倒,他们是不会罢休的了,只不过刘凡会怕吗?那当然是否定的啦,仙人要是喝酒也能喝醉的话,那就太掉份了。

    “是呀,还有我们呢,小凡啊,我们可都跟你家姥爷是过命的交情,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今天你喝了老水头的酒,若是不与我们喝个痛快,那咱们可是会不高兴的哦。”这时又有人附议络腮胡子老头的话,而且看这架势是想将刘凡群起而攻而了,只不过玩群殴刘凡也不怕。

    “行!今天所有想与我喝酒的人,我都来者不拒,不将你们全都撂倒誓不休,来吧!春风吹,战鼓擂,喝酒谁怕谁啊,喝!”刘凡那里会怕呀,端起整瓶酒,哐哐哐……几下里便将一整瓶白酒喝下肚,这回所有人都有点懵了,都没有想到刘凡一个小后生,酒量端得是厉害。

    (更新到,由于临近年底,事多很忙,因此这几天更新都会比较晚,不过古月会保持更新的,也希望大家的支持能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