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九章 娃娃亲?(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众人走出朱家大院子时,恰巧门口停下了一辆车子,不过却不是二号车,反而是一辆很普通的黑色奥迪,车子的边上还站在一老一少两人,老者神采奕奕,体态矫健,完全看不出已是迟暮垂老,正是温首长,而温首长旁边还挽着一个青纯可人的小姑娘可不就是温菲姌吗?

    而温菲姌见有人前来出迎,一双大眼晴即时在人群里不时地瞄来瞄去,好似在寻找什么似的,突然看到人群里的某个身影,顿时眼前一亮,既而放开温首长的手臂,直接向前小跑过去,更是径直越过不少老头子,最后落在了最后面的少年面前,紧接着一把挽着刘凡的手臂很委屈地对其说道:“小凡哥哥,我好想你啊,你怎么两天都不回家呀,是不是那天我妈妈说的话太过分了,让你生气了,我妈妈就是那样子的姓格,虽然说有点势利了点,但其实人还是很好的,你就不要跟她计较了好吗?”

    刘凡对于这个可爱的小丫头还是蛮有好感的,轻轻地抚过她的额头,随后柔声说道:“你真是个傻丫头,我这两天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没有回你家,可并不是因为你妈妈那天所的话才不回去的,哥哥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妈妈,现在这里就是我的家,你明白吗?”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我真小凡哥哥感到很高兴呢!”温菲姌一听刘凡这话,顿时将来时的种种担忧都放了下来,不过却将刘凡的手抓得更紧了,好似生怕他再次不告而别似的,可见温菲姌现在对刘凡很是依赖,竟然旁若无人地与刘凡那么亲昵,看得旁边的那些个老头窃笑不已。

    而这时温首长与朱鸿鸣等一众老头也都寒碜了几句,既而走到刘凡的身边,一脸慈祥地看着刘凡,既而开玩笑地对边上众人开玩笑地说道:“唉!真是女大不中留中,有了哥哥就忘了我这个爷爷了,真是人心不古啊,呵呵……”

    “嗯!没想到眨眼间,小菲然都已经这么大了,小温呐,咱们两家当年是不是有个约定来着?”朱鸿鸣看着刘凡身边的温菲姌乖巧可人的模样,不由得想起了曾经的一些往事来,因而忍不住对提及,然朱鸿鸣说话的语气却又有些唏嘘,岁月如刀,切不开的情缘啊。

    而朱鸿鸣也是是有自己的想法了,如今他已没有了病痛的困扰,再法个几十年那是没有问题的,再加上现在第三代领军人物有刘凡存在,那今后的几十年里,朱家势必重新崛起,如此大好的形势下,温家的到来又怎么能不让他欣喜,尤其是温首长还可以再干上一届,这优势就更加明显了,有了温首长的支持,那么二儿子朱开元再升一级希望就更大了,甚至是儿子也能更进一层,因此朱鸿鸣也是急切想与温家的关系更进一层,再加上两家本来就交好,又有那么一段儿女亲家,那两家的联合也便顺理成章。

    “约定?哦!呵呵……是有那么个约定,当然小凤与小晴两个妮子私下想结亲,当时两人还互换了信物,并将一件龙凤这配刻上了两个未出世孩子的名字,这事我是知道的,只是后来小晴的孩子丢失了,这才作罢了的,可没想到小凡竟然会是小晴的儿子,真是事情能料啊,天意弄人啊。”温首长听到朱鸿鸣的话,自是也明白了他的想法,两家都是华夏顶级阶层家族,若真能联姻,那就是强强联合,威势大涨,在这华夏还真没有几个家族能够与朱、温两家庞然大物相抗衡,这种事情也是温首长乐见其成的,尤其是他对刘凡的了解,对他的喜爱程度几乎不比温菲姌差,不然也不是认作干孙子。

    然而后面的刘凡听了这话却是头都大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妈妈小时侯还给自己订了一门亲事,难怪他当初看到龙凤佩时,上面竟然是“菲”、“凡”两个字,起初他还以为这是他的名字,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话说当年朱雨晴与程凤两人都被分到了同一个地方当知青,两人都是京城人氏,本来就认识,之后更是情同姐妹,不过程凤当时是分到文化站,认识了温菲姌的爸爸,之后还没有结婚便有了温菲姌,两姐妹都在同一年怀孕了,只不过程凤要比朱雨晴晚怀半年,而那时的夏羽扬已经离开朱雨晴回到了京城,因而那段时间一对好姐妹就互相照顾着,最后便有了这么一段娃娃亲,只是当时朱雨晴生下刘凡之下不久就被人追杀,这才将小刘凡给弄丢了,因而这段娃娃亲也就不了了之了。

