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六十二章 清晨传授(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与朱家父子还有温首长四人促膝长谈,直到半夜才各自回去休息,期间四人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宝岛行动”而展开的,再得知刘凡的“真实”实力之后,三人对于刘凡的能力又再次高看了几眼,同时对于这一次的行动更增添了几分信心,事后温首长是一个人走了,他需要将今晚的事情向一号首长做汇报,因为刘凡已经将战甲兽的事情告诉了他,这一项非常重要,至于温菲姌却是留在了朱家,现在她与朱云雁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两人都是一样的单纯,却又是那么的惹人怜惜。

    翌曰清早,刘凡一大早便已起床,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每天早早起来锻炼一翻,精神百倍,若不是为了不与社会脱节,他都不需要睡觉的,不过这已是习惯成自然了,想改也改不了,再则刘凡也不想改,若是真如那些神仙一般每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那人生也太无趣了吧。

    此时刘凡出门,天才刚蒙蒙亮,京城早上的天气总是那么雾气弥漫,几乎看不到五米外的地方,不过这对于刘凡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开玩笑,他可是仙人,别说只是雾气了,就是在黑夜里也是光如白昼。

    朱家大院是一处旧宅院,几乎都是古老建筑,相传这里本来是京城某个大家族的旧宅,抗战时期,小鬼子进入京城,很多的世家都遭了殃,可以说是十室九空也不为过,解放后京城的这些大宅子都分配给发当时的一些开国勋臣,而朱家的这处宅子就是当时分到的,之后便作为祖屋,如今只有朱老爷子一个人住在这里,其他子孙虽然在外面都有各自的房产,不过在这里也都留有各自的房间,平时也会来住上一段时间,算是陪陪老爷子。

    没过多久刘凡便在朱家院子里小跑了好几圈了,热了一下身子,而后在一处小池边找了一块空地,慢慢地练着太极拳,如今刘凡的太极拳已经自成一家了,而且比之那些所谓的太极宗师不知高明了多少倍,他的太极更加贴近天道自然,出拳无迹可寻,让有防不胜防,正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可见自然之道便是最高境界。

    “咦!小凡,你怎么也那么早啊!”就在这时,朱泽武来到了这片区域,此时他一身军旅装束,京城的气温已是很低,而朱泽武却依然穿着军背心,可见在些年在部队里历练也不是白给的,刚才他远远地便见到这边有人影涌动,便来瞧一瞧,走近一看才知道是刘凡。

    这时刘凡打完一套拳,一见来人是朱泽武便也收功,接着转身对他说道:“是大表哥啊,你不也这么早嘛,我是都习惯成自然了,一大早起来打打拳,精神百倍啊。”

    “嘿嘿……我也是耶,在部队的时侯,现在这个时侯都已经出来锻炼了,这么多年下来也是早已成习惯了。”朱泽刚见刘凡竟然也与自己有同样的兴趣,顿时对刘凡生出几分好感,紧接着又开口说道:“小凡,刚才看的打的好像是太极拳吧,不过又好似不太像,总之与我以前所见过的太极拳不像,但那种意境却又是似是而非的,真的搞不太明白。”

    刘凡闻言,不由得点头应道:“对!我练的就是太极拳,也就是杨氏太极,不过我加入了自己的创新,就演变成了现在的这套太极拳,任何的武功只有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强的,你不觉得我的太极更加接近自然嘛!”

    刘凡的话刚说完,那边的朱泽武却是双眼火热,战意高昂,紧接着迫不及待地说道:“小凡,要不咱们两切磋一下,你放心我出手不会很重的,咱两点到即止,你看如何?”

    “呃?”此时刘凡以为自己耳朵有问题听错了呢,顿时有些愕然,在地球可还没有一个人敢于说让自己呢,不禁觉到有些好笑,于是刘凡说道:“大表哥,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虽说的这的实力在部队里算是不错了,那也只是不错而已,你知道华东军区的野狼特种军团吧,我想你应该还不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可你知道他们是谁教的吗?”

    “野狼团?”听到这个名字,朱泽武禁不住眼角抽搐了几下,眼中更是露出了丝丝的恐惧,而后眼神却又是狂热起,你倒他为何会这么怕野狼团,其实朱泽武本身就是特种兵出身,在上一次的军中大比的时侯,他们就是完败在野狼团的手里的,那一场大比中京城军区可谓是丢人丢大发了,往年他们可都是前三甲的存在,而那时野狼团却是垫底,没想到这一次来了个咸鱼大翻身,都将其他七个军区的特种兵打得没了脾气,那根本就不是同级别的战斗,而且野狼团的人就跟狼似的,招式又狠又猛,打得到最后这些硬气的特种兵们都怕得要命。

    “小凡呐,你……你该不会说那群狼崽子是你教出来的吧!”此时朱泽武似乎从刘凡的话中明悟到什么,这才试探姓地询问一声,可他心里却又有些期待,若真是那样的话,那他自己岂不是能够近水楼台,再怎么说他也是刘凡的表哥,向他讨教几招还是不难的。

    “嘿嘿!貌似我现在还有一个头衔是野狼特种军团的总教练,你说是不是我教的啊!”这时刘凡手指划过鼻尖,一脸晒笑地说道,然而却又有些小得意,内心却是很邪恶地想着,看你丫的在我面前得瑟,还不下重手?还点到为止,看你还显摆不?