    “爷爷……”而此时与心情复杂的刘凡相反的温菲姌却是欣喜不已,这小妮子本来对刘凡就大有好感,刘凡只不过在温家住了那么两天,她已对刘凡情根深种,只不过当时她自己还不明白而已,可这两天刘凡的不告而别,却让她茶不思,饭不想,满脑子里都是刘凡的身影,就连夜晚做梦梦到的人也是刘凡,那时她才知道原来时时刻刻牵挂一个人,那就是魂牵梦萦的情愫,因而刚才一见到刘凡时,她便恨不得扑到在刘凡的怀里,这若是在平时,以她腼腆的姓格是不可能做得出来的,这又不得不说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啊。

    这时温首长又走到刘凡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说道:“小凡呐,你是我最看重的孩子,我也是希望小姌能有一个好的归宿,这孩子打小就体弱多病,受尽了苦楚,我希望她将来能够快快乐乐的,我也看出来小姌对于也是情根深种,不过爷爷虽然很想你当我的孙女婿,但也知道你是个有想法的人,这样的安排你或许会有所抵触,因此爷爷不会强迫你非要娶小姌,但你绝对不能伤了小姌的心,你懂我的意思吗?”

    “爷爷!我……我不来了啦。”温菲姌听到爷爷的话,顿时羞赧不已,俏脸噌地一下子变得红扑扑的,煞是可爱,然而心底却是喜滋滋的,而后抬眼睁大着美目扑闪地盯着刘凡看,仿佛很期待刘凡接下来的反应,然而又是忐忑不安,生怕刘凡说个“不”字,那她必定失望而归。

    “哈哈……小丫头都开始不依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孙女的这副娇羞的模样,分明心里就是千肯万肯,却又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因而只能撒着娇了,这一点在场的其他老头也都是看出来了,温首长又怎会不知道呢,因此又是开起玩笑来。

    “呵……呵……”刘凡又那里会不知道温菲姌的心思,闻言亦只能干笑两声,接着深吸一口气后,接着说道:“温爷爷你是知道的,我身边女朋友可不少,并且我都很爱她们,她们也很爱我,所以我是不会放弃她们的,至于小姌我虽然也是很喜欢,不过那也只是当她是妹妹,当然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也不排除我会爱上小姌,所以我想温爷爷你能够明白。”

    “小凡哥……哥?”此时温菲姌虽然早有准备,虽然从刘凡口中说出来却又给她很大的冲击,原本因害羞而潮红有俏脸唰地一下子变得有些惨白,脚下一个趔趄,若不是此时她挽着刘凡的手,估计就那么软趴趴地倒下去了,不过再听到刘凡后面的话时,她心里的希望又燃烧了起来,虽然早就知道刘凡有女朋友,然而却没有想到刘凡竟然是同时拥有几个女朋友,但这对是令温菲姌欣喜的事,其实在她的心里只是喜欢刘凡,并不一定非要完全地占有他,她只想有刘凡的心里能有一个位置就很好了。

    “嗯!好,果然不愧是我老温看重的人,有担当,有魄力,这样我才更放心小姌交给你,爷爷知道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男儿,好男儿自当为家为国建功立业,其他的儿女私情都是次要的,更何况男人多几个女人也更能证明自己的优秀,若是你自己不行,那么多女孩了,也不可能死心塌地地跟着你。”温首长听到刘凡的话,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并不是迂腐的老顽固,年轻人的事情他本就不想插手,盖因他很看重刘凡,这才有将孙女交给刘凡的想法,刚才只不过是试探一下刘凡的想法罢了,如今刘凡回答让他很满意,因此说话时更是豪气,既而温首长又对身边的朱鸿鸣朗声说道:“朱老啊,你有个好外孙啊,呵呵……”

    “哈哈……那是!你不也有一个好孙子嘛,或许不久的将来还会有一个好孙女婿哦!”听到温首长的夸奖自己的外孙,朱鸿鸣也是心情顿时大好,好似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只不过两人就这么眉来眼去的,就将刘凡与温菲姌两人的婚事定了下来,貌似还没有征求一下刘凡的意见,更不知刘凡答不答应呢!

    “走走走,小温呐,咱们哥俩先进去喝几杯再说。”心情大好之下,朱鸿鸣竟然热情地牵起了温首长的手来,说话间就将温首长领进了家门,浑然忘记了刘凡之前跟他说的“三天之内不能饮酒”的事来,而其他老家伙见两位首长都进门了,也就紧随其后地跟了进去,一时间门口只剩下刘凡与温菲姌两人,此时温菲姌依偎在刘凡的肩膀上,一脸的幸福,而刘凡则是好不尴尬,仿佛此时在自己身边的不是一个小美人,而是一头恐龙一般,这算不算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呢。

    恰在这时,温菲姌抬起头来,温情婉语地说道:“小凡哥哥,我知道你现在可能还不会爱上我,但是我真是好喜欢你哦!你知道吗?自从你不告而别后,我每天都在想你,一闭上眼睛满脑子会都是你的身影,我就知道如果失去你的话,我会很痛苦的,你让我跟着你好不好,我只要在你心里占有一个角落就行了,可以吗?”

    (昨晚太累了,竟然早早就睡着了,真晕啊,真对不起大家了,早上起来,就码字了,希望大家鲜花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