    “你还真是啊!我嘞个去的,你早说嘛,我就不会跟你切磋了,当初我们一正个团的特种兵跟野狼团那些崽子们打,结果惨败而归,对方却一点事没有,从那一次之后,我们整个团的人都憋着气,想找回场子,却没有想到他们是你教出来的,那我跟你打不是找谑嘛。”听到刘凡肯定的回答,顿时吓了朱泽武一大跳,甚至心里庆幸两人还没开打,不然自己又只是被谑的对象了。

    然而没过一会,朱泽武却又目光灼灼地盯着刘凡,既而说道:“小凡,咱是兄弟,你可得教我几招,也不用什么太强的,只要能打得过那群狼崽子就成,你不会不肯吧,那些不相干的人,你都教了,咱们可是自家人啊!”

    “教你倒是没什么问题,只要你肯下苦功。”武功对于刘凡而言那都不算什么,更不存在什么不外传之说,当初教野狼团的两套功法都是他随便自创出来的,因此刘凡也就答应了,紧接着说道又述说道:“我教给野狼团有两套功法,一是《虎啸决》,走的是刚猛之道,共有十二招,每一招都是变化无穷,出招时刚猛有力,霸道无匹,而全威力巨大,这很符合军中的国术体系,而另一套是《龙吟诀》,这套功法讲究的是刚柔并济,阴阳生息之道,小成可徒手劈山碎石,大成可化劲断水截流,逆反而上,就是不知道你想学那一套。”

    “嗯?”这时朱泽武听完刘凡的介绍后,却是陷入了沉思中,半晌之后才抬头说道:“按照表弟你刚才的介绍,我觉到《虎啸决》更加合适我,而且与我的身形也很符合,再加上我姓格使然,我比较喜欢大开大合的刚猛功法。”

    朱泽武并没有被眼前的两套功法所迷惑,这让刘凡感到很欣慰,随即刘凡笑着说道:“呵呵……你的选择得很好,功法其实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自己的功法才能够发挥出十足的威力,而且贴合自己的功法修炼起来才会事半功倍,不然就是给你再好的功法,你练不出来也是白搭。”

    朱泽武被刘凡这么一说,却是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紧接着又是憨厚地说道:“嘿嘿……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选,不过我刚才听你说过,武功只有合适自己的,那才是最好的,我认为这话很有道理,所以才选这个《虎啸诀》的,而并不是我自己有多聪明。”

    “哈哈……”刘凡看到大表哥那副憨态可掬的模样,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又对他说道:“那我现在开始传授你《虎啸诀》,现在盘腿坐下来,然后什么都别想,全身放轻松,灵台保持空明状态,一会儿我用醍醐灌顶的秘法将《虎啸诀》的功法传输到你的脑海中,再帮你打通经脉,让你拥有一定程度的真气,这样也好让你早点学有所成。”

    “嗯!没事小凡你来吧,我就当我已经死了,随便你怎么折腾都成。”这时朱泽武依刘凡的话,立马盘腿而坐,随后两眼紧闭着,全身一动不动就那么坐着,仿佛一下子便睡着了一样,而旁边的刘凡看到他这么急切模样,也不再废话,右手竖起剑指,一点点中了朱泽武的眉心处,但见一道金光从他的两指间闪现,而后没入朱泽武的眉心,随后刘凡又在朱泽武身后各处穴位随意地点了几下,便再也不去动朱泽武,随后手负于背后,站到了一旁,等待朱泽武再次醒来。

    而与此同时,朱泽武却是感觉到脑海中一阵暖流过到,便有一股庞大的信息流冲击着自己的大脑,而后脑海中便出现了一套功法,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中盘旋,好似自己的记忆一般,牢牢地被他记在了心里,紧接着又是体内又出现了几道暖流,被刘凡引导着冲击着他全身的穴道,由于刘凡的手法高明之极,不到十分种,朱泽武身上的奇经八脉都被刘凡打通了,只需要再冲击任、督二脉,就可以晋升先天高手的行列了,不过刘凡却没那么做,因为先天是一道门槛,需要自己感悟,才能够在修炼之途上走得更远,若是强行帮他突破的话,很可能会害了他。

    (四更有木有,大家的鲜花很给力,还可以继续给力哦!)